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

王阳明·一切心法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江西巡抚孙燧和按察司副使许逵作为首当其冲的“逆我者”,被宁王斩于惠民门外,其余众官或遭囚禁,或绝食死,或震慑于“榜样的力量”,见风使舵地接受“伪职”,不情不愿地为宁王效力。

此时的王守仁正在驶往福建的官船上思虑着福建兵变的事情,当官船抵达丰城时,丰城典史、知县匆匆通报了宁王举事的消息。何去何从,对王守仁而言并非一个艰难的决定,他当即下令掉转船头,直趋吉安,福建的事情只有先搁置下来了。

据《年谱》记载,当时天公不作美,南风强劲,船不能前,王守仁焚香祷告,边哭边说:“苍天如果哀悯生灵,许我匡复社稷的话,就请马上逆转风向;如果苍天竟然不关心百姓,我也就不想活了!”须臾,南风渐渐停了下来,北风催动官船起航。

《行状》的记载稍有不同:当时不仅逆风,又有消息说宁王派了千余人的军队专门来截杀王守仁,胆小怕事的船夫们正好借着逆风的理由拒绝开船。等王守仁祈祷应验、北风大作之后,没了借口的船夫们仍然不改初衷。王守仁情急之下,拔剑砍下了一名船夫的耳朵,坐船这才得以掉头前行。

《明实录》版本的王守仁照例没有那么多的光辉:他本想先去南昌为宁王祝寿,然后再去福建处置兵变,但官船忽遇狂风,耽搁了日子,待船至丰城的时候,得知宁王起事,于是弃官船、乘小舟,想赶回赣州。宁王派人来追,却没能追上。当时吉安知府伍文定带着三百士卒,在江上截住王守仁,劝他不去赣州而去吉安,以吉安为大本营讨伐宁王。

这不禁令人想象,倘若没有那一阵狂风,王守仁如期抵达南昌祝寿,会不会和孙燧、许逵落到同样的命运呢?

据王守仁的重要谋士龙光回忆,当时王守仁虽有弃官船、乘小舟脱身的打算,但诸夫人和正宪也在船上,这一去就等于抛妻弃子。诸夫人当即手提利剑与夫君道别:“你快走,不要为我们母子担心,一旦有急难,我会用这把剑来自卫的!”

不知道王守仁在这个关键时刻究竟是选择了大义忘亲还是对夫人的剑术有足够的信心,总之终是换舟而去了。

无论从以上哪个版本来看,截杀的消息果然属实。是夜追兵渐近,王守仁只携幕僚数人潜入渔舟脱身,于当夜抵达临江府。临江知府戴德孺欢天喜地地出城迎接,请这位战功赫赫的上级长官入城调度。王守仁当时分析说,推想宁王的战略,上策是直趋北京,出其不意,社稷会为之动摇;中策是夺取南京,大江南北必受其害;下策是盘踞南昌,如此便不难对付了。

王守仁或许是被伍文定迎到了吉安,或者是从临江转赴吉安,总之是以吉安作为本部,以伍文定作为臂膀,开始指挥调度起来。早在南赣剿匪的时候,伍文定就是王守仁的得力干将,所以这两人的组合是实战中磨炼出来的,不是宁王麾下的文臣武将可比。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