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众兄弟的无聊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众兄弟的无聊事

这两天没啥大事。

晁天王三天两头请人喝酒,宋大哥隔三差五找人谈心。

林冲请公孙胜弄了个草人,写上高俅的名字,每天早中晚各扎一针。

武松和鲁智深干了一架,两人闲得无聊,猜色子大小,赢了的扇输了的一巴掌,鲁智深连输十八场,脸肿得跟烧饼似的。鲁智深说武松出老千,武松说鲁智深太笨,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说着就打了起来……

南拳北腿,你来我往,众兄弟一听说打架,哗地围了半山人,有喝彩的,有加油的,有敲锣打鼓的,还有开盘口下赌注的……

两人打了半天,看没人拉架,只好自己罢手。鲁智深气呼呼地说再跟武松说话他就是王八,武松说他再搭理鲁智深他就是狗娘养的。

没半个时辰,王八自己说话了,说只要武松不再跟他要赌债,就原谅他,武松也不管他娘同不同意,当下说赌债不要了,两人和好如初。

秦明和大舅子花荣掐了一架,好像是因为秦明喝醉后跟花二妹亲热时念叨着前妻的名字,被花二妹凌空一脚踹下床,跌得头破血流,事后,据王矮虎推测,两人当时用的很可能是江湖中失传已久的猿搏式。

秦明是个火暴脾气,爬起来就给了花二妹一巴掌,花荣得知后鞋子都没穿,一溜小跑,进门就“啪啪”给了秦明两个耳刮子。

两人都是武将,武艺不相上下,又都是厅级领导,谁也不服谁,当下对打起来,刚开始时秦明骑着花荣打,花二妹看哥哥吃亏上去拽着秦明的头发来了一通虎鹤双行,后来花荣骑着秦明打,花二妹又心疼丈夫,拉着花荣胳膊不让打,场面乱成一锅粥。

领导打架,我们做下属的不敢贸然劝架,再说了,人家是亲家,上去拉架说不定会被两人合揍,都在一边傻站着看,嘴里嚷嚷着别打了别打了,心里美滋滋地盼望两人能够多打一会儿,不然漫漫长夜没啥消遣真是无聊死了,后来宋大哥赶到,一人给了一巴掌,两人才算消停。

王矮虎凑得太近,也被宋大哥扇了一巴掌,活该,谁让你离那么近!

秦明成了熊猫眼,花荣成了歪嘴巴,两人窝在家里都不出门,花二妹也搬回了哥哥家住。秦明天天在家捂着脸哀叹: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阮家三兄弟因为赡养老父亲的事又大打出手,三人上山时都带着家眷,晁天王照顾他们,特批给一套四合院,一大家子一直在一口锅里吃饭,天天因为鸡毛蒜皮的事吵架。老二媳妇嫌老五媳妇吃完饭不刷碗,老五媳妇嫌老七媳妇早起不扫地,老七媳妇嫌老二媳妇做的饭太咸。

后来请吴用去给分家,约好老父亲一家待一个月,六月份阮小二,七月份阮小五,八月份阮小七,为了防止反悔,特立字为据,签字画押。

谁承想,七月份过完才发现,当年是闰七月,老五媳妇说他们已经养了一个月,该轮到老七家,老七媳妇拿出当初签的字据说非得等八月份才肯接老父亲过去。

不论晁天王还是宋大哥,都嫌这事太砢碜,不愿意管,吴用当初也签了字,不愿意自己抽自己脸,只好说得了痔疮在家养病。

阮老爷子天天在山前大骂瞎了眼养了三只白眼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