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四章 在公会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四章 在公会

“我是佐藤。我非常喜欢西洋电影那种“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偶发事件。虽然让人惊心动魄是很有趣,但可以的话真希望那种事件只出现在故事里。现实中和平才是最重要。”

“世间本无事”

我一边望著升上黎明天空的咖啡热气一边嘟囔道。

“那么,虽然我也想去帮忙——”

“您有什么需要的话,请交给我吧!”

“我也觉得作为主食的话,那样吃才不会吃腻”

“只是在魔法创造出来的容器中,让刀刃旋转把果实捣碎哦”

刚才的赈济中,出现了带著严肃表情的青年和中年男性,他们低下头来请求我们教导薯丸子和豆丸子的制作方法。

“Master!幼生体们也非常满足,如此告知了”

“呜哇哇,眼看著就变成粉末了!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啊,佐藤大人!”

这个“理力之型”制成的密封容器,能通过透明的墙壁看到捣碎的情况非常有趣。

“通缉令上写著金币100枚,如此报告了”

“那么,我在停车场等您”

“嗯,勤劳”

在早上的赈济后,我乘坐露露驾驶的马车前往西公会。

用笑容敷衍了向我提问的露露,继续回到闲聊中。

让万能工具魔法制造的刀刃旋转起来是用了术理魔法的“理力之手”。

小玉、波奇、米娅也紧跟著亚里沙宣布帮忙。

“珀普特玛大人是因为公事来公会的么?”

用带回去的玉米片做成的早餐,获得了年少组的绝赞。

再怎么说大街上也不会出现魔物吧,一边这么预料一边打开地图看了看,发现那些光点是迷贼王鲁达曼以及那群迷贼干部们。

虽然警戒著绿贵族以及他手下的闯入而熬了一通宵,但是就像嘲笑我的警戒一样是个平安无事的夜晚。

“写了什么?”

我很不擅长血腥和猎奇的东西。

加深笑容这么问的绿贵族的脸,看起来就像诱人掉进陷阱的恶魔一样。

“是刚才那些人啊”

“真失礼呢,莉莉安。我还是一如既往”

喜欢肉的莉萨这么建议,同样喜欢肉的小玉和波奇举双手赞同。

虽然娜娜的表情依然平淡无变化,但能感觉到她精神上的肌肤变得很光滑。

只不过,并不是米娅所属的波鲁艾南氏族,而是喜欢搞研究的布拉伊南氏族。


“进来吧”

“向佐藤大人炫耀?”

公会长看出我的表情感到不可思议般询问道,于是我强而有力地点头说道。

“哦呀?潘德拉贡卿也是来公会办事咋嘛嘶?”

我告诉了一脸严肃的露露,无须担心。

后者是——。

虽然我很希望孩子们多去玩一玩,但总是那么不顺利。

“嗯,新口感”

“啊啊,抱歉了”

“公益活动也是赈济事业的一环哦”

“这个回答真无趣咋嘛嘶”

为我沏这杯咖啡的露露,也和米特尔娜桑她们一起开始准备今天的赈济和养护院保护下来的孩子们的早餐。

“啊啦?还有一封哦?”

这么说来,说了要盘问迷贼们的绿贵族却不见踪影,从地图情报里确认他已经离开了西公会。如果是盘问的话,这也太快了。

唔嗯,虽然没有想过那种做法,不过听起来确实会很好吃。

既然主妇力很高的家妖精蕾丽丽露都这样说了,于是我就大量生产了原味的玉米片后返回了宅邸。

——是谁?

被逮捕的鲁达曼在地牢特别严格的一个角落。

好像是作为排除难缠的魔物和专门当诱饵,损耗率高而闻名的部队。

将擀得又薄又长的面团摆在烤盘上,之后交给了蕾丽丽露。

“那么,就换另一个”

——什、么?

“塞蓓尔凯娅大人,非常抱歉打断您的畅谈。请问我能先向公会长报告吗?”

没错,她跟米娅一样是ELF。

“蕾丽丽露,麻烦帮我把这个面团烤到表面变脆吧”

亚里沙将掉在地板上的信捡了起来。

大概,塞蓓尔凯娅小姐是在试探我吧。

“你返乡的话题之后再听你说,还不快点拿特产来?”

好像受到了近似拷问的盘问,鲁达曼的身体上有很多崭新的伤和快要恢复的青斑。

“要不是吃了魔人药变得肌肉发达的男人或是之前战斗过的女骑士那种程度的货色,是没办法尽兴的啊”

“别用那个名字叫我!”

我在脑海里想起了岩石般强壮的女骑士菈布娜的身影。

“说是要我去领取前阵子捕获迷贼的奖金”

“这地方还是老样子臭死了”

因为我说的话,而让亚里沙露出一副男子汉的笑容擦了擦鼻子

九_九_藏_书_网
下面。

公会长发出大大的叹息。

看准用餐结束的时机,米特尔娜桑递给了我几封信和裁纸刀。

我将喝完咖啡的杯子收纳到存储,为了借用“茑之馆”的厨房,变身成库洛的样子后实行了“帰还転移”。

“露露今天也要教萝吉和亚妮做料理吗?”

借了并列思考技能的帮助,一边生产玉米粉,一边将粉末揉成制作玉米片用的面团。

我记得,都市核的事情是机密来著,但是公会长却很正常地泄露出来。

所谓的节目,是刚才公会长说过的公开处刑的事吧。

露出一副如果是在漫画里面眼睛会变成金钱图标的表情,亚里沙咕嘿嘿地放松了嘴角。

“确保公开处刑的最前排——也不想要么?”

取下封蜡阅览内容。


“啊啊,当然知道。把那些人的所在地告诉你们,取而代之——”

“不,并不是很想知道——”

“很有趣的口感呢。跟炸饺子不同,似乎有各种用法”

来到这个世界精神值达到最高的我,取回平静的心实在太容易了。

“不,没事”

打从心底里感到很无趣般嘟囔著的绿贵族,像是对我失去了兴趣一样挥了挥手,然后用轻快的步法走向建筑物的深处。

仔细一看,AR表示出来的公会长名字不是莉莉安而是“佐娜”。

“波奇一直都很努力的说!”

在想著那种事的我耳中,传进了很客气的敲门声。

很遗憾,以现在的厨房面积是进不去的。

在职员的带领下抵达的公会长室里面,我从老公会长那听到了离奇的话题。

察觉到我们的鲁达曼抬起了头。

“因为我的夜晚散步没有了刺激,所以顺路过来拷问——盘问迷贼咋嘛嘶”

惊讶的蕾丽丽露语气变得错乱,库洛的称呼变成了佐藤。

“那种程度的事当然知道。根据黄衣所说,是用女人们的恐怖和绝望来栽培破灭草和自灭茎的哦?”

“娜娜也有吃吗?”

“那个绝对、绝对会非常好吃的说!”

“哼——,话说塞蓓尔凯娅会自己报上名字什么的,还真是少见。难不成看上佐藤了吗?”

“不对,我跟你认识也算很长时间了吧,你称呼他人会加上‘大人’我可是第一次听哦?”

“如果想之后加上牛奶来吃的话,原味是最好的吧?”

毕竟这原本就不是想要秘藏起来的料理,更何况我们也不会对能让支撑新手冒险者的料理变得更加美味这件事有异议,所以就决定教给他们了。

“名誉贵族在这种时候不让功绩众所周知的话,可是很难成为永代贵族的哦?”

“嘿嘿,来得还真快啊——”

“真没办法。反正这一阵子要忙著给养护院帮忙”

“我也想拿布拉伊南的妖精葡萄酒向佐藤炫耀一下嘛”

当然,对于帮了忙的蕾丽丽露,我也把玉米片和剩余的玉米粉送给了她。

这道具应该是为了封住鲁达曼的怪力吧。

“早上好,库洛大人”

“主人,发生什么事了吗?”

女孩子取下风帽后,露出了纤细发质的青绿色短发。

“而且‘女人是劳动力,同时也是栽培田地的肥料’这样来著?”

虽然最终将迷贼王鲁达曼捕获的是我,不过在那之前和那家伙战斗的是她。


“我就无所谓啦。比起这个,我希望能给养护院的女孩子们买装饰品,即便是一条缎带也行。男孩子的话——食物就行了吧?”

“您是说游行吗?”

“好像要我们去参加每月一次的讲习会呢”

不愧是异世界的违禁药品。

如果鲁达曼说的是事实,破灭草和自灭茎应该是吸收瘴气来成长的吧。

虽然到现在还没搞懂内容重要性,但也没有让我特别排斥的内容,所以就坦率地发誓了。

我想,与贵族子弟同行的护卫们大概会代替我接受录口供的吧。

表情再次变得和蔼可亲的绿贵族,拿著不知从哪里取出来的马鞭加深了笑容。

“如果是索凯鲁背后的黑幕就不用了”

乌夏娜秘书官和公会长互相对视后一起点了点头。

因为那是不知道的单词,所以我小声问了乌夏娜秘书官。

“不算是料理吧,只是想制作一些玉米片”

“好奇心旺盛的潘德拉贡卿,难道不想知道那个贵族的名字咋嘛嘶吗?”

“老子们为了栽培破灭草和自灭茎,把许多女人关在了迷宫的一个地方”

“真失礼呢。莉莉安”

“在这边”

“是太守夫人和公会送来的”

“——公会长”

亚里沙向认真分析食物的露露提出了建议。

以为自己的要求会被实现的鲁达曼,被公会长冷淡的话语推下了地狱。

我问了一下内容后,公会长稍微放松了力道向我说明。

他想著“秘造魔人薬的索凯鲁背后,是不是有王都贵族中的大人物潜藏在其中”,为了取得背后的情报而进行独自调查。

亚里沙边把快速阅读了的内容传达给伙伴们,边把信递给了我。

蕾丽丽露握拳敲打了下自己平坦的胸部。

“——老爷,有您的信”

“这事跟士爵大人也有关系,请务必一起来听一听”

虽然有对高等ELF们揭露过我这个佐藤的名字,但是对于波鲁艾南之森以外的ELF们是以戴著假面的紫发“勇者无名”散播出去的才对。

捉弄公会长那意外可爱的名字就等酒宴的时候再说吧,我把视线转向叫作塞蓓尔凯娅的女孩子。

因为雷达上也映出了表示不太友好的人物光点。

“蕾丽丽露,不好意思,可以借用一下厨房吗?”

“公会长”

或许亚里沙她们会高兴,但是这种活动我并不想参加。

鲁达曼像是回忆起某人的语气这么说道。

因为塞蓓尔凯娅小姐用ELF语正式报上了名字,所以我作为希嘉王国贵族也报上名字表示回应。

——啊咧?

尽管是在那么早的时间,她就已经换好了衣服开始准备早餐。

“除了倒上牛奶吃以外,放到圣代里面也非常好吃哦”

男孩子就用有帅气感的围巾或皮带会比较好吧?

“哦服括~斯(of course)?”

“是,遵命”

“不,那种事我还是敬谢不敏”

面带笑容目送了露露后,我立刻绷紧了表情。

看了信的亚里沙,歪著头发出了奇怪的声音。

“久违的玉米片真好吃啊~”


面对坚决辞退的我,从椅子站起来的公会长用像是看著不争气的孙子一样的视线看过来。

“脆脆的~?”

我舍弃了鲁达曼的申诉。

之后,在蕾丽丽露的帮助下完成了好几种玉米片。

“没错,毕竟你抓住了让探索者们和迷宫方面军烦恼已久的鲁达曼以及他的干部们。在他们的公开处刑前,我打算在迷宫都市中宣传建立了伟大功绩的你们”

我可不想被卷入王都名门贵族们的政治斗争。

——诶?

公会长捏著鼻子抱怨道。

原本还以为已经给足了她们需要的东西,但是亚里沙很在意支出过多的事,也许她是有所顾虑才没有说出口吧。

“奶斯爱低啊(Nice idea)~?”

“遵命!”

我从公会的接待员领取了捕获鲁达曼和迷贼们的奖金后,来到了阳光耀眼的屋外。

“请等一下,士爵大人”

“说到那个菈布娜,她说自己只是被你救了一命并没有帮到忙,所以要把奖金全部让给你哦?”

因为那个时候我要以纠缠不清的索凯鲁为对手而疲惫了,所以就把那些事适当推给了公会,连录口供都还没去接受。

‘初次见面,黑发先生。我是布拉伊南的少女,莫贝利托亚和凯西露塞娅的女儿,塞蓓尔凯娅’

此时,视野一角的雷达上映出了表示敌人的红色光点。

“佐藤”

黄衣魔法师么……似乎又是新的神秘人物。

公会长说的话,让鲁达曼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要见死不救吗?”

俗话说,君子不涉险境。

聊著那种话题的时候,完成了大概二十公斤的玉米粉,把粉转移到大袋子,设定好下一个玉米后开始大量生产玉米粉。

“栽培?刚才你也这样说了吧”

那方面跟养护院的院长商量后再决定吧。

迷贼王鲁达曼以将秘密告诉公会长作为条件,不知为何提出也要把我带上,结果变成了我也要来到这种地方的局面。

进来的是公会长的秘书官乌夏娜桑和披著风帽的中小学生左右的女孩子。

公会长欲言又止。

话说回来,这女孩的容貌,可爱到了凭我在酒席上从公会长那里听说关于塞蓓尔凯娅的武勇事迹所想像不到的程度。

‘谢谢您如此客气。我是希嘉王国穆诺男爵的家臣,佐藤·潘德拉贡名誉士爵’

“早上好,蕾丽丽露”

“在烤面团前,放入捣碎的肉干之类的怎么样?”

“是的,稍微有些琐事”

“那么,等我跟她本人见面时再交给她吧”

对于我稍微带刺的话,公会长锐利地瞪了过来。

“哎哟,那可真厉害啊!”

“哈啊,像你们这种无法无天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对眼前的女人什么都不做!”

提出司法交易的鲁达曼,公会长连内容也不听果断地无视了。

我捏起一点稍微烤得有点脆的面团放入口中。

“原来如此咋嘛嘶。你昨天似乎帮我把散步路线上的垃圾都扫除乾净了咋嘛嘶,潘德拉贡卿还真是个能干的劳动者咋嘛嘶”

“小事一桩啦!”

因为主要料理预定每个月都更换一次,所以能持续确保料理人。

“库洛大人,这样可以吗?”

由于我说的话,让鲁达曼咂了下嘴。

“我会尽可能早点把事情办完”

“你以为我是喜欢才见死不救的么?”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就是上次进入迷宫时,帮助米媞雅公主她们顺便捕获的迷贼们。

由于塞蓓尔凯娅小姐在提问时加上了对我的敬称,而让公会长皱起了眉头。

‘……佐藤?’

“讲习会似乎在五天后,迷宫探索就等著在那之后再开始吧”

我从存储中取出名为“步行玉米”的巨大玉米型魔物的果实,用术理魔法的 “万能工具”和“理力之型”魔法除去坚硬的外皮后,将里面的果实捣碎成粉末。

“波鲁艾南的静铃?”

“跟牛奶非常非常搭配的说 !”

“揉面团时,混入砂糖或牛奶会不会比较好呢?”

啪叽的声音在地牢响起。

我阻止了打算去食材库的蕾丽丽露,经由道具箱取出了砂糖和牛奶。

“——你、你说什么!女人当中也有贵族的女儿啊!喂,那边的贵族小鬼!快阻止老太婆!连王都上级贵族的女儿也——”

女孩子看到我腰下没有发出声音的铃铛,一脸醒悟地将视线转向我嘟囔著“黒发”。

“Yes·Master!让幼生体‘啊~嗯’喂我吃了,如此告知了”

“都说了别那样叫我吧?”

一般情况下,好像是拿到青铜证的时候就要接受这个讲习的。

就算有并列思考技能,控制三个已发动的魔法,同时进一步启动魔法再怎么说也太过麻烦了。

“你给我回头想想自己的罪行吧”

“喂喂,品格高尚也要有个限度吧”

明明他们被逮捕后都经过了好几天,似乎至今仍然对我抱持著明确的敌意。

“嚯诶?新手探索者讲习会?”

“是的,今天预定要教想学薯丸子和豆丸子制作方法的人”

饭菜供给几乎都交给了来做兼职的主妇们,这样一来可以说赈济事业即便我们没有直接去做也能运营下去吧。

不久之后,厨房就飘荡著烤玉米的香味。

“真是的,你这个不管哪一点都那么奇怪的家伙。再怎么说奖金还是会收下的吧?”

赈济是他的上司太守夫妻所允许的事业因而他无法随意否定,他那笑咪咪的脸变成了就像能面一样。九九藏书网

以严之骑士那一本正经的性格,似乎会拒绝收下现金,那就预先给她准备一把大剑代替她那把断掉的爱剑好了。

“你那丑陋的一面就给我在西门前的斩首台上示众吧”

那样嘟囔著稍微歪著头感到疑问的塞蓓尔凯娅小姐,接著嘟囔了一句意味深长的‘第九柱圣树’。

“不好意思,公会长”

“既然这样,就告诉你感兴趣的情报吧”

公会长耸了耸肩重新坐回椅子上。

“我明白了。以王祖大和大人和潘德拉贡家的家名起誓,不会外传这两个内容”

不好意思,我可没有想要出人头地的欲望。

“她们确实没什么机会能打扮自己,缎带也许不错”

“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大人?”

“那个跟你教萝吉和亚妮的时候一样的哦”

“说什么蠢话呢。你这家伙会被公开处刑”

那是我在拯救世界各地的世界树时,被高等ELF们授予的称号。

带路的是乌夏娜秘书官。

虽说、是技能。

“被悬赏的迷贼王鲁达曼也抓住了,应该会有很多吧”

看来,他想作为交易的情报就是那个。

当然并不是免费的,让他们提供一个月的赈济劳动力作为条件。

“那可是很罕见的节目哦?”

据说即便是在杀人犯也会被当成犯罪奴隶抓去强制劳动的希嘉王国,公开处刑也是很罕见的。

看来刚才鲁达曼的发言比我想像的还要更危险。

现在就已经能随心所欲吃美味的饭以及喝美味的酒了,任意挑老婆那种事就免了吧。

向用疑问回答了我的疑问的绿贵族点了点头,“好奇心旺盛是好事咋嘛嘶”他这样嗤笑后,便把事情告诉了我。

“——很在意咋嘛嘶吗?”

“不必了,我并不是很想成为永代贵族”

“不用信。这次的事件即便有个万一也不能泄露。跟太守说使用都市核房间的通信”

幸好,多亏了无表情技能而没有表现在态度上,就用歪著头感到疑惑的演技无视掉吧。

鲁达曼在自己的异相上浮现出从容,用感觉不到疼痛、桀骜不驯的表情来交涉。

“呃,塞蓓尔凯娅”

看来,我是无法从乌夏娜秘书官手中逃脱了。

大概,是跟黑幕有关的人物吧,不过还真希望别随便增加谜团。

“好可怕好可怕”

——感兴趣的情报么。

如果单纯游行的话只是感到一点羞耻就完事了,可是这次的情况,会连游行之后的公开处刑也会被迫在最前排观赏的。

之后没有语言交流,就那样被沉重的气氛包围著回到了地面。

“迷贼的基地在迷宫深处,为了避开迷宫方面军的追踪,在第一级危险地带的深处。从那种地方,你觉得能把连是否四肢健全都不知道的俘虏数人,或是数十人救出来吗?”

“是的”

“只是对他身上的静铃表示敬意而已”

鲁达曼边冒出冷汗边将下巴向后仰。

那么,去迷贼的基地拯救被囚禁的人们吧。

他那曾被假面隐藏起来的半张右脸,是能让人联想到钢铁制的鬼那般的异相。

把我和公会长一起叫来,好像是为了利用我忌避杀人的心情。

“啊啊”

对鲁达曼那种样子不屑一顾,公会长向鲁达曼质问道。

“乌夏娜,任何人不许进地牢。还有,毁掉鲁达曼和那群干部的喉咙,让他们再也说不出话”

“既然如此,让老子去紫——”

明明我还打算趁机闪人,却还是被乌夏娜秘书官制止了。

我伸了一个懒腰后迈出脚。

我似乎不小心把铁格栅捏烂了。

“靠,老太婆就是不行啊——”

“忘掉吧”

“发誓”

虽然不知道鲁达曼为什么会这样想,但我觉得没有听从那个请求的理由。

刚才关于栽培的话题是如此重要的内容吗?

“发誓不外传魔人药的材料可以人工栽培的事,以及刚才听到的栽培所需要的条件”

“让发现的群生地不被收割完,可不叫栽培哦”

难不成是被乌夏娜秘书官或塞蓓尔凯娅小姐赶走的吗?

“没错。如果不知道自己栽培了什么倒还好。但是,如果俘虏知道自己栽培的是什么东西的话,希嘉王国也会考虑把那些人灭口的吧”

表情不愉快的公会长,用不容分说的语气命令道。

公会长抓住我的衣领再次说“发誓”。

“在”

“刚才那个栽培的事”

“你要由我来烧成灰。在王都的许可下来之前,你就在这里叫个够吧”

公会长简短地回答了我的提问。

如果是我的话用“归还转移”很从容,不过对普通的救出部队来说确实是很困难的任务。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