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夏有乔木雅望天堂2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五章 忽如其来的变故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五章 忽如其来的变故

夏彤转头望去,只见曲蔚然拎着书包站在不远处,微微皱着眉头:“搞什么,都等你半小时了。”

“啊?”夏彤当然知道曲蔚然在等她,他们早就在开学的时候就约定好,每个星期都一起回家的。

“啊,对不起。”

夏彤想也没想地跑过去,将自己的手递给他。曲蔚然紧紧握住,拉着夏彤从曲宁远的身边走过,曲宁远漠然地看着他们俩,而曲蔚然却目不斜视,连眼角的余光都没有瞟向曲宁远。

曲蔚然淡定地瞟她一眼,猜到了她的想法,忍不住低笑一声。

曲蔚然笔直地看着前方,冷冷地“嗯”了一声。

“为什么?”夏彤心里偷偷地问,难道是因为我?哎呀,真不好意思,想着想着,开心得红了脸。

“什么意思?”夏彤诧异地睁大眼睛,艰难地问,“难道,你的有钱爸爸,就是曲宁远的爸爸吗?”

曲蔚然瞅着她,一副不相信的样子。

“为什么讨厌他啊?”夏彤继续问。

“放他自由,我和我妈才不太好。”曲蔚然耸耸肩,淡定地说,“况且,我现在都住校,把他锁起来,是怕他伤了其他人。而且,他清醒的时候自己也愿意的。”

“他有清醒的时候吗?”

“你不怕吗?”家里养着这么可怕的病人,他难道从来就不怕吗?

“因为……”曲蔚然垂下眼答,“我们同父不同命。”

“嗯。”夏彤将书包放在曲蔚然的书包边上,自己也坐了下来。

“没。”

曲蔚然转身,对她伸出手:“快点。”

原来……

连续的两个不错,便让夏彤心花怒放,她真的好高兴好高兴,那天父亲抬起手轻轻地揉了揉她的头顶:“还要继续努力,争取下次考得更好一点。”

夏彤使劲点头。

曲蔚然转身打开家门,夏彤跟在后面,房间的格局还和从前一样,没什么变化,只是一个月没回来的家,看上去已经蒙了些灰尘。

曲蔚然收回眼神:“嗯。”

她想,他一定会为她高兴吧,会揉着她的头发,露出倾城的笑颜,用好听的声音说:“啊,这样啊,真好。”

那天,夏彤真的高兴坏了,一路小跑着去向曲蔚然报喜,她想告诉他,曲蔚然,我考进重点班了;她想告诉他,我们以后又能在一个教室了;她想告诉他,我和你一样,我一点也不恨我爸爸……一点也不。

“好啦。”曲蔚然拉住她,“到我家玩一会儿吧。”

“很可怕?”曲蔚然轻笑地问。

她忽然不恨爸爸了,一点也不恨了。原来,只要那么简单的动作和语言,便能消除她心中那多年的怨恨。原来,她从来没有恨过爸爸,从来没有。

曲妈妈全身是血地倒在地上,疯子的手上拿着可怕的老虎钳,一下一下地捶着那个可怜的女人,老虎钳上沾满了鲜血……

一个生活在天堂,一个置身于地狱。

“可是这样……我总觉得这样……”

一向柔弱的夏彤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毫不退缩地又扑了上去,使劲地抱着疯子的胳膊,又是拉扯又是撕咬,拼了命一样地拦着他,不让他靠近曲蔚然:“曲蔚然,你快跑,快跑啊!”

曲蔚然严肃的面孔再也板不住了,哧地笑出声。

夏彤心里一阵发毛,颤抖地往后退了些。

夏彤忍不住握紧曲蔚然的手,想将力量传给他一样,想告诉他,喂,别难过,你看你旁边还有一个比你更倒霉的呢。

夏彤红了脸,习惯性地绞着手指,支支吾吾地老实回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跟着你了。”

夏彤大声叫着,可发了狂的精神病人力气是那么大,他一只手就把夏彤掀翻在地上,地上的花瓶碎片划破夏彤的后背、手臂、小腿,鲜血瞬间从各个伤口中流了出来,夏彤疼得爬不起来,眼见疯子压了上来,粗暴的拳头和着沉重的老虎钳毫不留情地敲了下来,夏彤抬着胳膊挡着,骨头断裂的声音,无边无际的疼痛,让她哭喊了起来,这一刻,她觉得,她真的会被打死!

十七岁那年夏天,夏彤终于凭自己的努力在高二分班考试时,以全年级第三十三名的成绩考进了理科重点班。那天,她很开心,真的很开心,她第一次证明了自己是个聪明孩子,至少,她的成绩单上再也不是红彤彤的一片了,当她把排名表和成绩单拿给父亲看的时候,那个对自己一向严苛疏远的男人,竟然也微微笑了起来,一边看着成绩单,一边点头:“嗯,不错,不错。”

“不会有事的。”曲蔚然轻轻地拍着她的背,一下一下地柔声安慰。

“笑什么?”

“你好像……很讨厌他?”夏彤抬头望他,用轻轻软软的声音问。

其实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的,你越怕什么,什么就越来找你。

“我觉得……是不是应该送医院比较好?”

夏彤还想再问些什么,可曲蔚然一副不想再谈的样子,让她自觉地退了回来,回家的路上曲蔚然都没说话,他不说话,夏彤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安静地待在他身边,汽车摇晃着将他们送到熟悉的车站,穿过前面的马路,沿着小路走,就是他们住的四合院了。

当地狱里的曲蔚然没有人可以对比的时候,也许并不觉得地狱有多么痛苦,自己有多么可怜,可曲宁远的出现,却打破了他心里的平静,他忽然发现,命运对他是多么苛刻,它给了曲宁远一切,却一点也不肯施舍给他。

曲蔚然问:“你不是回家了吗?跟着我干吗?”

夏彤的脸更红了,连忙转身就跑:“我回家了。”

夏彤转头看了眼曲蔚然的侧脸,怪不得,他们长得这么像啊……

夏彤好奇地站起来,走到房间门口,轻轻地推开木门,忽然一个男人往她这边扑来,夏彤吓得尖叫一声,腿一软就坐到了地上。

“我妈妈舍不得,怕见不到他,也怕他吃苦。”

曲妈妈睁着已经迷离的双眼,双手死死地抱住疯子的脚,虚弱地望着身后叫:“然然……然然……快跑,快跑……快跑……”说着说着,语气越来越轻,双手慢慢地垂了下来,再也没有了声音。

曲宁远轻轻地握紧双手,曲蔚然微微地歪头,在转弯的时候,不经意地回头瞄了一眼曲宁远,眼神里带着一丝轻蔑与深深的厌恶。

夏彤小心地问:“这样捆着他不太好吧?”

夏彤想着想着,脚步越发快了起来,欢快地蹦下楼梯,飞奔过小院,拐过走廊,不远处,便是曲蔚然的家,她开心地跑过去。忽然,可怕的尖叫声震破了她的耳膜,夏彤一听声音,是曲妈妈的声音,她脸上的笑容立刻冷了下来,不安的预感猛烈地敲打着她的心脏。夏彤急急忙忙地推开门,刚进门,远远地就发现捆着疯子的房门大大地敞开着,疯子脚上和手上的铁链被扔在地上,那个被困了一年有余的疯子,像是刚得到自由的猛兽一般,疯狂地撕裂着眼前的活物……

曲蔚然说这句话的时候,声音很轻,语气很淡。

老天真是不公平,他们两个有着一样出色的外表、一样优秀的品质,甚至流着一样的血液,可……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进九九藏书网四合院,夏彤说了声拜拜,曲蔚然点了下头,步伐没停地继续往前走,走到家门口,忽然觉得身后有人跟着他,他一回头,只见夏彤背着书包,用大眼睛瞅着他,见他回过头来,连忙露出一个怯怯的笑容。

曲蔚然摇摇头:“很久没有清醒过了,以前他还能叫出我的名字,现在连我的名字都忘了。”

夏彤的腿有些发抖:“你们就这样锁着他?”

隔着木门,夏彤又听见那瘆人的铁链声,和男人不知所云的低语声,她狠狠地咽了下口水。

“嗯……”夏彤低着头,“那个,我,我新教的课程有好多不会……”

“吓着你了?”曲蔚然伸手,将夏彤扶起来。

曲蔚然像是感觉到一般,低着头轻轻笑了。

忽然,她听到身后的房间里好像有铁链碰撞的声音,一下一下的,还夹杂着男人的说话声。

习惯?

男人很开心地拍着手,捆在手上和脚上的铁链哗啦哗啦地响着,眼神怪异地盯着夏彤看,嘴里咕噜咕噜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看人的眼神很可怕很可怕,好像极度饥饿的人盯着久违的美食一般。

“嗯。”

那血直直地喷在夏彤脸上,夏彤吓得尖叫:“啊啊啊啊啊!”

“嗯!”夏彤低着头,鼻子微微有些酸,她第一次感觉到父亲那宽大粗糙的手竟然那么温暖、那么厚实。

曲蔚然安慰着握紧她的手,柔声安慰着:“乖,没事的。”

“可我就是很害怕。”夏彤上前紧紧抱住曲蔚然,“就是害怕。”

“妈!”曲蔚然的身影跃入眼前,他的身上也满是鲜血,他惨叫一声,对着疯子扑了上去,这一声,也叫醒了疯子。疯子抬起头,满眼血红地望向曲蔚然,挥舞着老虎钳一下就将他打倒在地,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下。夏彤尖叫一声,疯了似的扑过去,抬手就将她在客厅抱起的青花瓶砸在疯子头上,可花瓶碎了一地,疯子像是不疼不痒一般,猛地转过头来,一双通红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夏彤!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