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

王阳明·一切心法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少年王守仁胸怀大志,要读书学圣贤;少年刘瑾也是一个胸怀大志的人,将正统年间的大太监王振视为人生楷模。

王振是宦官圈子里的传奇人物,靠一己之聪明才智将英宗皇帝玩弄于股掌之上,于当隐忍时隐忍,当跋扈时跋扈,终于权倾天下,为所欲为。即便英宗受了王振的唆使,御驾亲征瓦剌,导致五十万大军溃败,自己也沦为异族的俘虏,但复辟之后仍然对“殉难”多年、更早已被天下人唾骂多年的王振追怀不已,甚至为他赐祭招魂,全不在乎民心向背。做太监做到这个份上,即便不是天下第一等事,至少也是天下第一等的太监。净了身的人再不可能有其他出路,既然只能做宦官,那就做王振那样的宦官吧。

刘瑾原是侍奉东宫的普通宦官,以滑稽表演的天赋受到朱厚照的喜爱。朱厚照登基之后,使刘瑾执掌钟鼓司。明代宦官机构有所谓二十四衙门,分为十二监、四司、八局,钟鼓司属于四司之一,掌管鼓乐和各色滑稽戏,武宗皇帝也算是知人善任了。

既然荣华富贵全凭皇帝的赏赐,那么讨好皇帝自然成为刘瑾等人的头等大事。

宦官该如何控制皇帝,历史上早有明训。唐代大宦官仇士良向晚辈传授经验,一定不要让皇帝闲着,要用各种娱乐项目占满他的时间和精力,如此我辈才能为所欲为;要使皇帝既无暇读书,也无暇接触士大夫,否则他就会懂得历史上兴亡成败的教训,于是就会疏远我辈了。

历代权倾一时的宦官即便不是仇士良的徒子徒孙,也一定暗合仇士良的权术。其实只要把理学或阳明心学的逻辑稍稍推进一步,就会发现仇士良所悟出的这个道理正是做佞幸的“天理”,非如此则不足以成功。这一“天理”不为尧存,不为桀亡,先天而天弗违,后天而奉天时……儒家描述“天理”的各种套话在它身上完全适用。

做佞幸还要遵循一条“天理”,那就是结党。

君子不党,独来独往,小人却很容易结党。少年武宗身边那些“志同道合”的东宫旧属深知团结就是力量,于是勾结成党,以全副热情和皇帝打成一片。皇帝少年顽劣,喜欢舞枪弄棒,所以他们也真的是“打”成了一片,如同一群讲究江湖义气的古惑仔,皇帝就是他们的带头大哥。

刘瑾很快脱颖而出,成为这个小帮派里的二号人物,正式岗位也从钟鼓司换到了内官监。内官监负责皇家各种营造事务,外厂极多,重要性仅次于司礼监。而且刘瑾还受命“总督团营”,做了禁军的指挥官,正德元年的政治风气就这样为之一变。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