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九章 原来她这么菜鸟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九章 原来她这么菜鸟

北方的初春,还有些冷意,加上下雨,更是冻人。

崎岖的山路上,一匹棕黄色的瘦马飞速的在雨中奔跑着,马上匍匐着一个瘦弱的身影,他没带任何雨具,任由雨点疯狂的砸在他身上,他的手紧紧的抓住缰绳,咬牙抬头望去,山路的尽头,远远的能看见一面鲜红的旗帜在风雨中飘扬,旗帜上写着大大的‘雾山云来客栈’。客栈坐落在通往雾山的必经之路上。

马匹终于到达客栈,从马上下来一个瘦弱的少年,他全身颤抖的蜷缩着,低着头,刘海遮住大半面容,只能看见冻的发青的嘴唇和惨白的下巴,他哆哆嗦嗦的走到柜台:“老板,给我一个房间,还有一桶热水。”

除了那张桌子有空位之外,其它桌子上都满满的坐了八个人朝上。

“也没什么好可惜的,若不是毁了圣医派,也不会发现一个天大的秘密。你们可知道,为何鬼域门要痛下杀手么?”带刀的男人神秘兮兮的问。

顺着小二的手指望去,最右边的一张桌子上,坐着六个人,六人都带刀剑,一看就是江湖人。

小二记下了菜名,欢稍的走了。

“来喽!客官,楼上请。”小二热情的在前方带路。

男子握刀的手紧着,又松开,紧着又松开,来回两次后忽然出刀,刀锋冰冷的寒气萌的向少年逼去,少年眼神一闪,身形未动,刀锋擦过他的发带,如墨的长发披散下来,几缕黑发被锋利的刀气割下,悠悠的落在地下。

“好嘞!客官这边请,”小二领着他到了右边的桌子,将板凳,桌子擦了擦,请他坐下问:“客官要吃些什么?”

少年蜷着身子,抖着身子跟了上去。

‘少年’冷着脸,捏紧拳头,站起身来,转身离开。只是她转身的那一刹那,那使刀的男子忽然闻到一阵诡异的花香,像是年幼时经常采摘的那种野花香……

于盛优抬头望着眼前,原本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圣医派,只剩下了几片被烧焦的瓦,熏黑的梁,山风吹过还隐约闻见炭火的味道。

一直沉默着吃饭的少年也抬起眼来,定定的望着他。

“那个于盛优就是圣医派的唯一活口?”一个脸上有刀疤的江湖汉子问。

老板歪头笑笑脸上的表情和他憨厚的样子形成诡异的画面,他从袖口里拔出一把匕首,阴狠的看着床上瞪大眼的男人,男人的眼里都是惊恐,他终于知道自己昨夜得罪的那个女孩就是于盛优。

没一会饭菜上来了,金黄色的玉米粒伴着松子,颜色鲜艳,看着就很可口,少年拿着筷子,夹了好几次,总是夹不起玉米粒,她端起碟子拨了一些在碗里,拌了拌,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吃着。

“不知道。”另外几个人纷纷摇头。

酒桌上的人又热闹了起来,互相进着酒,好像刚才的不愉快更本没发生一样。

少年的眼神瞟了瞟坐满人的大厅,抓住从他身边路过的小二问:“没位置了么?”

湛蓝的天空下,她清明的眼神慢慢迷离……于盛优缓缓的闭上眼,失去意识的最后,她忽然轻声念道:“……远修……”

“居然……你们居然划花我的脸!!!”于盛优暴怒的冲上去对着两个人拳打脚踢了一番,这两个垃圾杀手,居然不懂得江湖上最基本的规矩——打人不打脸!我抽死你们!让你们毁我容,我抽!我抽!!

带刀男人慢悠悠的喝了一口酒,看够了众人焦急的眼神后,终于开口:“听说很久以前,有一本秘籍。上面有一药方可让人长生不老,功力猛增。那可是天下至宝。当时这本秘籍引起武林宫廷的抢夺,那可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东西啊。可秘籍经过多次明抢暗夺,早已不知所踪,谁也不知这本秘籍究竟落入何人之手!可前一段时间,鬼域的人到处收集医学宝典,像是在寻找什么!最后确定了一件事……”男人说到这里便住口了。

“素啦!奶奶滴,那嘞色鬼绿民来,抄了圣医拜咯,死滴一娃子都不升呐!”另一个操着一口不知道什么地方方言的汉子怒气冲冲的说。

带刀男人眼珠转了转卖关子的说:“我倒是知道。”

桌上别的客人打着圆场:“就是就是,和小孩子计较什么?来喝酒喝酒。”

她知道,这样下去自己撑不了多久,在这块空地之上,无处可躲,定是讨不了便宜,撇了一眼茂密的森林,心里已有了注意,她挡开一剑,左手入袋,掏出一包粉末,对着两个蒙面人撒了过去,蒙面人闭气迅速后退。于盛优抓住这一瞬间机会,飞身进入森林。

语毕刀落,鲜红的血喷溅而出……

在座的几位好汉无不惋惜纷纷摇头,一副嘘唏哀哉的样子,坐在角落里的少年,还将头埋在碗里,用力的将嘴巴里塞满饭,嘴巴鼓鼓的,瞪大着眼睛用力的嚼着,就像嘴里的饭和她有深仇大恨一样!

于盛优经过半个月的路程,终于回到了她魂牵梦绕的雾山,山上的风景依旧如她离开时一样,柳竹林茂,云雾飘绕,美的不可胜收。

老板摇摇头道:“定是没有出过门的少爷,这种梅雨季节居然连把伞都不带在身上。”

“快说,快说。”几个人催促着他说出真相。

“不好,大少爷又闹起来了,快去请二少爷来。”落落慌忙推了下小赵,然后自己转身匆匆忙忙奔进主卧。

就在这时,楼上走下来一个布衣少年,正是刚才那个被雨淋成落汤鸡的人,少年个子不高,身材瘦弱。长清灵俊秀,一张小脸只有手掌那么大,大大的水眸闪着点点星光。

她终于鼓起勇气,跃下树枝,翻飞到那片废墟前面,蹲下身,捡起一片烧黑的瓦片,紧紧的握在手里,瓦片承受不住她的力气,悄然而碎。

“是谁下的呢?”小二眼神转转回忆昨天晚上的事情。

这哭声对于宫家人来说……已经熟悉了,这半个月来这样的哭闹,每天至少十几次,宫家大少爷睡醒就哭,哭累了就睡,睡醒了再哭,简直让宫家上下心疼的要死,可谁也没办法啊,谁也变不出一个于盛优出来啊。

于盛优的身体直直的向后倒去,落在地上的时候发出沉闷的响声,她抬眼看着偷袭她的蒙面人,原来森林里一直还藏了一个!可恶……

少年眨了下眼,点头:“就坐那吧。”

两个蒙面人待空气中的粉末被吹散,立刻追进森林,可茂密的森林早已看不见于盛优的踪影,蒙面人停了下来,放轻呼吸,警惕的看着四周,他们能感觉到,她就在这里。

大汉被少年的突然反驳冲的怔了下,微怔之后有些恼怒:“你个小鬼懂什么,你怎么知道我胡说。”

下雨天留客,今日,客栈的生意特别的好,到了晚上,店里的房间基本已经住满了。天色也渐渐的暗了下来,晚饭时间,各路的江湖好汉,商人路人,纷纷下楼就餐,楼下热闹的座无虚席。

少年这才抬头望向拼桌吃饭的那些男人,长相都很一般,没啥惊喜的。

“那上一任帮主于昀成总是老死的吧!”少年又问。

“你!”大汉被顶撞的有些恼怒,可在这么多人的场合也不好发火,干笑了下说:“小兄弟,这你就不懂了吧,长生不老药是长生的,不能治病,于豪强的妻子是病死的不是老死的!”

她还没有到达山顶的时候,就已经看见了那一片废墟。

四周安静的只听见风声,于盛优站在空旷的废墟之上,双腿微曲,右手握紧匕首,晶亮的眼睛闪着警惕的光芒。

主卧里,宫远修坐在床上,双手抱着膝盖,将头靠在膝盖上,哭的伤心欲绝,他家娘子不见了,不见好久了,不见好久了……不要远修了么?呜呜……不要了么……

“胡说!”一直很安静的少年忽然出声反驳!

客栈老板看着眼前狼狈的少年道:“呦,这位爷,您咋淋成这样啊,快上楼,可别冻着了。小二,快带这位小爷上楼去。”

隔日清晨,雨停日出,客栈的人纷纷离开赶路,只有一个房间的客人没有离开,小二等到中午,忍不住上楼敲门,敲了许久并无人应答,推开门一看,客人正全身僵硬的躺在床上,表情痛苦而诡异……

树林中一群鸟拍着翅膀飞过,山风温和的吹着,山林间飘着淡淡的青草香,猫抓老鼠的游戏还在继续,就不知,到底谁是猫,谁是老鼠。

小赵急的直搓手:“哎呦,这可怎么办啊,大少奶奶这次出去可不知还有没有命回来。大少爷这样一直不吃饭,可不得饿出病来。”

落落垂下精致的脸,无奈的摇摇:“还不吃呢,一直吵着要找大少奶奶。”

落落走后,宫远涵望着床上哭的可怜兮兮的宫远修叹气,沉默了一会,忽然道:“哥,别哭了,我带你去找她。”

“什么毒如此诡异?”这毒确实诡异,中毒的男子全身僵硬,可眼睛却是睁着的,还很清醒,眼里透着强烈的求生欲望。

就在这时,身后忽然出现一张鱼网像她撒来,于盛优眼神一紧,就地一滚,躲过,右手在腰间一抽,再站起身来之时手中已经多了一把匕首,匕首通身漆黑,闪着青色的寒光,一看就知其刀身上涂满剧毒!

“有啊,有啊!,客官,要不你坐那里。”

“恩……”少年摸摸下巴,不知道吃什么,眼见的瞟见桌子上别人点的玉米抄松子,冬菇炖腊肉,于是照样点了一份。

少年哼了一声,凤眼瞪他,有些不肖的说:“圣医派若是有长生不老的方子,为何自己不用?十年前圣医派帮主于豪强的妻子去世的时候不用?什么长生不老药,想想都知道没有!”

“你!”大汉气的拍桌而起,握着刀的手紧了紧,隔壁座位的汉子见他生气,拉着他坐下来:“算了,算了,你和小孩子计较什么?”

“什么事?可是圣医派有那长生不老的秘籍?”一个大汉焦急的问。

“没错,鬼域门查出圣医派有一本祖传秘籍——《圣药宝典》,正是这本长生不老秘籍!”

她无心看景,将马拴在山下,提气用上轻功在熟悉的山林间飞跃着。

老板弯下腰来,笑道:“我真得谢谢你,要不是你,我们还得在宫远涵的障眼法里转悠半天呢。来!让我好好谢谢你!”

“是。”落落行礼告退……眼神不舍的望了眼宫远修。

“哦,你说的是二弟子于盛白吧!死了,厉害什么啊!碰到鬼域门那就是不堪一击!那个大弟子于盛世在江湖上不也赫赫有名么,还不是死了!听说鬼域门一把火烧了圣医派,连一根毛都没剩下。圣医派,已经成为历史了!”一个拿刀的男人吃着花生米,一幅不肖的表情道。

“话不能这么说,这圣医派历代下来出过多少名人名医,救活过多少人啊,就这么被毁了,哎……可惜,可惜啊。”一个男人了一口酒惋惜的摇头。

……我貌似……玩完了……

揉了两下,摊手一看,手掌上都是血……唔……于盛优原本很得意的脸忽然变的非常阴沉……阴沉……

那富态如球的客栈老板跑上楼来,查看了下客人,只见客人呼吸心跳都没问题,只是全身僵硬麻痹了。

两个蒙面人左右夹攻,步步紧逼,手中的招数更是招招直逼要害,于盛优勉强接招,毫无反击之力,不到一刻,胳膊和腰侧,脸颊均有划伤。

“哼……这种僵尸草,中毒之人会全身僵硬三天,三天内全身奇痒难当却无法动弹言语,是非常折磨人的毒药。”

一只手从身后拍拍她的肩膀,她含泪望去,只见一脸温笑的宫远涵站在她身后道:“你下去吧。”

风忽然刮起,废墟上的尘土被吹的飞扬了起来,于盛优微微眯眼,忽然左手方向一个蒙面人向她扑来!

“大少爷……”落落说着说着居然急哭了:“大少爷都瘦的不成样了,落落看着真是心疼死了,这狠心的大少奶奶,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一颗枝叶茂密的大树上,于盛优潜伏在上面,看着树下全身紧绷的蒙面人,歪歪唇角,邪恶的一笑:“哼,进了我的地盘,看我怎么弄死你们!”

摊手,碎成粉末的瓦粒随风飘散……

“大少爷……”落落上前一步,想说什么却不知该如何安慰,只能静静的站一旁,用自己的微薄的力量陪着他,他伤心,她陪他伤心……

这是她第一次实战,她的武艺不好,不管是在圣医山还是在宫家堡,她从来就没有好好练过武。现在她有些后悔,早知道今日,当时应该和大师兄好好学武的!可恶!抬手,架住一把长剑,一把又从右边刺来,手中勾着一把长剑,借力用力,又挡住另外一把,两把剑,一把匕首绞缠在一起。

远修……你好么?

哎……两个人同时垂下头来叹气。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