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朱武是个明白人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朱武是个明白人

宋大哥趴在屋梁上睡着了,呼噜震天响。

我打心眼里佩服他,上万两的银子,挥挥手,说不要就不要了,眼睛眨都没眨。

我靠在窗栏上,月光从窗户钻进来,很亮。

我琢磨着朱武白天的话,似乎有点道理,但具体哪里有道理,却又想不明白。

我琢磨问题的时候,喜欢喝酒,就像军师琢磨问题时喜欢摇扇子,鲁智深琢磨问题时喜欢拿头撞墙一样。

喝了两坛绍兴女儿红,心中渐渐有些敞亮,对啊,那些王八蛋的确是他妈的强盗!

又喝了两坛,又有些迷糊,为啥都是强盗,他们却高高在山,人五人六,我们却被逼得东躲西藏?为啥别人都拼死拼活地要加入他们,却宁肯杀头都不肯加入我们?

这么深奥的问题我一般不问宋大哥,问了也白问,他自从当了头领后,只知道喝酒应酬,到处赶场,三句话离不了梁山大业,没劲!

我虽然笨,但有个优点,想不明白的问题就要问,为这习惯小时候没少挨揍,有次我缠着母亲问驴的老二为啥一会儿大,一会儿小,母亲二话没说,给了我一巴掌。还有一次,我问父亲,为啥母亲不在的时候,他总爱往隔壁王婶家跑,回答我的,仍是一巴掌。

我提着坛酒,去找朱武。

梁山的夜晚很热闹,鲁智深等人在赌博,武松在喝酒,林冲在练功,他也就这爱好了。

朱武正在看书,边看边骂娘。

我有些糊涂,在我心中,书是很神圣的东西,记载的都是圣人之言,前朝之事,我每次帮宋大哥搬书都双手捧着,生怕弄皱一点皮。我问他为啥生气。

朱武合上书气呼呼地说,写书的人也是强盗。

我更糊涂了。

朱武说,写书的人颠倒黑白,歪曲事实,难道不是强盗?

嗯,有点道理,我问他既然都是强盗,为啥我们犯法,他们不犯法。

朱武说,强盗分两种,一种是合法强盗,一种是违法强盗。

我问哪些是合法,哪些是违法。

朱武说,谁得了天下,谁就是合法,得了天下的人说谁是违法,谁就是违法。

朱武接着说,历史上那些开国之君,没一个不是强盗,我朝太祖赵匡胤,本是柴世宗的臣子,捧着大周朝的饭碗,拿着大周朝的俸禄,却夺了人家位子,是强盗无疑。

前朝太宗皇帝,本是隋朝臣子,国家有难时不知匡扶社稷,却趁机谋反,后来为了争皇位,射死哥哥李建成,又把五个侄子一刀一个剁了,又杀死亲弟弟李元吉,然后把弟媳妇抢过来自己用,连强盗都不如。

所谓改朝换代,不过是一伙强盗打跑了另一伙强盗而已。得了天下的,就是功臣元勋,自然有一帮文人来捧臭脚拍马屁,写书立传,流芳百世;败了的,就是乱臣贼子,口诛笔伐,遗臭万年,永世不得翻身。

我突然想到一个问题,那我们哪?会流芳百世,还是遗臭万年?

朱武说,要看天意。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