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

王阳明·一切心法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三、子产的知识·经过实践检验的未必就是真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三、子产的知识·经过实践检验的未必就是真理

容我再次引述《左传》的一段记载:郑国执政官子产到晋国聘问,适逢晋平公卧病。晋国执政官韩宣子接见宾客,私下里对子产说:“寡君卧病,已经三个月了,所有该祭祀的山川神祇都祭祀过了,病情却只有加重而不见减轻,现在寡君又梦见黄熊进入宫门,您知道这是哪种恶鬼在作祟吗?”

子产答道:“以贵国君王的贤明,又有您作为执政官治理国家,哪里会有恶鬼作祟呢?黄熊并非恶鬼。古时候,夏朝的始祖鲧被尧帝诛杀于羽山,魂魄变成黄熊进入羽渊,成为夏朝所祭祀的神祇,夏、商、周三代祭祀不辍。如今晋国作为诸侯盟主,怕是遗漏了对他的祭祀吧?”

韩宣子于是祭祀鲧神,晋平公果然痊愈,满怀感激地赐给子产两只珍贵的方鼎。(《左传·昭公七年》)

子产并非愚夫愚妇,恰恰相反,他非但是孔子的偶像,或许还要算是整个春秋时代最为博闻强识的君子。他掌握着非常丰富的关于鬼神的知识,是当时首屈一指的学者型官僚。我们以现代的知识水平,当然会说子产对黄熊的解读与晋平公的痊愈之间毫无因果关系可言,只是一种可喜的巧合罢了,至多是发挥了安慰剂效应,但是,类似的事例其实充斥于《左传》所呈现给我们的春秋世界。换言之,《左传》正是以这样一整套知识体系来解读全部二百四十四年春秋历史的,条理明晰,逻辑自洽,很难激发起缺乏现代知识体系的读者的半点怀疑。

通观子产的生平事迹,他利用自己所掌握的鬼神知识一次次破除过群氓的“迷信”,又一次次成功解决过类似黄熊事件的棘手问题。他是一个极度自信的人,当然,他似乎也有十足的资格拥有这份自信。即便是依据“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这一条在今天依然生效的至理名言,我们也必须承认子产所阐述的“真理”确实已经无数次成功地经受过实践检验了。

其实在某种程度上,王阳明和子产属于同一类人,他们都自我培养出了一整套特立独行的知识体系,并且应用这一套知识体系在政治的鳄鱼潭里过关斩将、披荆斩棘。接二连三的成功不但使他们更加自信,还为他们赢得了越来越多的追随者。然而事实上,在成功的主观层面上,起到作用的与其说是那套知识体系的内容本身,不如说是当事人的极度自信。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