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五章 她也是高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五章 她也是高手

所谓,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

小婢女落落在美丽的下弦月中,端着一盅人参十全大补汤款款的向宫家堡南苑走去。

“落燕姑娘,你怎么来了?”负责南苑打扫的小厮两眼放着光,直直的看着她,要知道,落燕可是他们宫家堡最漂亮的婢女,所有小厮守卫都想和她多说两句话,可是人家落燕姑娘总是满面羞涩的望着你,静静的瞅着你,等你回过神来,人家都走老远了。

“哦。”宫远修乖巧的拿起于盛优簪子掀开被子就要下床,于盛优立刻撇开头去:“行了,你别过来。”

“大少奶奶不尝尝么?”

宫远涵低头,笑的温柔:“娘亲,圣医山的人若是想下毒,那是谁也防不住的,娘亲就当是和爹爹增加感情好了。”

看着宫远涵的背影,宫夫人起的咬牙,自己的三个儿,一个傻,一个坏,一个不理人,她咋就这么命苦呢!她就是想要个乖巧可爱,玲珑剔透的小孙子有什么错!

落落走到桌边,轻笑:“少奶奶,夫人知道您最近身体不好,特意吩咐奴婢做了这人参十全大补汤给您喝。”

宫远修不满的嘟嘟嘴巴,又将一只腊梅花插在她头上,于盛优抓住他的手,抬眼望着他说:“呆子,梅花是不能随便戴在头上的。”

“进来吧。”房间里的声音听着很虚弱。

于盛优弹弹手指道:“把我的簪子递过来。”

“我说不能戴就不能戴。”于盛优懒得和他解释那么多,起身往园外走。

“慢点慢点!跑什么。”于盛优无奈的被他拉着一路小跑。

宫远修歪着头,一脸很傻很天真的问:“为什么?梅花又香香,又漂漂,和娘子一样啊。”

“娘子……”宫远修看着去而复返的于盛优,原本快被欺负哭的脸上,露出笑容。

“不带你。”某人想都没想的拒绝。

“……洞你个头!”

“好了,你先下去吧。”

于盛优继续冷眼望他。

“不用你们做,我自己会对我娘子好的。”宫远修气呼呼的说。

“哼。”

“无聊,上街转转。”

花园里,嫩黄色的腊梅花落了一地,散发着淡淡的耐人寻味的香气。

“回去吧。”于盛优低头,飞快的往前走,不想让人指指点点的看笑话。

于盛优无聊的躺在花园的躺椅上,任宫远修将无数的梅花插在她头上,掏掏耳朵,扣扣鼻子,望着一脸笑容的宫远修打了个哈欠,其实傻子也好,你看人家多开心啊,自己虽然没傻,却一点也不开心,无聊的站起来,摇了摇头,将头上的腊梅花全摇掉下来。

宫家北苑。

于盛优完全无视宫远修的眼神,她抬手,摇了摇碗里的汤,对着落落轻轻一笑:“婆婆是不是忘了我们于家是干什么的,兰花草虽然无色无味,但是我一眼就能看出来。”歪嘴一笑问:“知道为什么吗?”

宫远涵回头道:“大嫂叫小弟何事?”

家丁们刚想上前查看,还没走两步,十几个人一起发生同样的症状,痒的满地打滚,一时间,整条大街上都充满的他们痛苦的叫声。

华服男子和他的家丁被怔了下,过了好一会才反应过来,华服男子恶毒的望着于盛优道:“真的么?那我可得好好检查下。”

算一算,于盛优嫁到宫家已经半个月了,她已经无聊的全身都快长毛了,以前在圣医山没事还能满山遍野的抓抓猴子,打打老虎,欺负欺负六师弟,日子是过的苦了点,可是只是还是蛮有乐趣的。可是现在呢,天天对着一个傻丈夫,陪玩陪乐陪练功,陪吃陪喝陪睡觉。

“你这毒妇,刚刚放完毒现下就不想承认了!”

“哇九九藏书!哇!娘子,远修好喜欢这个!”不知道是干什么用的木头工具。

“我懒得动。”

“不能!”于盛优鼓着嘴巴,气呼呼的回答。

宫远涵抿了口茶,然后起身道:“娘亲,天色已晚,远涵告退。”

“啊?哦,娘子想洞房了啊!好耶。”

“对!啊?”呸呸!这家伙给她在这里下套呢!

“哇!哇!娘子!娘子,你看这个好可爱呢。”没有任何技术含量的脸谱。

宫远修才跑了几步,忽然被一个人伸出的脚绊倒,他趴的一下跌在地上,俊俏的脸上跌的全是黄土,他摸了摸跌的有些疼的鼻子,抬头望着绊他的人。

“上街!”宫远修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冲到于盛优的面前,用特别闪亮的眼睛望着她说:“带远修去么?”

“因为这款春药是我配出来的。”于盛优笑:“你去告诉婆婆,像这样的药我有很多款,吃了强身又养颜,过几天我会给她回个礼,让她和老爷……呵呵。”

“你去死!”于盛优气的拿起牢房里的破枕头就砸了过去。宫远涵躲也不躲的看着枕头打在围栏上,掉落。

“……”落落手脚麻利的乘了一碗,端到于盛优面前:“少奶奶,请用。”又端了一碗到宫远修面前:“大少爷也喝些吧。”

“喂喂!”死孩子,这么快就想撇清关系!

“我呸!爹说,娘说,弟弟说!你怎么总听他们的!我告诉你,以后谁骂你你就打他,谁打你,你就告诉我,我毒死他全家!”于盛优气愤地说着。

宫远修爬起来,不理他们,望了望于盛优走的方向,居然已经看不见她的身影了,他急的大叫:“娘子,娘子。”眼里的泪水也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相公,快去把衣服换换,睡觉了。”

于盛优使劲吸了口气,让自己不要生气,不要生气,假笑地望着他问:“远涵你什么时候救我出去啊?”

“哇哈哈哈,这不是宫家大少爷么!怎么跌的狗吃屎啊!”一个穿着华服的男人,打着折扇笑的一脸邪恶。

落燕走到南苑主卧房,敲了敲门,轻声唤道:“少奶奶,我是落落,夫人让我给您送些东西来。”

哼哼,她得好好想想,要用哪款给宫夫人回礼呢?啊,春来春去貌似太烈了,她也许受不了,春风吹啊吹貌似又太淡,不够激情啊,哈哈,还是梦三生好,三次么!不多不少,哇卡卡卡!得罪我!暗算我!也不看看我是干什么的!我是要立志成为春药第一宗师的人!

落落摇头。

于盛优看着她的背影不削的想:哼,给我下药,也不想想她在圣医山那些年都干了些什么,啥也没研究,就研究春药了。

于盛优上身被他抱在怀里,下身全部坐在黄土地上,她使劲的推宫远修,干什么呀,哪有这么哄人的,地上这么脏,说放倒就放倒自己,于盛优使劲挣扎:“你放开我,你放开我。”

于盛优冷眼望他。

宫远修神手接过,很开心的样子,将碗刚放到嘴边,忽然一道银光闪过,瓷碗猛的裂开,汤洒了一床都是。宫远修委屈的望着靠椅方向:“娘子……”

“你没看见这一地耗子,你还要让我睡一晚啊?”于盛优大吼。

于盛优哼了一声道:“谢谢。”

“就是就是啊!哈哈哈。”

宫远修眼里泪光闪闪,眼泪像是随时都要掉出来一样。

“为毛要惩罚我?”

宫远修怕怕地又往床角缩了缩,唔……娘子的脸好可怕,好像要吃人一样,啊!她看我了,怎么办?远修会不会被吃掉!呜……呜……

于盛优拉着宫远修气呼呼地走在街道上,她走的很快,宫远修有些怕怕的,娘子现在的脸好可怕,远修不敢惹她,好像只要戳一下,就会爆炸一样。

“哇!哇!娘子!远修好想吃这个!”普通的糖葫芦。

宫远修站在人群里,抿着嘴唇,不知所措的看着他们丑恶的笑脸。

“娘子!”宫远修一个头从门口伸进来,委委屈屈的望着她道:“娘子,对不起,都是远修害你的。”

于盛优瘪瘪嘴巴,眼里雾蒙蒙的,张嘴发出前史未有的哭声:“哇——我的脸会烂掉!我不要活了!哇——!!!”

“哎,娘子,你去哪?”宫远修也爬起来,追着她问。

“谁让那些人要欺负你哥?”于盛优吼。

“老爷。”宫夫人委屈的上去抱住他:“你家二儿子和媳妇想欺负我。”

“喂喂,宫远涵!远涵!远涵哎!”于盛优连连叫他的名字。

落落推开门,走了进去,只见房间里灯火通明,于盛优躺在靠椅上,一副很虚弱的样子,宫远修则坐在床上,裹着很厚的棉被,一脸委屈的望着靠椅上的人。

“一刻都忍不了?”

“十三皇子?”于盛优傻傻地问:“是谁啊?”

“你!你一个傻子,你行么!你们洞房了没啊?哈哈哈。”

“娘子……”呜……娘子又凶他,宫远修委屈的低下头,为什么娘子老是凶他,娘子是不是很讨厌他啊?

“是。奴婢不敢有一句假话。”落落低着头恭敬的回话。

于盛优被官差带走的时候,宫远修哭闹着也要跟着一起去坐牢。官差没办法,又不敢抓了宫远修,谁不知道他是湘云公主最疼的儿子啊,只好分了两个人,把大少爷送回家。

“你就这么喜欢我哥?”

他那一身行头还没换呢!宫远修拿着簪子捏在手里,揪吧揪吧的望着他,大大的眼里满是委屈,为什么娘子这么讨厌他……呜……

拉拉套一句俗话,她的泪水犹如滔滔江水绵延不绝,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啊!那是哭的宫远涵夹着狐狸尾巴跑了,宫远修咬着手指眨巴眨巴的看着,最后终于抿着嘴,和她一起哭啦啦啦!

“恩。”宫夫人柔顺的靠在丈夫的怀里想,下药就下药,就像远涵说的,就当增进感情吧,看了眼自己英俊的丈夫,她微微羞红了脸,为什么她还挺期待的呢?

至于他老婆,那是不能放的,十三皇子指名了要弄死她呢。

宫远涵摇摇手指:“这是对嫂子的惩罚!”

“是,夫人。”落落翩然告退。

刚到街上,于盛优就为自己的一时善良后悔了。

于盛优从地上站起来,拍怕身上的泥土道:“起来吧。”

宫远修点头:“会呀。”

“来来,到哥哥这来,哥哥给你。”

“娘子,二弟说亲亲就不哭了,远修亲亲。”说完在于盛优脸上很用劲的,没有任何浪漫可言的,吧嗒一下,狠狠的亲了一口,他的口水和她的鼻涕眼泪沾在一起,闪闪发光的。

宫远修愣愣的看着她的背影,过了好一会才快步的跑上去追她,一边跑一边叫:“娘子……娘子……呜……娘子,你别生我气……”

宫远修继续委屈看她,眼里雾蒙蒙的一片。

“娘子,你怎么哭了?”宫远修看于盛优哭的厉害,心疼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他无措的回头望着宫远涵:“二弟,娘子哭了。”

宫老爷冷俊的嘴角微微牵动,露出一丝笑容,抬手抱住爱妻道:“这么大了,还和孩子们玩,羞也不羞。”

于盛优叹气,无奈道:“知道了知道了,带你去。”哎,自己还是太善良了。

于盛优擦擦眼泪,不理他,继续哭,情绪崩溃到极点了,自己也知道丢脸,可是就是止不住的想哭。

于盛优在牢里呆了一个晚上,第二天早上一睁眼,就见到宫远涵站在牢房外面,一身白衣洁白如雪,一双迷人的双眸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手里的扇子轻轻摇晃着,嘴角微微上扬,似乎在看她笑话一样。

“远修不是傻子,娘亲说,远修是最聪明的!”

“她真这么说!”宫夫人皱着眉头问。

“哇!哇!娘子!娘子!”

落落一听这话,脸刷刷的红了,端起汤碗走了。

于盛优被关进牢房的时候还在用她不聪明的脑子想,这画风不对啊,从小看的武侠小说里面女侠行侠仗义的时候都杀人无数,她只是当街放了个毒,和别的女侠当街放了一个屁有什么区别?

于盛优走了半天,忽然疾停下来,瞪着宫远修大骂:“你是笨蛋嘛!人家欺负你你不会打他呀!学武功干嘛的!长这么大块头干嘛的!好看的吗?”

“啊!这么快就生气了。”宫远涵歪歪头,一脸愉快:“你放心,即使我不救你,我大哥也会救你的。”

于盛优死死地瞪着他,宫远修越说声音越小:“反正爹说,不能随便打架……”

“定是得不到满足啊!”

对了,得罪皇子会不会杀头啊!啊,杀头也就算了,据说一般女的都充为官妓,一辈子都不能翻身的啊!

“看,不哭了吧!”宫远涵邀功的说。

跟着他身边的数十个家丁都跟着哄笑了起来。

“闭嘴!”在经过半个多小时哇哇的摧残后,于盛优再也受不了的呵斥他,天,他难道没看见一个街上的人都在看他们么?宫远修本来就长的及其俊俏,一出现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大家眼里原先明明写着惊艳两个字,在他无数声,“哇!哇!娘子!”之后变成惊愕!感情这么俊的少爷是个傻子,哎!老天果然是公平的,人都长的这么帅了,脑子肯定要傻一点的。

“那我今天晚上怎么办?”

宫远修诺诺的搅着手指说:“爹说习武者应锄强扶弱,不可与小人计较,不可妄动干戈,应以武德高为上品,武技高为下品……”

于盛优愣住,不哭了。

“对!”

“夫人,这么晚了,你怎么还在书房?”宫老爷沉稳的声音从门口传进来。

“什么叫凑合?”宫远修傻傻的问。

宫远修瞬间笑逐颜开,眼里的泪水像是被吸管吸进去的水一样,刷的一下就不见了,她一把拉起于盛优欢快的往门口跑着:“娘子,娘子,走吧,我们上街。”

“你们!你们不许欺负我家娘子!”一直站在于盛优身后的宫远修忽然站出来吼,虽然他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可是,他能感觉到,他们在欺负他家宝贝娘子。

“小孩似的。”宫老爷抬手轻轻揉了揉她的发丝,柔声劝道:“回去休息吧。”

“呵呵,大嫂这可就错了,我们家大哥,那可是最得当今皇上宠爱之人,只要他去闹一会,你明个就能出来。”

“我没有!!”于盛优这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

于盛优撇过头不看他,这家伙一定是来嘲笑她的!哼!

“喂喂!”下春药这个方法是你想的吧!死孩子!

“娘子……”哽咽的声音,大大的手轻轻的拉着她衣袖。

“……”宫远修委屈地看她。

华衣男子和他的家丁保镖们笑做一团,嘴里全是污秽的语句!

她说完,将手打开,手中居然冒出紫色的气体,紫气在她的手中就像是一个妖娆的女子在炫目的飞舞,华服男子和他的家丁都看呆了,一阵冷风吹过,空气中忽然有一种栀子花香,华衣男子,忽然满脸僵硬,双眼暴睁,痛苦的全身扭曲,抽搐的倒了下来,双手不停的抓着自己的皮肤,痛苦的大叫:“啊啊啊,好痒,好痒!!”

“恨不能当场就掐死他们?”

“哈哈哈哈,我们都能给你。”

“当然——”宫远涵顿了顿,然后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说:“会!”

就在两人对话的同时,街前忽然传出叫喊声,一大队官差冲过来,将两人团团围住,一个穿粗布衣服的伙计跑出来指认她们说:“就是他们两个,当街放毒毒伤了十三皇子!”

“哈哈,你家娘子不要你了,你叫也没用。”穿着华服的男人,笑的更是畅快。

说完,也不管大家恐慌的眼神,拉着宫远修就走。

“喂?叫谁?”宫远涵站立

99lib.net
,不回头,声音温温柔柔地问。

“叫你啊。”

“哇哈哈哈哈!”

“想死的话就和我说!绝对成全你们!”于盛优一把拉过人群中的宫远修,护在身后,柳眉微竖,凤眼狠狠的瞪着面前十几个男人,一个个的瞪过去,眼睛都能喷出火来!

额,额好可怕好可怕!她这是要玩完了么?

“你不会见死不救吧?”于盛优冷静的脸有些挂不住了。

宫远修转头看了眼自己可爱的娘子,她家娘子立刻对他拳打脚踢:“不许亲!不许亲!”

“哈哈哈哈,聪明,他聪明!”

结果呢,自己对这个傻子还这么好,百般维护,自己真是比傻子还傻呢!

“不放不放,娘子不哭。”

“是我亲的!”宫远修笑的满足!

“哦,这个嘛,有点难,你可能不知道,十三皇子不是一个好说话的主,已经放话说一定要让你坐十年牢呢。”宫远涵走回来,特别怜悯的望着于盛优。

“哦。”宫远修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觉得他家娘子老可爱了。

宫远修摸摸眼泪:“娘子不开心,远修也不开心。”

对她就是傻,就是因为太傻了才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就这么生气?”

于盛优叹了一口气:“哭有什么用,都这样了,只能凑合着过呗。”

“好了,出来吧。”宫远涵打开牢门道。

“靠他?”于盛优不屑的吼一声。

“对!”

“嫂子,你啊,太冲动,今天的事本来你偷偷下毒便无人知晓,可你倒好,当街就打击报复人家,深怕别人不知道是你干的。”

“和你没关系啦,是那些人讨厌!”于盛优撇过脸,一脸别扭。

“和你过就叫凑合!”于盛优瞟他一眼,忽然问:“你会写字吗?”

很久之后,于盛优哭累了,摸摸眼泪瞪着抽抽噎噎的宫远修问:“你哭什么?”

宫远修站起来,开心笑问:““娘子,你不哭了。”

“哎?不是要等明天么?”于盛优一边问一边接住飞扑过来挂在她身上的宫远修。宫远修使劲的用头蹭着她的脖子撒娇道:“娘子住哪里远修也住哪里。”

“二弟,怎么办啦?”宫远修一脸焦急的望着宫远涵,在他眼里就没有自己这个二弟搞不定的事情,所以娘子哭的话,二弟也能哄好的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