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四章 幸福的定义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四章 幸福的定义

于盛优直直的冲回宫家堡,她跑从后面一路跑到中庭,因为激烈的奔跑,她的伤口微微发痛,她捂着胸口的位置,缓缓的再荷花池边蹲下,冷汗细密的冒出,她皱着眉头,望着前方,紧紧的握着自己的左手,心下越发疼痛,一想到胖子,就悲从心来,她咬着牙,忍着那阵痛,死死的咬着牙,却还是忍不住,忽然对着池水大喊:“笨蛋!胖子!你这个笨蛋!你个笨蛋!呜呜——”

叫着叫着,她自己也没意识到,眼泪早已泪湿面颊,他以为她真的是白痴么?他若真的练成了功,末一又何必这么生气,他若真的练成,又怎么会被自己一拳打倒。

这么重的情,让她如何承受的起。

他的爱,就像是清晨荷叶上的那滴露珠,纤尘不染,晶莹透亮。

“呃?”

她也不想这样,可她不得不!

于盛优抓起手中的手帕,胡乱的擦了擦脸上的眼泪,然后将手帕还给宫远涵,对着远修的方向,努力的笑着点头:“恩!”

“你在为爱得御书哭么?”他笑意盈盈地坐到她身边,毫不介意地上的泥土将他的白衣染脏,他歪着头望她,她低头使劲的用袖子擦着怎么也擦不干净的眼泪。

和她在一起?朝朝暮暮,白头到老?真是幸福么?

于盛优低下头,没有说话。

荷花池边的香樟树,淡淡的吐着青丝的芬芳,皎洁的月光筛过轻摇的叶子,温柔洒在他和她的身上。

想到这,于盛优长长的叹气,轻轻皱眉,又一次低低的哭了起来:“呜呜,胖子真的好可怜……为什么他要爱这么深呢?为什么他要爱这么真呢?”

“你不用为他哭啊。”宫远涵微笑着歪头看她,很认真的说:“他已经很幸福了。”

于盛优奇怪的望着他:“幸福?”

“你在哭么?”身后,温柔而熟悉的声音轻轻传来。

于盛优看着他手中的手帕,轻轻接过,顺着他的眼神浅浅望去,只见不远处宫远修正慌慌忙忙的向她跑来。

哎,傻子就是傻子,她居然还指望他会干嘛!真是,想太多。

于盛优的身子轻颤了一下,伤口又痒又麻,她红着脸出声道:“可以了可以了,不疼了。”

“亲亲啊。”宫远修抬起头,眼巴巴的望着她:“不行么?”

“哦……”于盛优乌着眼睛,说不清是高兴还是失落。上药就上药,真是的,白痴,尽干惹人误会的事!

他的手指忍不住伸上前,轻轻的触碰了她面颊上晶莹的泪水,只一下,便缩回手,转过头,望着清冷的池水,幽幽的问:“这不就是幸福么?”

“大嫂,有的时候,爱情,其实是一个人的事情。”宫远涵轻轻的说着,伸手入怀,掏出一块洁白的手帕递给她:“你的一生已经选择了大哥,就不该为其他的男人流泪。不然……有的人该伤心了。”

“真哒?”宫远修的眼神闪亮闪亮的。

当然不属于,这份美好的感情是属于小优的,那个停留在7岁,像天使一样的女孩。轻轻闭上眼睛,紧紧我握紧双拳,泪水慢慢滑落。

“笨——脸丢了怎么能捡的起来?”

这么深的爱,让她怎么回馈的起。

“啊,我自己走啦。”于盛优在他怀里挣扎着要下地。

宫远涵笑了一下,发出好听的声音:“完全没有必要啊。”

宫远修习惯性的扑上来,于盛优扎好马步,稳稳接住!

“娘子,还疼么?”宫远修也躺倒下来,在她的耳边轻声问着,他的气息吹在她的耳垂上,带着一丝挑逗,他的手还在她的伤口上慢慢的游走着,由手指变成手。

宫远修垂下头就在于盛优的脸上亲了亲,痒的她扶住他的脑袋,呵呵直笑的问:“干嘛啦。”

两个人一边笑,一边闹的,缓缓消失在夜幕之中,慢慢看不见踪影,偶尔能听到女子的娇笑声从远处传来,过了一会,就连这细碎的声音也不再能听见。

于盛优一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她慌忙低下头去,伸手胡乱的擦擦眼泪。

“好嘞!”宫远修噜了一下衣袖,一把将于盛优抱起来,开心的笑道:“走咯。”

“娘子最好了!”宫远修很开心的抱住她,蹭啊蹭啊使劲蹭!蹭的她一颗心满满的都是柔情。

这么美好的感情,属于她么?

她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所以她只能装作不知道,所以她只能这样掉头走掉,只能这样绝情绝意。

“恩。”于盛优望着他单纯的样子,微笑着,狠狠点头。别的人,她不想管了,也无力去管,可属于她自己的幸福,自己的男人,她一定会很努力的去给他幸福!

“嘿嘿,我这不是回来了么。”于盛优好笑的哄着他:“下次也带你出去玩。”

于盛优愣了一下,咽了一下口水,小声问:“远修,你在干嘛啦?”

于盛优揉揉鼻子,垂着的脑袋,轻轻点了点头。

她不能给他一点希望,不能对他有一丝好,因为他的爱不属于她,她不能亵渎,他的爱是那么的美好,那么的纯粹,不掺杂任何杂念,一心一意,一眸一笑,一分一秒,想的,只是如何对她好,如何更爱她而已。

宫远修使劲的抱住她蹭蹭,委屈的抱怨:“都出去一天啦,远修想死了。”

宫远修像是得了特赦令一般,于盛优全身紧绷着,双手紧紧的抓着他的肩膀,僵直的挺着身体,闭上眼睛,体会着那种又酥又麻的感觉。

“身为男人,他为爱倾其所有,全力追逐,即使失败,他也已经完全将自己的心意传达给你,让你知道……”宫远涵深深的望着她道:“他爱你,很爱你,然后,让你为他烦心,为他难过,最后,还为他流泪。”

“娘子,你回来了?”他一边跑一边摇手叫到。

他温柔的吻着她,轻轻的在她的口腔中游离着,舌头扫过她的牙龈,一点一点的吻着,温柔的像是融化在她的口中一样。

是啊,不管她是否爱他,都注定给不了他幸福。

“唔——不要啦,好丢脸。”囧死,这一路走回去有多少仆人在看啊,回来不用到天亮,宫家堡的最新八卦就要出炉了,到时候不知道又会传成什么样!

做我一个人的女人。

于盛优愣住,眼泪要掉不掉的挂在脸上,望着他,呆呆的问:“这也算幸福?”

宫远修抬眼,他的眼里还有一丝清明,他望着一脸迷乱的她,心下欢喜,他就喜欢她这样的表情,只在他一个人面前露出的表情,那烧红的双颊,狂乱的眼神,细软的声音,这些都是他的,他一个人的,不管别的男人如何爱她,那都没用,她是他一个人的,这表情,也只有他一人能看见。

于盛优的心脏微微一抖,连指尖都酥软了,她红着脸点头:“咳,也不是不行啦。”

“娘子,远修想亲亲你,不行么?”宫远修抬起眼来,一脸乞求难忍的样子望着她。

宫远修抱着于盛优一路蹦蹦跳跳回了房间,抱着自己家娘子,刷的往床上一倒,两人双双跌在床上,宫远修压在于盛优身上,喜滋滋的望着她,他怎么就这么喜欢他家娘子呢?真的好喜欢。

宫远修笑,很灿烂,眼神也很清澈,他举起手中的一个药盒道:“给你上药啊。”

“好!”宫远修点头,然后转头对着宫远涵道:“二弟,娘子回来了,我要回去睡觉了哦。”

就像远涵说的一样,她的一生已经选择了他,没有退路,也不想后退。

“啊……”她忍不住呻吟出声,“远修,可以了。”可恶,他到底想要亲多久啊。

可宫远修却摇头,使劲的抱着她,一边大步往前走,一边笑道:“不行,不行,娘子的伤还没好呢。”

“也不是不行啦。”于盛优脸一红,她最受不了他这种小狗一样的眼神了,每次,他一这么望着她,她就全身酥软,心跳加速,他说什么她都不会拒绝。

于盛优躺好,双手枕着头,一动不动的任宫远修给她上药,她的伤口也已经结痂,每天用二师兄给的药膏,更是加快了伤口愈合的速度,只几天的时间,几乎已经痊愈。

这样就好了。

我会让你很幸福……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