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七章 其实他真的很可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七章 其实他真的很可爱

“修儿。”

“大哥。”

“你醒了?”床头的人都围了上去。

“那她呢?”宫远夏拉过躲在一边的于盛优问。

“来人,去把大少爷的膳食端上来。”宫夫人一声令下,几个婢女端着饭菜穿梭着放在房间的桌子上。

宫远修缓缓的摇了摇头。

宫远修看着于盛优对他笑,愣了一下,瞬间露出纯洁灿烂的笑容,他这一笑,大家就知道,于盛优的药更本没起作用,想想也是,宫远修的病是请过天下所有名医瞧过的,就连于盛优的父亲于豪强也束手无策,她一个小菜鸟配的药,能治的好这病那不是见鬼了么。

自己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他找一个善良的媳妇儿。优儿这孩子,虽然凶恶了点,可也护短得很。当她知道她当街为了人家几句话就怒而下毒,她就知道,这个媳妇她是选对了,她不会让远修被人欺负。何况修儿又如此喜欢于她,这多少能弥补一下自己的愧疚吧。

于盛优看着宫夫人渐渐走远的背影说:“你娘亲真的很爱你呢。”

“好了,大家都出去吧,让修儿再休息一会。”宫夫人对着众人挥手,然后转头望着于盛优嘱咐道:“优儿,你好好照顾远修,可不准再给他吃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了,若下次再发生这种状况——”她说到这里,眼神一冷。

床边的人对看着一眼,这宫远修为何如此安静?难道他恢复神智了?

宫夫人紧张的看着宫远修问:“身体有没有不舒服啊?”

宫远涵撑着头,微笑的望着她吃。于盛优抽空从碗里抬起头瞟他一眼道:“你看着我干嘛?看着我能饱么?”

宫远修鼓着一嘴食物摇头,于盛优也不强迫他,起身道:“你再睡一会,我去吃个饭,饿死了。”宫远修昏迷的这段时间,于盛优也是一点东西都没吃。

“呃……”好像不是。

“对什么对啊。”于盛优握紧手心,嗤笑一声问:“那大街上的小姑‘娘’也爱你?”

“娘子,你发什么呆啊?”宫远修扯了扯愣神的她。

宫远涵淡定点头,笑:“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三弟只是剩了那么一小口饭没吃,就这么一小口。”宫远涵用手指做了一个铜钱大小圈:“被我爹发现了,你猜我爹怎么罚他?”

宫远修一听这话,又开心了起来,抓起于盛优的手撒娇地喊:“娘子,娘子,娘子。”

“那当然啦,娘亲不爱远修谁爱呢?”宫远修一脸得意,然后看了看有些黯然的于盛优道:“啊,还有娘子也爱远修。”

感觉手心被他长长的睫毛滑过,一阵痒痒的感觉,再抬手,他的眼睛已经闭上,很用力的闭的那种,于盛优笑笑,端着空碗走到外厅,在桌子上瞧了一圈也没见有干净的碗,她也没多想,直接拿宫远修吃过的那个碗盛了一碗粥,坐在宫远涵的对面,呼哧呼哧吃起来,于盛优平时的吃相就不怎么雅观,这一饿起来更是狼吞虎咽,宫家的菜色虽然多,但是每种菜的分量并不多,离于盛优最近的几样菜没一会就全被她吃了。

“喂喂。”前世欠他的吧?欠了吧?肯定的!

“嘿嘿。”宫远修即使被凶了,也望着她笑得开心,他完全忽视于盛优凶凶的表情。

“万一你家爹爹娶了小老婆,你家小‘娘’也爱你?”

宫远修乖巧的点点头。

于盛优故意忽视小厮哀怨的目光,转头望着宫远涵道:“那重点是啥?”

他笑了笑,很开心的那种,轻手轻脚的将她抱在怀里,闭上眼睛,和她一起睡。远修好喜欢娘子呢……

“你什么意思?看着我吃不下去?”于盛优瞪他。

她起身,走到外厅的餐桌上,餐桌上光菜就有四十多碟,还有八种羹汤,这种场面于盛优倒也见惯了,他们宫家哪天吃饭不像吃满汉全席一样的?拿起空碗,给宫远修盛了一大碗燕窝粥,然后夹了一大块肉松和一些精致的小菜在里面。端起来走回床边对着宫远修笑:“来来,吃饭。”

“家法也不是摆在那里好看的。”宫夫人淡淡的说,“优儿,你也算是小姐出身,该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是么?”

于盛优浑身一哆嗦,只觉得皮肤被刺得生疼。

宫远修撇撇嘴,特可怜地望着她,呜呜……娘子好过分……娘子好坏……为什么远修没想起来有这么多女人都得用到‘娘’字呢。

比如:宫家大少爷,傻了。

于盛优看着他那委屈的可怜相,有些自责地想,自己是不是过分啦?她掩饰地咳了咳,然后说:“不过……如果你是指亲人中带‘娘’字的人都爱你的话,这还差不多。”

“乖。”宫夫人欣慰的点点头。自己的这个儿子,她是如何宠都不够的——当年若非她一念之差,又如何会变成现今这样?她欠他的,只怕今生都还不完。

“好。谢谢娘亲。”

其实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没触犯到底线之前你满屋子蹦跶也随你,可你若是触犯到了底线,便不是说说笑笑就能糊弄过去的,对于于盛优的婆婆湘云公主来说,宫远修的健康与快乐就是底线,是谁也不能破坏的,即使是于盛优也一样。

“娘子会喂我吗?”宫远修有些期待的望着她。

另一边,宫远涵在宫远夏房里吃着饭,吃了两口,便饱了,桌上一桌的菜有的连动也没动。他挥挥手吩咐:“来人,撤下去。”

看了一眼轻手轻脚的将宫远修扶起来的于盛优,宫夫人微微一笑,随即脸色又有些黯然。

“三弟……”

“恩,恩。”于盛优胡乱地点点头,心里却不以为然,她算是什么小姐了,明明就是一个满山跑的野丫头啊,不过,婆婆生气起来的样子还真是蛮可怕的,和平时的她差得也太远了吧。

一碗燕窝粥在于盛优连塞带喂之下很快就解决了,她拿着空碗问:“还要么?”

于盛优抓住他伸出的手,柔声道:“饿啦?我去给你找吃的好不好?”

“……”宫远夏默默看他,望天,大嫂,你要倒霉了!当宫家二少爷对什么人或物感兴趣的时候,如果那个人或物不够坚强,就会被他毁掉啊啊!

宫夫人笑的慈爱:“娘就知道你起来要饿,早就吩咐下人做了你爱吃的菜了,想吃什么叫优儿给你夹哦。”

于盛优瞟了一眼宫远修,有些内疚的对他笑笑。

于盛优捧着盆,坐在床边,温柔细语的道:“相公,没吃饱不?再来吃一点。”

宫远夏有些看不惯的说:“二哥,即使我们家世袭爵位,你也不能这么浪费啊。”

“皇宫里的各位‘娘’娘也爱你?都爱你?恩?”于盛优步步紧逼。

他两勺,她一勺。

“娘子,娘子,我饿了。”宫远修对着于盛优伸手道。

“大哥,知道我是谁不?”宫远夏沉不住气的问。

“那个凶巴巴的女人!?二哥,你脑子坏了?”

于盛优有些宠爱的问:“不是饿了吗?我给你端饭来吃?”

于盛优摇头。

“切……你真是!”宫远夏摇摇头。

于盛优看着能喂饱四个大汉分量的燕窝粥,现在已经不能叫燕窝粥了,叫大杂烩,看着那一盆大杂烩,从胃里冒出一阵阵的酸水,勉强将酸水咽下去,望着自己的看守小六,她装了装气势道:“小六儿,你知道我家干什么的么?”

他四勺,她一勺。

瞧见于盛优的模样,宫夫人微微一笑,依旧是轻言细语的,但于盛优却只觉得冷那叫一个由心里冷到心外。

“呃……”好像也不是。

宫远涵起身,抖开折扇,对着小厮说:“小六儿,你在着看着,要是少奶奶吃不完这碗饭就来告诉我。”

宫夫人有些好笑的看着他们俩,自己的儿子真是长进了,饿了不找为娘要吃的,反倒找起媳妇,这媳妇也是有意思,身在宫家堡,还用她去找吃的么?

“谁爱你啊?我差点没毒死你。”于盛优撇过头不看他纯真的笑容。

宫远修像是听到于盛优的脚步声,睁开眼睛也对着他笑。

小六儿:“小的知道少奶奶家世代神医,用毒功夫也超强,但是,小六儿宁愿被少奶奶毒死,也不愿意被二少爷整死。”一边要死死一个,一边要死死全家,傻子也知道往那边靠啊。

宫远涵笑:“看着你是挺饱的。”

宫远涵笑:“重点啊,就是……我家爹爹最厌恶的事情就是——浪费食物。在我们宫家,谁都知道,让我大哥不开心了,那便是得罪了娘亲,若是浪费了食物,嘿嘿,你说是得罪了谁?”

“啊,原来你知道啊。”宫远涵一副惊讶的样子。

“吃不下了,又何必勉强自己?”宫远涵笑的温柔。

“吃的完,吃的完,娘子陪你一起吃。”于盛优舀了一勺塞进他嘴里,然后自己一勺,两人对看一眼,宫远修笑的开心,于盛优笑的僵硬。

“干嘛啦。”于盛粗声粗气,有些不耐烦的样子。但若是你仔细看她的话,便会发现她弯弯的眉眼里全是满满的笑容。

“爱啊。当然爱啊,和‘娘’字沾上边的人都会爱远修呢。”宫远修拉起于盛优的手,在她的手心里写下一个‘娘’;“你看‘娘’字是一个‘女’一个‘良’组成的哦,就是很好很好的女人的意思呢!很好很好的女人怎么会不爱远修呢?”

“怎么会?”

宫远涵淡笑着望她继续道:“这些都不是重点。”

宫远修抬眼望他,老实的回答:“三弟。”

于盛优看着手心里莫须有的字,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些痒痒的。

比起宫远涵在宫家的恐怖力,于盛优还差那么好大一截!

“菜市场里买猪肉的大‘娘’也爱你?”

“……”宫远修摇头,摇头,使劲摇头。

宫远修躺在床上,大大的眼睛眨巴眨巴地望她,嘴巴里还裹着一嘴食物,于盛优用右手,盖在他的明亮的双眸上:“闭上眼睛。”

“……”爹爹不会娶小老婆的。

宫远涵先是一愣,然后忽然失笑出声:“大嫂,你吃的掉这么多么?”

“那你就别吃!”于盛优恨恨的说完,站起身来,把宫远涵那边的菜全罗进盛燕窝粥的大碗里,将空碟子重新丢回他面前,自己端着脸盆大的碗,将里面的稀饭和菜搅拌在一起,那稀饭看着……恩,真是饱了……

然后……

再比如:厨房的大黑狗啊黄,再也不与狗交配,而爱上了耗子。

于盛优嘴里的一口稀饭没含着,喷了出来,谁也没看清宫远涵的动作,他已轻巧的飘到她隔壁座位上,白色的衣袍上连一滴汤汁也没溅到,淡定温和的笑颜从没变过。而一直站在他身边服侍他的小厮,一脸饭粒的愣着,眼神幽怨的望着于盛优。

宫远涵笑:“因为——我会告密。”

“终于要吃饭了么?给我加双筷子。”一个温和却戏谑的声音在外厅响起来。

“呃……”菜市场卖猪肉的是女人么?远修不知道啊。

于盛优抱歉的望着小厮,拿出一方手帕,先擦擦自己的嘴巴,然后陪着笑脸递过去道:“擦擦,擦擦,哈哈,我不是故意的。”

“大嫂此言差矣。”宫远涵打开折扇,笑的一脸温雅,一派浊世贵公子的模样。歪头,轻笑道:“大嫂似乎忘了,这是在下的房间。”

小厮接过手帕,郁闷的看着手帕上的口水,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大少奶奶……果然如传言中一样——遇见她就没好事!

“你不觉得大嫂很有意思么?”

“干嘛?”

“娘子……好撑撑……”宫远修打了一个超级大的饱嗝,躺在床上摸肚子。

小六儿恭敬的点头答应。

于盛优捧着盆,吃了两口,实在是吃不下去了,忽然灵光一闪,端着盆跑回房间,望着自己家相公笑的可爱。

宫远涵歪歪唇角,露出惯有的温柔笑颜:“大嫂,你知道么?爹爹小的时候正好是家庭变故,一家四口流落街头,爹爹是家中长子,自然要担负起赡养弟妹的重担,可是当年爹爹年幼,又如何能找到食物?哎,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我家三姨便是那时饿死的。”

宫远涵右手托腮,歪头,如墨的长发在阳光下散着金色的柔光,他微笑道:“爹爹一定会知道的。”

“哎,没意思么?我倒总想欺负她。”

于盛优捧着碗,小声说:“那个……我……我倒了不让你爹知道就是了。”

“……”于盛优瞪大眼,使劲的瞪他:“你……你……你个小人!”

“你……你爹爹?”

他八勺,她一勺。

“大少奶奶,请用膳。”

宫远修哼哼了两下,忽然抱住她,将脸埋在她的脖子旁,闷声道:“娘子……好舒服。”

比如:隔壁三王爷府上的小郡主,见了女人就喊相公,见了男人就喊爹。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