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方,是生命的航程:费孝通域外随笔

远方,是生命的航程:费孝通域外随笔
经典模式护眼模式女性模式日间模式夜间模式
西行杂写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西行杂写

我们离开加尔各答后,一路在美国军营里住。万里长征,连写信也没有机会。这次旅行太运气,坐着世界上最大、最舒服的军用客机,机内可容四十多人,飞行平稳得比汽车还舒适,在里面可以安睡,可以随意走动。飞机的牌号是C54。从加城出发,只费一天一晚就到东非,休息一天,又飞一天一晚到南美,再休息一天,在一天一晚的续航后到达了美国南部的迈阿密。世界缩得太小了,使人不能相信。

我们因为是美国政府的客人,所以一路都受驻军招待。司令官带我们参观营房及各种设备,又领我们去看各式的飞机。我们已明白轰炸机是怎么投弹的,空中堡垒里面有些什么设备。最使我高兴的是,一路上常看见往昆明去的大队飞机,昆明的安全是毫无问题的。以一路所见来说,现在美国对东方的战争还只是开头,营房在修筑,飞机在集中,过去是纸上谈兵,半年后就可见真颜色,一年后就够瞧了。我不能多写关于军事方面的事,但有一句可以说的,而且是检查人员也愿意放过的:“美国的援华快要成为不是虚言了。”

美国从军的人真多,政府对士兵待遇也非常周到,有糖有电影,就是没有女人。学校里的学生所剩无几,很多教授都参加战时工作。大学毕业生在开汽车,大工厂大公司的经理在管理士兵们的伙食。他们的动员真是彻底。我总觉得东方和西方相差太远,一离开印度才闻到战争的真味。

中国的国际地位是提高了。这次我们到美国做客,更特别受到尊重,弄得我们不好意思。我们从国家到个人,都是机会太多,实力不足。我希望国家和个人都不要辜负这个机会才好。

我抵美前,文化联络处接到太平洋学会,芝加哥与哥伦比亚两大学邀我去工作的函件,我想先在太平洋学会的图书馆,花两三个月写好Earthbound China一书,交由该会出版。在生活没有安定以前,我还不易有文章寄回去。我不能再写《鸡足朝山记》那样的东西了,所以请你告诉《生活导报》的编者,请他们安心等一下,因为我想另换一种格调,来写我的地球背面的通讯。

我的生活自然很好,吃和住都恢复了9年前的情形。从美国到印度没有鸡蛋,很少牛油和糖。美国人的生活情形,知道得还不很详细,物价可说没有涨多少。书和杂志既便宜又好,到处都是新书,报纸一大叠只卖3分钱。

我由重庆到迈阿密,一个月中感想太多,多到一时写不出来。我想一年后定要变成另一个人。这几年我似乎消极了不少,但是一走动之后,又发现了自己,不再想到常熟去耕田了。我们得向世界的最高峰爬——不能退,也不容许我们退。

1943年6月22日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