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

王阳明·一切心法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宁王既已失了先机,但亡羊补牢,总还有补救的手段。正德十四年(1519年)七月初三,宁王以万余人留镇南昌,亲率六万主力直扑安庆,准备由安庆而下南京。

据《明史》本传,王守仁当时已经集结了一支八万人的军队,当时有人提议驰援安庆,王守仁分析说:“九江、南康已经被宁王攻克,如果我军越过南昌驰援安庆,与宁王主力相持于江上,那么背后有九江、南康的威胁,必成腹背受敌的局面,不如乘锐气攻下南昌,等宁王回军救援的时候,再由鄱阳湖上截击,这是必胜之法。”

影响战争胜负的因素错综复杂,从来没有什么必胜之法,但出于激励士气的目的,这样说总是有效的。其实攻南昌的决策不那么容易做出,毕竟宁王经营南昌几十年,而《孙子兵法》总结作战经验,说攻城只是不得已而为之的战术,成本太高,耗时太久。我们作为几百年后的读者,既知成败,以成败论英雄,便佩服王守仁的攻城战略,倘若设身处地来看,必须承认攻南昌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情,几乎与赌博无异。即便攻下了南昌,宁王如果克安庆、下南京,便完全可以置南昌于不顾,而安庆守军到底会坚城固守还是望风而逃,守又守得住多久,这全是未知之数。

无论如何,王守仁就这样出兵南昌了。关于南昌之战,史料给出了相当矛盾的记载。《明实录》形象勾勒出了王守仁奸诈无能的嘴脸,说王守仁以伍文定为前锋,趋广润门,当时正是三更天,守门者被炮声惊散,伍文定的先头部队轻松入城。城中百姓听闻官军来了,满怀喜悦地登高眺望。王守仁在城外却不知情,误以为南昌城守备坚固,恐怕无法攻克。官军主力已经围住了南昌城,但你望着我,我望着你,没人敢率先登城。不多时听到城内传来战马的嘶鸣,这才知道伍文定早已经进去了,于是纷纷架梯攀绳,你争我抢地“攻”上城头。这些官军本是乌合之众,其中还有当初投诚过来的土匪,进城之后贪功纵杀,南昌居民往往还没下床就被夺了性命,甚至有满门无一幸免的。及至破晓时分,诸门洞开,王守仁带着城外的军队整队而入,而城里已经死去几万人了。王守仁急忙下令禁止,将滥杀者斩首以徇,即便如此,仍不能整肃军纪。无奈之下,王守仁修改了赏罚标准:“只有擒捕者才能论功,不计首级。”各路军马这才稍稍收住了屠刀。数日之间,南昌城积尸横路,鸡犬不鸣。叛党千余人已就缚,王守仁依旧穷搜不止,日戮数百人。军人纵掠王府与富户,宁王府的宫人在惶惧之下或纵火自焚,或盛服自缢,尸臭达于府外,只有羸病者数十人苟延残喘。

一言以蔽之,王守仁攻克南昌,简直就是一场明朝版的南京大屠杀。倘若存世的史料只有一部《明实录》,王守仁一定早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