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酒后的思考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酒后的思考

顾大嫂拿出锭二十两的银子,“啪”地拍桌子上,让鲍旭管他叫娘,鲍旭二话不说,当即跪倒在地,脆生生喊了一声娘,顾大嫂哈哈大笑,没等她笑完,鲍旭跑到门口,抱住看门狗的后腿,大声叫爹,喊完爹到处搂人肩膀认兄弟……

吃饱喝足,有老婆的,回家腻歪,没老婆的,跑山下翠红楼腻歪。

人人都在放纵,花钱如流水。

明天,谁也不知道自己是趴在兄弟尸体上翻兄弟口袋,还是直挺挺地躺在那里被自己兄弟翻口袋。

偌大的聚义厅,刚刚还热闹非凡,转眼就空空荡荡,只剩我、鲁智深和武松。

我和鲁智深玩骰子,老规矩,赢了的扇输了的一巴掌,这厮脸肿得老高,赌气不跟我玩,跑去跟武松玩。

我心下暗笑,真他娘的笨,换个人扇你就高兴了?

我又喝多了。

酒,可以轻易改变一个人。

别看乐和这厮平日里斯斯文文,见了谁都满脸堆笑抱拳作揖,放屁都要抬屁股,但三碗酒下肚,立马换副鸟脸,腿往凳子上一跷,袖子一捋,开口就“我操”!

林冲,平日里在晁宋两位头领面前,像个裹脚小媳妇,唯唯诺诺,蚂蚁放屁的事都要请示一下,从不敢乱说话,喝醉后,脸红脖子粗,唾沫乱飞,张嘴闭嘴都是老子当教头的时候……

扈三娘,平日里自诩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兄弟们多看她两眼,就杏目圆睁,一脸不快,喝醉后,也一脸娇羞,眼神迷离,一个劲地往武松身边凑,王矮虎拉都拉不住。

我微醉时,喜欢跟鲁智深掷骰子,大醉时,喜欢思考问题,烂醉时,喜欢骑墙上看星星。

我应该是大醉了,因为我在思考,为啥今天这堵墙爬不上去?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