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八章 迷宫都市决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八章 迷宫都市决战

“我是佐藤。真希望麻烦事能等我吃完饭之后再来。对于在我吃美味的东西难得吃得那么幸福的时候引发骚动的人,必须要制裁。”

“呜喵?”

“小玉,怎么啦的说”

“黑影~?”

用地图找到的情报使我瞪大了双眼。

“主人,有什么出来了!”

不会吧——。

倘若他的发言是事实的话,塞蓓尔凯娅小姐就是前勇者的随从。

“公会长,我去争取时间。等咏唱结束后,连同我一起把魔族和巨大史莱姆烧光吧”

莉萨把拿在手上的肉串塞到嘴里,握住了立在身边的魔枪。

公会长带著像是变了个人的大人态度这么说道。

——不会让它得逞哦?

从刚才那个疑似燃烧弹的火炎弹的射线来逆运算,它应该就是犯人吧。

“感觉到了不妙的气息”

石子以快要超过音速的气势飞翔,贯穿了下级魔族的喉咙。

至于还留在酒馆的“美丽之翼”的两人,我拜托她们去叫附近的居民前去避难。

“哦呀哦呀~?公会前的情况好像有点奇怪哦?”

“了解!”

由于莉萨的警告而转向视线,有只下级魔族从斜前方朝这边来了。

从她那决死的表情来看,她和艾尔塔鲁将军一样都认为自己会在这里败给魔族和巨大史莱姆。

露露发出可爱声音的同时,熊型魔族飞到了天空。这是她在ELF之乡学会的护身术。

无论哪一个探索者都满身疮痍。

我从存储中取出石子,朝著下级魔族发出红光的喉咙投掷过去。

亚里沙放出的单体攻击用的中级火魔法飞进了那个裂开的嘴里,从魔族内侧烧了起来。

公会长一边喝下醒酒的魔法药一边抱怨道。

“呜噢噢噢噢噢!我还能战斗!”

“是、是!”

仿佛就像忍者一样。

“不好意思,我可没有魔族的熟人”

“怎么了吗?”

看来比起普通的魔物,魔族更不好对付。

“了解!”

在德宗先生的旁边,队长先生问了问架著远见筒的狐将校。


要是贯彻伙伴们的训练感觉会增加周边受害,于是我在伙伴们的攻击上追加了一击让战斗时间缩短。

从大盾和自在盾外侧划过的乳房刺,击碎了厚厚的石阶嵌了进去。

“又不是魔王复活,怎么可能会出现那么多魔族”

不过,那张脸我有印象。

狐将校和德宗先生的声音飞进了我耳里。

在大路上的某人尖叫之后,桃色的水从公会入口涌了出来。

其中也有受到濒死重伤而倒下的人,于是经由“理力之手”给“理力之手”范围内的人沐浴魔法药,强行恢复他们。

“对方销声匿迹了!”

莉萨对魔族的悲鸣无动于衷,在她把枪捅得更深之后,枪周围旋转的螺旋状魔力之刃,像是拧进去那般将魔物的身体深深地挖开。

“金克利,快去给迷宫方面军传令”

“诶?什么?”

“欸!”

熊型魔族似乎也没想到会被纤细的露露扔飞吧,露出连反击都忘光的表情就那样滚落到地面上。

虽然塞蓓尔凯娅小姐只在一瞬间浮现出感觉不可思议的表情,但她把视线转向我之后便理解了。

“职员都冲出来了,是发生火灾了吗?”

娜娜喊出附加了挑衅技能的神秘话语后,原本瞄准莉萨的乳房刺全都把目标改成了娜娜。

“我用盾牌猛击进行反击,如此宣言了”

米娅的水魔法干涉了魔族的血,变成血液之刃扩大伤口,接著把头部炸开了。

当然,我也察觉到了熊型魔族的接近,但我只准备了“理力之手”,然后就这样守望著。

“角是从谁那里拿到的?”

根据AR表示,那个像黑色昆虫那种外骨骼的中级魔族,有44级。

莉萨的必杀技向著魔族放出,蜘蛛的身体被深深地刺进去。

艾尔塔鲁将军的身材也相当高大,但魔族比他还要大一倍。

收监在地下牢的迷贼们的红色光点集合体,被不知何时出现的另一个巨大红色光点——准确来说是红色领域吞没并来到了地上。

由于鲁达曼的挑衅,我脑海里无意中闪过了危险的思考。

我这么嘟囔一声,迷贼王鲁达曼得意地扬起嘴角。

“——螺旋枪击!”

“——你最好把护面具关上”

停下脚步的魔族,伸长四条手臂的同时朝她们四人挥了过去。

“莉萨!”

当然,我也配合塞蓓尔凯娅小姐施加魔法的时机,给他们附加了“物理防御付与”。

然后,那个下级魔族现在正打算施放下一轮的火炎弹。

虽然伙伴们悲痛的声音让我心疼,但这是故意的。

“少爷!旁边!”

这么一看,中级魔族还真是相当大。

由于亚里沙的话,我用并列思考与鲁达曼进行对话的同时,看了看史莱姆半透明的身体。

小玉把波奇踢开,然后以那个势头互相回避了尾巴之雨。

娜娜用大盾撞向蜘蛛的身体使魔族后退,接著利用那个反冲力与魔族保持了距离。

并没有那一类的存在。虽然绿贵族就在附近,但他好像在巨大史莱姆的肚子里。

“悄悄的‘隔绝壁’”

马上就变回平常语气的亚里沙这么叫道后,其他孩子们也异口同声发出充满气势的声音。

我向从隐蔽处窥视这边的公会职员以及探索者吶喊道。

“也许她不是普通的女仆”

探索者们注视著自己的视线,让露露胆怯地后退了一步。

在我一边感到佩服一边挡开攻击的时候,从后方传来了塞蓓尔凯娅小姐的吶喊。

大概是被那个冲击造成的吧,下级魔族的喉咙破裂,喷出来的疑似燃烧弹点燃了周围的魔族,看著就觉得可笑。

虽然公会长和塞蓓尔凯娅小姐争论了起来,但现在不是能慢悠悠地看著她们吵的状况,于是我带上伙伴们跑出了酒馆。

“…… ■■■■■。要来个很烫的啰!”

治疗结束的莉萨她们跑了过来。

——危险!

虽然环视了一遍周围,但还是没找到他的下半身。恐怕是被史莱姆溶化了吧。

史莱姆底部,有好几十个人影。

不愧是52级的专业魔法师所放出来的魔法,一击就把鲁达曼的障壁给粉碎,让他那甲虫般的外骨骼变了色,从体内的关节涌出了热气。

“主人非常厉害的说”

对魔族来说语尾很普通,说话也很流畅。

‘怎么?如果想不顾体面求老子饶命,倒是可以听听哦?’

各处都能看到浑身是血的同时,一边大笑一边战斗的战斗狂。

我用妖精剑将鲁达曼长出斧头的手腕挡开,然后向喘著粗气的艾尔塔鲁将军搭话。

“——呃呃,真的是魔族。而且还有两只看不出情报的。正中间的两只大的——大概是中级吧”

另外,因为和刚才不同距离很近,所以经由“理力之手”散布魔法药的做法我自重了。

就算是中级,只要瞄准魔核,妖精剑也能一击必杀,与下级的差别也就只有等级吧。

“我们也不能输啊”

“出麻烦事了吗?”

兽娘们所说的从桃色巨大史莱姆背后出现的黑影,根据AR表示是中级和下级的魔族。

略微睁开眼的绿贵族,话说到一半在我手上脱力了。

向波奇纳闷的语气转过头一看,发现小玉挺直身体竖起耳朵环视著周围。

我施展腕力将取在手中的小石子投过去。

“慢著,佐藤”

探索者们因为经验差而分成了能把握紧急事态的人和不能把握的人。

“被弹开了呢”

小玉所指的前方,守在巨大史莱姆后面的蜥蜴型下级魔族身子向后仰,喉咙里发出危险的红光。

“是,主人!”

‘嘁嘁嘁嘁嘁,你们,快来帮忙!’

是看到莉萨那个样子而察觉到紧急事态吗?小玉和波奇以猛烈的气势把眼前盘子上的肉塞进嘴里站了起来,并且把放在脚下的头盔捡了起来。

有只像熊一样大块头的下级魔族,从露露的背后袭击过去。

只有我和塞蓓尔凯娅小姐的防御魔法付与,应该还不足以与中级魔族战斗吧。

米娅好像在专心进行恢复和支援,所以没有攻击。

一针一刺的尾巴贯穿了石阶,将瓦砾和尘埃散布到周围。

如果有像神一样俯瞰世界的那种存在的话姑且不说,对普通人来说“有谁给我用了魔法药”或者“有人从某处给我施加了恢复魔法”也就只有这点程度的认知。

“金克利,看得到吗?”

我关闭地图的同时站了起来。

“不过,把你一起烧掉这种事还容我拒绝。适当地拖一下就快逃吧”

“…… ■■ 血液爆散”

托她的福,我才不用去采取“单独打倒中级魔族”这种问题行动。

根据地图显示,另外还有一只在西公会的建筑内到处徘徊的下级魔族,不过那边没有逃晚的人,所以过后再处理吧。

对手顶多也就30到40级多一点。

在鲁达曼屁股附近长出来的魔族短尾巴,从小玉和波奇的头上分支并倾注而下。

是因为迷宫都市的风俗习惯吗?勇猛果敢的人似乎比较多。

‘啊啊,当然’

——那是。

咏唱结束的亚里沙向著伙伴们吶喊道。

‘老UUUAG!’

是像在迷宫打倒的那个变色龙迷贼一样的家伙吗?

先不管逃避现实,露露可是女孩子啊,我觉得不应该是“王”而是“女王”才对。

她们好像以为明明都准备万全了还会被留在这里。

‘就这点能耐么!大叔!’

我用还联系著的“战术轮话”这么向大家下达指示。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能给你一个忠告么?”

“那种事之后再说啦!再不去帮将军讨伐中级魔族,差不多要不妙了”

“原来,女仆这么厉害啊”

‘遵命’

由于我这附带挑衅技能的吶喊,银色中级魔族突击了过来。

用理术的自在盾和身体强化增加了膂力的娜娜的大盾,一边把八根乳房刺折弯一边弹开。

巨大的眼珠占著大部分面积,从那眼珠边上直接长出了手臂和翅膀。跟我在圣留市第一次见到的下级魔族不是同一种颜色。

艾尔塔鲁将军带著一脸浓浓的疲劳这么回答。

看来,他并没有想要回答我的意思。

“不愧是主人”

我一边夸奖亚里沙的机智,一边确认了雷达。


‘扯淡!’

“喵!”

不对,那是刚才在地图上发现的——。

我将挡住我眼前视野的魔族踢飞到一边,把之后的事交给伙伴们,往前迈出脚步。

露露射出的辉炎枪子弹,贯穿了变成复眼的魔族右眼。

“什么时候开始,舍弃人类变成魔族的?”

后面传来了“厉害,究竟是怎么砍到看不见的敌人啊”以及“一击就搞定魔族”之类的声音。

熊型魔族发出了愤怒的咆哮。

拍著自己手臂的德宗先生,扛著巨大铁锤从艾尔塔鲁将军后面追了上去。

我的嘟囔,让伙伴们露出了担心的表情。

魔族们侧目看著四处逃窜的人并哄然大笑起来。

这是德宗先生在新人探索者讲习会上给我的。

莉萨用谢罪回应了我的道歉,亚里沙却爽快地无视了。

“危险!后面!”

下次,在酒会上让她给我讲讲故事好了。

我让视线在AR表示的情报上跑起来。

艾尔塔鲁将军的剑深深地斩裂了鲁达曼的一只脚。

盖过公会长的话,塞蓓尔凯娅小姐摆出让我们去的举止。

“佐娜,别管了,让他们去吧”

“跟我来,巴夫曼”

其他三名护卫骑士似乎留下来保护太守。

我这么搭话后,伙伴们只在一瞬间露出了出乎意料的表情。

莉萨在魔枪上缠绕了魔刃,从魔族的正面进行突击。

因为它边上还有另一只拥有八条银色手臂的中级魔族在护卫,所以公会前面广场上的探索者们也出不了手。

上级火魔法的“火炎地狱”让迷宫门前广场充满了火焰,蒸发再生鲁达曼的身体同时焚烧上去。

“络新妇这种货色一点魅力都没有,如此批评了!”

但是,再生鲁达曼的体力槽仍然没有变成零。

“希嘉王国制式剑术——奥义‘樱花一闪’”

“那么,我们也出发吧?”

‘太好了的说’

“Master,那是巨大史莱姆,如此告知了”

‘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在我正准备说出“抱歉,让你们担心了”的时候,激烈撞上了巨大史莱姆。

感觉到一股不好的预感,同时将雷达和地图扩大显示出来。

虽然相当硬,不过在接触的瞬间附上魔刃的妖精剑很轻松就砍断了。

“阁下!”

“嗯,交给我”

“——那、那个?”

要是就这样看著,感觉鲁达曼会冲向公会长她们占领阵地的场所,于是我从他侧面砍了过去。

亚里沙的指示,让兽娘们扑向了熊型魔族。

“誓死追随您”

中级有两只,下级有十只左右。

公会长这么说道,往公会的方向回去了。

迷宫门前被电击溶解变得相当惨重。

波奇两手上下挥舞慌张了起来。

要是去向她确认感觉会自找麻烦,于是就无视了。

刺眼的光芒将视野染白。

从剑上散发出来的淡红光碎片,看起来就像散落著樱花的花瓣。

从后面传来了不知是谁的吶喊声。

“紧急回避~?”

连一瞬间都算不上的期间内思考结束,与战斗同时进行用地图搜索寻找符合条件的人。

“诶,那个不是——”

我一边说出这番轻佻发言,一边为艾尔塔鲁将军争取喝下魔法药的时间。

“让您久等了,主人”

亚里沙的嘟囔,被德宗先生一脸无语地否定了。

‘没事~?’

转身一看发现在我们附近战斗的赤铁探索者,溅起血倒地的身影。

全身像是由剑构成的样子。

“还以为他们是用酒和佳肴讨好酒鬼公会长的呢,没想到这么有实力!”

“你不知道吗?那些人是公会长的得意门生哦”

有那么硬吗。

然后在雷达上发现往这边全力冲刺的莉萨的标记停了下来,又往伙伴们的方向折返。

“区区再生怪人居然比原来还要强,真是个不懂套路的家伙啊”

“——那个该死的魂淡”

“危险!”

将浑身是血倒在那里的探索者救出来的中年男性这么忠告了我们。

“啊啊,没问题哦”

‘我在这边把史莱姆吞进去的人们救出来之后就回去’

艾尔塔鲁将军和队长先生似乎已经恢复完毕。

沐浴到四处飞散的飞沫的石头冒起了白烟——看来,那是酸液。

“嘿——,这就是前勇者的随从大人所施展的支援魔法啊——再会了,公会长。老子也去帮将军阁下了”

大概,是受到鲁达曼的指示去回收的吧。

“难、难道是魔族?”

“那些家伙,是何方神圣啊”

‘就让吾用勇者大人所赐的正义力量灭了汝’

要是衣服被溶掉的话我可受不了,于是在撞上之前我张开了魔力铠防住了侵蚀。

艾尔塔鲁将军他们似乎已经和先锋的中级魔族开始了战斗。

“下一个猎物就是它!”

“稍等一下——”

前方传来了武器互碰的响声和队长先生粗厚的声音。

“你办得到么?”

——唔嗯,杀了他吧。

“魔刃唷,寄宿到吾之枪——”

迷宫方面军的大型魔像从广场另一侧往这边前进。

我这么吶喊后,用不会造成瞬动的速度朝著无人的迷宫门前跑去。

“这是魔法药。请用吧”

虽然其中也有不考虑自己的实力又跑去挑战魔族的愚蠢之人,但我无视了那群自杀志愿者环视了一遍周围。

艾尔塔鲁将军仰望著怪人的脸口吐恶言。

这次的是公会长和亚里沙。

——PWEEEEENN。

被莉萨抱著在那享受著尸体姿势的小玉,突然抖起耳朵,并抬起脸。

‘嘁,刚才开始就这么烦人的老太婆们!’

从亚里沙那里传来了空间魔法的“远话”。

输了以后居然还再生巨大化,这家伙就跟特摄电影里的怪人一样。

“波奇也会活跃的说!”

“辛苦你了。这下事情就解决了”

名字——变成了鲁达曼。

艾尔塔鲁将军握著秘银剑走了出去。

——正好。

估计,是后方的塞蓓尔凯娅小姐的魔法吧。

“这样啊。欠他一个人情了啊”

“——干掉了吗?!”

当然,会从那种地方出现,也是经由“理力之手”取出来的。

“主人,做那么夸张的事真的没问题?”

“主人!”

兽娘们都被它轻松应付,让她们都滚落到地面上。

虽然在石子即将命中之前也出现了同样的膜把石子撞碎,但是没能止住石子碎片的冲击能量,变成散弹状的石子碎片将魔核打了个粉碎。

‘我切换成上级空间魔法的“战术轮话”了。如果是战斗中,这边比较方便吧’

重复著崩坏和形成的不定型的再生鲁达曼,发出咆哮俯视著这边。

“咋嘛嘶咋嘛嘶,丢人咋嘛嘶”

“——鲁达曼”

再生鲁达曼改向著天空伸出疑似手臂的东西。

下半身是蜘蛛,上半身是螳螂的女性型魔族,发出怪声袭击了过来。

“穿著奇怪铠甲的人,的说”

刚才我只确认了魔族们的等级和特殊能力而已。

无力地垂下人型上半身的蜘蛛下半身,裂成两半露出了大獠牙。

我走到他的上半身旁边,一边给伤口倒下中级魔法药,一边从魔法栏选出中级恢复魔法重叠到上面。

桃色的水像间歇泉一样喷了起来,造起了身长十五米左右的某种人型。

在史莱姆中心附近停下来的我,给必须救出来的人附上标记。

护著头的狐将校这句发言,并没有让队长先生降下平时的拳头。

——UOOOOOOOOHHHHWN。

然后,从有太守城的东侧过来的——。

我一直处在想用拳头和踢技保持距离的鲁达曼怀前,贯彻争取时间。

我在闪光把周围染白的一瞬间使用了缩地,在闪光消失之前将中级魔族的手臂踹飞,让其回到原本的位置上。

“主人,那里~?”

“京急琴况(紧急情况)的说”

因为,那样太过猎奇了,感觉会做噩梦。

因为鲁达曼没有再生这种能力,那么就是桃色史莱姆复活后吸收鲁达曼再让其再生的感觉吧。

看来,公会长的咏唱终于结束了。

拥有的技能和种族固有能力是“再生复原”“吸收”“增幅”“瘴气生产”。

六米级的魔像们在巨大的再生鲁达曼面前,就像上学前的小孩子那般不可靠。

眼珠魔族把落在它眼下的鲁达曼的头捡了起来,然后开始有节奏地在手上玩弄人头。

“阿基里斯·狩猎~?”

用舌头舔嘴唇的同时,鲁达曼这么宣言。

41级的将军、37级的队长先生、身为魔法师的52级的公会长、43级的塞蓓尔凯娅小姐,虽然我觉得只要有这样的成员在,状况应该不会那么绝望,但要是把这话说出来又会破坏了这个难得的气氛,于是我就跟著他们的节奏来。

——GUROROROWN。

似乎失去了意识。“讨人嫌的人反而得势”,看来他从濒死状态活了下来。

“是被公会长的火魔法轰脆弱了吧?”

拳头使地面下沉,桃色的水飞沫四处飞散。

‘老子问的是一击就砍断连那个艾尔塔鲁的秘银剑都伤不到老子手腕的你的真面目!’

由于眼珠魔族下面生成了奇怪的魔法阵,为了尽快阻止我把石枪投掷过去贯穿了眼珠中间。

那些火炎弹在离我们很远的地方著陆,像在电影里见过的燃烧弹一样在地面上延烧起来,然后就那样冒起黑烟持续著燃烧。

由于我的质问,鲁达曼露出了令人不快的笑容。

“黑雾~?”

头向后仰的鲁达曼咆哮了起来。

两人把食物塞过头,嘴巴都涨得鼓鼓的。

造型虽然是人,但皮肤是接近黑色的暗红色,所以看不出穿著铠甲的是人族。

“不妙啊”

为了阻止进行追击的银色中级魔族,娜娜挡在了兽娘们的前面。

“一定是女仆中的女仆,传说中的女仆王”

桃色的巨大史莱姆边上,AR表示出了详细情报。

即便成为了魔族,似乎也还有痛觉。

虽然架著大盾的队长先生想帮艾尔塔鲁将军挡住,但还是被像是甲虫的外骨骼魔族踹飞了。

‘大家待机——不对,就拜托你们从距离远的位置上进行掩护射击!’

——GUHEOOOOH。

“把这些怪物打倒倒倒倒倒!”

‘老子还有个债要还你。可别以为能轻松死去’

比起一座尖塔,娜娜没有受重伤才重要。

不看身后这么说道的艾尔塔鲁将军的身影,就像故事中的主人公一样很帅气。

恐怕,那些人是为了生产瘴气的材料吧。

把脸朝向我的魔族说出了这番话。

亚里沙似乎担心讨厌引人注目的我在那尽情使用不可思议技巧的事情。

莉萨她们会苦战我也算是明白了。

“咋嘛嘶咋嘛嘶,再生咋嘛——”

“抱、抱歉了,潘德拉贡卿”

一边逃跑一边向再生鲁达曼搭了话,可是他已经没有残留能听懂话语的知性和理性了。

“小玉会努力~?”

队长先生跟在艾尔塔鲁将军后面。

“啊啊,好像有某种障壁”

“那、那是什么啊!”

“变成黑雾消失了的说”

虽然因为黑烟而让视野变差,但往周围环视一遍后,能看到公会前面的广场各处有疑似探索者的人们正在和下级魔族以及下级魔族派出来的手下战斗的身影。

啊啊,那些就等战斗结束后再说吧。

小玉和波奇按照常规收割轴足,朝著鲁达曼脚下冲了过去。

由于这非现实的情景,探索者们开始了逃避现实。

“我也会努力狙击的”

还真是灵巧。

话说回来,完全想不到40级会使出这么锐利的突刺。

“知道了~,阁下和队长都不要死哦~”

我为了让她们安心而露出微笑。

——这个模式该不会。

“终于来了吗——”

“迅速上啰~”

“那是什么”

娜娜一边固定头盔的皮带,一边毫无表情地说道。

亚里沙用远话询问了我。

“我来代替您,请用魔法药恢复一下”

虽然分派的是掺水魔法药,但那也有应急处理程度的效果吧。

‘少给老子东张西望望望望!’

“毁灭吧,鲁达曼!”

“你要把中级魔族和下级魔族划清界限。我们可不能在这里失去有前途的你们。这里就交给我们这些大人,你们去和太守汇合策划卷土重来吧”

不过那被地面长出来的石柱妨碍了。

‘史莱姆行动起来了。虽然没有移动,但它伸出触手把那些快死的人都吞了进去’

虽说中级魔族的等级比伙伴们要高,不过除了建筑内的一只下级魔族以外其他都没有需要注意的技能或魔法系技能,所以只要有我进行辅助就会没问题的吧。

因为已经被我回收,所以公会长仰望著的天空并没有库洛人偶的身影。

鲁达曼在身体前方张开了黑色障壁,承受了疑似“豪炎球”的火球。

“真是的,使唤老人这么粗暴”

“菈布娜小姐,将米媞雅公主带到安全圈的时候,能顺便把这件事传达给太守阁下吗?”

虽说最近对魔物的肉已经没有了抵抗,但再怎么说我也完全不想吃有一半是人型的魔物。

虽然鼓足干劲是好事,但还是希望你们珍惜著生命去战斗。

如亚里沙所指摘,辉炎枪的子弹在即将命中魔核之前,魔核被散发红光的膜遮挡了起来。

“厉害……”

‘将灵魂出卖给魔族的愚蠢迷贼唷’

“俺想拒绝参与啊~”

估计,那是史莱姆拥有的“再生复原”技能导致的吧。

为了不被人鉴定,已经装备上最高等级的认知阻碍道具。

我向亚里沙指出以下级魔族为对手陷入苦战的探索者们。

有很多从等级上来看比魔族还要强的探索者们也受了重伤。

根据地图的详细情报,那好像是名为“软玉”的史莱姆系魔物。

塞蓓尔凯娅小姐的吶喊和伙伴们的声援传了过来。

塞蓓尔凯娅小姐结束了咏唱。

涌到公会前面那个广场的桃色水掀起了软绵绵的波浪,然后缩成樱饼的形状停了下来。

“古雷托(Great)~?”

要是鲁达曼还那么硬的话后面会麻烦,于是我用看起来像是牵制的斩击在鲁达曼的身体表面刻上无数的伤口让其变得脆弱。

——DERIDELYEEEEEN。

“主人,来了!”

我一边说出瞎编的事,一边用雷达确认艾尔塔鲁将军回到前线。

“看来我的葬身之地是这里啊”

我慌忙地想要阻止而把“理力之手”伸过去,但那好像过度保护了。

现在变得相当优势。

由于狐将校的话,新人探索者们脸色发青,和店内的招待员们一起势如脱兔般逃出去了。

如果是动漫的话,感觉这时候会放出主题歌的BGM吧?

艾尔塔鲁将军他们跟我替换,复归战斗了。

原本护卫燃烧弹蜥蜴魔族的银色中级魔族,让伙伴们陷入了困境。

——轰鸣声。

由于娜娜的话,我确认了一下雷达的光点。

我将闪光玉扔到了中级魔族的脸上。

虽然这是前阵子听了“青人”的事情后想到并做出来的吸血鬼风格的体液干涉魔法,但还是跟米娅说一下,让她封印起来吧。

“噢!”

比起那个,到底是谁让这只桃色巨大史莱姆在公会暴走起来这件事比较重要。

“啊哇哇,陷入危险的说!”

‘你到底是什么人’

“…… ■■■■ 钢铁守护”

鲁达曼将右腕变成了斧头的形状。

“史莱姆的核心已经毁了!快点来搬伤者”

我用妖精剑挡开七条手臂所施展的连续突刺,同时守望著伙伴们喝下魔法药重振态势。

此时,守在后面的伙伴们也来参战。


我逃出蒜臼状的迷宫门前广场,和公会长的长杖上生成红莲的奔流几乎是同一时间。

狐将校敬礼后飞奔了出去。跑得还真快。

迷宫方面军的其他部队也在公会前的广场散开完毕,似乎处于随时都可以开炮的状态。

“明明都是些女人和小孩子,却能与杰利尔和扎里贡匹敌啊”

伴随著缠上钢铁那般的不可思议特效,只穿著骑士服的艾尔塔鲁将军的防御力,能与全身甲胄匹敌。

再生鲁达曼发出类似悲鸣的咆哮同时在火焰中瓦解。

然后,对方比我的地图搜索还要快,主动现身了。

此时,好几个魔法炮弹也袭击了过去。

露露也抓住了离手的辉炎枪。

鲁达曼只用轴足跳跃起来避开了莉萨的突刺,同时像倒挂金钩那般打算把还在滞空的我踹飞。

除了最后的“瘴气生产”以外,不用去在意也行吧。最后那技能也可以在将其打倒后,将我的精灵光全开,应该不会花多少时间就能净化完毕的吧。

然而,不知为何被公会长叫住了。

看来,和这个魔族战斗的期间,艾尔塔鲁将军陷入了危机。

毕竟那魔族有映照在雷达上,AR表示也在跟著它移动,所以也能正常知道它的位置。

‘帮忙’

——KILLKWYEEELKILLLLLL。

迷宫方面军有在攻击,但无论是魔力弹还是实体弹都被身体表面吸进去,完全没有效果。

虽然看到这般庞然大物会让人摆出防御架势,但那只是40级左右的史莱姆型魔物。

魔族的手臂被亚里沙制造出来的障壁阻碍了,小玉和波奇趁著那个空隙把魔族的前脚斩裂。

“豪火弹!”

——雷达上映著红色光点。

我以火焰为盲点用缩地接近,然后用带有魔刃的石枪贯穿银色中级魔族的魔核将其打倒。

‘杀了你!老子杀了你,潘德拉贡!’

红色细线从内侧照亮史莱姆,下一个瞬间,断气的史莱姆变成了桃色液体扩散到地面上。

露露感到困惑的同时行了一个女仆风格的礼,然后像逃跑一样往伙伴们的所在地跑过去。

“这样才对嘛!”

虽说援军马上就会来,但要是放置不管的话在援军到达之前他们就会筋疲力尽吧。

特别是新人探索者,还有很多悠闲地继续用餐的人。

看来,是让她担心了。

“让她们见识一下老手探索者的志气!”

“等、等等,菈布娜——”

在斩击之后飞过来的鲁达曼的踢技,被我用垂直跳跃回避了。

带著魔刃的太守护卫骑士,用横砍的必杀技从岩之骑士另一侧瞄准鲁达曼猛地一砍。

莉萨也用华丽的后跳保持了距离,波奇则像是在地面滚动一样远离了魔族。

“没事的”

从莉萨仰望的方向,飞来了无数描绘拋物线的火炎弹。

虽然这眼珠魔族只有30级,但它拥有“精神魔法”“影魔法”这种棘手的技能,所以我想尽快打倒它。

“傲慢只会自取灭亡——”

‘——主人’

明明都吃下那么多攻击,魔族的体力却只减少了四成左右。

顺便操作了一下地图,打开魔族的详细情报。

是再生鲁达曼太过憎恨我吗?一边拖著抓住脚的魔像们一边追著我。

如果不快点去支援的话,感觉艾尔塔鲁将军会受伤。

我抓住银色中级魔族那长矛般的手,藉助离心力把它拋到公会长那边。

“——斩岩剑!”

身后传来了公会长和艾尔塔鲁将军的声音。

他是个令人讨厌的家伙,而且从状况上来看也让人觉得他就是把鲁达曼他们变成魔族的犯人,不过对将死之人见死不救,让我有点内疚。

想要收割轴足的小玉和波奇,朝著魔族脚下冲了过去。

全身绿色用著怪异语调的下级魔族,正在从桃色巨大史莱姆的残骸浸湿的石板下面,像是渗出来一样现身。

‘忘记这张脸了么’

对于要是放置不管就会死的人,我让露露去给他们分派魔法药。

因为魔族化的鲁达曼比伙伴们还要高级,所以在没有我的地方尽量避免正面对上。

“你就好好为置身邪道而后悔吧!”

由于亚里沙的攻击而裸露出来的魔族的魔核,被露露狙击了。

“也辛苦你们了。善后处理就交给其他人,你们也回去休息吧”

伴随著公会长的声音,卷起红莲旋涡的同时放出了灼热的炮弹。

叭唝一声,外骨骼头盔的护面具打开,里面现出了人族风格的脸。

——斩。

我彻底吃下鲁达曼的踢技,往巨大史莱姆的方向飞去。

保持在空中踢来踢去的难看姿势被豪炎球命中,火焰和爆炸气浪散落到周围。

感到焦急而把石柱破坏的鲁达曼那里,这次又飞去了掀起轰鸣声的巨大火球。

“没事哦”

“阿基里斯·狩猎~?”

虽然只是猜测,应该是之前鲁达曼说过的黄衣——黄皮魔族的同伴将能把人变成魔族的“短角”或“长角”给了鲁达曼吧。

在火焰中挣扎的银色中级魔族,体力槽还剩有一半以上。

“突—,的说!”

我把粘到脸上的尘土擦掉,同时将视线朝向火焰。

用地图确认了一下详细,发现那些人大部分都还活著。

“感谢……你了”

魔像们抱住了再生鲁达曼的脚,掩护我逃跑。

“潘德拉——”

“不是的,都是我们太没出息才——”

他们似乎逃避结束了。

魔核被粉碎的魔族,老样子变成黑色尘埃消失而去。

我们一边驱散下级魔族,一边前往艾尔塔鲁将军所在的地方。

藉口就等日后再找,先用感谢的姿势回应他刚才的出言相助吧。

在两人的后方能看到推著装载魔力炮的载货马车的卫兵们开始整理炮阵。

“好像是”

‘不错的判断’

从碎掉的石板地面下长出来的手,瞬间成长为超巨大魔像的上半身,然后抱住了再生鲁达曼的腰阻止了他的移动。

‘——没事吧?’

传来了看到我们战斗的探索者们的声音。

魔族留下临死前的悲鸣变成了黑雾,残留下垒球大小的魔核消失而去。

“……■■ 豪炎球!”

‘杂鱼给老子滚一边去!’

在史莱姆边上AR表示出来的“瘴气生产”这个种族固有技能以及被吞进去的人们的苦闷表情就说明了那个理由。

虽说种族是“魔族”“魔人”的双重显示,但名字栏确实是鲁达曼。

视线的前方,有只剩上半身的绿贵族躺在那里。

同时莉萨为了牵制而用魔枪瞄准了鲁达曼踢腿。

公会长被“赤冰”的杰杰支撑著来到这边。

话虽如此,要是就这样慢悠悠地切开史莱姆把人救出来的话,迟早会出现牺牲者的吧。

露露发现没有时间架起放在身边的辉炎枪,马上进入其他行动。

我一边确认和火焰一起化为黑雾的魔族,一边向在远处的阵地架著长杖的公会长道谢。

成为魔族之后声质变得很刺耳,至今仍然欠缺一些魄力。

“那边就算了吧。比起那个,对面那边拜托你们”

“魔族!”

“赶快!潘德拉贡卿!那个魔像维持不久!”

我只是从鲁达曼的头掉落到地上的声音和变成黑雾消失而去的身体进行判断,并没有直接目视到。

“——阁下!”

惊人的热气吹了过来。

“嗯,看来是了”

“伤势不要紧吧”

‘你能赢过现在的老子,就告诉你’

他已经连人型都维持不住,沦落到粘液的集合体。

‘主人,HELP!’

‘Master,请求战斗指示’

没错,在空中的是穿著库洛的服装而且关节能够活动的人体模型。

结果中级魔族的手臂宛如被揪下来般飞了出去,把一座公会的尖塔弄塌了,于是我把这当成了必要经费。

那么,我们今天也好好享受一下安眠吧。

眼珠魔族环视了一遍周围,察觉到自己的同伴已经不在,把拿著的包裹掉了下来。

我经由“理力之手”从存储中,取出了某样东西。

鲁达曼以外的魔族,种族正常地显示为“魔族”并没有名字。

豪快地挥下来的散发黑光的斧头,被我用妖精剑挡开。

根据AR表示,好像是50级的中级魔族。

就在我忠告的时候,米娅的水魔法“刺激之雾”在鲁达曼脸上炸裂。

我一边看著像是捉弄老鼠的猫那般的鲁达曼一边说道。

鲁达曼用粗野的声音大叫。

虽然事先布置好由艾尔塔鲁将军来处刑,但我还是不想看到魔族化的人类死去的样子。

‘别想逃!’

——GWOOOONWN。

审问就等之后再说吧,现在先把绿贵族塞给跑过来的公会职员。

我指著再生鲁达曼改的上空。

我伸出“理力之手”,在空中抓住只想著落地的同时马上逃跑的银色中级魔族。

公会长多余的一句话竖起了FLAG。

“没问题”

对于没能承受住而膝盖著地的鲁达曼,塞蓓尔凯娅小姐的“钢天枪林”魔法炸裂,从地面长出来闪耀著银色光辉的无数把枪袭击了过去。

“那可是好极了”

站不稳而撑在地面上的鲁达曼右手被我用石枪缝在地上,然后将身体旋转起来,用妖精剑切断了他的左腕。

我将地图显示为3D确认标记的位置,同时从十根指尖生成又长又细的魔刃。

“咋嘛嘶咋嘛嘶,搬运咋嘛嘶”


“公会长的魔法,似乎让魔族的装甲变脆弱了”

我迅速地往光点的方向转过身。

根据AR表示,掉下来的包裹里面好像是捕获迷贼时扣押的魔人药的药丸。

“让你久等了,潘德拉贡卿”

由于小玉和波奇的声音,公会长她们的视线也朝向那边。

“——可是”

虽然想变身无名或库洛去打倒他,不过在这四面八方都有人的状况下难以办到。

“黑影~?”

刚才的炮弹是由大型魔像运来的魔法师们和魔力炮所发出的。

“还有魔族呢”

持续逃了一阵子后,艾尔塔鲁将军的吶喊在广场上响起。

不过他还是被巨大的手阻止了。

我背对著人头,向伙伴们的方向走去。

亚里沙似乎也用“能力鉴定”技能,看了再生鲁达曼的情报。

看来,真是被他厌恶了。

“那是勇者无名的随从库洛”

剩下少于一成的时候,体力槽的减少速度开始变慢,还有像波浪一样增加体力的瞬间。

——Checkmate,鲁达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