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

王阳明·一切心法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十七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十七

横水已定,下一个目标便是桶冈。

官军还从未打过这样的胜仗,忽然间扬眉吐气,于是纷纷请战,要乘胜再下桶冈。

士气不可沮,这是兵法的一大要领,但事情总不可一概而论。当初宋太宗初克北汉,军心汹汹要乘胜夺回幽云十六州,结果遭到了丧师辱国的惨败。王守仁这一回便偏要沮一沮士气,下令军队驻扎在桶冈附近,休兵养锐,暂时就不打仗了。

王守仁有自己一番考虑:桶冈天险,四面是万仞绝壁,中间是百余里的盘山小道,山高谷深,物产丰富,实实在在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地方。进山只有五个入口,而所有这五个入口都是悬在绝壁上的栈道,叛军只要在山崖顶上随便扔扔石头就足以阻挡大队官军,连兵器都用不着。虽然另有一条稍稍平直的通路,但那条路深入湖广,太过迂回,而湖广军队原本就要从那里进去,难道南赣的军队也绕过去走同一条路不成?况且如今横水、左溪的残敌都已经逃进了桶冈,同难合势,一定会奋力死守。我军如果在这个时候长途奔袭,正所谓强弩之末不能穿鲁缟,不如就近修养整顿,先派人进山晓谕利害,叛军一定会畏惧请服,即便还有冥顽不灵的人,也难免瞻前顾后,心怀犹豫。我们趁这时候发动奇袭,这才有机会得手。

王守仁要把心理战进行到底。一代心学宗师,丰功伟绩全靠诈术取得,心地单纯的读者总会对此有所纠结吧?而那些以王守仁为成功学导师的读者,不知道能否从《传习录》里学到这些诡谲的实战本领。

王守仁计议已定,派出几名投诚反正的叛军成员去往桶冈,告知蓝天凤等人,官军将在十一月初一日的早晨在五个入口之一的锁匙龙受降。三个人的一席话,果然瓦解了桶冈叛军的士气。谢志珊决意要战,蓝天凤却很有几分动摇,俩人心不能往一处想,气力也就耗费在辩论上了。

十月三十日夜,王守仁调度军队,在夜幕掩护下分别埋伏在桶冈的五个入口处。第二天一早,前夜的大雨未停,蓝天凤正在锁匙龙主持会议,还在为是战是和的问题争执不下,突然间五处兵起,冒雨疾登。叛军全未想到原定的受降时间竟然是总攻时间,一瞬间措手不及便失去了御敌的先机,官军连克桶冈诸寨。

这一天也正是湖广军队原定的会剿之日,王守仁听说湖广土兵将至,当下分兵驻防各地,一来巩固战果,二来为湖广土兵供应粮饷,三来防备叛军残余,最后和湖广军队联手会剿,及至十二月上旬,桶冈诸寨一应荡平,总计擒斩自蓝天凤、谢志珊以下从贼三千一百六十八人,俘虏二千三百三十六人。

横水、桶冈的平叛经过,王守仁在上报朝廷的《横水桶冈捷音疏》里有不厌其烦的记载,洋洋万言。而有一则不便写在奏疏里的轶事被《年谱》记录在案:谢志珊被擒之后,王守仁对他有过一番审问,一个与贼情无关但很令王守仁好奇的问题是:“你何以能招致这么多的同党?”谢志珊答道:“这事并不容易。我平生见到世上好汉,绝不轻易放过,一定会想尽办法和他们结交,要么纵酒言欢,要么助其急难,等人家被我的诚意感动之后,我再以实情相告,便没有不答应入伙的。”王守仁深有所感,退堂之后对门人说:“我们儒者一生求朋友之益,难道不正该如此吗?”

《庄子》早在两千多年前便揭示过这个真相:“成功的强盗和成功的儒者具有相同的素质和行为准则,只不过目标方向的差异使他们判然两途。”以今天的知识来看,非凡的说服力以及操控他人的手段往往既为政界、商界的杰出领袖所具备,亦为变态杀人狂所具备。只要我们摘下道德眼镜,理解这样的现象便轻而易举,在生物学的意义上,这些都是“成功者”的必备素质。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