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章 她的第二朵桃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章 她的第二朵桃花

“你要……带我去找她?”宫远修抬起哭的和花猫一样的脸蛋,眼里充满希望的瞅着宫远涵。

宫远涵微微失笑,轻轻点头,啊自己家大哥的这个眼神,真是销魂的很啊。

宫远修瘪瘪嘴巴,然后大哭:“你骗人,你骗人,你都说过好多次了。你每次都骗我。远涵是个大骗子!”

宫远涵的笑容是灿烂,抬手,用衣袖轻柔的擦去他脸颊上的泪水,温声道:“哥,先吃饭好不好?吃完了有力气了我们就去找。”

她做的第一个梦,梦见了鬼域派的大BOSS,大BOSS是个帅的不能在帅的帅锅,这个帅锅BOSS对她一见钟情,看着倒在地上的自己,楚楚可怜,柔柔弱弱的样子,他的心猛然一抽!大BOSS想:啊!这个世界怎么会有如此美丽而柔弱的女子,为什么我一看见她就莫名的心跳不止,血液加速呢?

“恩?不乖不带你去哦。”宫远涵笑的眼角弯弯的,嘴里说着威胁的话。

转身要走,没走两步,便被一个巨大黑影从身后扑住,宫远涵身形未动,稳稳的接住扑过来的黑影。

恩恩,如此安慰自己后,于盛优又开始昏睡起来。

丫又开始蠕动了蠕动了,奋力的蠕动着,死也要死在帅哥手上,让咱看一眼帅哥!蒙面人的脚踩的更紧了,他不知道脚下的那个女人为啥又激动鸟。

身后那个笑的一脸真诚的弟弟早已失去踪影,宫远修知道他又上当了,怒而掀桌,哭喊:“臭远涵,臭远涵,你又骗我!我再也不相信你了!哇呜呜——我要找娘子哇……呜呜……”

“啊??”于盛优恍如被雷劈中一样,瞪大眼,脑子里乱哄哄的想起大话西游里彩霞仙子说的一句话:我猜中了这个过程,却没猜到这个结局……

这个,该怎么办?人生最大的选择摆在了面前——卑微的活着或者高傲的死去?

于盛优使劲蠕动着,看看我?也让我看看你,看看你吧!

另外一个蒙面人倒是比较聪明,直接把她从棺材里拉出来,毫不温柔的丢地上,于盛优跌在地上不觉得疼,身体早已疼到麻木,她微微睁开眼睛,看着四周,居然是一片看不见尽头的沙漠?

大BOSS再看看自己身上的伤,瞪着抓住自己的三个人想:这些没用的东西居然把这么柔弱美丽的女子伤成这样?

宫远修吸吸哭红的通红的鼻子,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她怎么了?”BOSS大人问三个抓她回来的杀手。

丫不动了,愤愤的翻着白眼,将他的全家轮流问候一遍,就在这时,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门主到——”

“我没有啊。”BOSS继续无辜的眨着绿豆眼道。

“你!你为何要如此!”爱德御书气愤的甩了甩衣袖。

于盛优继续装死中。

于盛优稍微睁开一点眼睛,有气无力的看着他,心里怒火冲天的想:操,几天不给你吃不给你动,让你躺在棺材里,我看你起不起的来!

终于,她在酸楚的心情中醒来,脸上湿湿的一片。

自己正义凛然一脸悲愤的回答:我和你有灭族之仇,我永远也不会爱你滴!你死心吧死心吧!

“我不是你老婆……妈的!别总让我重复同样的话!!”

御书笑:“啊,我大哥啊,就是千千白于盛白呀。”

“字嘱弟御书:

“错!”于盛优摇摇手指道:“是一个很帅的傻子。”

神医微微一怔,笑着点头:“可以啊。”

“于盛优抓到了么?”内殿传来了一个声音,低哑魅惑,偏又带着漫不经心似的慵懒味道。

“一:为毛你哥要拜在我们圣医门下。

嫁着他?!于盛优忽然想起自己做的第一个梦,狠狠的咽了下口水,狼狈的推开满眼深情的BOSS道:“表这样!我知道你想要什么,我给你!这是《圣医宝典》给你给你!拿走!快拿走!”我只求你千万别看上我!噢神啊!求求你,把他变消失吧!

可在这种环境下偏生异类。鬼域门第六代门主的大公子爱得御寒,自小便容貌俊美,天资聪颖,是个不可多得的学武奇材,鬼域门主对其寄予厚望,可爱得御寒却与众不同,他生长在已胖为美的地方却偏偏想当一个瘦人。

御书说到这的时候,于盛优有些相信了,别看二师兄一脸狐狸样,其实是个超级路痴,就连在雾山那么小的地方,也经常迷路,没事去个后院都会被困在林子里,走不出去,然后他就非常淡定的躺在林子里睡觉,等着自己发现去把他捡回来。每次找到在树林里沉睡的二师兄的时候,她都舍不得叫醒他,因为那是一幅非常美丽的画面。每次自己都蹲在他旁边,等他睡到自然醒。每次他睁开眼,笑的一脸慵懒迷人的唤她小师妹。

于盛优被拖拽着,一路踉踉跄跄的走着,她随意的看了眼四周的景物,这里的建筑风格是老旧古堡的样子,阴沉,黯淡,像是随时都能飞出一只吸血鬼一样。

于盛优直起身来,像是做梦一样的说:“我有了。”

大BOSS怒啊!将自己软禁之,抽打之!

“启禀门主,于盛优在此。”踩着于盛优的蒙面人恭敬的回到。

她看着他,轻声说:“对不起。”

不过……万一BOSS真的爱上自己可怎么办?应该不会吧?

爱得御书誓言旦旦的拍着胸部道:“老婆,你休息吧,有什么危险,你只要吼一声,我马上就到!”

就在这时,三个蒙面人终于停了下来,棺材落地,棺材板被打开,强烈的阳光射进来,于盛优使劲的闭着眼,还是能感觉到阳光的刺眼。

于盛优撑开笑脸,一脸欢喜,他眯着小眼睛,接着道:“住我屋里啊。”

爱得御书也不恼,喜洋洋的转身出门,对于他来说,自己长的这么英俊潇洒威武不凡,又是鬼域史上第一个将魔功练到第八重的门主,门里的女人们,没一个不对自己抛媚眼,没一个不暗恋自己的。像他这样出色的男人,怎么会有女子不喜欢他?不会滴!所以老婆只是暂时抗拒,等过两天,看着看着习惯了,就会发现,其实——胖才是一种美。

而另一边,于盛优被人全身绑的和粽子一样,丢在棺材里,被三个蒙面人扛在肩上急速飞奔着,不知道这三个蒙面人是不是因为在她手上吃过亏,所以故意虐待她,好几天内除了给她喝点水,便什么吃的也没给过她,而且为了防止她用毒,身上的绳子从来都不曾解开过,于盛优从来都没吃过这么大的苦,简直快疯了。

肉球BOSS点点头,对着于盛优自认为妖媚的笑:“你好啊,小优儿。”打完招呼,他又急切的问:“你觉得我可帅,你可见过比我更帅的人?”

“哼,我知道你的相公,不就是一个傻子么!”爱德御书瞪着她,有些不相信,这个女人居然宁愿选择一个傻子也不要英明神武英俊潇洒的自己!

三个蒙面人站的笔直,文风不动,于盛优五体投地的在地上蠕动着……蠕动着……一直蠕动着。

爱得御寒无力的摇头,天空中明晃晃的太阳照得他眼前发黑,可他还是用晶亮的眼神死死的望着他,虚弱的小手还是紧紧的抓住他的衣摆。

“太好了!你终于承认我是最优秀的男人了!”肉球BOSS很激动的拉起她的手,神情款款的道:“小优儿,现在我有资格说我爱你吧!”

宫远涵眼珠微转,嘴角温柔的笑容又回来了,他拉开宫远修抱着他的手,回身温柔的望着他,一脸真诚的道:“自然不会骗你,哥要相信远涵,知道么?”

宫远涵站在屋外,无辜的摸摸鼻子笑:“下次你还是会相信的。”

御书歪唇一笑,虽然是个胖子,却还是有些邪魅的味道,他指着于盛优的手臂道:“老婆,你的守宫砂好红啊。”

于盛优‘啪’的一下撇断一根筷子,用阴森的眼神瞪着他重复:“我不是你老婆,我更不想和你一样‘漂亮’。”

“放屁!你说没有就没有!我为毛要相信你!为毛!你杀我全家,我要毒死你毒死你毒死你!毒死你全家。”于盛优用尽吃奶的力气吼,口水喷的BOSS一脸都是。

自古鬼域门便有一门高深的武学,此功名为魔球功,共有八重,每突破一重练功者就会增胖一倍,功夫越高人就越胖,所以在鬼域门从不以胖为丑,反以胖为荣,为美,为强。

一个蒙面人,再也受不了的抬脚,将她踩住!

于盛优带着比哭还难看的笑脸,使劲鼓掌:“好强啊好强啊,没见过比你更强的。”虚伪啊!虚伪!虚伪会不会遭雷劈啊?!

她又问:“然后呢?”

将信纸握着手里,再摊开,已变成粉末,随着春风飘散。他歪歪头,温柔的眼里闪过一丝精明……

“有啥?”御书诧异的问。

他的话语是那么的包含爱意,他的双手满是那么的油腻而温暖,他的眼神是那么的热切而深情,他的眼角还有一根毛,他的那根毛上还粘着一粒饭……

可素,BOSS不但不介意,反而激动鸟,兴奋鸟,开心的用自己粗壮的手臂一把抱住于盛优道:“小优优还是和小时候一样可爱。我太喜欢了!你凶起来的时候好可爱了,好喜欢,好可爱!”

他说……他爱我……于盛优满身鸡皮疙瘩,仰头望天,宽面泪。神拉,救救我吧!难道我命里的两朵桃花一朵是个傻子,一朵就是这个胖子么?

“老婆,漂亮一点有什么不好?虽然我也不嫌弃你瘦啦,但是人总要往好的方面发展对吧,你看你,瘦的,除了我也就一个傻子肯要你,你说你胖点有什么不好,快点增肥吧,来,多吃点肥肉。”御书很体贴的将一块肥肉夹进于盛优的碗里,用一脸你快吃啊快吃啊的眼神看着她。

“放……开……我……!”于盛优使劲的挣扎,无奈他的力气太大,他的肥肉太多,怎么推也推不开。

“这三个问题,我可以慢慢回答,老婆大人,不如我们先吃饭如何?”

“这次不骗我么?”宫远修抱着宫远涵的腰,头抵在他的肩膀上,小心翼翼的问着。

于盛优昧着良心开口:“没见过。”(这次很流利)

“唔,这个事情是这样的。”

爱得御书一手拿一块大肉,塞的嘴里满满的,嚼嚼轻松的咽下去,然后说:“是啊,我哥真傻,魔球功这么好,干嘛不练呢?你看我现在多帅,多英武,多强壮,你再看他,瘦的和猴精一样,丑死了,老婆,等我们成亲后,我也把魔球功传给你,这样你就能变的和我一样漂亮了。”

Boss一怒之下把他们三人狠狠的毒打一顿,然后杀了!

“老婆!你在呼唤我么?”爱得御寒英勇的推开房门,冲了进来!他家的小优优,忽然在房间里惨叫不止,一定是发生什么危险了!身为正在追求他的男人,当然得第一时间赶到!

“远修不吃也有力气。”宫远修害怕他又像以前一样,骗自己吃完饭就走了,更本不带他去找娘子。

于盛优气喘吁吁的张开嘴,得意的笑:“哇咔咔,吃掉了。”

唔……唔……皱眉!使劲皱眉!拿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然后猛的往地上一摔,她掀桌!

宫远涵嘴角的笑容僵硬了一下,慢慢的不高兴的弯下嘴唇,像是很生气的样子说:“你不相信就算了。”

“……我不是你老婆。”于盛优咬牙切齿,满脸通红的看着他,这个不要脸的!

“那个,举手提问!”于盛优满头黑线的问:“请问您的大哥是……?”

肉球BOSS满意的点点头,继续开口:“我可有钱?你可见过比我更有钱的人?”

爱得御书点点他的肥头大耳道:“可以啊。”

一阵微风拂过,他仰天望天,微微抬手,一只雪白的信鸽从天空滑翔而下,扑腾着翅膀,柔顺的落在他的手臂上。他拿起鸽子脚下系着的信,看一眼,笑:“这么快就被抓了……还真是没用啊……”

我于盛优自愿嫁给爱德御书为妻。立此为据,凭据娶人!

爱得御书笑了,他虽然是个胖子,却还是看得出自信狂傲的味道,他起身望着她道:“可以啊,如果你办得到的话。”

“我已经嫁过人了,不能再嫁。”于盛优拍拍胸口,将有些噎的感觉吞下去。

于盛优接过手帕,有些呆呆的,信上写着。

一直到现在,于盛优开始为自己的未来担心了……她该怎么办?等下见到大BOSS她是应该充满仇恨的和他拼命,还是忍辱负重的和他哈鳖?

三分钟后,在一片寂静的大厅里,于盛优硬是憋出一个字:“帅!”

“停!不要搞的和我很熟一样。”于盛优大吼,阻止他说出恶心的话:“你不要这本书,干嘛灭我们圣医派?”

于盛优奇怪的望着,她不懂他们为啥带她来这里。

“自然是真的,我骗我老婆干嘛?”

那啥,真够难选的,咱一会在选,先看看大BOSS长的如何起。

当太阳的最后一缕阳光照射在沙漠上的时候,忽然,忽然的,于盛优只是眨了下眼睛,真的只是眨了一下眼睛哦,眼前忽然拔地而起一座巍峨高耸的古堡,暗灰色的古城墙在晚霞的笼罩下发出一种韵染的红光,那景色……美的妖艳,却诡异的让人心惊。

“我没有啊。”BOSS无辜的皱眉。

肉球BOSS很开心的站起来,滚来滚去::“我可是英明神武,我可是独霸一方,我可是世界上最强的男人?”

“优儿,你受苦了。”BOSS抬起他又粗又胖的手指,温柔的将于盛优乱糟糟的头发理了理,然后用好听的声音说:“以后,你嫁给我便再也不用吃苦了。”

于盛优愣:“……”

蠕动蠕动蠕动!

“我不是你老婆。你快和我说说究竟是怎么回事?”

“老婆大人,我想他们应该没事,火灭了之后,我曾经检查过圣医派的废墟,连一具尸体都没有。”

随后,于盛白便跟着师父习医习武,他本就聪慧学的又用心,不到五年便名震江湖,成为圣医派的一大招牌。

“啊!你干嘛!你干嘛!”于盛优抱着双臂猛的往后退。

那时的爱得御寒被震撼了,小小年纪的他,忽然找到了人生目标,伸出还很虚弱的手,紧紧抓着神医的衣摆,眼神渴望的望着他。

某胖子摸摸下巴,很淡定很认真的打量了下于盛优道:“老婆,你确实太瘦,该养胖些才好。”

这个梦做完后,于盛优全身冰冷,眉头紧皱,在颠簸的摇晃中清醒后强烈鄙视自己,自己怎么会做这么无聊的梦,她相信,自己这个长相和人品是不会让人一见钟情的,除非那人是傻子,所以说自己家相公除外么!

于盛优被猛的一推,跌倒在大厅里,于盛优趴到在地上偷窥着,她身上的绳子就从来没解开过,她向一只虫宝宝一样蠕动着看了看四周,这里好像是古堡的中心,非常空旷,大概有一千平米那么大,这个大厅的最里面,有一个大帐子,帐子很密实,看不见里面。

宫远修犹豫了半响,还是决定听他的,宫远涵挥挥衣袖,仆人端着各色食物鱼贯而来,半个时辰后,宫远修吃完了所有的东西,在回头去找宫远涵的时候……

她饿啊,怒啊,憋屈啊。想叫叫不出来,想尿尿不出来,饿的头晕眼花,晕过去了好几次,整个人昏昏沉沉,于是丫开始做梦,不停的做梦。

当天边的晚霞完全退去的时候,这座古堡也像是随着天山的彩霞走了一样……风沙吹过,一片平地,哪里还有古堡的踪影?

于盛优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景象……海市蜃楼么?三个蒙面人中的一个,拉起于盛优就往里面走,四人一到门口,古堡的门自动打开,于盛优被拖拽着拉了进去,古堡的门被缓缓关上,发出沉闷的轰隆声,谁也没注意,当铁门最后关上的那一刹拉,一道黑影跟着他们身后,飞身入内……

“那啥……二师兄写信的风格变的也太快了吧。”于盛优一边吃着这个刚从桌上顺来的苹果,一边道感叹道。

于盛优平静了一下情绪,告诉自己千万不能冲动,就是有二十个于盛优也一定没他重,所以,咱好汉不吃眼前亏,先看看状况。

“我不是你老婆,究竟,我爹爹和师兄们,究竟怎么样了?是死是活,被谁所害?”

OH——NO!于盛优眼睛徒然睁大,晕鸟!

“三:为毛你和二师兄长相差这么多?”

她……究竟可以做什么?

大BOSS将自己纳入后宫,表白无数次,却遭到自己坚定的拒绝,BOSS怒,非常怒,大BOSS问:为毛,为毛你不能爱我?为毛?

神医温温一柔,用厚实的大手抓住他的小手,轻轻的握了握,让用人安心的语调道:“别怕,我会救你的。”

这个,选择前者吧,貌似有些傻逼,这不找虐么?不行不行,选择后者吧,貌似有些太没尊严,若是被他人知道,定要鄙视她一辈子。

“起来!”一个蒙面人冷冷的命令道。

“啊!小优优!你醒了?”BOSS惊喜的抢上前去,一把抓起在地上蠕动的某人,手指一挑,身上的绳子像是粉丝轻易的被挑断。

“噢噢小优优,你想抵赖么?”胖子BOSS用他肥肥的手,从怀里拿出一封信,递到她面前,深情款款的说:“你看,你写的保证书还在这里呢。”

以上

爱得御书陷入深深的回忆,四个月前,他在吃饭,忽然接到老哥的来信,信是这么写的:你他妈的臭小鬼,你不想好了,要死么?居然给老子的圣医派发杀贴,妈的,你敢来试试,老子扒了你十层皮,割你十斤肉,下油锅炸炸,然后塞给你自己吃!日!给老子滚!没事操事的家伙。

于盛优抽搐,她不管怎么想象,都无法将一个像是世外仙人一样出尘脱俗的二师兄和一个满口脏话的流氓联系在一起。

“二:为毛你老说小时候小时候,我小时候认识你么?

BOSS继续堆着一脸的肥肉笑道:“小优优,我们约好的,等我成为世界上最有钱,最帅,最出色的男人的时候,你就会嫁给我的!你刚刚也承认我又帅又有钱又出色了!所以我们成亲吧!”

终于——看见了!

“优儿。”爱得御书上前一步,于盛优后退一步,制止他的动作,然后严肃的问:“你刚才说你没有灭圣医派,此话当真?”

“滚!!”终于明白为啥二师兄会对他爆粗口了。

“为什么?”于盛优不满的皱眉。

“你就是于盛优?”BOSS大人蹲下身来戳戳于盛优的脸。

这是,于盛优和爱得御书第一次交锋时的感觉,多年后,当她再想起那个叫她永远也不要骗他的胖子,她又是怎样的心情呢?

刚才用脚踩着于盛优的杀手漠然的看了眼于盛优,抬脚,用力踩在某人的手臂上,某人疼的叫起来,为了逃避疼痛蠕动蠕动……

“那……那我爹爹和师兄……?”于盛优有些艰难的问。

神医蹲下身来,轻声问:“怎么了?还是不舒服么?”

“兄:御寒字。”

一路狂奔出了城门,当他站在城门外的时候,下玄月正当空而照,月光打在他挺俊的脸上,他瘪瘪嘴,纯净的眼里满是坚定,他正了正包袱,一脸认真的看着未知的路途道:“远修要去找娘子!谁也别拦着我,远修不怕黑,不怕一个人,不怕!远修要去找娘子!”很用力的点点头,又说了一句:“找娘子!”

“我看看。”门主的语气里带着一丝惊喜。

“然后?我很无辜啊,我又没发什么杀贴去你家,我就回了一封信,信是这么写的:哥,我知道你日夜思恋你玉树凌风潇洒不凡的弟弟,我也知道我好久没给你写信了,我知道我忽略了你,是我不对,但是你也不需要用这种理由引起我的注意,你要是太想我就回家看看,我知道你方向感不好,一定找不到家,明天我派人去接你。就这样吧。”

“于盛优,优优?优儿?小优优?”BOSS大人拿着手指不停的戳着,捣着,她的脸就想把她弄醒!

唔……好烦……想不明白,这幕后黑手到底是谁?到底想干什么?自己又能为爹爹师兄们干些什么?

于盛优嘴角抽搐了下,转移话题道:“你第二个问题还没回答我呢。”

爱德御书大惊,想抓住于盛优,于盛优像是泥鳅一样滑溜的滚到地上,打个滚,爱德御书又扑过去抓,于盛优哧溜哧溜的滑开,爱德御书怒:“你们都是死人啊!抓住她。”

她已经记不起自己什么时候和他写过这个东西了,爱德御书就是这个胖子的名字?胖子就是胖子,名字都比别人多一个字!不过……不管怎么样,于盛优的眼珠转了转,瞟了一眼,一脸激动的胖子,然后动作迅速的将信纸揉成一团,丢到嘴里,使劲的嚼啊嚼!吃掉,她要把信纸吃掉!吃掉吃掉!!吃掉你就没有定情信物了!

BOSS瞅都没瞅一眼圣医宝典,只是固执的拉起于盛优的手,继续深情的表白:“小优优,为何你这么说?你明明知道,我要的从来就不是这本书么。我要的是……”

于盛优(名字上面还有小小的拇指印)

后来。他娶了妻,这找人的差事自然就交接给了嫂子。

“近门内多有事端,风雨日骤,为兄恐大事将至,若吾有何不测,则汝定保‘优’安,慎之,慎之!宫家虽势大,终非武林中人,内有忧患,不宜久留,弟速将其接出。吾知汝自幼爱其,定能竭尽心力,保其周全。

“以上的故事就能回答你第一个和第三个问题。”爱得御书一边往嘴里塞着肉,一边说,嘴边的油晶光闪闪的,脸上的肥肉因为他的咀嚼不停的抖动着。

眼前摆在她面前的有三个谜团,是谁抓了爹爹和师兄他们,为什么抓,为什么要制造他们已经死了的假象,为什么嫁祸给鬼域门,他是否知道二师兄和鬼域门的这层关系,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如何?

“你是说,二师兄拜到我爹门下全是因为机缘巧合?而你和他长的如此不同就是因为你练了魔球功他没练?”于盛优抬起一直低着的头,看他一眼,瞬间又移开眼神,不看他,看着他会吃不下去。

按鬼域门的规矩男孩十岁就必须发胖,哦不,是十岁就必须练魔球功,可爱得御寒不愿意啊,便拖着,耍着,赖着就是不学,就在他拖不下去的时候,鬼域门突发瘟疫,一夜之间病死十余门众,随后半个月里又有三十多人被传染,危在旦夕,门里的大夫束手无策!无法,门主为了保全大局只得忍痛下令将着三十名传染了瘟疫的病人赶出鬼域门,鬼域门外便是沙漠,出去了就只能等死,这三十人中也包括不幸被传染上的爱得御寒,就在众人受尽病痛折磨,躺在沙漠里等着死神来临的时候,一位神医路过此地,他只看一眼,便知其病,对其症,下其药,随手便救活了他们。

“我哥本来就是这样,一会流氓,一会文雅。有时候还来悲情的,不过虽然如此,但是我还是看出了事态的严重性,我立刻就带了一个门的高手,去圣医派助阵,可是当我赶到那里的时候,正是满天大火,那火烧的半边天都红了。”

抓头,挠腮,转身出门,右手上还托着于盛优用过的洗澡盆和洗澡水……

御书也不客气,一口就将她夹回来的肥肉给吃掉了,然后将一盆子肥肉推到于盛优面前:“老婆,吃!家里有的是肥肉!”

于盛优愣住,抓狂的动作恰然而止,头僵硬的转过去看他,不幸的事发生了,她裹着的大浴巾因为她刚才一系列抓狂,掀桌,砸东西的动作,早已松动,浴巾它……它……滑落了……

笑容在脸上僵住了,于盛优瞪他一眼,甩甩手:“你出去吧,我累死了,要休息了。”

“我杀你砍你毒死你可以么?”于盛优放下双臂,瞪着他问。

起身,跨出木桶,拿起浴巾,将身子整个包裹住,如果……什么也做不了……那么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呢?

“我有了宫远修的孩子,所以,算我求求你了,放过我吧!别再叫我老婆了。”于盛优一脸悲愤的望着他说。

“我不是你老婆。你快出去。”于盛优叹气,不厌其烦的纠正他,摆手,眼也不抬的赶他出去。

是夜,宫家南苑主屋的大门敲敲打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偷偷摸摸的从里面溜出来,他的身上背着小小的一个包袱,只见他弓着身体,身形迅速的穿过中庭,来到墙边,飞身跃过。

还是说,自己的举动,早已在幕后黑手的掌控之下了呢?

胖子摸摸鼻子,无辜的嘀咕:“啊,哭了……我惹的么?”

于盛优曾经幻想过多少次,当自己贵妃出浴,美的冒泡,一不小心走光的时候,也许会被一个从天而降,英俊不凡的杀手看见,也许会被不小心闯入的美男看见,也许……也许……不管怎么也许,也不会给他——一个胖子!一个眼角长毛的胖子!一个眼角长毛还笑的很猥琐的胖子!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