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五章 杀手杀手有杀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五章 杀手杀手有杀手

幽暗的密室中,只有墙头的几盏油灯闪烁星点光辉。

密室上首,一个男人正安坐沉思着。他的容貌隐没在黑暗之中,只能看出尖锐的轮廓:

“于盛优还没抓到?”

可是,于盛优身边的宫家兄弟武艺如此高强,实在不易强攻,最好智取。

“娘子,你看前面。卖身葬父,好可怜,我们去帮帮她吧。”

黑衣人额上顿时冒出了细汗:“于盛优离开鬼蜮门后,途径客栈休息了一日,属下本已准备出手,可她身边宫家兄弟的身手确实高强,属下想找一个万全之机——”

计划实施:

对!智取!于盛优是个女人,听说她头脑简单,智商低下,不如,他就先试试——苦肉计

杀手A:“报告,计划失败,目标说我不够可怜。下次我卖身葬全家吧。”

“卖身葬全家有什么可怜的,我还见过卖身葬全家,还加一只宠物狗的!走走。”

但黑衣人却顿时噤了声,像是畏惧已甚。

一听就是淫贼恶霸的笑声。

杀手B:“那个,打起来的是于盛优和宫远涵。”

“我99lib•net们分布在一条街上,总有一个能接近她!”

杀手A:“报告,计划又失败了!”

“看见了!”

恶霸:“你说不卖就不卖,大爷我就要买了你!来人,给我抢!”

时间:上午9时

忽然,一只肥手升过来:“小公子,长的不错,大爷我买了你吧,咦嘻嘻。”

“对!”

“好了。”男人开口,声音还是和之前一样平淡。

地点:边城N镇

出动杀手:A

跪在男人下首的是一个穿黑衣的人。黑衣人身子有些微微发颤:“于盛优前阵子一直受到鬼域门的庇护,属下派人多次出手,但都被鬼域门发现,属下——”

事实过程:

于盛优呼呼烤鱼,确定不烫了之后,一口咬下去!眯着的眼睛,猛然睁大。丢开鱼呸了好几口:“好腥啊!你连鱼鳞鱼泡都没去!怎么吃啊!”

“最迟一个月,”男人隐在黑暗中的轮廓一动,似微微笑了,“一个月之后,我还没有见到于盛优的话,你便……”

站在最前面的黑衣杀手挥手道:“出发!”

如此这般,这般如此,整整三日,毫无收获!

“一个月。”男人突然开了口,这时,他的声音较之前更加柔和了。而那跪于底下的黑衣人,却是汗湿了背脊。

“是。”杀手A准备收摊回家。

“老大,杀手A呢?”

“喂!那边那边!游过去了!快叉它!”于盛优指着一条肥肥的大鲢鱼对着宫远修叫嚷着。

领导:“可恶!对他们就是不能来软的!给老子硬上!把所有杀手都叫来!”

实施内容:离间他和宫远涵的关系,造成内部混乱,兄弟相残!

“看见没?那就是于盛优!”

宫远涵:“花可以买,但是,话不可以乱说。”

宫远修一听到命令,举起宫远涵的宝剑,对准小河里的鲢鱼,‘刷’的一下叉了下去。

“娘子!娘子!你看!前面有人卖身葬全家!好可怜好可怜,我们去帮帮他吧。”

宫远修:“娘子,不能打二弟。”

“于盛优!”黑衣男子咬牙切齿的念出这个名字,他一定要抓住她抓住她!

出动杀手:杀手B,杀手C,杀手D

第二日:

杀手B:公子,买朵花给你娘子吧,您娘子长的多漂亮啊。

密室一下子沉寂下来,只余火光的劈啪声和着那一下一下指尖敲打桌面的响动。

这一日,于盛优一行,走到一个林子,天色以晚,无法在行,只能在河边扎营,晚上露宿于此。

可每一个,都无法接近于盛优五米之内!

杀手B:“是。”

于盛优眯着眼笑,搓搓手,开心的接过烤鱼,金黄的表面,散发着诱人的香味,她流着口水忍不住夸赞道:“哇!看上去就很好吃。”

“应该烤好了吧。”宫远涵清俊的面容沾了一些炭灰,不似平日那般绝尘淡雅,犹如仙人,现在的他,更像人间的男子,他将烤好的第一串鱼递给于盛优,有些期待的说:“尝尝。”

杀手A:“……我不卖了。”

(你问我杀手A去哪了?唔……那个……嘿嘿。)

杀手B:“报告领导,我挑拨成功了!”

“不必解释,于盛优离开鬼蜮门已经三天,为什么还没抓到?”男人开口打断他,声音不疾不徐。

随后众杀手使出的各种产绝人寰的苦肉计,可无奈的是,目标总是一脸肯定的说:这有啥可怜的!我见过更可怜的!

领导:批准!

“……自行谢罪吧。”声音方落,一阵风倏忽而至,等黑衣人再抬头,却是已经不见男人的的身影了!

只见杀手A跪在街头,柔弱的身子摇摇欲坠,眼泪饱含泪水,身前的地上写了长长了一大篇感人肺腑的文章,引得路人争相观看。

“是!”

“可怜什么!我还见过卖身葬全家的。走走。”

宫远修笑咪咪的从宝剑上拔下鱼,对着岸边的宫远涵丢去。

“哼,没用的属下,不用管他!我们赶快试行第二个计划——离间计!”

杀手A:卖身葬父

于盛优丢掉手中的鱼怒,她可不可以揍他!她最近一直一直好想揍他!

出动杀手:杀手B,杀手C,杀手D

潺潺的河流,柔和的轻风,河中的两个人正玩的欢快。

“好好。”于盛优欢快的拍拍手,哇!这里的鱼好多啊,水也好清澈,:“丢给二弟烤。”

于盛优:“就是,我可不是他娘子。”

于盛优怒:“你不会自己都没尝就叫我吃。”

抓捕第二招,离间计

于盛优:“喂!!”

“娘子,我叉到了。”宫远修笑眯了眼举着宝剑,晃动着宝剑上的鱼,单纯的脸上带着阳光般的笑容。

“恩,果然不好吃么。”宫远涵像是早就预料到一般,抬头望着宫远修道:“哥,我们吃干粮。”

抬手,撇开纸扇,对着不够旺的柴火使劲扇了扇,火苗串起,烤得鱼皮吱吱作响,鱼香阵阵,恩,火还是不够大,再加一点柴,当宫远涵拿起柴火丢进火堆里。

当夕阳染透天边的时候,小河里的两个人,才在宫远涵的叫唤下上了岸。

宫远涵像是没看见一样,继续轻笑的瞅着于盛优。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