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夜幕下的老黄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夜幕下的老黄

老黄在后山吃草,优哉游哉,有时候挺羡慕它的,不用上阵厮杀,不用到处拉关系随分子,偶尔挨两巴掌,就有吃有喝,高兴了叫两声,不高兴了就睡他娘的,要多快活就有多快活。

今天竟然被顾大嫂连阴二十碗,越想越气,正准备扇老黄两巴掌解气,突然发现,老黄的牛脸肿了,眼睛眯成一条缝。

我纳闷,最近没扇它啊,咋回事?谁他娘的下这么重的手,不把牲畜当人看。

我喝醉了总是特别聪明,没有声张,决定躲起来看个究竟,四周空阔,没啥遮挡,不远处有个水坑,水草半人高,是个藏身的绝妙好地,我悄悄猫在里面。

月上头顶。

晁天王摇摇晃晃地来了,看看四处无人,指着老黄大骂:你这黑胖子,丢到煤渣里就找不到的狗东西,晚上不穿衣服围着梁山跑八圈都没人看见的腌臜货,脸比锅底黑心比脸黑的王八蛋,当初要不是我带着兄弟们劫了法场,你早去阴曹地府报到了。现在倒好,到处拉拢人心,处处跟我作对。别人都说你仗义,仗义个屁!要不是你当初怕我把给你送银子的事抖搂出来,你能有那么好心给我报信吗。你说说,你当押司时收了我多少银子。

晁天王骂完,伸手扇了老黄两巴掌,出手忒狠,啪啪地响,听得我都心焦。

扇完径直走过来,我心怦怦乱跳,以为被发现了,没想到这厮走到水坑边,解开裤腰带,一阵稀里哗啦。

我只觉得一股热流从头顶浇下。

晁天王走远了,我抹抹脸,准备起身,宋大哥来了。

宋大哥四处转悠一圈,突然说,我看到你了,出来吧!

吓了我一大跳,以为被他看到了,正准备跳出来,突然想到,这厮经常玩诈术,很可能又是唬人。

果然,宋大哥看无人回答,转过身去,对着老黄开骂:晁大愣,你有啥本事,还自称天王,我呸!真不要脸,当初在郓城县,天天跟在我屁股后面,左一口押司右一口押司,今天一颗枣,明天一颗瓜,把我拉下水,现在倒好,人模狗样地装大头蒜!你懂个啥?昨天我问你知不知道杜甫,你说没跟他喝过酒,今天我夸李白文采高,你竟然说要请人上山,人家都死二百年了,你上哪请去?

宋大哥骂完,扇了老黄两巴掌,伸个懒腰,四处看看,径直朝我走过来。

……

好不容易把宋大哥盼走,我爬出来,走到老黄面前,“啪啪”给了它两巴掌,恨恨地下山。

路上碰到了吴军师、王矮虎、杨志……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