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四章 第一次被亲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四章 第一次被亲吻

上课的时候,同桌的严蕊一直偷吃着肉脯,夏彤看她吃得带劲,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右手受不住诱惑地一点点摸到桌子底下,艰难地撕了一小块肉脯,在老师转身的时候,迅速丢进嘴巴里。夏彤不敢用力地嚼,只抿着嘴巴瞪大眼睛看着讲台,嘴巴里肉脯的鲜味在味蕾中散开,味道比下课时候吃起来更好吃一些。

严蕊看见她也偷吃,对她挤眉弄眼一番,好像在问她:好吃吧?

夏彤抿着嘴巴笑,单手捂在鼻子下面,挡住嘴,低下头偷偷地嚼了几下。

“我才不要做小妾呢!”夏彤坚决不同意。

夏彤拿起英语书,遮住脸,将嘴巴里和着血味的肉脯使劲咽下去,然后用受伤的舌头朗读着英语课文,刚读两句,英语老师纠正了几次读音以后,皱着眉头叫她坐下。

曲宁远抬起脚,轻轻地走近她道:“今天心情很好吗。”曲宁远的声音很好听,带着一丝丝低沉和穿透人心的磁性。

“啊,不客气。”

曲宁远笑了笑,又靠近一些,小声问:“上次的肉脯好吃吗?”

曲蔚然眨了下眼,嘴角的笑容忽然消失殆尽,他抬起手,一把夺过夏彤手上的蛋糕,然后丢在地上,连着蛋糕盒子一起狠狠地踩碎,他的脚踩着已经扁掉的蛋糕盒,默默地抬眼,有些阴沉地盯着夏彤说:“你再吃他的东西,我就杀了你。懂了吗?”

“嗯。”夏彤低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扭着手指。

曲蔚然……

夏彤无语半晌,怎么抵抗也没用,最终只有从了她。从那之后,严蕊没事就喜欢对着夏彤耍流氓,非要讨夏彤做小妾,夏彤不肯,问:“为什么我是小妾,而不是正室呢?”

夏彤的嘴角越扬越高,她猜想着,他今天的动作,是代表喜欢她吗?是代表吃醋了吗?夏彤拿起被子,遮住脸,兴奋地在床上打滚,反正不管是代表什么意思,她都好高兴哦。

夏彤一边跑一边笑,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变得很轻,轻得像是回到了小时候,跟着小表哥一起抓鱼、打鸟,跟着妈妈上镇上赶集时那样轻,好像稍稍一蹦,整个人都要飞起来了一般快乐。

“啧,脸这么烫,是不是那个帅哥和你告白了?”严蕊小声问。

“那蛋糕就当谢礼好了。”曲宁远笑眯了眼。

“包装都拆了。”曲宁远一边说一边后退,“好啦,就麻烦你帮我把它吃掉吧。”

曲宁远将蛋糕又往前伸了伸,夏彤双手接过,抬起眼,看着他一脸期待的眼神,脑中又想起严蕊的话,心脏怦怦地直跳起来。曲宁远伸出手,就着夏彤拿蛋糕的手,轻轻解开红色的丝带,将蛋糕盒盖子打开,形状漂亮的水果蛋糕出现在夏彤眼前,曲宁远拿起小叉子,粘了一些奶油,轻轻地送到夏彤嘴边,夏彤微微让开,一手捧着蛋糕,一手接过小叉子,将奶油送进嘴里。

夏彤苦着脸,实在是想不明白曲宁远到底在干什么,总是找各种东西给她吃,她都快不好意思了,难道真的像严蕊说的那样,他想追她?

有的时候,夏彤都跑开好久了,他还站在那儿,夕阳的余晖遥遥地照着他,他抬着眼,安静地望着她消失的地方,心里抱着小小的期待,也许她会转头回来。

曲蔚然缓缓地靠近她,在她额头轻轻地落下一个吻,夸奖道:“乖女孩。”

“好啦,好啦,我告诉你。”夏彤现在也急需要一个倾诉的对象,刚才的事,让她开心的表情从眼角眉梢流露出来。

夏彤脸更红了,伸手将严蕊的手拿掉,低声道:“干吗呀?”

“啊……”夏彤看着蛋糕,想拒绝却又说不出拒绝的话。

夏彤不由自主地点头。

“妞,你就从了我吧。”

夏彤回身一看,只见曲蔚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里了,他还和从前一样,清俊的脸上带着一丝温柔的笑容,只是那深深的双眸藏在眼镜片下,让人看不清情绪。

曲蔚然在夏彤脑海里,一点一点地长大,小时候的他,温雅善良,是个对谁都很好的孩子,长大后,他变得忧郁淡漠,甚至有些阴深古怪,再也不愿隐藏眼里的锋利与冰冷。可不管什么时候的他,都充满了让人不可抗拒的魅力。

“你到底喜欢她什么?”曲宁远的朋友问。

那天晚上,夏彤失眠得厉害,闭上眼睛想到的就是曲蔚然,睁开眼睛想到的还是曲蔚然,想小时候的曲蔚然,想初中时的曲蔚然,还有想现在的曲蔚然。

“就这样,你就高兴成这样啊。”

“我就吃了一点点,看不出来的。”

夏彤羞红了脸,低着头不说话,严蕊咧着嘴没心没肺地坐在一边嘲笑她,夏彤瞥过眼,用劲地瞪她一下,严蕊被瞪得更开心了,伸出手摸着夏彤的大腿,一副心情很好的样子。

忽然,身上被人压住,夏彤拿开被子,睁眼看去,只见严蕊压在她身上,伸手拽了她的脸颊一下。

“你是猫吗?”

曲宁远像是没听到她的拒绝一般,从书包里拿出一盒包装精美的蛋糕:“过几天是我妈妈生日,我想给她订一个最好吃的蛋糕,这是店家推荐我买的品种,我不喜欢吃甜的,你能帮我尝尝味道吗?”

热闹的女生宿舍里,几个要好的女生坐在一起,聊着天,吃着瓜子,夏彤从外面回来,女生们看了她一眼,没一个搭理她的,继续谈笑着。

“他……他还……还亲了我一下……”说完,脸又红得快冒烟了一样。

“没事啦,反正我又不吃甜食,再说你都吃过了,我又不能送给别人吃了。”

“哇……居然亲耳朵?”

“要的,要的。来嘛!”说完,一脸贱样地又往夏彤身上扑,夏彤尖叫地跑开,严蕊追了上去,两个人打打闹闹地往教室外跑。

“我才不要嘞。”

夏彤在床上使劲地扭了两下,打了两个滚,啊啊,真是羞死人了……

“夏彤。”老师忽然叫到她的名字。

“你不知道啊?耳朵,是女人最敏感的部位之一哦。”严蕊挑了挑眉,继续说,“你那个喜欢的人啊,真是好坏哟!”

“是吗?那我就选这种蛋糕好了。”曲宁远好像很开心,望着夏彤继续说,“谢谢你帮我尝味道。”

曲蔚然靠近她,两个人的距离只剩下半步远,夏彤忽然发现,曲蔚然好像又长高了,她现在的个子,只能抵着他的肩膀。

夏彤忍不住抬手,捂着刚才被亲吻的地方,感觉好烫好烫,耳朵好烫,脸好烫,全身都好烫。她一下扑到床上,将脸使劲地埋在枕头里,心脏到现在还在怦怦直跳,她闭上眼睛,好像又回到了刚才那一刻,高大的银杏树下,他的嘴唇轻轻靠近她的耳边的时候,她能听见他的呼吸,感觉到他柔软的嘴唇和滚烫的温度……

“你怎么都不看着我?”曲宁远的声音里带着小小的抱怨。

夏彤呆住,曲蔚然说了什么她也没听清楚,整个人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吻吓住了,白皙的脸颊猛地烧了起来,整个脑子像是死机了一般,只能听到嗡嗡的耳鸣声。

夏彤没由来地摇头撒谎:“不好吃。”

最终,严蕊还是在教学楼后面的花圃前抓住了她,死死地揽住她,不停地哈着她的痒,夏彤笑得都快坐到地上去了,严蕊忽然停手,望着前方笑:“哟,又有人送吃的来了。”

英语老师似乎没发现她的惨状,点头道:“你来读下课文。”

夏彤一听,连忙捂住耳朵,很不好意思地挪了挪身子:“你好重,下来啦。”

“那下次再给你买。”

她苦着脸站起来,无辜地望着英语老师。

曲宁远的朋友弄不明白,他不懂这么出色的曲宁远为什么这么千方百计地去讨好夏彤?他不觉得夏彤有什么好呀,说漂亮吧,没有上星期告白的校花一半漂亮,说性格吧,总是唯唯诺诺,一点个性也没有,到底哪里吸引住这个从小便被众星拱月一般的大少爷了呢?

是的,他也不知道。他不懂,他为什么会被就见过几次、毫不熟悉的女孩迷成这样,他下课的时候,去食堂吃饭的时候,总是在不经意间搜索她的影子,看到了,便会开心好一会儿,每次借故靠近她时,心里总是有一阵说不出的心悸,他觉得自己脸上的笑容都是僵硬的,而看不见的时候,总像是丢了什么东西一样,两眼茫然地在人群中一直找、一直找。

夏彤吓得牙齿一打战,一紧张咬到了舌头,疼得她五官皱成一团,眼泪直冒,嘴里一股血腥味。

“嗯。”

“嗯,”夏彤点头,“很好吃。”

夏彤算算时间,觉得已经过了很久了,探头又偷看了一眼外面,曲宁远单手插着口袋,半靠着一棵银杏树,因为是秋末,秋风一起,枯黄的银杏叶像下雨一样,一片片从树上飘落,落叶像是也被他淡雅的容貌所迷惑,流连地在他身边旋舞、旋舞……

“不用,不用了。”

夏彤缩回头,纠结地扒拉了下头发,在墙边躲着,等他离开,可曲宁远像是铁了心一样,一直站在外面等着。

“耳朵……”

“没有啊。”夏彤否认,脸颊更红了,像是为了证明什么一样迅速地看他一眼,可一看到他那对深邃的双眸,她又迅速地撇开视线。

“你不说我就不下来。”

严蕊摸着下巴笑:“爷喜欢你嘛,爷喜欢的都是小妾,正室那都是不受宠的。”

可是……可是,那一刻,她觉得全身好像都轻飘飘的,心脏都跳到麻痹了,那种感觉,真的好奇特。

“妞,给大爷摸摸。”严蕊一副流氓的样子,继续摸着夏彤的大腿。

“夏彤你搞什么?你是大舌头啊?发音没有一个是准的!”

这就是她喜欢的人啊,不管如何变化,总能轻易地诱她心神的人。

“然后呢?”

夏彤一边想,一边不自觉地用小叉子挖着蛋糕吃。

他最近一直在问自己,他是不是喜欢上她了?他从未喜欢过谁,更不知道喜欢的感觉,只是,每次看到她见到自己如蛇蝎的样子,他总是很失落,总想追上去问问她为什么,他只是喜欢她的眼睛,喜欢她那羞涩又有些胆怯的表情,他并没有恶意,只是心动来得这么突然,这种莫名其妙又排山倒海一般呼啸而来的心动感,让他不由自主地想靠近她,想对她好,想送很多很多东西给她,想给她幸福,甚至想天天和她在一起。

夏彤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尘,严蕊对夏彤好一番挤眉弄眼之后,识相地离开了。夏彤知道严蕊的意思,她用眼神在说:小样,有帅哥追你啊,回来吃的带一些给我。

夏彤抬起笑得快僵硬的脸看过去,只见曲宁远站在不远处看着她,对她微微地点了下头,很细微的一个动作,却显得那么优雅。

“然后就生气了,把那个男生给我的蛋糕给扔地上了,还踩扁了。”

哎呀,曲蔚然……

“嘿嘿……”夏彤咧着嘴巴傻笑。

夏彤握着书包带偷偷地躲在墙角,探出一个头悄悄往外看,曲宁远居然准确地抓住她的位置,漂亮的眼睛望着她,对她轻轻地笑,好像在说:我不急,你慢慢躲,我等你。

“呃?”夏彤不解。

夏彤总是很乖,曲蔚然的每一句话她都遵守着,从那天之后,夏彤一见到曲宁远掉头跑掉,如果跑不掉,就假装没看见一样躲起来,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向曲蔚然表明她坚定的立场,让他相信,只要是他要求她做的,她都会去做的。

“嗤。”严蕊低声笑,“亲哪儿了?”

严蕊一个翻身,睡在夏彤边上,拉过被子,盖在两人身上:“说吧。”

“耳……”

“追?”曲宁远低下头轻声重复这个字,眼神闪了闪,再抬起头来的时候,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般,温雅而坚定地笑着。

转眼,又是周末,夏彤整理好要带回家的书本,背上书包走出宿舍,远远地就看见等在树荫下的曲宁远。夏彤转身就往宿舍里面跑,曲宁远笑着看她,没说什么,依然在外面等着,几个周末回家的女生,从宿舍出来,眼神都偷偷地往他身上瞄去。

她觉得,她这一辈子,只会喜欢上一个人了。

要是自己被别人这样对待,一定会难过死的。

夏彤抓了抓头发,一步一步向他走去,心里想着,有什么话还是说清楚比较好吧。

夏彤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人家对你这么好,你却一句话不说的忽然不理人,还躲着别人,看见他还像看见瘟疫一般躲着。

夏彤微微抿了下嘴唇,考虑了半晌,慢慢地从藏身的墙壁后走出来,曲宁远一直注视着她所在的地方,看她出来,没有太多表情,只是笑容越发温柔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