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三章 王子一样的少年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三章 王子一样的少年

新的班级人数比较多,教室里坐得满满的。班主任老师有一头黑色的长发,看上去很温柔的样子,让她一下子就喜欢上了。老师作了简短的自我介绍,她姓柯,教语文,以后她就是初一(2)班的班主任了。老师作完自我介绍后,笑了一下,打开手中的文件夹,然后说:“我们点个名,大家互相认识一下啊。”

一直缩在座位上的夏彤坐直了身子,眼神不由自主地注意着那个男孩,当老师点到“曲蔚然”的时候,他站起身来微笑着答:“到。”

曲蔚然……

曲蔚然,真是很好听的名字呢,比她的名字好听一百倍还要多。

老师点完名,就开始排座位。柯老师让同学们到教室外面,按个子高矮排成两队,男生一排,女生一排,夏彤的个子在女生中最高,她站到了最后,而曲蔚然的个子,在男生中也最高。

夏彤觉得生活真的过得很压抑、很痛苦,在家里,她不想回家,也不想上学,她每天都觉得天空很低很阴沉,她想努力地对每个人笑,可每次当她的眼神和别人相对时,他们那厌烦、不屑、冰冷的眼神,总是让她慌张地垂下头,将快到唇边的笑容收回去,将快要说出口的友好话语咽回去,害怕地咬着嘴唇,恨不得将自己变得小小的、透明的、谁也看不见的,这样,她就不会碍到任何人的眼了。

每天放学都会遇到的事,夏彤真的快疯了,他们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要一直这样?

夏彤总是

九九藏书网
忍不住这样想,可她只敢想想,从来不敢靠近他。

放学路上,夏彤背着书包,一边走一边低着头想,到底还有谁觉得夏彤是个好孩子呢?

而她就是多出来的那个。

夏彤抿了抿嘴唇,有些高兴,她知道他的名字了。

夏彤被他扶得有些手足无措了,她红着脸直说:“不用,不用。”

夏彤这时才惊觉原来自己受伤了,疼痛感瞬间袭来,她看着伤口有些不知所措。

曲蔚然笑了,很漂亮的笑容,他总是笑得那么迷人,那么让人恍惚,他将书包递给夏彤,然后指着她的膝盖说:“流血了。”

可夏彤的运气就是这么不好,期待什么,什么就要落空。当同学们拎着书包一对对走进教室之后夏彤才发现,原来,班上女生比男生多一个人……

也因为留级生这个身份,新同学们都不愿意和夏彤一起玩,好像谁和她玩谁就是笨蛋差生一样。

“曲蔚然。”夏彤呆呆地叫出他的名字,这是她第一次叫他的名字,虽然他的名字已经在她心里响起过无数遍,却是第一次化成声音叫出来。

夏彤呆了半晌,才记起来要道谢。

“哈哈,她跌倒的姿势真难看,像狗吃屎一样。”

第二天一早,夏彤早早就出了家门,背着书包一口气跑出四合院,在离四合院不远的一条羊肠小道上停下,转身往回看,这是她昨天和曲蔚然分开的地方,也是他们约好今天见面的地方。

有个男生还学着她跌倒的样子,假装跌倒,其他的男孩又是一阵哄笑声。

是因为他的笑容吗?那么温柔优雅,那么亲切美丽。

曲蔚然很自然地走过去,扶住她的胳膊:“还是我扶你吧,等下你又跌跤了。”

“她是这样跌倒的……”

“没事啊,老师说,同学之间要互相帮忙啊。”曲蔚然扶着她的手一直没放开。夏彤穿的短袖,手臂和他的手心毫无隔阂地接触着,她觉得肌肤的那块地方滚烫滚烫的,简直快要烧起来了。

夏彤看了眼他的笑容,又一次呆住了,她觉得她看不得他的笑容,每次一看见他望着她笑,她就会发呆,呆得自己都想笑话自己。

原来他叫曲蔚然。

“夏彤夏彤留级生!”几个男孩从后面跑过来,指着夏彤叫得欢快,引得路边其他的孩子频频回头观看。

两个人并排站在最后,夏彤抿了抿嘴唇,心中偷偷地期待,也许,他会成为她的同桌呢。

不时有同学骑车从夏彤面前经过,夏彤有些羡慕地看着那些骑车的孩子,那些孩子成群结队地骑在自行车上,飞转的车轮、扬起的衣领、青春飞扬的笑脸,一切一切,都美好得让她向往。

可是她并不在乎,她喜欢这样远远地看着曲蔚然,她也习惯像一只小老鼠一样在角落里偷偷地看着他。夏彤也不懂,为什么只是看着他,就觉得好像看见了光明,看见了美好?

所以,她为什么要哭呢?

她似乎觉悟到了什么,她似乎明白,哭没用,没人会因为她哭了,就不再欺负她,没人会因为她哭了,就心疼她,他们只会因为她哭了,更加开心,加倍地欺负她。

新的学期开始后很久,夏彤都没能和曲蔚然说上一句话。

男孩们哈哈大笑。

“砰”的一声,夏彤被地上的树根绊了一跤,狠狠地摔在地上,她趴在地上半天没动。

男孩们玩够了,结伴从夏彤身边走过,一边走还一边回头笑话她。

夏彤有些失望地看着曲蔚然和班上第二高的女生走进教室,坐在了第一组最后一排,而自己却被老师安排到了最后一组的最后一排,在这个小小的教室里,他们居然隔着最远的距离。

“林合小院。”

虽然她一直知道曲蔚然是个很好的人,经常能看见他帮助班里的同学们,不管是多麻烦的事情,只要有人请他帮忙,他都会微笑着一口答应。

孩子们的声音很纯净、很嘹亮,谁也不懂这些干净的声音,就像是最尖锐的刀子,直直地捅着夏彤的心脏,让她恨不得立刻找个地缝钻进去,这样,她就不用被马路上那么多同学好奇地看着了,她也不用被家长指指点点的,当作教育范材。

要是,要是能和他说句99lib•net话多好呀。

只见橘色的夕阳下,那漂亮男孩笔直地站在她面前,歪着头,轻轻地笑着,如墨一般的眼眸倒映出她的身影,让她有一瞬间的恍惚。

“哈哈哈,留级生就是笨,连走路也走不来。”

来了!

他微微眯起眼睛,未语先笑。

夏彤一点也不怕路远天黑,她最怕的是……

而也是这个眼神,让从一旁路过的男生停住脚步。夏彤站了起来,看了一眼掉在一边的书包,走两步上前,弯腰去捡,可有一只手比她还要快,在她还没碰到书包前,已经将它捡起,递到她面前,夏彤抬起眼看他。

她也好想和他们一起玩,可留级生这个名号真的很不光彩,每次一出教室,总会有几个以前班上的同学在她身后大叫:“留级生,留级生,夏彤是个留级生。”

他们的声音越来越远,可他们嘲笑的话语不管离得多么远,夏彤奇迹般地都听见了。

夏彤虽然也偷偷幻想过,曲蔚然会帮助她,可没想过,他会这么热情体贴。

夏彤总是在大家飞奔出教室后,才慢慢地走出教室,站在教室门口,看着操场上玩得开心的孩子们。

曲蔚然在班上人缘极好,不管男生女生都喜欢和他玩,一到下课,孩子们迫不及待地冲出外面去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群体,受欢迎的孩子,会受到所有群体的邀约,请他一起玩,不受欢迎的孩子,不管哪一个群体,都不会收留他。

夏彤呆呆地看着他,只见他半跪在自己的身前,夏彤连呼吸都不敢,她真觉得,这时的曲蔚然,美好得就像梦里的天使,只要她轻轻一眨眼睛,他就会消失不见了。

“哎,我家也住那边,怪不得我总觉得你眼熟呢。”

夏彤安静地趴在地上,大大的眼睛漠然地睁着,这一次,她没有哭,也没有像平时一样责怪自己没用。

“哈哈哈哈,白痴。”

“一起……上下学啊……”夏彤低下头,轻轻地重复着他的话,嘴角轻轻抿起,忽然觉得腿上的伤口一点也不疼了,一点都不。

“不会的啦。”夏彤连忙摆手,简直有些受宠若惊了。

夏彤却摇摇头,双手撑着地面,强迫自己忽略膝盖上的疼痛,咬着嘴唇自己站了起来。

夏彤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这才发现她右腿膝盖跌了很大一个口子,鲜血慢慢地从伤口上往下流,温热的鲜血滑过小腿,落入脚踝,染红了白色的袜子。

夏天的清晨,透着淡淡的青草香,小道的两边开满了不知名的白色小花,夏彤在小道上来回走着,掐了一朵小花,在手中不停地转动。

夏彤这辈子都忘不了,在她觉得自己被全世界抛弃的时候,有一个男孩和她说:以后我们一起上下学吧。

“是啊,正好顺路呢,以后我们一起上下学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