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老黄和槐花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老黄和槐花

最近无事,升厅级干部的事总没影,问是怎么回事,回答永远是一句:还在研究!

无聊时总去后山看老黄,老黄是头牛,名字我给起的。

老黄是我的战利品,有次下山抢劫,遇到一财主驾牛车载着女儿去赶庙会,财主肥头大耳坐在前面,女儿头戴围巾坐在后面。

武松二话不说,当头一刀砍了财主,鲁智深抢了财物,我拿着斧头对着女儿犹豫,我跟武松不同,他是人人可杀,我则没有杀女人的习惯,尤其是年轻的女人。

女人坐在车后,埋着头,瑟瑟发抖,看背影,应该很漂亮。

我用斧头挑开女人的围巾,当即愣住了,半边脸全是疙瘩,密密麻麻,我不由得想起了癞蛤蟆。

武松挺刀赶了过来,也愣住了,他喜欢杀漂亮女人,如此丑的,也下不去手。

兄弟们起哄说那个女人跟我挺般配,让我干脆娶了她吧,我拒绝了,我长得丑,并不代表我喜欢丑!

山上的规矩,不留活口,兄弟们商量半天,一致认为,让她活着就是对她最大的惩罚,决定带她上山,谁看上就给谁做压寨夫人。

兄弟们要回山,没有多余的马,谁也不肯跟她同骑一匹,说谁抢的算谁的,我也不愿意跟她一起,只好把马让给了她,让她先行。

兄弟们都满载而归,就我自己,因为被她吓了一跳,一愣神的工夫啥都没抢到,心里很窝火。

现场只剩一头牛,兄弟们抢劫时,极少抢牛,块头太大,杀了扛不动,牵着又太慢,赶不上回去的庆功宴。

看着兄弟们的背影,越想越气,提着板斧正要回去,这时老黄“哞哞”地叫了两声,我正心烦,回身“啪啪”给了它两巴掌,这厮除了眯了眯眼,居然不跑不跳。

我正准备一斧头结果了这厮,突然一想,上山的路太远,还拎着两把板斧,太累,干脆骑着吧,回去杀了下酒。

这头牛是属驴的,不打不动弹,我都打累了,它还慢悠悠的,索性不去管它,走多快算多快。

从午时走到酉时,从酉时走到戌时,太阳落山时,终于到了半山腰,又碰到那个女人,正独自下山,我叫住她,问她怎么回事。

她说山上的头领都看不上她,让她快点下山,我笑笑,意料之中。

她的眼神像极了受伤的小猫,我突然明白了王矮虎曾讲过的笑话:一美一丑两女深夜出门,途中遇到歹徒,歹徒放走了丑的,玷污了美的,他问我,是美的痛苦还是丑的痛苦?我说当然是美的痛苦,他说,错,是那个丑的。

我一直想不明白,今天,似乎有些明白了。

我摸摸口袋,只有五两银子,全给她了。

她千恩万谢,说不会忘了我的大恩大德,这套说辞都听出老茧来了,刚当强盗时,我也偷偷放过几个活口,他们当面感谢我八辈祖宗,转身就去官府里告我一状,还详细描绘我的相貌。这个倒也罢了,让我气愤的是竟然把我描绘得那么丑,真是岂有此理,希望这个女人不要把我说得太丑。

我问她叫啥名字,她说叫槐花,我点点头,让她慢点下山,不用急,她长得很安全,绝对没人打她主意。

我把老黄扔到后山,赶到聚义厅时,庆功宴都已经结束了,吃了两口剩饭,喝了两杯冷酒,窝着一肚子火,翻来覆去睡不着,爬起来跑到后山又给了老黄两巴掌,才心满意足地睡下。

我这人特爱管闲事,经常惹一肚子气,一生气就睡不着。吴用给出主意,数羊,说数到一千只就睡着了,我表面上说军师神机妙计,是好主意,但心里直骂娘,老子连十只羊都能数错,上哪数一千只去。

王矮虎出主意,说娶房媳妇就睡着了,不过看到张青天天鼻青脸肿的鸟样,也就心懒了。

这下好了,生气时,就去后山扇老黄两巴掌,扇完气就顺了,也就睡踏实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