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

王阳明·一切心法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我们每个人显然在某种程度上都已经是被斧头砍伐过、被牛羊践踏过的牛山了,那该怎样知道我们心里那座牛山的本来面目呢?孟子在上文里提供了一个重要的线索:夜气。

“夜气”貌似一个玄妙的概念,其实倒不难理解:人在夜间或刚刚睡醒的时候,一般都会有一段静心澄虑的时刻,在孟子看来这就像牛山上的新芽一样,饱受戕伐的善念萌动。只要抓住这一点善念的萌芽,悉心培育,总有一天可以让它恢复原来郁郁葱葱的面目。

《传习录》有一段关于“夜气”的对话,问得刁钻,答得巧妙:

问:“通乎昼夜之道而知。”先生曰:“良知原是知昼知夜的。”又问:“人睡熟时,良知亦不知了。”曰:“不知何以一叫便应?”曰:“良知常知,如何有睡熟时?”曰:“向晦宴息,此亦造化常理。夜来天地混沌,形像俱泯,人亦耳目无所睹闻,众窍俱翕,此即良知收敛凝一时。天地既开,庶物露生,人亦耳目有所睹闻,众窍俱辟,此即良知妙用发生时。可见人心与天地一体,故‘上下与天地同流’。今人不会宴息,夜来不是昏睡,即是忘思魇寐。”曰:“睡时功夫如何用?”先生曰:“知昼即知夜矣。日间良知是顺应无滞的,夜间良知即是收敛凝一的,有梦即先兆。”

又曰:“良知在‘夜气’发的,方是本体,以其无物欲之杂也。学者要使事物纷扰之时,常如‘夜气’一般,就是‘通乎昼夜之道而知’。”

门人就“通乎昼夜之道而知”这句话请教王守仁,后者答道:“良知原是知昼知夜的。”

门人不解:“人睡熟之后,良知也就不发生作用了吧?”

王守仁答道:“如果是这样的话,人为什么能被叫醒呢?”

门人仍是不解:“如果良知时时刻刻都在发生作用,那么人为什么还会有熟睡的时候呢?”

王守仁答道:“天一黑,人就要休息,这是自然常理。进入夜晚之后,天地混沌,万物的形状和颜色都消隐了,人的耳朵听不到,眼睛看不到,感官全都关闭了,这正是良知收敛凝聚的时候。及至黎明,万物显现,人的感官纷纷开始工作,这正是良知发生妙用的时候。由此可见,人心与天地原是一体的,所以孟子才说‘上下与天地同流’。只是今天的人不晓得正确的休息方法,夜里不是昏睡不醒,就是噩梦连连。”

既然良知在夜间只是收敛凝聚,而不是停止了工作,那也就意味着夜间睡觉的时候也可以像白天一样培育良知。所以门人继续问道:“那睡觉的时候应该怎样用功呢?”

王守仁答道:“只要知道白天该怎样用功,就会知道夜间睡觉的时候该怎样用功。良知在白天顺应无碍,在晚间收敛凝聚,有梦即先兆。在夜气中发动的良知才是良知的本来面目,因为在这个时候良知没有夹杂丝毫的人欲。当我们置身于纷扰之中,如果也能像置身于夜气之中一样的话,那就是‘通乎昼夜之道而知’了。”

今天有实修打算的读者不妨从“夜气”入手,即便你是大奸大恶之辈,也不会在清早一睁眼的时候就生出无数祸国殃民的盘算,当然,最好还要有“自然睡,自然醒”这个前提,并且睡前切忌多喝水。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