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宋青这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宋青这人

今天请宋青吃饭,在宋氏酒楼,点的最好的菜,霸王别鸡、蚂蚁上树、活烧猴脑……酒是三十年的绍兴女儿红,够味道。

其实我很烦这厮,屁本事没有,而且笨得要命,算个账都在桌子底下偷着数脚丫子,还经常算错,算错也就罢了,算完伸手就给你递馒头,你还不好意思不吃。

不过今天有求于他,得打听打听宋大哥缺什么,中秋送东西也好送到点子上,只能硬着头皮跟他扯淡。

人生最痛苦的是,有些事,你不想做,但不得不做,有些人,你不想搭理,但你又不得不搭理。

这厮刚上山时,宋大哥想把他送到战场上锻炼锻炼,日后也好提拔重用,各将领纷纷推辞,谁也不接这烫手山芋,这也难怪,战场无情,刀枪无眼,这厮武艺又平常,万一有个闪失,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

宋大哥找到我,我本想推托,宋大哥又是套近乎又是拉关系,说了一番掏心窝子的话,眼泪都流出来了,我开不了口,只好应承下来。

虽然答应下来,我可不敢冒险让他去冲锋,只是让他当伙夫。

伙夫虽然累点,但至少没危险,早起做做饭,晚睡刷刷锅,还可以打打偏手,看谁不顺眼就往他碗里吐两口唾沫,当兵的也不讲究,吃不死人就行。

打仗时跟在后边吆喝两声,吃了败仗溜得也快。晁盖的小舅子,花荣的外甥都在当伙夫。

没想到这厮伙夫都当不好,有次做饭把营帐给点着了,我肺都差点气炸了,要不是看在宋大哥面上,早就把他乱刀剁了喂王八了。

后来这厮突生豪气,主动要求上阵杀敌,我想了想同意了,特地嘱咐他不要冲得太靠前,跟在众兄弟后面,偷偷往死人身上插两只箭,为防止兄弟们争功,箭上都标着名字,我再跟执法处的杨雄打声招呼,到时候都算在他头上,给他记一大功,然后风光地调离部队,也不负宋大哥所托。结果,这厮是个软蛋,上阵前豪情万丈,放言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上阵后,看着黑压压的人群,立马就怂了,还未等冲锋,腿先软了,瘫倒在地,拉都拉不起来。一仗下来,刀未出鞘,箭未离弦,腿倒折了,被自己人踩折的。

后来安排他当更夫,晚上按点敲敲鼓,不费神不费力。

一次,我跟武松、鲁智深约好五更去偷袭敌人,结果这厮把更敲错了,三更就出发,阴差阳错,碰到打埋伏的敌人,从后面一阵冲杀,把敌人打跑了,众兄弟强烈要求给他记一功,让他赶快滚蛋。我借机给记了一大功,调回梁山当后勤,专管安排酒席。

唉!有时候想想,佛祖真是公平的,有的人给了满腹韬略,有的人给了一身武艺,有的人给了溜须拍马的本事,那些百无一用的,不是有个好爹就是有个漂亮的妈,要不就有个好哥!

喝完酒又请他掷骰子,二两银子起底,上不封顶,本想故意输给他,结果我开大,他猜小,我开小,他猜大,没半个时辰,我倒赢了二十两,这厮脸色立马黑了下来。

我也急了,最后一局,二十两都押上,心想不管怎样都要把银子输给他。为防意外,我偷看了一眼,是大,结果他又猜小。

我想点拨点拨他,说道:你确定?要不咱再改改?

这厮咬牙不松,还是猜小。

我最后实在忍不住了,说道:宋青,这次真的是大,你就猜大吧!

这厮一脸欠揍的表情,说什么我是跟他玩虚的,是诈他,咬定是小。

我脑袋发热,心一横,他娘的,厅级干部老子不当了,当下开了,揣着四十两银子就走了。

见过笨的,没见过你他妈这么笨的!笨就笨吧,还自以为聪明!是可忍,孰不可忍。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