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章 选相公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章 选相公

于盛优坐在花轿里摇摇晃晃地的往自己的新生活走去,她对于要嫁给谁,嫁给什么样的男人,一点也不担心,一点也不抵抗!

哎!她这么不挑男人的女人,也是史无前例!

为什么?因为她听嫂子们说,宫家的男人全部都是武艺高强,英俊潇洒,家财万贯,富甲天下。听听,听听,光听这些成语就够于盛优流口水的了。

就在她紧张万分的时候,宫家下人又传:大少爷到!

于盛优又慌忙别过眼神,躲开宫家老二的对视!那啥,要是让我和他先来一场华丽丽的恋爱的话,也许我就不介意他残废了!不过,还是算了吧!相信二少爷会找到比我更好滴女人滴!

“这怎么行,优儿自己的夫君还得优儿自己选才好呀!”宫夫人哈哈笑着摆手:“来人,让三位少爷出来。”

于盛优偷偷地回头一瞥,只见率先进来的是一个和她一般大小的少年,穿着黑色的劲装,高挑挺拔,黑色的头发又浓密又柔软,很帅,全身透着一种十八九岁的少年绝对没有的阳刚之气!

“呵呵,还叫我夫人?”宫夫人单手掩唇轻笑。

于盛优有些迷迷地看着宫家老二的笑脸,哦哦,好美啊!绝对不比二师兄差,不过——为什么这样的帅哥要坐着轮椅被被下人推了进来?

不叫夫人叫啥?婆婆?娘亲?于盛优用她那不是很聪明的脑袋考虑了一下还是不知道叫啥,没办法只有来最绝的一招:害羞地低头脸红!

哎呦!他敢吗?敢就给他一包砒霜吃了,砒霜毒不死他,她还有死啦死啦、死了又死、绝对会死、你不死我死等自制的一系列剧毒无比的毒药!哼哼!对我不好,到时候可别怪我心狠手辣!

那男人冷峻的眼里闪过一丝笑意,缓缓点头。

于盛优心里乐哈哈地想:这妇人一看就知道是自己将来的婆婆,婆婆都喜欢乖巧的媳妇,咱今天第一天进门就给她点面子装装乖好了!

于盛优有些紧张了,她能感觉到有人正向她走来。她低着头,咬着嘴唇,拼命压抑着自己快要狂跳出来的心。那男人一步一步的慢慢走着,最后停在了于盛优的面前。

“太自愿了!”

在跨过最后一个门槛后,喜娘停住,于盛优跟着停下。耳边忽然安静了下来,于盛优睁大眼睛听着外面的动静,忍不住抱怨真无聊,为啥新娘子要把头蒙起来,啥也看不见,真是急人啊!好想看看自己老公长什么样子啊!

宫夫人的嘴角扬起一道诡异的微笑:“你确定选老大了?”

没一会儿,宫家的下人传道:“三位少爷到!”

宫远修呼哧呼哧地继续啃着烧鸡。

反正什么问题都不是问题,什么距离都不是距离!不管是任何人,任何事,任何情况!都别想阻止于盛优这颗恨嫁的心呐!

于盛优打定主意后,侧身福了福,装着小家碧玉的样子红着脸甜甜地道:“谢夫人夸奖。”

“可……可你没说他……他是一傻子!”

啥?你说夫君对你不好怎么办?

凤冠,他脱!霞帔,他脱!嫁衣,他脱!于盛优泪眼朦胧地拼命抵抗,可她又怎么能是宫远修的对手呢?当于盛优被脱得只剩下一套白色的衬衣的时候,她悲愤地想:老天啊!为毛你要这么对我!我可不想有一个傻子相公后又有一个傻子儿子啊!

“……就是……就是……洞房啊。”于盛优再也憋不住地吼。

“呵呵,你看这孩子,还害羞呢。”宫夫人指着于盛优对坐在他右手边的中年男人调笑道。

“确定!”

于盛优羞达达地轻言道:“一切还凭夫人做主。”

“住口!”宫夫人凤眼一瞪,皇家威严尽显,她可以容忍别人说她的不是,但却不能容忍任何人侮辱她的儿子。

“这是我家老三,宫远夏。”宫夫人乐呵呵地给于盛优介绍道。

于盛优一听,脸刷地一下红了,忍不住低下头,羞涩地叫:“相公!”叫完以后虽然自己恶心了半天,不过心里却觉得甜蜜得要死。

“你若反悔?”

“啊!娘亲说过,娘子是拿来疼的,好东西都要先给她吃!远修忘记了恩!娘子,这个给你吃!”说完将烧鸡的鸡屁股撕下来,笑得可爱地递到于盛优眼前。

“啊?”于盛优有些不明白,不过她还是很乖地将喜帕掀起来抬眼往声音处望去,只见一个雍容华贵的妇人坐在大厅的主位上望着她温柔地笑。那妇人穿着明黄色的宫装,乌黑的长发简单地用凤钗盘起,优雅又不失美丽,庄重却又带着风情。

“优儿可别忘了今日在大堂之上发过的誓言。”

宫夫人轻笑一声道:“自然,此等大恩大德本宫自然铭记于心。”

“不行!我不干!你们……你们陷害我!”

这个我喜欢!!于盛优心里呼啦啦地狂叫道。

宫夫人笑:“可这规矩是规矩,我们宫家可不能因为规矩而委屈了你啊。”

刷的一声,红色的盖头被人掀起,于盛优的世界一片清明。她缓缓抬头,望向自己日后相伴一生的男人,只见他俊俏非凡,齐腰的黑色长发,仅仅挑起一小绺束在玉冠中,其它如绸缎般披散在肩膀,一身大红色的喜服,更衬得他英气逼人,气质非凡!

宫远修一蹦起,拍着手大声笑道:“哇——!可以吃饭咯!”说完丢下于盛优就扑到放满食物的桌子上开始吃吃吃,狂吃起来!

于盛优从震撼中回过神来,心里蹭地一下升出一丝不安来。她小步地走过去,挑了一个离宫远修比较远的位置看着他小心奕奕地叫:“宫远修?”

宫夫人严厉地望着于盛优道:“相公是你自己选的,拜堂也拜过了,洞房也入了,又亲口叫了远修三声相公,就算你父亲来了,这事也容不得任何人反悔。你从今天开始就是我们宫家的媳妇,宫远修的妻子。”

……

看来于盛优这丫头也不傻,看!已经开始叫娘亲了!

哎呦!没有感情有什么关系,可以婚后培养麻!好多有感情的结婚了不也照样散!

“好标致的娃儿。”妇人看着于盛优满意地点头。

“优儿!优儿!”宫夫人唤回已经被迷得眼直口呆的于盛优道:“这是我家长子,宫远修。”

“如此,就这么定了吧!来人,为大少爷换上喜服,拜堂成亲!”随着宫夫人一声令下,宫家瞬间又热闹了起来,奏乐声,放喜炮声,热闹的恭喜声不绝于耳,随着一拜一拜再一拜!于盛优被欢欢喜喜地送入洞房啦!

于盛优又一次转头望去,只见那二少爷长得清俊绝伦,眼角带笑,温文尔雅,完全就是于盛优最萌的温柔型男人啊!这个好这个好!!于盛优又激动了!我就喜欢这种!

“自愿嫁于我宫家长子——宫远修?”

“没有——没有委屈啊。”于盛优说完又偷瞧了一眼宫远修,心脏劈里啪啦地狂跳起来,天,怎么有人能这么帅啊。

啥?你说包办婚姻没有感情?

一个男人走了进来,优儿转头看他的一眼,顿时双目呆滞,口水乱流,小心肝扑腾扑腾地乱跳!只见来人一身华丽的宝蓝色长袍,身型挺拔修长,剑眉斜飞入鬓,鼻骨端正挺直,一双薄唇宛若刀削,剑眉下一双星眸,黑若幽泉深潭,阔如深邃夜空,其内波光潋滟,更胜夏夜星河。

宫远修一听,俊脸上立刻露出一个灿烂得如同朝阳一般的笑容,于盛优看他笑得这么开心,再也无法假装矜持了,笑得和他一样灿烂。

于盛优再一次继续害羞地低头脸红!

于盛优看看鸡屁股再看看满脸油的宫远修,再看看鸡屁股,再看看他,不敢相信地缓缓摇头笑:“不会吧……”

喜房里,于盛优规规矩矩地坐在床边。屋里的龙凤红烛噼里啪啦地烧着正旺,她睁着水灵灵的大眼,乌黑的眼珠咕噜咕噜地乱转,新郎怎么还不进来呢?一想到自己英俊非凡的丈夫,于盛优居然觉得自己脸上烧得发烫。哦呵呵——运气真是太好了——这么帅滴男人哇!哦呵呵——走到狗屎运了!不对,我天生就是好命哇!

“相公。”于盛优轻笑着,肉麻地又叫了一声,还对着望着她笑的宫远修抛了一个媚眼!这样就够啦!既够矜持又不够冷淡,哇咔咔,我太聪明了。

就这样,于盛优带着欢天喜地的笑容,一路从北边的雾山,来到了坐落在江南的宫家堡,一路走了二十三天。就在于盛优耐性全失的时候,轿子终于停了。鞭炮喜乐噼里啪啦地在耳边响着,于盛优头上蒙着囍帕,被喜娘从轿子里缓缓地扶了出来。于盛优一点也看不见前方的路,只能在喜娘的搀扶下跨过一个个的门槛、火盆等等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个男人就是她的丈夫——宫远修。

于盛优立刻转开和他对视的眼睛,心里很无情地想:你别看我!再看我也不会要你的!我可不想晚上睡不着。

“啊?吃饭?”于盛优一脸的柔情蜜意忽地呆掉,傻傻地看着在桌子边吃得欢快的宫远修!

于盛优从盖头底下可以看见一双男人的脚,男人穿着大红色的靴子,他的脚很大,人家都说脚大的男人憨厚爱妻,不知道自己是否有这样的福气呢?恩,肯定有的!

于盛优看得直了眼,搜肠刮肚,终于在她没有多少文化的脑子里找到了一个可以形容他的成语:人中龙凤啊!

于盛优被他的眼神吓到了,这绝对不是一个二十四岁男人该有的眼神啊,这是这是怎么回事?

于盛优噌地一下清醒了!转头满眼火花地看着宫夫人叫:“娘亲!”

“优儿,你将喜帕先拿下来。”一个温柔的女音传进耳里。

“就是那个……那个!”于盛优红着脸道。

只见那宫远夏转过身,对着于盛优作揖。于盛优这时才看清他的全貌,刚才的热情瞬间冷了下来!原来帅得只有一半脸啊!还有一半脸上全是可怕的刀疤,一条条的和虫子一样歪歪曲曲地爬在他的脸上,简直要多恶心有多恶心!要多丑陋有多丑陋!

于盛优这时有些担心了,这老大该不会有什么残缺吧?

“那你们……你们如何能让他……让他同我成亲呢?我要的是一个丈夫!不是一个……”于盛优瞪着房间中吃得正香,还不时望着她傻傻憨憨笑着的宫远修,老娘再饥渴也不能嫁一个傻子啊!

于盛优全身僵硬地被抱着,额头的青筋一跳一跳的,双手强迫自己压抑住揍他的冲动。

“相公。”她迅速瞟他一眼,害羞地回应。

宫夫人了然地摆摆手,下人又传:二少爷到!

“啊——我不要!”于盛优吓得使劲扑腾。

“宫远修!”于盛优大声叫他名字。

“哦哦。”于盛优被迷得傻傻地点头,两只眼睛早已变成粉红色的心形。

于盛优的双手还是挣扎的样子,她等了一会宫远修还没有动静,又等了一会他还是没有动静。于盛优眨眨眼,怎么回事?良心发现了?犯罪中止了?她奇怪地推他:“喂!你怎么了?你……不是要那啥那啥的吗?”

“看来我们家远修很喜欢优儿你呢。那本宫就不打扰你们了。呵呵——”宫夫人笑意盈盈地的走出房门,到了门口的时候忽然回过头来对着宫远修说:“远修,吃完饭应该干什么呀?”

于盛优指着老天一通嚣张的厥词还没放完,一个闪电劈里啪啦地劈了下来,正好劈倒了门前的一棵桂花树。

“不就是天打五雷轰嘛!你让雷来轰我啊!我……”

“优儿此言差矣。”宫夫人仪态万千地走进房间,拿出丝帕轻柔地将宫远修嘴边的油迹擦干净:“宫家的三个儿子各有毛病,你嫁过来的时候,本宫生怕委屈了你,所以打破成规,命宫家三子任你挑选,你既然选了我们家远修,怎么现下反倒怪起本宫来了?”

“自古以来,长幼有序,家里若有长子须长子先成婚,次子才能成婚,此乃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优儿当然不能坏了这千年来的规矩啊。”言下之意已经很明白了!快把你家老大给我吧!

宫远修看着呆住不动的于盛优小心问:“娘子,你不吃吗?不吃可不可以给我吃?我最喜欢吃鸡屁股了!”

于盛优沉稳地接口:“我若反悔,天打五雷轰!”

宫夫人笑意盈盈地看着于盛优问:“优儿,何事喧哗?”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传来一阵喧闹声。喜房的门被大力地推开,一群人簇拥着新郎走到门口,将新郎推进洞房,然后哈哈大笑着关上房门。

于盛优猛地站起来,转身,打开房门大吼道:“来人!来人啊!”

宫远修停下来,用手背擦了擦嘴巴,然后用纯净而无辜的眼神看她:“娘子你叫我?”

“……”无语!我是白痴吗?我居然跟傻子较真!

房间里,宫远修抱着于盛优大步走向红色的喜床,于盛优出拳打,出腿踢,可一点作用也没有,最后还是被死死地压在柔软的床上。于盛优看着压在自己上方的宫远修,真觉得自己这辈子最大的危机时刻到了!好吧!你小子敢碰我,我就和你同归于尽!

“哪个?”歪头看,眼神好天真好纯洁。

宫远修歪歪脑袋想了下,忽然一把把于盛优抱起来开心地大叫:“吃完饭,洞房啦!”

“什么那啥那啥?”宫远修问。

“洞……洞你个头!”于盛优咬牙切齿。

宫远修三下两除二扒了自己的衣服,只剩下一套白色的丝绸衬衣穿在身上,他脱完了自己的又伸手去脱于盛优的。于盛优拼命抵抗着:“你想怎么样?别脱了!啊!别脱啊!”

宫夫人哈哈大笑着走出房间,两个青衣婢女轻柔地将房门轻轻关上。

宫远修嘿嘿一笑,抱紧于盛优满足地说:“娘子,我好喜欢和你洞房呢!娘子身上好香香!我们以后天天洞房好不好?”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