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花荣赌箭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花荣赌箭

今晚喝多了,翻来覆去睡不着。

宋大哥在屋梁上打呼噜,花荣蹲在房顶上看月亮,宋大哥说晁大愣今天急了眼,让花荣过来以防万一。

晁大愣是宋大哥给晁天王起的外号,当然,也只有他自己敢叫,就像黑胖子只有晁天王敢叫一样。

有花荣在,我总是很放心,这个面容清秀的男子,箭法超群,百步穿杨,说射牙齿绝碰不到嘴唇,说射眼睛绝碰不到眉毛,而且从未失手。

花荣儒雅风流,吃肉从不下手抓,喝汤从不出声,也从不酗酒闹事,比读书人还读书人。

他刚上山时,兄弟们总爱跟他赌箭,无不落败,白白让他赢了许多财物。

他唯一输的一次,是输给了朱武。

那次,众兄弟在金沙滩乘凉,朱武指着百步外蹲在树梢上的麻雀说,咱们赌箭,你射中麻雀的老二就算我输,不然,就算你输,花荣当场答应,众兄弟纷纷押注,都押给了花荣。

我知道朱武这人虽然外表蠢笨,平常不显山不露水,其实内心敞亮得很,没把握的事绝不会做,但这么近的距离花荣也绝不会失手。

笨人自然有笨办法,我把赌注分成两份,一人押一份。

花荣从容地拈弓搭箭,弓满如月,麻雀是蹲着的,花荣用小拇指一钩弓弦,铮然作响,麻雀惊慌失措,展翅欲飞,将飞未飞时,一声响镝,麻雀中箭落地,众人齐声喝彩。

一兄弟飞快捡来麻雀,众人一看,愣了,母的。

那次是我赌博生涯中赢得最多的一次。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