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说江湖好

谁说江湖好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十六章 最好的结局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十六章 最好的结局

冬日的阳光暖洋洋的,于盛优躺在房门口的小院子里晒着太阳,枯黄的草地有些扎人,但是她皮厚,无所谓。

她仰头,看着蓝天白云,忽然有些想远涵。远涵这家伙,已经走了一个多月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其实她一点也不担心他,只是偶尔会想……

“路这么宽,你不能绕着走啊?”于盛优动也不动的继续躺着。

宫远修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笑道:“末一这种人,他若真想记着你的恩情,命都能给你,他若不想记,这二十个包子他都嫌给多了。”

“怎么?谁惹你生气了?”宫远修缓步走来,蹲下身来看她。

“那娘子亲亲啊。”宫远修将脸凑过去,笑的一脸纯真美好。

宫远修的手慢慢的暖和了起来,他静了一会,然后重复她的话道:“是啊,他很快就会回来。”

于盛优一把扑住他:“相公,末一这家伙想赖账!”

“只要是我你都喜欢?”宫远修忍不住扬着嘴唇笑了起来。

她起的很晚,她睁开眼睛,就见他一声不响的坐在床前默默的看着她。那天一直在下雨,天色很暗,她看不见他的表情。

说完,不等于盛优点头,一把抱起她,走进房内,关门!

“我来找于盛白。”

于盛优有些奇怪的看着他,这个远修安静啊,一点也不像傻瓜修,难道他?

“不用担心,已经没有生命危险了。”于盛白轻声安慰。

不……不会吧?自己的恩情,就这么容易还掉了?末一这家伙,也太精了吧!

“那是什么呢?你还是不希望我变得聪明么?”

难道他的意思是?自己当年给了他两个包子,所以他现在十倍奉还?

于盛优一脸怒气的说:“哼!我十二年前给他2个包子,他现在就还我20个包子,如今物价飞涨,怎么算我都吃亏了!”

于盛优一脸凶悍的看着他,捏着拳头问:“没话说了吧?哼哼,我该怎么惩罚你呢?居然敢骗我!”

干什么?

所以,她不去纠结了!好好过日子吧!在他给她幸福的同时,她也要给他幸福!

如果说,远修第一次变聪明的时候,她确实有些不习惯,不适应,但是第二次变聪明的时候,她却没有这种感觉,而且还觉得他早该变回来,甚至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末一参见门主!”末一只看一眼,便不敢多看,他恭敬的半跪下来,低着头,眼神里有着一如既往的忠诚。

“哎,小依依!”爱得御书有些吃惊:“你怎么来了?”

“谁会嫉妒你啊!吃你的包子吧!”宫远夏瞪她一眼,转身就走,可恶,真是被她说中了,他照顾了末一个多月,等他伤愈要走的时候,递给他一包东西,他以为是感谢他的礼物!还一脸不好意思的拒绝道:“呵呵,大家都是兄弟,不用这么客气,送什么礼物啊!”

“二公子,末一大侠求见。”

“娘子何必同他计较。”末一打定注意赖账,用二十个包子解决她们之间的恩怨,她计较只会庸人自扰而已。

她一见于盛白来了,站起身来,迎了上去,当她走路的时候她的右手发出好听的风铃音,于盛白看着她的手腕,一个漂亮的金镯子上,镶着两个晶莹剔透的水晶铃铛。

有的时候他会想,失忆后的小优简直就是另外一个人。

“喂!你躺在这里,很挡路啊!”宫远夏走过来,伸脚踢了踢于盛优。

于盛优看着气哼哼走掉的宫远夏,有些摸不着头脑,末一走的时候,她明明有去送啊,还将鬼门冰魄交给他,让他带去给胖子,为啥他不当面送她包子呢?

于盛白看到这里,忍不住扬起笑容,什么一等一的好,亏她说起来也不脸红。

这还用问!

于盛白嗤笑出来,这丫头,胡说什么,等她女儿长大了,他家弟弟都四十多了,就是他们都愿意,也不想自己女儿愿意不愿意!

宫远修没听她把话说完,就冲了进去。

“没有别的办法了么?”末一轻声问,声音有一丝干涩。他的门主,在他眼里是最强的男人,可现在,他居然失去了武功,末一忽然觉得难受,很难受,那种堵在心口闷闷的感觉,难受的让他紧紧握住的手,恨恨的掐进肉里。

“远修你……”

清朗的蓝天,暖暖的阳光,和煦的微风,他将她压在草地上,抬手,用漂亮的手指撩拨她的长发,俊美的脸上满是笑容,他用他充满磁性的声音道:“娘子,你亲过了,现在轮到我了吧?”

会不会,这个女孩就是她的投胎转世呢?

“什么东西?”于盛优拿起包裹,打开一看,居然是一包裹的肉包子:“他干嘛给我这么多肉包子?”

宫远修笑,她居然将宫家的人形容成一家老小?呵呵,就算他真是傻的,远涵出去玩个几年,宫家也不会倒的。

“你不喜欢我这样?”宫远修望着她,眼里有一丝紧张。

“你抱什么抱,你哥你嫂还没抱呢。”宫夫人开心的瞪他一眼,抱着孙子不撒手,她的孙子啊,她想了这么多年,终于想到了,还一天就多了两个!呵呵呵,她真是太幸福了:“看,我们家孙子,多可爱啊,多漂亮啊!”

“末一!你这个抠门鬼!”

“哦?我看看。”于盛白走到桌子边拿起信认真的读起来。

七个月后,宫家南苑,两声嘹亮的啼哭声打破寂静。

看门的年五十多岁的家丁老伯打开房门,望着男人,礼貌的问:“这位公子……啊!”当他看清他的脸的时候,惊喜的叫出声:“是末一大侠!您怎么来了?”

于盛白打着油纸伞,慢慢的往回走,这时,一个仆人慌慌张张的跑过来道:“二公子,门口有一个小女孩吵着要见你。”

于盛优温柔的望着他,用温暖的双手紧紧的将他冰冷的手握住,细细的摩擦,她安慰道:“远涵只是出去玩,很快就会回来的。”

“师兄啊,告诉你一件事,我怀孕啦!已经三个月拉,真是的,我一点也不想这么早怀孕啊,我想多和相公过一会二人世界呢!不过,婆婆和相公都高兴死啦,每天把我当菩萨供着哦,我说什么就是什么,知道么,现在宫家我最大哦!我最大最大哦!哈哈哈,不过我每天吃好多补品,已经胖的不能看啦!远夏这个坏蛋,天天叫我

www.99lib.net
包子!师兄,你去帮我问问大嫂,她怀孕的时候怎么没有胖呢?生完后怎么恢复的这么好呢?问问她吃了什么,让大师兄也给我寄一份!”

于盛优两眼冒着萌光,使劲摇头:“不会,不会,我怎么舍得惩罚你呢!”

他背过身去,守着石洞门口,像一个守护雕像一样,直直的站立着,守护着他心目中永远的神祗!

可恶可恶!要送包子,自己不会来送啊!还要他转交!末一这个混蛋!

于盛优一副不甘心的样子点头:“所以我说,他想赖账!”

距离小优失忆也是十二年……

于盛优想了想道:“至少得给我五十个吧。”

“对啊,我的侄子,当然漂亮啦!”宫远夏抱不到孩子,只能干巴巴的看着,虽然刚出来的孩子根本看不出好看不好看,但是他就是觉得,他们真漂亮。

宫远修沉默了一会,然后说:“远涵走了。”

“师兄,你弟弟好么?你要好好对他,我欠他的,我一辈子还不完,师兄,你告诉爱得御书,如果他愿意等,我一定为他生个女儿,嫁给他做老婆!”

“我不管不管!”路任依扑在他怀里使劲撒娇。

“好不好,你自己来看看不就知道了。”于盛白轻轻一笑,拍拍他的肩膀道:“跟我来。”

“呃?弟妹?”于盛白有些吃惊,走到接待室,望着坐在大厅里的小女孩,看上去只有十二岁,她穿着纯白的虎皮棉袄,可爱的脸蛋上被冻的通红,她身后跟着十八个护卫,十个婢女。

于盛白摇摇头,这孩子,这种话题,他一个男人家怎么好问大嫂,她自己怎么不去问啊?

“小女孩。”于盛白皱眉:“是谁?”

“人活着,比什么都重要。”带回来的那天,他的筋脉尽损,武功全失,能救回一条性命,已经是大幸了。即使这样,他的体质还是很寒,这样的天气不放在如此炎热的地方,他就会活活冻死。

于盛优使劲的点点头。

不是说她不爱可爱修,而是她……

宫远修睫毛动了动,却没有回答,她有些担心的上前抓住他,当她的手一碰到他,立刻被他手上的凉意冰的打了一个寒颤,他的全身透湿,眼神有些茫然,于盛优担心的问:“远修,怎么了?”

宫远修嗤笑:“他赖什么账了?”

房门被打开,于盛白带着一副毫无意外的表情看着他道:“现在才回来。”

“哼。”宫远夏扭头,然后丢了一包东西给她:“这是末一让我给你的。”

“那武功?”

结果末一那死人面瘫脸,居然只是挑挑眉毛,很直接的来了一句:“不是给你的。帮我给于盛优。”

“二师兄:

“你干嘛这么生气啊?”于盛优眼珠转了转,哈哈笑道:“你不会是嫉妒吧?”

当她再次醒来,就发现这家伙的果然变成了聪明修!

都说女人真的爱上了就不要钱,男人真的爱上了就不要脸。这话绝对是真理,现在的宫远修就是绝对的典型,他已经不想管她喜欢的是可爱修还是聪明修,反正都是他,她希望他可爱的时候,他就可爱,希望他聪明的时候,他就聪明。而且,偶尔装可爱撒撒娇,看她满眼闪光的样子,也很有趣啊。

于盛优瞟他一眼,忽然将包子一丢,扬唇坏坏的一笑:“他赖账没关系,你别想赖!你说,你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装傻的?”

末一有些奇怪的看他,不知道他为何如此失望。

永远的……

末一抬头,眼神闪亮,他走进去,只见山洞里有八个火炉,火炉里呼呼的烧着什么药汁,山洞里热的比七月酷暑还热,末一一眼望去,山洞的中间九九藏书网,放着一张石床,床下面被掏空,做成炉子,里面的柴火烧的正旺。

自从宫远夏和末一走了,雾山的老百姓失落了很久,天天都盼着他们回来呢。

会不会失忆前的小优已经死了?

爱得御书一脸尴尬,于盛白笑着看他们,忽然灵光一闪,这个女孩十二岁?

过了一秒,他又抬起头来,一副可怜兮兮,单纯美好的样子歪头望着她问:“娘子,你要惩罚远修么?”

没一会,他就爬上了顶峰,顶峰上,一座气派的庄园映入眼帘,他抬头望了一眼庄园大门上的‘圣医派’三个字后,走上前去,轻叩房门。

于盛优一愣,远涵走了?啊,是了,他早就说了要走,却没想到,他会一声不吭的忽然走掉。

“娘子,外面风大,我们回房吧。”

她在他这句誓言中,沉沉睡去,就连梦中,嘴角也微微上扬。

江南,禹城。

“是啊。”于盛白笑:“一定很幸福。”

于盛优坐起来,点了点,一共二十个包子,包子包子……

千盼万盼总算是把末一盼回来了,可是宫远夏不回来,谁和他打呢?没人和他打,他又怎么能看到呢?哎,失望失望啊!

“末一大侠客气了,这是小的应该做的。”家丁老伯望了一眼末一,他领着他走过两道长廊,过了好一会,他终于憋不住的问:“末一大侠,宫三公子没和您一起来么?”

好吧,她承认,她不是偶尔会想到,而是经常会想到,想那家伙挂着一张笑脸,在哪里祸害人间,又欺骗了多少善良大众,虏获了多少少女的芳心。

她的疑问还没有问出来,他却忽然紧紧地抱住她,俯在她的耳边,轻声说:“娘子,我们要幸福,我会给你幸福。”

他是在为了远涵的离开而伤心么?真是小孩子。

她眨眨眼睛,起身轻声叫他的名字:“远修?”

宫远修沉默的低下头,看不见表情,于盛优眨了下眼睛,他怎么了?害怕了?

“哦,可惜了。”家丁老伯有些失望的哦了一声。

他说,他要给她幸福。真好,她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宿,温暖的归宿,幸福的归宿,一生的归宿。

“他给你你就吃啦!啰嗦这么多干什么!”宫远夏气哼哼的说。

青年闭上眼睛,轻轻笑着,过了一会,轻声道:“是时候回去了。”

“那依娘子之见,他应该给你几个?”

宫远修很镇定的摇摇头:“我没有装啊,我只是那天一觉起来就忽然清醒了。”

“她说她来找您弟弟,她是你弟妹。”

“末一公请进,白大夫正在偏院,我带您过去。”

“不是啦。”于盛优皱着眉头,很认真的想了想说:“不管你聪明还是不聪明,都是我相公!都是我最喜欢的远修!”

于盛优虽然笨了点,但是也不是白痴!她前后一想,这家伙傻的绝对诡异,说不定一直就在装傻!可她每次问他这个问题的时候,总是被他躲过。

呵呵,他小日子一定过的很滋润吧!羡慕啊羡慕!

末一抱拳行了个礼:“大少爷,我们门主可好?”

“我有两个侄子了。”

当他再次来到山洞的时候,爱得御书已经醒了,他坐在床边和末一聊着什么,路任依一看见他,就飞快甩开于盛白的手,扑过去抱住他叫道:“胖哥哥!”

一个白衣青年悠闲的躺在一片小舟上,望着美丽的蓝天,小舟随着水流慢慢飘摇着,他嘴角带着迷人又温柔的笑容。

于盛优完全不相信:“你就骗我吧,你要是不好,远涵他敢下决心抛下一家老小出去玩?”

其实他不知道,在圣医派重建的时候,末一和宫远夏的每日一战,不止是圣医派人人爱看的节目,就连山下的老百姓,每天晚上吃过晚饭,没事就搬个凳子坐在不远处看着。

“啊啊!真的真的!太好了!”湘云公主宫夫人,激动的两眼发红:“两个,我有两个孙子,快,快扶本宫进去看看。”

这家伙,简直把她吓死了,那天清晨,就是远涵走的那天清晨。

那架打的,精彩!比街头耍花腔的好看几百倍!

雾山,是北方极寒之地,每到冬季便大雪纷飞,银装素裹,美到极致,却又冷到极致。

于盛白转头看着末一道:“他还得一个时辰才醒,你在这守着吧。”

“我来找你成婚啊!”

于盛优的怒火刷的一下全都没了,连身子都软了几分,唔,好可爱!

“呃?”于盛优抓抓脸:“当然不是啦。”

于盛优望着他笑:“怎么样,我厉害吧!一次生了两个!哈哈。”

“有劳。”

路任依歪着头笑的可爱:“哥哥,我能去见胖哥哥么?”

所以,即使他没有武功,他不再强大,他也是他的下属,他的影子。他末一的忠诚,永远只给他一人!

末一垂下眼,跟着

99lib.net
于盛白走着,外面的雪还在一直下,于盛白打着油伞,带着他在门里拐了几个弯,终于在一个山洞外面停下来,望着末一道:“他在里面。”

宫远修笑,伸手一把拉过她,紧紧的抱在怀里,翻身,将她压倒。

当一个长长的吻结束,于盛优满脸羞红的娇嗔的拍着他的肩膀道:“唔……你坏人!你一点都不可爱!”

“爱你的小师妹:优”

久无人路过的雪地上,被一个忽然闯入的男子踩出一串脚印,那男人只穿一件黑色布衣长衫,外面罩着一件黑色披风,寒风将他的风衣吹得鼓鼓的向后飘起,他低着头,鬓角边的碎发将他的脸挡住,他没打伞,一直未停的风雪在他的头发上和肩膀上落下厚厚一层,他的脚步未停,徒步向山上爬去,他的动作麻利,步伐轻快,一看就是一个武艺不俗之人。

“厉害,厉害,我们家娘子最厉害。”宫远修的声音有些哽咽。

他没想到,江湖上消失了一百多年的路家居然会忽然出现,几百年前,路家是和于家一样响亮的神医世家,都说南路北于,路家擅用药,于家擅用针,可就在一百多年前,这个家族忽然消失了,他们的医术药物都随着他们消失了。

是啊,他的弟弟,他唯一的亲人,他会治好他,不管花多少时间,多少金钱,多少代价!

于盛白点头道:“会有的,我一定会治好他的。”

他抬眼,认真的看着路任依,真是越看越像小时候的小优……

于盛白疑惑的打开药瓶,一闻,惊喜的看着她。

“你最近过的怎么样?我让末一把你们家的鬼域冰魄还回去了,开心吧?下次别再说我嫁人了就只向着宫家,不向着你了!师妹我,对你可是一等一的好呢!”

“二师兄,我不说了,等我孩子生下来,你一定要来喝酒!

产房内,宫远修一脸心疼的握着于盛优的手,眼中浓浓的爱意,他望着自己爹娘手上抱着的两个孩子,他的眼睛有些红,抬手,轻轻的将她脸上的汗水抹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