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林冲这人比较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林冲这人比较深

宴会上,众兄弟你来我往,互相敬酒,很是热闹,林冲一个人坐在角落里,自酌自饮,我过去跟他碰杯,其实我不喜欢他这种墙头草性格,风一吹,立马就倒。

不过每个人都很忙,只有他闲着,有时候两个男人在一起喝酒,是不需要任何理由的。

他酒量很大,从没见他醉过,但今天有些特别,冷着脸,双眼通红,一碗接一碗,心情似乎不太好,这也难怪,煮熟的鸭子飞了,搁谁身上也不好受。

扈三娘是他捉的,上千年的老规矩,谁捉的算谁的,按理说该许配给他,两人郎才女貌,倒也般配,胡子刮了,澡也洗了,大红铺盖备好了,礼金都收了,就等成亲入洞房,结果王矮虎蹦出来搅了一棍子,跑宋大哥面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哭诉,说扈三娘捉他在先,该把他许给扈三娘,那时林冲不怎么识抬举,骑墙上总往晁天王那边歪,宋大哥一气之下就答应了。

扈三娘也挺可怜,刚被捉时,寻死觅活,宁死不从,后经不住宋大哥劝,说把她许给一头领,武艺高强,人才出众,还曾交过手。扈三娘以为是林冲,羞羞答答地应承了,拜过天地,入了洞房,才发现是王矮虎,羊羔落在狼窝里,后悔都来不及了,只好认命。

林冲话本来就不多,打那后,话更少,成天板着副鸟脸,跟王矮虎也不对付,也难怪,夺妻之恨可不是两杯酒就能消的。

这时,王矮虎哭丧着脸从旁边经过,林冲叫住他问,喜事你怎么摆了副丧事的脸?我们又不白吃,看你弄的这几个菜,今天没少赚吧?

王矮虎讪讪地说,别说赚了,赔大发了,贺礼收了一千两银子,可光酒席就花了两千两。

林冲擂着桌子说,你别瞎说,菜全是山上的野菜,鱼是湖里现捞的,兔子肯定也是从山上打的,没啥本钱,怎么会花那么多银子!

林冲声音有点大,王矮虎食指放嘴唇,做了个“嘘”的手势说道:酒席是宋氏酒楼操办的。

林冲“啪”地把筷子一撂:“哪个酒楼办的也不能漫天要价!”

我捅捅他的腰,小声提醒他,酒楼老板是宋青,宋大哥的亲弟弟。

林冲的脸像开了个水彩铺,红了又白,白了又青,满腔怒火顿时化为乌有,板着脸训王矮虎:今天的酒席真不错,你看这野菜多新鲜,你尝这鱼汤,口感多好,这野兔,一看就是精心烹制的,收你两千两银子算你赚了。

“那是,那是!”王矮虎苦笑两声离去。

唉!做人难,做强盗也难,做个混得开的强盗难上加难!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