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章 请带我去天之涯海之角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章 请带我去天之涯海之角

深秋的夜晚冷得有些刺骨,已近凌晨,青晨区的街道上连一辆车也没有,偶尔才能看见远远的车灯照过来,一闪便消失不见了,空荡的马路上,秋风刮起,地上的白色塑料袋顺着马路乱飞。路灯的尽头,两道黑色的身影缓步走来,走在前面的少年个子很高,他双手插在口袋里,微微低着头,夜风将他的刘海吹得往后飘起,露出饱满的额头,他的身后跟着一个个子比他小的女生,双手缩在衣袖里,手臂紧紧地抱着自己的身体,想将不多的体温留在身上。

忽然巷子里蹿出两只野狗,从女生脚下跑过,女生吓得惊叫一声,野狗也被她的声音吓到,对着她连声叫了起来,瞬间街道上传出一阵阵狗叫声。

女生被野狗拦住去路,吓得动也不敢动,高个少年转过身来,伸手,将女生拉到身边,抬脚将一直对着他们乱叫的野狗全部赶走。

曲蔚然摇摇头:“没有。”

到了售票厅,看着售票厅墙上挂着的巨大电子屏幕,夏彤有些茫然了,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那天,夏彤捧着曲蔚然为她端来的水,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饮着,开水带着有些烫的温度,用力地烫进她的心里。

火车站的广播里传来僵硬的女人声音,坐在座位上打瞌睡的人们,连忙拿起自己的行李站起来,夏彤推了推曲蔚然,低声叫:“火车来了。”

“云南这么大你去哪儿啊?”卖票的女人漠然地看着电脑屏幕,眼都没抬。

“K1452次列车开始检票,请旅客们带好您的行李检票进站。”

可站台上的人根本不可能听见,背对着她的身影离她越来越远,夏彤顺着火车的车厢往后跑着,一直一直跑到火车完全离开站台,她才绝望地停下来,哭着跪倒在车厢中,轻轻地抽噎:“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

“你老家在哪个省呢?”

“哦……”

曲蔚然闭着的眼睛慢慢睁开,将眼镜戴上,把走了两步的夏彤拉回来坐下,站起身来俯视着她道:“我去吧,回来你别倒杯水还走丢了。”

“夏彤,你真胆小。”少年赶完狗后,取笑地看着女生说。

“从昆明转车,今天凌晨三点过十分有车,硬座普快,八十六元一张,要几张?”售票员手指飞快地在电脑上查票。

曲蔚然趴在窗口问:“多久能到?”

其实在坐火车的二十几个小时里,他几乎没吃东西,因为火车上的东西贵得吓人,两人的钱又不多,不敢乱花,所以没在火车上买任何食物。夏彤有的时候会趁着旅客下车的时候,捡旅客们吃了一半又懒得带走的食物来吃,当然,她每次捡到干净的食物都会先给曲蔚然,可曲蔚然总是微笑地摇着头,夏彤知道他性格高傲,宁愿饿着,也不愿意吃捡的东西。

夏彤担心地问:“怎么办?”

“不买票?”夏彤奇怪地问。

曲蔚然闭上眼睛,将眼镜拿下来,揉揉鼻梁,摇着头道:“我不渴。”

夏彤难为情地咬咬嘴唇,觉得自己太笨了,老是出状况,曲蔚然会不会觉得自己很笨很麻烦呢?

夏彤不好意思地低下头,不再辩解,安静地跟在少年身边,走着走着,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发现,他的手依然牵着她的……

“别可是了,你先上去,就在这节车厢等我,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曲蔚然放下手,看着前方发呆,眼神不经意地寻找着那对父子,只可惜他们早就已经消失在人海中了。

“你别担心我,我肯定能上去。”

“嫌脏?”

他们走了五六节车厢,才找到一个空位,男孩不愿意坐,让给女孩坐,女孩也不愿意坐,固执地站在车厢中,最后那座位两个人都没坐,女孩捡了旅客看过的报纸,铺在车厢的门口处,那边有足够的位置打地铺,女孩将男孩坐的地方多铺了两层报纸,然后坐在报纸少的一边,靠着车厢的铁皮,仰着头望着男孩笑。

说牵,其实也不对,她的手整个地被衣袖包住,而他只是紧紧地拉着她的手腕,像是怕她跟丢了一样,拉着她往前走。

“不记得。”

夏彤使劲点点头,两个瘦弱的身体随着人流一点一点地往检票口走,检票口很小,用铁栏拦住,只留下只够两人并排通行的缺口,检票员站在缺口的右边接过旅客的票用小剪刀在上面剪一个小洞,有的旅客急着上车,只是把票拿在手里,直接走了进去,检票员也没有追着他要,曲蔚然拉着夏彤趁着检票员检票的时候,迅速从左边的缺口穿过,然后笔直地往站台里面跑,两人一直跑到地下通道才停下来,夏彤捂着胸口直喘气,曲蔚然也深呼吸了几下,两个人相视一看,眼里都带着小小的兴奋。

可是,可是妈妈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他给她这么一大杯水,而且还是滚烫滚烫的开水……

到昆明的时候是凌晨五点,下了火车,两个人又一次夹在人流中,走出了检票口。昆明的天气明显比青晨区冷很多,夏彤一下火车双腿就冷得打抖,曲蔚然也好不到哪里去,一向很注意形象的他,也把衣领竖了起来,下巴微微缩在里面。

“可是……可是……”

曲蔚然转头望着夏彤,夏彤用力地想想,然后说:“灌南。”

曲蔚然看着看着,叠在膝盖上的双手,轻轻地握紧,握得很紧很紧,紧到指甲都掐进了肉里。

“我……我哪有这么笨?”夏彤不满地鼓着嘴瞪他。

夏彤的脸更红了,慌忙低下头来,纠结地吃着苹果。

曲蔚然掏了掏口袋,口袋里还有三百来块钱,这些钱还是母亲给的,每次疯子打了他,母亲就会内疚地塞一些钱在他口袋。

曲蔚然微微垂下眼,松开抓住夏彤的手说:“等下我引开检票员的注意,你抓住机会上车。”

“对不起对不起……”夏彤低着头,一个劲地道歉,忽然她的手腕一紧,一股力量将她往前一拉,她抬头看去,只见曲蔚然一把将她拉到前面,头也不回地笔直往前走,完全无视那个在身后叫嚣的妇女。

夏彤的心脏因为紧张一直扑通扑通地跳着,她拍着胸口,想走到车厢门口向下看,可不时走上火车的旅客却将她挤向一边,厚重的行李不时地从她身上擦过,不得已,她只能贴着墙壁站在过道上,将空间让出来给大家通过。

吃完阳春面,身上暖暖的,僵硬的手指也热了起来,夏彤端着面碗,握着碗上的余温,眯着眼睛看着面店外面,清冷的早晨,火车站广场的人匆忙地来来往往,两人又在店里坐了一会儿,天色渐渐亮了起来,曲蔚然一边从口袋掏出钱付给老板,一边向他打听怎么去灌南。

车厢的窗口上,映出两个人的身影,男孩抬着头,双手插在口袋里大步地往前走着,男孩后背的衣服被拉得鼓起来,女孩安静地跟在他后面,低着头,手中紧紧地拽着他的衣尾。

夏彤紧绷的身体,无力地松软下来,她知道,他不想自己可怜他、同情他,他不想让自己看到他的脆弱,他就是这样一个人,骄傲又固执,善良又矛盾,他就是这样一个人!

曲蔚然轻轻皱着眉头,一脸忧伤,似乎在求助什么,检票员认真地听着他说话,用力地思索着,想为他提供线索,夏彤趁着这个时机,从检票员身后快速地上了火车,她上火车的时候,一直看着曲蔚然,曲蔚然也偷偷地瞄着她,当她跨上火车的那一刻,夏彤似乎看见他的眼睛微微亮了下,就连脸上悲伤的表情,都快装不下去了。

凌晨五点的天色还是黑漆漆的,火车站外面已经有卖早饭的小摊了,曲蔚然挑了一家能遮风的面店进去了,两人一人点了一碗阳春面,夏彤很体贴地找了一次性杯子,倒了两杯开水,一人拿着一杯暖手。

“走吧。”曲蔚然拉紧夏彤走过通道,登上火车站台,车厢一节一节地伸展到远方,每一节车厢的门口都站着一个列车员,上车的乘客排着有些混乱的队伍,一个个地将票递给列车员看过之后才走上火车。

第二天清晨,两人坐上开往灌南的汽车,夏彤在汽车上吐了,早上吃的馄饨面变成很恶心的黏稠物吐在了汽车上,车上的乘客用细小的声音抱怨着空气里馊馊的味道,夏彤内疚地低着头,不安地绞着手指,曲蔚然打开窗户,让冷风透进来,吹散车内难闻的气味,又转身温文有礼地找后面的旅客要来看过的报纸,轻轻地盖在呕吐物上面,一连盖了好几层,直到报纸上没有渗透出湿迹。

夏彤有些脸红,支支吾吾地辩解道:“太黑了,我看不见,它们忽然跑出来……其实我不怕狗……”

去淮阴的票三十八元一张,汽车没办法逃票,曲蔚然乖乖地买了两张票,看着口袋里为数不多的钞票,他心里也有些没底,从淮阴到灌南的车票,也不知道要多少钱,要是路费不够可怎么办。

如果……他能再幸福一些,那有多好啊。

“你吃吧,你吃吧,别省给我。”

走了很久之后,夏彤终于憋不住地问:“你会不会……觉得我很笨?”

夏彤的手偷偷地从衣袖里露出来一些,她有些想,有些想碰碰他,

www.99lib.net
哪怕只是碰碰他手上的温度也行……

曲蔚然低下头,静默了一会儿,轻声说:“其实,小时候他很疼我,对我很好。我要什么,他就给买什么。不管是多过分的要求,他都会笑着答应我。”

“跟我来就是了。”曲蔚然拉着夏彤,直接到了候车厅,那时已经凌晨一点多了,候车室的人们都打着瞌睡,疲惫不堪地等着夜车。

“对不起就完了啊?我行李摔坏了可怎么办!”

夏彤连忙站起来跟上,抬手擦掉脸上的泪水,小步地跟在曲蔚然身后,伸出手,偷偷地拽住他身后的衣尾,曲蔚然身子顿了下,没有甩开她,而是装着不知道的样子,继续往前走。

曲蔚然说到这,低着头苦笑一下:“妈妈高兴坏了,他也高兴,他说,只要我一直一直考第一名,就是他最好的药,他会为了我一直保持清醒……”

“那……怎么办?”

曲蔚然笑,将苹果递给夏彤,微笑地坐在她边上看着她吃,夏彤有些不好意思地捧着苹果,红着脸,小口小口地咬着,非常非常地不好意思,他会不会觉得自己很馋嘴啊!好丢人!可是……可是……这是他咬过的苹果耶……

“你还记得你回家的路吗?”

男孩也扬起嘴角,温雅地望着她,转身坐在了她边上,冰冷的火车铁皮,透着风的火车门,散发着异味的厕所,还有人不时地走到这里抽烟,可就是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两个孩子居然相依相偎地睡着了。

夏彤用力地看着站台,站台昏黄的灯光下,有人影快速掠过,有一道人影和曲蔚然一样穿着白色的外套,高瘦的身影半隐在梁柱后面,夏彤连忙往后跑两步,盯着站台上的人影使劲看着,越看越觉得他像曲蔚然,夏彤急红了眼睛,哭着喊:“曲蔚然!曲蔚然!”

夏彤一惊,连忙又把手指缩回衣袖里,抬头看着前面,只见青晨区的火车站屹立在前方,和四周的昏黄灯光不同,火车站里灯火通明的,像是热闹才刚刚开始一样。

可少年忽然停了下来,抬手,推了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轻笑着转头望着夏彤说:“到了。”

“有一次,他发病,又在家里砸东西,我放学回来,我和他说:爸爸,我考了全班第一,然后,他忽然就清醒了。”

等人上完的时候,已经过了好久,夏彤才跑到火车门口往下看,站台上只有检票员孤零零地站着,夏彤的心猛地一紧,身子探了出来,扶着火车门口使劲往外看着,可忽然一声长鸣,吓她一跳,检票员走上火车,将她推到火车里:“开车了,往里站一点。”

她忽然想起曲蔚然说的那句话,他说,让她不要对他太好……

在这种环境下,他甚至觉得……安全。

“曲蔚然,你坐过火车吗?”夏彤转头问。

曲蔚然缓缓闭上眼睛,低下头来,眼镜片的反光让人看不清他的眼神,只是那么落寞的身影,让夏彤紧紧咬住嘴唇,当她想动、想说话、想安慰他的时候,曲蔚然却抬手按住她,将她按在自己的肩膀上,低声说:“睡着的人,别说话。”

曲蔚然低下头,轻轻地笑了,满眼温柔:“你又想偷听了?”

曲蔚然带着夏彤找了两个空位坐了下来,候车厅比外面暖和多了,夏彤松了一口气,将缩起来的手拿出来,看了眼远处的免费提供热水的地方,转头问:“你渴吗?我去倒点热水给你喝。”

曲蔚然垂下眼,没答话,转身,拉着夏彤走了。

“所以,你有什么不开心的,就说出来吧,我什么也听不见。”

曲蔚然笑,抬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长发,轻声说:“睡吧。”

“那你呢?”

曲蔚然架起腿,将双手叠在膝盖上,身子靠在椅背上,尽量挺直,他安静地看着来来往往的人,不远处有卖食品的柜台,一对父子正站在那边,父亲拉着儿子走,可儿子像看上了什么好吃的食物,哭着不肯走,拉着父亲的手,赖在地上吵闹着,父亲呵斥了几声,儿子还是在哭,父亲抬手装着要打的样子,儿子哭得更大声了,父亲无奈,最终妥协了,买了一根火腿肠,儿子接过火腿肠,脸上还挂着眼泪、鼻涕,胜利地笑着。父亲板着脸骂着什么,双手却温柔地将儿子抱起,抬手用自己的衣袖将儿子脸上的泪水擦干,动作是那么轻柔与珍惜。

一天一夜的旅程,像是永远到不了头一般,可一眨眼,又已经到了昆明。

夏彤吃东西总是很快,曲蔚然的苹果还剩一半的时候,她已经吃完了,可怜兮兮地将苹果啃得只剩下薄薄的核,透明得都能看见里面的苹果籽。

“走吧!”少年用力地拉起夏彤,有些迫不及待地往火车站跑去。

女人不等曲蔚然重复,直接说:“没有直达车。”

老板说,他们必须先坐很久的汽车到淮阴,然后再转很久的汽车才能到灌南。

公交车站牌离火车站广场不远,两人没走多长时间就到了,汽车站离火车站只有一站路,曲蔚然看了眼已经疲惫到不行的夏彤,还是决定花两块钱坐公交车去了。

“那……我们就去云南吧。”曲蔚然低下头来,眉眼弯弯地望着夏彤,语气里带着小小的兴奋。

夏彤偷偷地抬起眼,看着走在她右边的少年,他清俊的脸上有些疲色,可嘴角挂着她熟悉的笑容,他穿得比她还要单薄,却不像她一样全身缩得紧紧的,而是笔直地站在夜风中,一如平日那般挺拔俊朗。

“买了我们吃什么、喝什么?”

“不怕?不怕还吓得不敢动?”

夏彤被他骂得愣住,双眼轻轻地眨了下,也不知道为什么,忽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可是……”

两人走出面店的时候,天色已经微微亮了起来,曲蔚然信步走在前面,他的速度并不快,只是腿很长,夏彤走着走着就落到了他后面。夏彤见曲蔚然已经离她有好几米远了,连忙小步往前跑去,正好这时有人拖着大包小包的行李从他们中间的空隙插过,两人撞在一起,巨大的行李碰撞在夏彤身上,夏彤被撞得往后退了两步,大行李箱上的小包落了下来,拖行李的中年妇女回过头来,一脸不爽地骂:“你这丫头走路不看路的啊,挡在中间干什么啊!”

“真的?”

“我也想,有一天,他的病能好……”

“嗯。”夏彤柔顺地答应,只是明亮的双眼依然睁着。

候车室里,人声、广播声嘈杂地交织在一起,明明是很混乱的环境,曲蔚然却觉得喜欢,喜欢这里的乱,喜欢这里的陌生,喜欢这里的喧闹。

“可是我不想吃了,”曲蔚然一脸困扰地望着苹果,“丢掉又可惜……”

夏彤看见他难得的笑容,实在不想打击他,可还是忍不住问:“可是……我们有钱买车票吗?”

淮阴汽车站外的街头有些乱,小摊贩占据了主干道的两边,杂乱的人群发出让人头疼的吵闹声,两人在四周逛了逛,曲蔚然买了两个青苹果,一人一个,在身上擦一擦,便坐在路边的台阶上吃,一边吃,一边看着人来人往。

没一会儿满满一大碗面端了上来,曲蔚然拿起筷子不紧不慢地吃着,夏彤却饿急了,挑了一大块面条,啊呜啊呜地吃着,她一边吃一边看着曲蔚然,心里忍不住暗暗佩服他,都饿成这样了,还能吃得这么优雅!

曲蔚然笑着耸肩,也不和她争论,抬腿穿越人群,夏彤坐在位置上,双手撑着椅子,脖子仰得长长的,目光紧紧地盯着曲蔚然。其实,即使她不这么盯着他也不会消失在人群的,曲蔚然身上有一种气质,像是带着光一般,到哪儿都那么闪眼,夏彤的双脚不自觉地开始摆动起来,嘴角也带着淡淡的笑容。她看着曲蔚然走到免费倒水的地方,低着头四处找了找,像是没找到需要的东西一般,好看的眉头轻轻地皱起来,他停了一下,转身走到候车厅里的小卖部去,轻轻地歪着头,对着卖东西的大妈微微张了一下嘴,也不知说了什么,大妈满面笑容地转过身去,不一会儿,便递给他一个玻璃杯,曲蔚然笑着道谢,动作优雅、温文有礼,大妈的笑容更深了,很开心地又从口袋里翻出几块饼干给他,曲蔚然笑着接受了,转身又回到接水的地方,先将杯子烫了烫,然后倒了半杯热水,端着往回走。

夏彤猛地回头,只见曲蔚然站在离她几步远的地方,一手插着口袋,一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着她说:“走啦,去找座位坐。”说完,他率先转身,往下一节车厢走。

曲蔚然抬起头,看向不远处,夏彤低着头坐在板凳上,头一点一点的,像是已经睡着了,他忍不住扬起嘴角,微笑地走过去,轻轻地坐在她边上,夏彤没有醒,头东歪一下,西歪一下,最后靠在了曲蔚然的肩膀上,曲蔚然抬了下眼,坐直身体,想让她靠得更舒服一些。

“云南。”

夏彤揉揉有些犯困的眼睛,抬起头来望着曲蔚然,曲蔚然的脸色也有一丝疲倦,他伸手将竖起的衣领放下,站起来轻声问:“很累吧?”

夏彤还是有些担心,可看见曲蔚然充满信心的眼神,便也真躲了下来,用力地点了下头。曲蔚然整理了下衣服,用力地握了下她的手,然后放开她。夏彤看着空空的手,忽然觉得全身的温度都随着他的抽离而离开了。

曲蔚然接过老板找的零钱,忍不住挑眉道:“还真远。”

“完全受不了你。”身后的声音带着一点点不耐烦,却又如此熟悉!

“愿意认命。”

夏彤捧着水杯,偷偷地看了眼曲蔚然,他轻轻地打着瞌睡,漂亮的头颅一点一点的,眼镜悬挂在鼻梁上,清俊的脸庞因为熟睡,染上了一点点稚嫩,这时的他,才更像一个十四岁的少年……

夏彤早早地站起来,生怕烫到他似的,往外迎了好几步,双手高高地抬着,想去接他手中的水杯,却被曲蔚然躲过,低声道:“笨蛋,烫啊。”

曲蔚然看着她的样子,忍不住笑笑,抬起手,揉乱了夏彤头顶上的头发:“走吧。”

“还知道自己笨,说明你没有笨到无可救药。”

“不是!”夏彤的手摆得更快了,“这是你的,我的吃完了,我吃一个就够了。”

“怎么了?”靠在他肩上的夏彤,这时迷迷糊糊地醒来,看着全身绷紧的曲蔚然,有些不知所措地问着。

呵呵,他居然戴这么深的度数呢,夏彤吐了吐舌头,拿下眼镜握在手里。仰起头,靠在车身上,望着窗外的天空,白云朵朵,湛蓝一片。

夏彤一听这话,猛地愣住,铁门关上的声音将她震醒,她猛地回过身来,双手紧紧地贴着火车的玻璃,使劲地往外看,火车缓缓地开动,站台上的建筑物一点一点地往后退,怎么办?曲蔚然呢?他上来了吗?还是没上来?

夏彤郁闷地嘟起嘴,曲蔚然转过头,微笑地眯着眼:“笨就笨点,反正跟着我就行了。”

夏彤傻傻地望着曲蔚然,心扑通扑通地乱跳,她真的觉得他好温柔,他的轮廓俊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他的每个动作都优雅从容,曲蔚然,真是这个世间最完美的少年。

“嗯?”

曲蔚然挑挑眉毛,转头笑:“不会。”

曲蔚然的脸上依然挂着笑容,只是这笑容越来越苦:“其实……我从来不讨厌他。”

“苹果又不是什么好东西,有什么好省的?”

他们在街边坐了很久,没有像别的孩子一样,去凑任何热闹,只是站在热闹外,静静地看着,安静、淡然、与世无争。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