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一章 被月老抛弃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一章 被月老抛弃了

今天天气不错,阳光很柔和,风吹起来也很舒服。于盛优躺在山顶的岩石上有点昏昏欲睡,眯着眼睛看着头顶上大树的枝叶随着山风哗啦啦作响,随手拈起一片飘落的树叶放在手中来回地搓着。

“五师姐——五师姐——”远处传来一阵清脆的叫唤声!

于盛优闭着眼睛懒懒地应了一声,听声音应该是六师弟。

“你不说我当然不懂喽!”于小小抗议了,瘪瘪嘴使劲地推她:“你说嘛!你说嘛!说嘛!说啊——”

“嘿嘿,五师姐,我就知道你在这乘凉!师父正找你呢!”树林中飞出一个十四五岁的可爱少年,无声地落在她面前。

“你看你看!穿的什么样?你这样怎么能嫁得出去啊?唉!”于老爹指着她皱眉道。

“嘿嘿!五师姐你打不过我的。”于小小望着于盛优憨憨地笑。

她一直以为自己作为门派里唯一一个女弟子,注意,是唯一的一个!在这个狼多肉少,僧多粥少,母猪也能胜貂蝉的环境中,凭着自己的魅力在圣医派掀起一场腥风血雨,让她的各位师兄弟为了她打破头还是小菜一碟的!

二师兄点头笑。

拜托,远方表妹比自己还小四岁今年都怀孕了,自己眼见过完年都二十二岁了,还没个人上门提亲呢!要知道这个时代十六岁就能结婚了!

于盛优看着爹爹气得直竖的胡子安慰着笑:“爹,你放心。我不会给他们两个当妾的。”于老爹听了后稍微平静了下,于盛优灿烂一笑,继续道:“不如你让他们俩给我当妾吧!这样老爹你不就有面子了吗?”

于盛优擦擦眼里的泪光,再次看着两个美男,捂住心脏想,天!为什么这么多年了,看见他们俩还是觉得这两人站一起会发光呢?会发光啊!

“盛世,盛白,把那个死丫头拉下来,丢给你们妻子好好教教她,三月初八花轿一来就打包送走!”

于盛优对着他呸一声:“我找嫂嫂告状去,说你心里惦记着我!”

“优儿,知道女儿家的三从四德吗?”大嫂问。

“啊!大师兄救命啊!”于盛优一边用轻功满屋子乱窜一边求救,于盛世远远瞥一眼。

对了,忘记给大家介绍一下于盛优的圣医派了。圣医派虽然说名字听着很唬人,但其实是个小门派,虽然曾经也辉煌过,但是经过几代败家子败下来已经没落了。于盛优想啊,等老爹把圣医派传到她手里,自己这一代过去,大概就没有下一代了吧!

叫你们不要我!叫你们不要我!我要你们后悔后悔后悔!后悔一辈子!

“你不打我我就下来。”

“够了够了!”于老爹大手一挥,气愤得直哆嗦:“你这丫头大白天就要去当别人的妾室,我于豪强的女儿怎么能去给人家当小的!你想把你爹的脸丢光啊?”

“好好好——”于盛优投降地坐起来,叹口气说:“我在烦我是不是被月老抛弃了?”

“师姐?你怎么了?”于小小推了下一到门口就眼睛亮亮却又在发呆的师姐问。

于盛白望着她开口道:“五妹,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哥哥我就想这么看着你。”

“哦——”于盛优一听要嫁掉她,瞬间就来劲了,她从房梁上探个头出来问:“要嫁掉我?好哇!嫁给谁?有钱吗?有权吗?长得帅吗?”

屋里的三个男人同时用手掏掏耳朵,表情一模一样——反对无效,盖棺定论!

“我知道男人的三从四德。”于盛优晃悠着两条腿,磕着瓜子奸诈地笑道。

“不打你?老子再不管教管教你,你都能上天了!!”

于老爹本来软下去的胡子又气得翘了起来,他抄起手里的鞭子就挥过去:“死丫头!我打死你!今天不把你灭了,以后也是给我们圣医门丢脸!”

站在下面的三个男人满头黑线地沉默啊沉默,在心里掐死她一万次啊一万次!

“你们的妻儿我已托人照顾,能不能躲过这次大劫就看各人造化了。”

“五师姐,你怎么了?精神这么差?”小小伸手推了推挺尸般的某人。

月老彻底耍了她,在她喜滋滋地苦恼着选大师兄还是选二师兄,选三师兄还是选四师兄的时候,他们接二连三的,都遇到了自己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娶妻的娶妻,生子的生子,搞基的搞基,一个也没剩下!

“哎——”于老爹摇头叹气道:“你说你师妹小时候明明是一很可爱的孩子啊,乖巧伶俐,聪明懂事,人见人爱的,可自从她娘亲去世之后她就性情大变,脑袋就像被驴踢了一样变得疯疯癫癫呆呆傻傻的!你说,我身为一代神医怎么就是拿她没辙呢?”

圣医派每月初清晨都要开一个早会,集体讨论一些派里的事情,今天也依照惯例开早会。只见圣衣派大堂里美男如林,美女如云,那是个个美的冒泡,帅的掉渣,于盛优站在大堂的右边,看着一屋子的帅哥美女心里又是难过又是开心,难过的是:嫁人以后再也看不到如此多的帅哥美女岂能不伤心?

于老爹满眼通红地将她扶起来,点点头,什么话也没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自己担心也没用。哎……舍不得啊!

于盛优嘴角抽搐下,奶个熊,大师兄太不给面子了!死面瘫脸!臭冰山!于盛优在心里将大师兄诅咒了八百遍后又将眼神瞟向二师兄于盛白,于盛白接到她的目光,歪过头魅惑地对她一笑,那一笑倾国倾城,笑的于盛优心里那个血啊,哗啦啦地流。握拳!

“哎——烦啊!”

“知道了,爹!”于盛优点头。她觉得老爹说的很对,她现在什么事情都要靠自己用心去了学了!就算自己想去闯荡江湖好歹也要学点本事吧!

“啊——二师兄救命啊!”

于老爹望着二徒弟:“你真的这么认为?”

“师父……师妹她傻人自有傻福。”于胜白安慰道。

于盛白笑得云淡风轻:“还是灭了你好,我可不想给人当妾。”

于盛世瞟她一眼,很酷很干脆地摇头:“不要。”

两人哈哈大笑地互相恭维着,于盛世非常淡定地瞥了他们一眼,眼里充满鄙视。

“啊?”

唉!就是这种不思进取的思想害死人啊!都怪自己从小到大不学习,只知道看一些言情小说!

于盛优茫然:“三师兄,你想说什么?”

“哎呦——我说小六啊,慢点慢点!知道我轻功没你好还飞这么快!找揍啊!”对于抢走自己最心爱的四师兄的六师弟,于盛优是绝对没有好脸色给他看的!

不到一刻钟的功夫,两人就从山顶来到圣医派的大堂,只见大堂正中坐着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男人右手边站着一个二十岁左右的英俊男子,是她的大师兄,于盛世。自己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大师兄,每天都想尽办法跟在他身边,哪怕他总是冷冰冰的,一天一句话也不说,对自己又很严厉也没有关系。可惜大师兄还没等她长大,在她十二岁的时候,下山治病,遇到一个女子便丢了心魂。

三师兄于盛夏一脸忧伤:“优儿……”

“烦什么?”

于盛优这孩子文学素养不高,她形容女人美丽只有一句:美得像女神一样。

“希望如此吧,盛世,盛白,小优出嫁之前切莫将我派接到鬼域城杀帖之事泄露出去。”于老爹望着窗外的落日,一脸严肃,鬼域城杀帖一出必招灭门,将小优嫁到宫家,也许能保她一命。就算她脑子不好使,却也是圣医派的一脉单传啊!

“你要面子干什么,又不能吃,面条要吗?”

哎,于盛优最近心情很不好,非常不好,其实她作为当朝最拉风的圣医派弟子,本来不该为嫁人这种小事发愁,好歹门派里还有五个和她一起长大,又对她很好的师兄弟呢。而她的几位师兄,个个又都是才德兼备,品貌双全的美男子,随便嫁一个,都是很好的选择啊。

左手边站着一个一身青衫,笑意妍妍的俊美男子,是她的二师兄,于盛白,虽然她不愿意承认,可是在从少年时对大师兄的崇拜中醒来后,少女时候的她最爱的还是自己的二师兄啊!这个笑颜如花的美男,虽然总是喜欢作弄自己,又老是迷路,有时候精明的可怕,有时候又傻傻的,却让她迷的如痴如醉的!可惜……在她十六岁的时候,二师兄也下山给人治病,然后也遇到了心仪的女子……

六师弟居然没躲过她这一脚,看着六师弟在地上打滚的样子,优儿开心得哈哈大笑,她终于报了夺爱之恨了!

而于盛优看着在变成灰的宝典,心非常不靠谱地想:靠!干嘛烧了呀!我现在是记得了,过个两三个月说不准就忘得差不多了!不行,为了保险起见,等下还是回房再默写一本出来吧!

好吧,先让她哭一会。

没错!她老爹就是圣医派第二十三代传人。

大师兄于盛世淡漠地点点头道:“是,师父。”

父女俩同时为自己未雨绸缪的想法而满意地点点头,然后相视一笑!

可恶啊!于盛优咬牙切齿地想,没错!六个师兄弟中就数她武功最烂,医术最菜!可是这个能怪我吗?他们都是三四岁就开始习武习医,她呢,有这个意识的时候已经十岁了!还能学啥?学武功,骨头都硬了,学医术,不识字。况且当时自己一心也没想学习,就想着艳遇,想着几位师兄会如何如何追求自己,为了自己大打出手,然后自己哭得梨花带泪,惹人心疼地说:“你们我都喜欢,啊——我该怎么办?”

天啊,她是被月老抛弃了么?她上辈子还没来得及嫁出去就死了!眼见这辈子也是嫁人无望了!你说你叫她怎么能不烦呢!

“优儿,你看。”于老爹摊开书和布袋在石桌上:“这是我们圣衣派最高深的医书,是所有武林人士渴望得到的宝典,这医书收集了世间所有奇难杂症和各种毒药的医治方法,而这卷银针,是我们圣医派的镇派之宝,现在我将这两样宝贝全部传给你,你好好收着,将来必有大用。”

“你给我下来。”

于盛优心酸的摇摇头:“没事。”

看来老爹对自己还是很不错的,至少给自己许配了个不错的好人家!听大嫂说宫家愿意娶她还是因为宫家欠于老爹救命之恩呐!

可是事实却残酷地让她睁不开眼睛!

于是,十五年后,于老爹的唯一要求就是将自己女儿嫁入宫家。宫家人果然信守承诺,二话不说,直接来媒下聘。

就这样,她成了山上唯一的剩女,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她……有点着急了!

话说十五年前,宫家夫人带着他三个儿子在探亲的路上,遭人劫杀,随行护卫全部殉职。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于老爹出现了,还出手救了她一家四口。宫家人承诺,为报救命之恩可以答应于老爹任何要求。

于盛优抽搐道:“大师兄,我都要走了,你就不能多说两个字吗?非要这么酷?”

大师兄面无表情的说:“恩。”

大师兄简洁明了地回答:“嫁掉她。”

“即使是实话也不要说出来!我是你师姐,给我留点面子。”

“哦。”于盛优睁着无神的眼睛看着上方,漆黑的眼珠中倒映出六师弟于小小那张可爱的小脸。

“小子!我看你真的是皮痒了哈!”于盛优火大地扑上去扯他的脸。

于老爹走到房间的书柜前,挪动一个花瓶,咔哒一声,书柜缓缓地向两边挪开,露出一个漆黑的密道。于老爹拿着油灯,领着于盛优进入密道。

于盛优盈盈地行了一个礼,低着头轻声说:“各位师兄,优儿走了。”

四师兄一脸温柔的笑意:“优儿,这是我给你酿制的蜜腺枣,你最爱吃了不是?来,给你做了一大罐,路上慢慢吃。”

“跟你说你也不懂。”

于盛优好奇地东看西看,原来自己家还有密室啊?哇噻,还真酷!于老爹领着于盛优走了五分钟左右,进到一个密室里,从密室的一个墙缝里拿出一本书和一卷布袋,他拿着书在手里珍惜地磨蹭了几下,然后对于盛优说:“优儿,你过来。”

于盛优抬头望天,兴奋地使劲点点头,是啊!人家帅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啊,现在她要关心的不是这些过去式,而是她的将来式。

“爹?什么事啊?”于盛优跟在后面好奇地问。

于老爹看着窗外有些疲倦地说:“你们下去吧。”

于盛世和于盛白同时施展轻功飞上屋梁,一人一边就像抓小鸡一样把她抓下来,丢给门外的于小小:“送到后屋教育去。”

于老爹转身望着妻子的灵牌位,表情慢慢变得温柔:“云儿,我圣医派决不能不战而降,要是打不过我就下去陪你,你说好不好?”

于小小从地上爬起来,拍怕身上的泥土,望着于盛优笑的一脸灿烂的说:“师姐,你要幸福呦。”

于盛优先走到几位师兄面前,望着他们轻轻一笑。不得不说,今天的于盛优很美,火红色的嫁衣像是将她衬在璀璨的光芒里,照着她明媚动人。她的脸上带着三分喜悦,三分娇羞,三分艳丽,和一分离愁,和每一个女人一样,结婚那天是她最美的时刻。

晨会上要讨论的事情都被一一解决,于老爹坐在主位上略带威严地说:“今天的会就到这里,最近派里的事盛世你多操点心。”

于盛优气愤地瞪他们,一群没有兄妹爱的家伙,前脚飞身跃到一个茶几上,老爷子的铁鞭后脚就将茶几抽成八瓣,于盛优躲在房梁上不敢露头,知道老爹真的发火了:“爹,爹——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吗?爹,爹,你别打我了!”

于盛优露出半个眼睛望着她老爹开始转移话题:“爹,你找我来到底干什么的呀,您别忘了正事。”

“娘子出门要跟从,娘子命令要服从,娘子说错了要盲从;娘子梳妆要等得,娘子生日要记得,娘子打骂要忍得,娘子花钱要舍得,此乃男人的三从四得。”于盛优摇头晃脑地说完,看着几位嫂嫂笑,自己这三位嫂子绝对是一等一的美人了,还美得各有不同,美得就像是春之女神,夏之女神,冬之女神,反正就是一屋子的神仙姐姐!

“这都被您看出来了?不亏是我师父啊!”于盛白作揖恭维道。

“优儿,你跟我过来。”于老爹叫住刚要走出门的于盛优,对她招招手,领着她走到自己房里。

“是,师父。”

六师弟一脸醋意地拉着四师兄吵:“不给,不给,我也要吃!四哥,我也要,不许给她!”

但是开心的是:以后不用受这种看得到摸不到,摸得到吃不到,吃得到活不了的煎熬了!她终于从这个噩梦里解脱出来了!

于盛优感动:“四师兄……”

于盛优认为:身为女人,输给她们三个不冤枉,所以和几位嫂嫂的关系还是很不错滴!于是她开始使劲灌输几位嫂嫂女性霸权主义,等等等……看着几个嫂嫂认真学习的表情,于盛优心里那个爽啊!呵呵,我整不到师兄们,我还不能教坏师嫂吗?

于盛优这说的倒是实话,她的医术不但不高明,反而菜得吓人,只要经她手的药不管是什么疗伤圣药都能变成吃死人的毒药。如果原本就是毒药在她手上转两圈立马可以变成升级版的毒药,让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毒药!所以圣医派的小孩如果敢不听话,大人都会用“你再不乖,我就让小优姐姐给你开药吃”这句话来吓唬小孩。

于盛优接过书和布袋,仔细研究了下,最后抬头笑着说:“这个貌似很不错!可是爹,你把它们给我,岂不是浪费?我的医术又不高明,传给大师兄或二师兄多好呀?”

于老爹看着慢慢烧成灰的宝典想:圣医派的宝物即使烧成灰也不能落入魔教手中!

于盛优走进几步,看着于老爹手里的书,书上用草书写着《圣医宝典》四个大字。

气氛有一些忧伤,当吉时的唢呐吹响的时候,于盛优跪地给于老爹拜了三拜:“爹,我走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