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

王阳明·一切心法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正德十一年(1516年)九月,时年四十五岁的王守仁意外获得升迁:升都察院左佥都御史,巡抚南、赣、汀、漳等处。

巡抚原是临时性职位,顾名思义,即中央派遣专员到地方巡察政务、抚慰子民,而临时性机构往往会变为常设机构,这是全球政坛的一大通则。巡抚最终未能破例,转变为省级最高军政长官。巡抚例挂都察院衔,左佥都御史是正四品,对王守仁来说名义上相当于平级调动,然而从南京政府的礼部闲职转任为手握大权的省级最高军政长官,不得不说是仕途上的一大飞跃。

所谓南、赣、汀、漳等处,是指江西南安府、江西赣州府、福建汀州府、福建漳州府以及广东、湖广若干府县。在这片跨州连省的广袤地界,多年来巨寇横行,官军的征剿每每只收劳民伤财之功,反而使叛军的势力越发壮大了。所以朝廷当务之急是要选拔军事人才平定匪患,这是兵部要大伤脑筋的事情。

明代实行卫所制度,武官世袭,及至正德年间早已名将凋零,而内忧外患丝毫不见减弱。武宗皇帝将全部的尚武精神都用在了玩乐上,江彬以武邀宠,将边防劲卒调入北京,陪皇帝在排兵布阵、往来冲杀的游戏中取乐,谁都没空操心真实世界里的战争。

一切治国平天下的事情就只看朝廷大员的自觉性了。不知道是出于什么缘故,当兵部尚书王琼想到南安、赣州一带的匪患时,竟然会推举从未有过领兵经验、只以讲学出名的王守仁这一介文人。尽管王守仁少年时代有过一段任侠岁月,青年时候又很有兵法上的热情,但纸上谈兵的文人从来都不罕见,怎知道他不是又一个赵括呢?

所谓“特达而相知者,千载之一遇也;招贤而处友者,众士之常路也”,当然,事后所有人都会赞叹王琼有知人之明,更会从他那烜赫而低调的仕途履历看出他是一个有眼光、有胆识的人,自然只有这样的人才会在人才选拔上有这等非凡的举措。

真相究竟如何,我们永远不得而知,设若我们站在王守仁至亲好友的角度,很可能会以为这是朝中有人想借刀杀人,置王守仁于死地,正如汉武帝将自己不喜欢的人派去镇守边陲防范匈奴一样。

而站在醇儒的角度,可以将王琼的知人善任看作王守仁“立诚”的结果。孟子有言,不得到上级的信任是不能够把百姓治理好的,而得不到朋友的信任便得不到上级的信任,要取得朋友的信任就必须先得到父母的欢心,要得到父母的欢心就必须有足够的诚意,要有诚意就必须先明白什么是善。所以说“诚”是天之道,“思诚”是人之道。至诚一定会感动人,不诚便不可能感动人。(《孟子·离娄上》)

简言之,一个人必须由立诚出发,才可以一步步取得上级的信任。从这个逻辑上看,“风云际会”与否不该找客观原因,而要找主观原因。譬如岳飞没能直捣黄龙,是立诚不足、没能取得宋高宗信任的结果,而王守仁之所以得到王琼的绝对信任和支持,都是靠自己立诚挣来的。

上述逻辑其实并不像看上去那样荒唐,岳飞确实做过很多足够使宋高宗猜忌的事情。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