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

王阳明·一切心法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赴任伊始,王守仁便在途中遇到了一次惊险。

那是正德十二年(1517年)正月,王守仁走水路,沿赣江至江西万安,忽然遇到数百流贼沿途劫掠,商船不敢前行。官船是进是退,瞬间成为一个不得不解决的棘手问题。

万安素以民风剽悍著称,一支数百人的队伍很可能有惊人的战斗力。家族旧事仿佛重演:洪武年间,王守仁的曾祖王纲被水寇截舟罗拜,硬逼这位朝廷专员入伙,王纲只是骂不绝声,落到求仁得仁的结果。其子王彦达羊革裹尸,千里迢迢归葬禾山,王守仁有案可查的家族史正是由此开始的。

王守仁所要应对的局面,无论如何都比曾祖王纲当时更有几分优势。虽然眼见得是一场寡不敌众的遭遇战,但自己这边在情报上先了一步,因此便有了以智计取胜的机会。在此之前,学者身份的王守仁再三教人“立诚”,但局势变了,“兵者,诡道也”,行军作战总是要靠“阴谋诡计”的。

以最传统、最严苛的儒家标准来看,战争非但不是诡道,反而是正大光明的荣誉之道。这是仅属于封建社会的传统,当时武士阶层属于贵族阶层,战争既是他们的权利,也是他们的义务。贵族的打法受到一系列荣誉标准的约束,受到鼓励的是面对面的公平交手、追杀时不为已甚的分寸感,以及种种在后人看来迂腐至极的东西。欧洲所谓的骑士精神,日本所谓的武士道,都是一样的。

而当礼崩乐坏、封建社会解体,荣誉迅速让位于功利,平民阶层迅速蹿升,战争可以为达目的而不择手段。用商鞅的话说,“事兴敌所羞为,利”,即战争是一项搏下限的事业,赢家属于最没节操的那一方。(《商君书·去强》)这种时候,“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仍然抱持着传统骑士精神的贵族们一个个成为骑士精神的殉葬品。

在广为人知的例子里,曹刿论战的故事将曹刿塑造成一个擅于权变的军事天才,殊不知他所拟定的战术在当时而言仅仅意味着率先破坏了骑士精神的战争传统。还有那位宋襄公,他那古老贵族式的战争原则后来被毛泽东讥讽为“蠢猪式的仁义道德”。战国以降,集权制取代封建制,骑士精神再难寻到一点影踪了,诡诈成为兵法的第一准则。在王守仁的时代,几乎凡言兵者皆以诡诈为先。是的,时代变了,社会格局变了,主流观念变了,即便是以“立诚”为准则且对古老的儒家精神满怀真挚的王守仁,也会天然地以诡道用兵而不觉得这有任何的不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