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阳明·一切心法

王阳明·一切心法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十七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十七

正德十六年(1521年)年末,当加封王守仁新建伯的诏书送到绍兴宅邸的时候,正值王华寿诞,亲朋咸集,这常人眼中无上的荣耀却使这位寿星蹙起了眉头。王华对王守仁说了这样一番“很不吉利”的话:“宁王叛乱的时候,人人都以为你死了,你却未死;人人都以为叛乱难平,你却即刻平定了。继而谣言四起,权奸构陷,两年间危机四伏,眼见你脱不得身,你却终于化险为夷。如今天开日月,朝廷给你封赏,我们父子又得团聚,真是侥幸啊!然而兴盛正是衰败之始,福泽亦是祸患之基,虽觉侥幸,但我还是不免有深深的忧惧啊!”

及至翌年二月,朝廷又有诏书送至,进封王华新建伯,追封王守仁的祖父王伦、曾祖王杰俱为新建伯。年届古稀的王华已经病重卧床,听说朝廷使者就在门口,连忙催促王守仁及其诸弟出迎,以为虽在仓促之间,却不可以怠慢了礼仪。得知册封礼成,王华这才瞑目而逝。

儒家传统,父丧需要守制三年(实为二十五或二十七个月),王守仁和朝廷都不必再为封赏事宜纠缠下去了。尤其对于内阁,三年时间足够使新一代的权力格局稳定下来,即便三年之后王守仁复出,那时候他还能威胁得到谁呢?

王守仁也不必纠缠在这一场注定无果的坚持里了,反正一直都有致仕归隐的打算,何不就此终老林泉、绝足于权力的泥潭呢?

所有无能为力的事情,就由得它们随风而去吧。

他或许尚未料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如果他失去了权力,又会招来多少无所忌惮的践踏。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