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爆肝工程师的异世界狂想曲11·险恶的脚步声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尾声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尾声

“我是佐藤。虽说自己一个人悠闲地制作自己感兴趣的程序会很有意思,但是和很多创作者一起互相提出意见的同时造出制品也是很有趣的。”

“推荐我去希嘉八剑,吗?”

“唔呣,并非让你现在马上就去,我可以给你介绍希嘉八剑第一的朱雷巴古先生”

我带著笑容对艾尔塔鲁将军这句话点了点头。

狐将校说的话,让艾尔塔鲁将军点了点头。

“将军阁下,非常抱歉,推荐的事情请容我拒绝。我侍奉的主人只有穆诺男爵一人。我会来迷宫都市锻炼伙伴们,也是为了能给男爵领的复兴帮上忙”

利用风和变冷的甜瓜纳凉,与酒友们互相聊一些无谓的事。

总觉得这个味道会喝上瘾。

看准场合气氛涣散的时机,狐将校亲自推著小推车过来了。

“阁下~,俺用潘德拉贡士爵的特产,做了甜瓜酒哦~”

这样真的好吗。

在茶会认识的贵族,说是媳妇老家送来的东西,于是就分了我大量的甜瓜。


最初遇到时因“连锁暴走”而造成的借款似乎仍然没还清。

我将妮露和露露给我的油炸物包裹,放在了公会长的办公桌一角。

从那个魔族鲁达曼胡闹的那天过了几天后的早上。

“谢谢,妮露桑”

今天不只是艾尔塔鲁将军,还被公会长和太守夫人传唤了。

“就算您说战斗,我也只是从中级魔族那里四处逃窜而已,几乎没有给过对方有效打击”

“后面借过一下”

不久之后,飘来了油炸物的香味。

“那边你就当作没见过吧”

作为上述那位贵族的回礼,我打算送他甜瓜·冰糕。

第二天,我作为佐藤一脸若无其事地访问公会时,她把库洛的拜访和大姐头的事情告诉了我,于是顺水推舟给她们提供了油炸物的食谱。

窥视了包裹的塞蓓尔凯娅小姐,在不停点著头。

还有,风铃也要。

他说的甜瓜酒,好像是把小型甜瓜切成一半当作容器,再往里面倒入威士忌的东西。

“打扰到你,不好意思了。我是刚好经过这边顺路过来这里看看情况的”

她们的目的地应该是在公会附近摊位的一角吧。

“啊啊,全都坦白说出来了。你要是有什么想问他本人的话就去太守那里吧”

“还活著吗?”

在与太守夫妻一起拜访的房间里看到的是,躺在散发白色光芒的棺材中只剩上半身的珀普特玛。

“那就是,自从那次以来就只在这里出现过吗……”

“是的,非常优秀”

虽然对艾尔塔鲁将军不好意思,但还是爽快地拒绝掉吧。

在拿著招牌的孩子边上有个小萝莉指著我叫道。

“接下来要去迷宫吗?”

很遗憾的是,看不到她与在店面背后代

九-九-藏-书-网
替收银员进行找钱计算的蒂法丽萨谈笑的场面。

“首先,那件栽培的事,那边已经得知栽培需要‘特殊的魔法阵’了”

为这些招牌画上“跳舞的可乐饼”“胜利的炸肉串”“展翅的薯条”的是小玉画伯。

“那么我可以把这当成言论钳制令已经解除是吧?”

“就到此为止吧”

“话说回来,库洛那家伙有跟你接触过吗?”

也就是说,这个迷宫都市是没事,但其它地方也许会有魔王复活吗。

在迷宫方面军的驻地结束了酒会,我坐著宅邸的新人女仆亚妮驾驶的马车来到了西公会。

“也有炸白薯”

珀普特玛用颤抖的声音说道。

此时,公会长带著认真的表情稍微欲言又止。

“咕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

我知道这是百分百的善意,不过老实说真的很为难。

“咕噢噢噢噢噢,你、你做了什么咋嘛嘶!”

“我希望你向被我所害的无辜民众传达,珀普特玛要向他们道歉。我在迷宫都市的全部个人资产都托付于你。将那些资产分配给被我的愚蠢行为所伤害的人吧——”

虽然神殿的数量少了一个让人有点在意,但我把那些事当成其中有内情便忽略了。

“不用了,我在这里下车吧。去稍微视察一下”

“对吧~”

下次亲手制作梅酒,拿过来吧。

不由得,让我想起盂兰盆节回乡下,与爷爷他们喝梅酒的日子。

“那么,解开假死的封印。潘德拉贡卿,麻烦你简明扼要”

“虽然你的等级还不足,但你以中级魔族为对手战斗过。即便是对顽固的朱雷巴古先生来说,也不能不屑一顾吧。就算不能直接成为希嘉八剑,也会认同你去圣骑士团入团的吧”

虽然是相当残忍的待遇,但考虑到他们的所作所为也只能说是因果报应,所以并不觉得同情。

“啊呜呜,又被捉到了的说”

似乎终于让艾尔塔鲁将军理解了。

“那么,关于正题——”

我再次发动刚获得不久的“圣光铠”,让青光包裹拳头。

队长先生粗厚的声音前方,能看到迷宫方面军的魔像们正在代替起重机移动资材的身影。

对迷宫有心理阴影的孩子也有不少,赚取生活费的手段只有卖身的人占比例较多,于是作为“要还库洛从困境中救出我的人情”给她们提供了店面和可乐饼之类的食谱。

在穆诺男爵领,魔族执政官用精神魔法施加的洗脑,无论是鉴定技能还是AR表示也是无法判定来著。

珀普特玛发出了像是从嘴里挤出来的悲鸣。

“希嘉酒也是哦~”

“什、什么人咋嘛嘶!”

艾尔塔鲁将军这句话我是同意。

代替不停咳嗽的珀普特玛,太守这么说道。

我将掉落在地面的下级魔族的魔核捡起来,把飞龙的尸体也收进存储。变成绿色雾消失掉的“虚拟体”好像没有掉落魔核。

“非常感谢您。到那时我一定会来”

“你们就好好讴歌短暂的青春咋嘛嘶。呵呵呵呵”

由于我的提问,太守夫人静静地摇了摇头。

“啊啊,感觉身体涌出力量了”

在那之后,乌夏娜秘书官向我请求了公会复兴工程相关的捐款,于是我在不会引起其他贵族们的嫉妒或反感的范围内提供了资金。

“来吧,潘德拉贡士爵也请用~。从内侧把甜瓜捣烂,让果汁和酒混合起来再喝下去会很美味哦~”

“若是没有你的善意,塞利比拉市会在无人察觉的情况下被侵蚀,成为魔王复活的苗床的吧”

“这边的是短角吧。那边的是——难不成,和短角是同一种东西吗?”

染成绿色的头发已经被剃光,也没有化妆和美甲,是与我所知的绿贵族印象不同的老人。

那么,普通的藉口感觉他是不会放弃劝说的。


“那是因为你等级低。只要多加锻炼便能解决”

“虽然不知道是不是最顶级的产品,但产地如您所言”

“之后只要没人妨碍,被瘴气侵蚀的人们那些怨恨便会渗透迷宫,再过不久就能实现陛下的再临咋嘛嘶”

最近不仅是眺望那副画,连膜拜的孩子都有。

“目前你以中级魔族为对手不是三次都活下来了嘛”

因此,在前几天的事件中幸存下来的迷贼们之中,干部级别的数名幸存者还是按照预定进行公开处刑,剩余的人不但沦落为犯罪奴隶还会被封口,他们似乎都会被带到称之为“碧领”的魔物领域进行开拓,而且那里是个奴隶损耗率非常高的地方。

由于太守夫人的话,太守深深地点了点头。

太守夫人用手帕擦拭了他的血。

话说,魔族们好像真的企图在塞利比拉市复活魔王。

从艾尔塔鲁将军房间里较高位置的窗户,流进了乾燥的风。

“——珀普特玛大人?”

在蓄水池附近,看见了老人们围著米娅听音乐。

太守向都市核念出了暗号。

在喝进去的期间,也能享受到甜瓜果汁和威士忌的比例产生改变,味道也随之变化。

根据地图和AR表示,男子的种族为“人族”和“虚拟体”的二重显示,原本只是把他当成奇怪的家伙过来确认一下的,看来他和操纵珀普特玛的绿色上级魔族有关。

“直接叫妮露就好啦”

从嘴边流出了血。

“潘德拉贡卿,擅长回避是能自豪的哦。只要活下来,累积经验就能再战了啊”

男子甩了甩暗绿色外套的袖子,像舞台上的演员一样夸张地张开双手。

我看到长角态度慢了一拍,然后借用诈术技能和无表情技能的帮助装作第一次看到这东西。

“我、我要向你谢罪以及感谢你”

妮露和露露会这么友好地一起工作,是有一些内情的。

“住、住手咋嘛嘶。快、快停、快停下咋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嘛嘶!!”

“在工作结束前,不可以喝酒哦”

在那之后,听了勋章授予仪式的日程,我便离开了太守城。


珀普特玛用断断续续的声音低声私语。

带著青色残光的拳头,将绿衣男的脸面打穿。

与那严肃的外貌很不搭的呵呵笑声在山顶回响。

“唔嗯,是啊~”

我把作为饯别礼的几瓶掺水魔法药递给了她们。

甜瓜果汁和威士忌意外地很搭。

“老公,快麻醉”

我在脑内补正的同时继续倾听他说的话。

“看来赶上了”

狐将校把放著甜瓜酒的盘子和汤匙递给了我。

“——那就是魔法阵吗?”

她和米娅不同,也能正常地吃肉料理,不过她似乎很喜欢薯条。

只不过,苍白的脸纹丝不动,看起来仿佛就像已经死了一样。

虽然工程现场中也有年幼小孩的身影,但他们做的不是体力活,而是被分配了符合年龄的工作。

我接过装有可乐饼和炸肉串的包裹,然后前往了公会。

太守使用了都市核之后,珀普特玛的悲鸣停了下来,变成了喘著粗气的同时能够对话的状态。

唔嗯,我也没有察觉到。

难道,还有魔族?

“是前阵子的魔族事件。佐藤,你有见过这个吗?”

当然,已经醒过酒了,酒的气味也用生活魔法消除了。

“感觉白兰地也会很搭呢”

“主人,欢迎光临!”

“是的,这是给您的慰劳品”

“这个远征能还掉大部分的借款哦”

我被传唤而来到迷宫方面军艾尔塔鲁将军的私人房间拜访,听到了这样的事。

“你在迷宫都市策划些什么呢?”

因为难得机会,所以我友好地挥了挥手。

“如果,库洛那边有跟你接触的话就来告诉我吧”

我无视了下级魔族,用缩地缩短了距离,一脚把往影子里沉到一半的绿衣男踢飞。

应该是那种熟练的专家就能够看破那略微一丁点的误差吧

99lib•net

“老公!”

“真香啊,是炸肉串吗?”

“那边的少爷,在那发呆会很危险哦”

“我只是逃跑速度快而已”

虽然不知道勋章的价值,不过自己的行动被认同还真令人高兴。

毕竟从一大早开始就一身酒臭的雇主,亚妮也会讨厌的嘛。

“好的,一定”

从公会那边过来的女性二人组“美丽之翼”在那大大地挥著手。

带领著孩子们的亚里沙和娜娜抱著个大行李从前方走了过来。

不知是不是从与史莱姆合体的鲁达曼那里四处逃跑的缘故,连“逃跑王”这种不可思议的称号都获得了。

“这甜瓜真不错。是艾尔埃德侯爵领最顶级的产品吗?”

小玉跟那些画一起画出来的全力名作“阳光透过树叶照射下来的汉堡排”,放在画框里面装饰在了养护院的食堂。

“米娅酱的曲子不管什么时候听都那么好听呢”

“你的善意推迟了魔族的企图。那份功绩很大”

“谢谢,少爷!”

“奶奶?”

“呼哈哈,大收获啊!”

“来,喝吧。猫耳孩子给了我们药哦”

因为穆诺男爵是位不会区别对待亚人和人族的好人。

“无需担心。既然那种强行手段已经失败,它们暂且是不会在塞利比拉市复活魔王了”

至今我还没搞清楚魔族的企图是什么。

“请问,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

公会长的要求,被乌夏娜秘书官带著笑容拒绝了。

“捉到波奇酱了!”

“少爷!我这边进了很适合肉料理的香辛料哦。来买点吧!”

“那个角的出处已经弄清楚了吗?”

无意中从嘴里漏出了感叹的话。

“炸肉串店的最后排在这里哦”

“塞利比拉市的魂灵啊,太守请求,将力之宝冠戴在吾之身——■ 装备”

“最后还有一件事”

“知道了。我就不继续劝说你了吧。不过,你要是改变主意的话就来找我。我随时都能帮你推荐”

然后,包裹著珀普特玛的白色光芒消失而去,他的嘴唇和指尖开始了抽搐般的动作。

根据地图情报,他并没有在太守公馆地下的牢狱或用来关贵人的尖塔,而是被监禁在太守城的别馆。

平时总是给他降下拳头的队长先生,今天去执行复兴工程的指挥,不在这里。

因为我的声音终于察觉到我的飞龙张开了翅膀摆出威吓的姿势。

“做了那么引人注目的事,一定会引起王国上层部和沙加帝国勇者的关注。狡猾的魔族会对其进行伪装,然后在其它地方策划魔王复活的吧”

“感谢呀感谢呀”

我抚摸了小萝莉的头,向正在做拿招牌工作的养护院孩子们,嘱咐了“要向大家保密哦”便各给了她们一个糖果作为礼物。

“乌夏娜,总之先来啤酒。炸肉串和啤酒很搭”

毕竟在等级制的世界,只要像RPG那样累积经验就会变强。

我点头后,公会长把两种角收回怀里。

“大白天就喝酒吗——”

配合这个劳动者增加的浪潮,保护在“茑之馆”的人们也逐渐解放出去,让她们去先行出发的探索者班所生活的长屋汇合。

艾尔塔鲁将军这么嘀咕了一句。

那些事从过去的历史中也能看出来,珀普特玛如此说道。

穿著女仆服在做店员的红毛妮露,叫起了在后台炸可乐饼的露露。

在早上的赈济时听说,复兴工程的现场好像会分派早上和中午的伙食。

他选奇怪的路线并不是故意整我,而是为了描绘魔法阵啊。

“我明白了。那么,我将马车绕到公会的停车场在那等您”

我这么想著尝试搜索了一下,不过迷宫都市以及包括其它地方的国王直辖地并没有魔族的存在。

我用“归还转移”回到宅邸,将精灵光全开为了消除魔法阵开始了散步。

当然,要是作为库洛有事找公会长的话,我会直接过去找她,几乎没有传话的机会就是了。

“这点程度不会醉的吧?”

“太好了,亚里沙酱!”

“幼生体唷!我也想要夸奖,如此告知了”

带著坏蛋大干部的表情转过身的男子,看到坐在岩石上面的我突然僵住了。

“是,主人”

说到作为佐藤的我所采取的行动,是将流浪儿们保护到养护院的事情吗?

然后,队列的前头有养护院年长的孩子们,和保护在“茑之馆”的女性们一起在那卖小吃。

“假死化,‘解除’”

精神魔法会被那么忌讳,我也算是理解了。

那是用新人探索者讲习会的时候德宗先生所说的“纠缠油菜”提取出来的植物油炸成的,所以吃起来意外地很健康。

目送了喜悦的两人后,望了望正在进行工程的人们。

珀普特玛突然咳了起来。


艾尔塔鲁将军说出只有满脑肌肉的人才会说的发言。

我这么回答了问我是谁的绿衣男。

“啊,西结(士爵)大人!”

“啊,少爷!”

“这样啊……会让你如此尽忠,看来他是位德高望重的优秀领主啊”

看来明天会是个很适合去迷宫的日子。

“不是。被六神殿的神官们的神圣魔法解除魔族洗脑的珀普特玛,已经把全部事情都招供了”

“呵呵呵”

看来,魔族的企图还没有完全击溃。

“这挺行的啊”

“是为了审问吗?”

通过整排农家的附近后,就来到了整排民家的北门附近。

“说得也是”

“炸白薯店在这里~,不用等很迅速哦!”

将瘴气视点为有效,能看到从上空俯视下来的迷宫都市有像是用瘴气描绘出来的魔法阵般的东西。

公会长一边咬著炸肉串一边开始说话。

“这里的工程似乎让搬运人变得人手不足,我们也被叫去混进赤铁的远征队呢”

“这下晚饭会很丰盛呢!”

难得机会就尝一尝吧。

“唔、唔呣。■ 假死化”

在能够俯视迷宫都市的某座山顶,穿著奇怪绿衣的男子在那低声自言自语。

眼熟的女孩们抱著箱子跑了过去。

他则是往自己脚下的影子下沉。

因为能在适当的距离进行援助,所以相当方便。

公会长立即回答了我的提问。

在能够俯视迷宫都市的群山中,发现了有点令人在意的存在,但那边的事就等之后再去处理吧。

“老爷,这前面马车好像进不去。要绕到停车场去吗?”

“总感觉,让我想起了暑假捕捉独角仙的事了”

如果这里是少女漫画的世界,露露可爱到整个画面会有花瓣四处飞散的程度。

虽然确实是想要点华丽的爆炸,但太过套路也无济于事吧。

“可乐饼店的最后排在这里”

用了太守的麻醉应该没有疼痛才对,但他看起来还是很痛苦。

“真是很努力呢”

另外,看破洗脑的并不是神圣魔法或技能,而是赫拉鲁恩的老神官长的直觉。

公会长从怀里取出包裹著的短角和长角,放在了桌子上。

“——是的”

珀普特玛像是看穿我的心思般说道。

“真没办法。油炸物要是冷了就不好吃了。边吃边说吧”

本以为他是个印象很像魔族的家伙,没想到是被魔族洗脑了。

露露会一起工作,是因为她负责了实践的指导。

“嗯,现在是用太守之力强行让他活著的”

“能尝一尝味道再决定吗?”

那个事件当天晚上我变成库洛的样子访问了公会长的私人房间,拜托她庇护大姐头她们。

估计是用都市核之力让珀普特玛进入假死状态,帮他延长寿命的吧。

她为了锻炼身体似乎在迷宫都市外围跑步。向莉萨推荐跑步的是惯例的亚里沙。

“呣,夸张”

“唔、唔呣,■ 无痛”

送给小玉和波奇的力量抑制魔法道具似乎有正常发挥效果。

“潘德拉贡卿、吗——”

“为、为什么对虚拟体的攻击会传到本体身上咋嘛嘶!”

“啊啊,是珀普特玛”

她似乎不太喜欢跑步。

虽然没有任何说明,但我还是勉强能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要是能抓住神出鬼没的我,就告诉你咋嘛嘶”

这么说著的亚里沙露出了向日葵般的笑容。

“托那群转生魔族和软玉的福,迷宫都市应该充满了瘴气才对咋嘛嘶”

不过,我的宅邸那一带以及平民区的一部分变得又薄又白,魔法阵已经断裂起不到作用了。

亚里沙的孩儿时代似乎相当野性。

老婆婆把煎好的药给了卧病在床的孙子。

这么说来,在公都从迪尼恩神殿的巫女长那里听说的,魔王复活的预言在公都以外的地方也有来著。

“——勇者无名”

“有这么期待迷宫吗?”

“你的行为拯救了这个塞利比拉市,珀普特玛是想这么说的。过后我会授予你‘塞利比拉圣守勋章’”

〉获得【圣光铠】技能。

不对,绿色的眼睑膏和口红说不定挺合适。

“跑步跑得还愉快吗?”

这么说道的珀普特玛静静地闭上眼帘。

从背后袭击过来的下级魔族以及想要救绿衣男的飞龙,已经被我指尖生成的圣刃歼灭了。

无论哪个老人都带著笑容生气勃勃。

因为我是将斥候系技能全部打开之后再用连续缩地接近过来的,所以无论是男子还是飞龙,都没有察觉到我。

把我丢在原地的莉萨跑了出去。

他从怀里取出两个白色珠子,然后从那珠子生成的魔法阵里面出来了两只绿色的下级魔族。

因为出现了新的技能,于是我分配好技能点让其有效化。

来到有很多摊子的街道后,听见了充满气势喊我的店员们的声音。

她们好像是去生长贝利亚的那一带设置了陷阱,抓回了很多贝利亚鼠和砂鼹鼠。

我以孩子们的笑声和劳动者们充满气势的声音为BGM,目送著莉萨的背影。

要进迷宫的话,补充适合肉和蔬菜的调味料是必须的嘛。

这样的话,把魔族们在迷宫都市复活魔王的企图当成已经击溃也可以了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