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十九章 她的王子真的来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十九章 她的王子真的来了

“啊欠!啊欠!”被关在笼子里的于盛优使劲的打了两个喷嚏,揉揉鼻子,忽然全身打了一个冷颤……

打一个喷嚏是有人骂,两个是有人想,可是谁在想我?

啊!一定是远修,一定是远修想我了!除了他不会有人会有这么强烈的思恋的,就算有,她也感应不到啊,这就是爱的力量啊!

“我刚才打了两个喷嚏!”

“然后?”

就在这时,坑下传来四师兄惊喜的叫声:“炼好了!药练好了!”平日的温雅早就不见了,脸上只剩下狂热的笑容。

于盛优被人从笼子里抓出来,丢到炼药的房间,成华卿拿着药丸对着她笑的诡异。

“二嫂嫂,二嫂嫂。”于盛优拍着栏杆叫。

成华卿皱眉道:“说。”

于盛文愣了一下,站在原地不动,想了想道:“一开始有的。”

成华卿哈哈大笑,瞅着于盛优,神气的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个药不但有长生不老的功效,还可以起死回生,待会我找人砍你十几刀,等你死了,我就给你喂药,你若活过来,这药自然是真的,若死了,自然是假的。”

于盛优飚泪:春晴嫂!你听我解释啊!

“是,爹爹。”四师兄淡笑着一步一步的往于盛优走过去。

“信用?那是什么?于兄,这么多年来你还是如此迂腐。呵呵呵呵呵!”成华卿将一粒药丸交给四师兄道:“去,杀了她。”

“后来,那都是爹爹交代给我的任务啊。”他的语气那么的理所当然。

“你为什么胖了这么许多?”

于盛优呆滞的收回舌头,放下眼皮,缓缓后退,后退,躲到宫远涵身后,露出一只眼睛,默默的看着密密麻麻的黑衣杀手,小声的,不确定的,讨好的问:“你们……你们以二敌百,没……没问题吧?”

“你是在找人么?”一道轻柔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笑意,从上方传来。

于豪强气的掀翻面前的药桌,怒道:“成华卿,你这卑鄙小人,你答应我药做成以后会放我们一条生路!你不守信用!”

于盛优小心翼翼的睁开眼睛,只见于盛文的手上缠着一根红色的缎带,缎带很长,一直拖到洞顶,于盛优抬头望去,只见洞顶上一片漆黑,看不清人影。

于盛优睁大眼不敢相信的听着,一边听一边全身颤抖的后退,感情吃药只是最简单最轻松的第一步,后面等着她的是凌迟和尸骨无存!

他轻巧的落在于盛优身边,于盛优上前很自然的伸手拉住他洁白的衣袖,手上的污垢瞬间晕染他的白衣,她却不在意,他也不在意,她仰头看他,满脸喜悦,眼睛闪亮,他低头细细打量她,一脸温柔。

无人搭理她,宫远涵笑:“爱得门主,这次合作真愉快啊。”

简单的说,就是潜入间谍,慢慢渗透,宫家堡的拿手好戏,毒药加暗杀,鬼域门的看家绝活,两两结合,别说洞里只有一百多号人,就算有一千一万,也能不动声色的把你一点一点的吃掉!

“碰”的一声,正好砸在四师兄所站的地方,四师兄敏捷的一闪,躲开一击,肥大的身影刷的一下接住于盛优软倒的身体,一手抱着她,一手伸向天空,经典的英雄救美动作!

二师兄于盛白微微皱眉:“小师妹,做人要有气节,宁死也不能低头求饶。”

“小小,你个叛徒!”于盛优郁闷的在心中狂叫。

于盛优后退,后退,后退!已退无可退!

“哎呦!我好怕你哦来啊来啊!”于盛优对着他吐舌头扒眼睛做鬼脸,一脸挑衅,得意的仰着头,说话特别大声,特别有底气,特别嚣张,特别拽,特别让人想抽她!

她刚才居然如此乐观,以为大不了就变成一只不老不死的老妖怪罢了!没想到啊,她不但要被人使劲的折磨而死,最后得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把自己一口一口吃掉!

“你是谁?”成华卿怒指着眼前的男人问。

“你们什么意思?”成华卿皱眉问。

“嘿嘿。”于盛优傻傻的笑:“一定是我相公想我了!他没死!我感觉到了。”

“是,爹爹。”于盛文修长的手指猛的扬起,银针闪着清寒的十字光芒,疾驰而来。

“来,不怕哦,一点也不疼的。”于盛文揽过她,对着她的颈动脉就要下针。

“第一:这个药只有两粒,我吃一粒你吃一粒,那四师兄怎么办呢?第二:我吃了以后你怎么知道这药有没有效果呢?”

于盛优一见他那动作就知道不好,大吼:“你干什么?”

“不要啊!”于盛优惨叫着绝望的闭上眼睛。

真是……典型的小人得志时的嘴脸啊!

“啊!”某包子脸又一脸惊喜的跳出来复活了:“是你们!”

于盛优一听这声音立马活了过来!

于盛优的心碰碰直跳起来,哦哦他来了!来了来了!她的王子真的来了!

啊啊啊啊!于盛优捧着她的包子脸,由惊秫状到崩溃状到呆滞状最后到瑟瑟发抖状!

春晴眯眼微笑:“那就好。”

“宫二少,成玉剑庄的十八把镇庄宝剑,你一个人独吞了去,有些不太厚道啊。”爱得御书挑眉道。

成华卿仰天长笑:“哈哈哈哈哈,你们进来了,就别想再出去!来呀,给我乱刀砍死!”

二师兄摊手摇头:“小师妹,所有人都知道你做的药不能吃,吃下去肯定会死的,这药若是你做的,又何来试药一说呢?”

“啊!”果然!他的话犹如一把利剑插入她的胸口。于盛优深受打击的捂着自己圆圆的脸,不敢相信的问:“我胖了?”

“不要,不要!四师兄,你换一个人吧!不要杀我啦!求你了!”于盛优挡着他的手,吓的哇哇大叫,那分贝大的,整个山洞都微微一震。

“完了,死定了。”这是于盛优说的最后一句话……

“没事!我就知道他没事!”于盛优简直喜极而泣了,她抬手使劲的擦了把眼泪,抬眼,望着宫远涵道:“远涵,我也要回宫家堡。”

于盛优双眼含泪望着成华卿:“不如,你们杀二师兄吧。他是妖孽,杀不死,我运气不好,一杀就死的。”

四周一阵呕吐的声音,于盛优被胖子抱在怀里,装死。

“什么?不是直接吃药,是要把我先砍死了再吃?”于盛优长大嘴问。

转眼,瞟到春晴嫂子诧异的眼神,那眼神是说:没想到,优儿的品味如此独特啊!

于盛文眼神一紧,察觉情况不对,悄声后退几步。

春晴看着于盛优,眼睛笑的更弯了:“那公主要好好等待哦。”

胖子鄙视的看他:“啧啧,瘦的和竹竿一样,还有什么好说的,丑人就是喜欢多作怪啊!”

只见成华卿猛的转动手中的石头,密室的门,和各路洞口全部被关上,忽然,上方传来轰隆一声巨响,瞬间开了一个大洞,水像瀑布一样从洞口喷下来。

转身,神气活现的双手叉腰,指着成华卿父子道:“喂!你们两个白痴,看到没!我的救兵来了!知道他们是谁不?不是我说的,你们啊,和他们打就一个死字!死知道怎么写不?死!”于盛优用手指在空中画了一个大大的死字:“识相的就快跪下,和姑奶奶我求饶,不然……哼哼”于盛优痛快的仰头大笑,爽啊!太爽了,她于盛优终于逆袭了!单挑她搞不定他们,群殴的话,她是不会输的!哇哈哈哈哈哈!

刷的一下跳出胖子的怀抱,对着洞顶吼:“远涵!救命啊!”

成华卿怒:“闭嘴!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聊天。”

于盛优抵着墙壁,惊恐的睁大眼睛盯着于盛文,声音微微颤抖着问:“四师兄,你真要这么对我么?”

“呵呵,爱得门主家的宝贝这么多,几把破铜烂铁何必和我计较。”宫远涵摇扇轻笑,慢悠悠的道:“密室的那些珠宝,门主也不是一点也没给在下留。”

成华卿怒火冲天,已经失去了理智,忽然蹦向岩洞边的一角,抓住一块突起的石头,疯狂的喊:“我要和你们同归于尽!”

“小师妹乖,扎一针就好了。”于盛文手中的银针,闪着青色的光芒,那上面有着见血封喉的毒药,可他的声音还是那么的温柔,就像小时候于盛优生病的时不愿意扎针,他拿着针轻声哄着她的时候一个语调,那么的温暖充满着淡淡的宠爱。

于盛优咽了下口水,冷汗从额角缓缓滑下,眼角抽搐两下,突然想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那个,等下,我有几个问题要问。”

因为说完这句话后,水已经不可阻挡地没过她的口鼻。身体慢慢地往池底沉去,她只觉得泉水冰冷彻骨,口鼻酸涩难过,无法呼吸的痛苦迫使她拼命挣扎,可……不管她如何挣扎,身体还是不断的下沉,下沉……于盛优的挣扎慢慢减弱,意识开始消失,她茫然的睁着眼,恍恍惚惚的,居然看见宫远修向她游来……他的如墨的长发在水中散开,俊俏的脸还是那么的迷人,一双星眸剔透清澈直直的望向她,沁人心扉,他周身闪着点点星光,竟美得出奇……

于老爹老泪纵横,仰天望天:“夫人,我对不起你啊。”

忽的,洞里居然,刮起一阵旋风,一个肥大的,像是皮球一样的身影刷刷刷的从上面砸下来!一边砸一边叫:“老婆大人——我来接你啦啦啦啦!”

春晴抬眼:“恩?”

于盛优有些害怕的后退,缩在笼子的最深处,不想被抓出来!开玩笑,她也等不及了!王子啊!快来救她呀!她可不想陪着这个变态长生不老!

于小小舔舔嘴唇,刚准备说话。

宫远涵和爱得御书无奈又好笑的站在她身后,给她充当打手靠山。

于盛优使劲点头:“恩!我等着!嘻嘻。”忍不住又傻傻的笑了。

于是……于小小一脸为难,内疚的看了于盛优一眼,居然闭嘴不言了。

“好,我带你回去。”宫远涵会心一笑,望着她的眼神又柔和了几分,轻轻点头答应。

“老婆表怕哦!”胖子爱得御书的眼神是那么的深情款款,他眼角的黑痣抖动着,黑痣上的毛飘荡着,被肥肉挤到和绿豆一样大小的眼睛一眨一眨的。

“唔……”爱得御书的绿豆眼眨了眨,“切”了一声。

“其实,我觉得把,这个药是假的!”于盛优收敛失望的情绪,转而一脸肯定地忽悠:“你想啊,别的师兄也就算了,看我面子一定不会作假,不愿意我死掉,可是你们家小小不一样啊,你看你长生不老药要给我吃,他一定误会了,一定嫉妒我,一定在里面下毒了!得不到就全部毁掉!他一定是这么想的!对不对,对不对小小?”于盛优望着小小慌张的问。

于盛优紧张的握拳,天啊,水已经到二层了,原来这个洞里,鸟笼是最安全的地方啊!

“你打算淹死我们?”

“二嫂嫂,我家相公一定会来救我的。”于盛优迷迷的睁着眼,一脸梦幻的说:“他一定会骑着白马来救我,就像王子一样。”

坑洞里一下又变的空旷了,于盛优长长的呼了一口气出来。

人生啊!为毛如此跌宕起伏!

于盛优拳头攥紧了又放松,特失望特难受的闭了下眼睛。

爱得御书点点头接口:“总部的人我全杀了,那地方不错,山清水秀的,就留给我老婆做别墅。”

“喂,你们两个,能不能不要在别人面前如此光明正大的瓜分别人的财产啊!要体谅一下当事人的心情啊!你们啊……太过分了!太恶毒了!”于盛优一脸正义的职责二人!

“居然说我是丑人!”成华卿额头冒出十字,挥手大喊:“来人啊!给我砍死这只胖子!”

远修亲爱的!我等你来救我哦!

爱得御书笑:“三天前,我们就已经潜入了。”

于盛优握拳,全身像是掉进冰窖浇一样寒得彻底,她仰起脸,望着眼前熟悉的男人:“四师兄,我们笑笑闹闹一起过了十几年,你对我宠爱,对爹爹尊敬,对小小更是喜欢的不得了,每年我过生日你必定送我礼物,我一个眼神你就知道我想要什么,你明明是这么好的人,难道这些都是你装的么?这十几年的时间,十几年的感情,在你心里,难道真的什么也不是么?”

“我不是你老婆!”久违的对话啊!于盛优拍开她的手,气道:“你才像包子!你的脸像一笼包子!”于盛优瞪着他,唔!她真的长胖了么?也难怪,天天被关在鸟笼里,动都不能动,因为受伤的关系,四师兄每天好吃好喝的伺候着,没事师兄们还会从下面扔名贵的补药上来给她吃,她吃着吃着就……长胖了!

于盛优满脸泪水的瞪他:“废话,杀的又不是你!说的倒是简单。要是让我做药,最后杀你试药,我也不怕啊。”

于盛文却对他魅惑的一笑:“小小,不可以说谎哦。”

黑衣杀手们还是一动不动。

于盛优瞟了一眼一脸欣慰的春晴嫂,无九_九_藏_书_网力的叹气:春晴嫂,你又误会了!

宫远涵听到于盛优的求救,并未回应,只是轻笑着从洞顶翩翩飞下,白衣拂动,青丝飘逸,俊逸面容宛若温玉,唇角的笑容让人仿若春风拂过。

“我?”胖子耍帅的一把搂起于盛优,刷的甩了一下头发:“我就是世界上最英俊最潇洒最美丽最强大最有钱最充满智慧最无与伦比的男人——爱得御书是也!”

成华卿不理她,大手一挥道:“就杀你!动手。”

“真的?我看看。”成华卿一脸贪婪的飞奔而来,一把抢过四师兄手里的两颗药丸,不敢置信的将它举起来看,金黄色的小指头般大的药丸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啊……这就是长生不老药啊!”

宫远涵笑:“成庄主真有意思,居然对我的手下下令。”

“你们!你们不要太小看我!!”成华卿被彻底激怒了!啊!他们成玉剑庄三百年基业就被这两个毛头小子毁了!毁了也就算了,还一副云淡风轻,一副你们更本不够瞧,我伸一个小拇指就能碾死你的样子!

“大嫂。”宫远涵轻轻皱眉,认真的看着她。

“原来是的,现在,我们得一起死在这里。”

可她等啊等啊,等了半天也没觉得有一点点疼痛的感觉,难道真的如四师兄说的一点也不疼就死了。

人生啊!为毛你总是波折不断呢?

于盛优斜他一眼:“我不是你老婆!”

四周一片安静,圣医派所有人都安静的等他的回答,于小小双眼湿润,指甲紧紧掐进肉里。

就连春晴嫂嫂也忍不住往上看着,想在第一时间看到于盛优一直期待的男人!

他将药丸凑近鼻子闻了闻,一脸迷醉的抬起眼:“等不急了!等不急了!”抬眼,阴狠的眼神看着于盛优,裂开嘴邪恶的笑道:“来人,把于盛优带过来。”

可是!她等的不是这朵啊啊啊啊啊!

“恩。”成华卿很认真的点点头:“而你刚刚复活的那一个时辰中,你的血肉就是最好的长生不老药,到时候我只要将你的喉咙割开,就会有源源不断的鲜血流出来,将你的肉一片一片的割下来,生生吃掉,这样我自然就能得到长生不老的力量。哈哈哈!”

宫远涵笑:“并非是一夜之间哦。”

“不可能!不可能!”他不能自以的喃喃自语:“这不可能,这个山洞是我花费了十年时间建造的!这是最固若金汤的地方,你们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无声无息的攻下来!”

“你们还笑。”于盛优瞪着他们俩,都什么时候了,他们还有心情笑。

爱得御书笑,他就喜欢她说这话时的语气,气鼓鼓又很无奈的样子特别可爱!

救命啊!她不想死啊!

“是!”

“恩?”于盛优回过神来,警惕的后退一步,这家伙每次露出这种表情就一定不会说好话。

于盛优满脸惊喜与甜蜜,感动于期待的看着缎带的另一头,心情极度雀跃着。

被关在笼中里的春晴嫂,一副了然的样子默默的点头!原来这只才是王子,不错不错,好一个俊雅的少年郎。

“后来呢?”

成华卿沉默了一下,忽然风情万种,做了一个妖媚的动作道:“哦呵呵开玩笑,谁有我美丽?”

爱得御书凑近,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道:“是啊,老婆大人,我就说今次看你怎么又变漂亮许多,原来是变胖了,啊啊,老婆的脸好可爱,好像一只包子。”爱得御书一边说,还一边用他肥肥的手扯她的圆脸。

“是啊,就是有些不过瘾,对手除了会藏之外,比想象中的弱多了。”

“远涵……你会游泳么?”于盛优抓着鸟笼的绳子,头顶着岩壁,全身浸在冰冷的泉水里,声音里带着哭意。

可奇怪的是……黑衣杀手们居然一个也没动。

啊啊啊!她已经被师兄们喂成一只肥鸟了么?

爱得御书挑眉一笑“呵呵呵,如此小事想必宫二少不会计较。”

爱得御书笑:“我?我是标准的秤砣!哈哈哈”

“啊,对了。”宫远涵忽然想起什么似的,微微笑道:“成玉剑庄的八大分部,已经被宫家招揽了。”

呃,不对!这不是重点啊,重点是:“远修他……你……找到远修了么?”于盛优紧张的瞅着宫远涵问。

四师兄倒是不紧不慢的望着于盛优温文一笑:“小师妹,你以为他们来了你就能翻身了?”

宫远涵静默了一秒,然后展开笑容温言道:“大哥没事,受了一些小伤,现在在宫家堡修养。”

宫远涵和爱得御书居然非常整齐一致的点头答道:“我们打不过。”

宫远涵手一挥,有一半的黑衣杀手们纷纷把面罩去掉,于盛优一眼就认出了人群中英气十足的宫远夏,爱得御书再一挥手,另一半黑衣人也去了面罩,末一那张万年不变的冰山酷哥脸也露了出来。

坑洞里的水越来越高,已经快要满顶……

“不可能……不可能……”成华卿还是不愿相信自己的宏图霸业,千秋万世之梦就此毁灭了!

大师兄,三师兄:默默鄙视。

“没用的,除了爹爹,没人知道外面的机关在哪里,现在他也在这,我死定了。”于盛文淡淡的说。

“这是爹爹做的机关,本来打算我们出去后,才开启这个机关,这个机关一旦开启,所有的出口全部封死,只剩最上方的一个洞口,那里是后山泉水经过之地,一旦打开,水就会填满坑洞。”

几分钟内,从快死到复活,又从复活到快死,现在又从快死到复活!老天啊!别耍我了!快让我从这个鬼地方出去吧!

水上的很快,一下子就漫上一层。宫远涵和爱得御书都试着用内功震破墙壁,可都无济于事,洞口的门居然是用一米厚的花岗岩做的!

“这……这是怎么回事?”于盛优诧异的看着。

“先到高的地方在说。”宫远涵拉着于盛优,飞身上了二层。

“爹爹!住手。”于盛文惊叫。

“就是一个人的话能游,加一个人的话一定沉。”宫远涵呵呵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