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攻打济州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攻打济州

现在的梁山,兵强马壮,已非当初的乌合之众。

宋大哥把兄弟们分成八队,马兵五队,步兵三队,林冲、关胜、花荣、秦明、杨志为马兵头领,鲁智深、武松和我为步兵头领。

约好令旗指挥,令旗共分七种,青龙旗、白虎旗、赤霞旗、土黄旗、黑水旗、紫云旗、凤绿旗,一队对应一种令旗。

宋大哥记性不太好,老弄混,就事先记在纸上藏袖子里。

我不懂那些乱七八糟的旗语,我跟宋大哥约好,要我冲,就举剑朝前指,要我撤,拿剑朝后指,原地不动,就拿箭朝地下指,简单明了。

交战前,众头领聚在中军大帐讨论计策,军师献计,把队伍按斗、牛、女、虚、危、室、壁七个方位摆成北斗七星阵,引诱官军来打。

只要是吴军师献计,宋大哥总是两个字“好计”!

攻打高唐州那次,军师不知得了啥鸟病,骑不得马,坐不得轿,天天在家趴着,未能随军下山。

宋大哥临行前匆匆赶去请教,军师说,欲破此城,必用火攻。

宋大哥喜出望外,道声好计,一道烟溜了。

当夜,宋大哥不分青红皂白,在上风口放了一把火,结果,把自己大营给烧了。

宋大哥眉毛胡子烧掉一大把,跑回去问军师咋办,军师徐徐说,上次还没说完:欲用火攻,必借东风。

宋大哥道声好计,又一溜烟跑了。

众兄弟抱着柴火,喝了三天西北风,脸都吹绿了。

宋大哥撑不住了,灰溜溜跑回山寨,军师叹口气说,上次又没说完,若无东风,转到城西,继续火攻。

打那之后,军师每献一计,宋大哥总要先问,说完了?等军师点头后,再连声赞叹,好计!

第二天,按计划行事。

人饱食,马喂足,济州城下,摆好阵势。

宋大哥高头大马,锦衣玉袄,意气风发;吴军师书生打扮,青衣紫袍,信心十足。

宋大哥为了鼓舞士气,夺人之威,挥着令旗演练阵法,三军将士步调齐整,疾而不乱,奔腾往来,一会排成S,一会排成B。

满城百姓提老携幼,纷纷拥到城墙上看热闹,指指点点,前仰后合,仿佛我们不是来攻城的,而是来耍杂技的。

演练完阵法,上万号人在济州城下傻傻地站着。

计是好计,阵是好阵,但搞错了一件事情,是我们攻打济州,不是济州攻打我们,而北斗七星阵是个守阵。

太阳忒毒,一站就是他娘的半天,腿都麻了,官军压根不出来。

日头偏西时,城门“吱呀”一声开了,众人立马来了精神,准备厮杀,但没有预料中的大队人马,只有一个小兵,战战兢兢地走到中军大帐。

宋大哥以为自己阵法高深,把官军给镇住了,对方是来求和的,得意洋洋地问,为何不敢出来交战?

小兵怯生生地说,知府说今天太热,改天再战!!!

宋大哥脸一下子涨得紫红,这不是拿我们万把人当猴耍吗,气呼呼地问,你们知府还说啥了?

小兵冷汗都出来了,结结巴巴地说,我们知府还问你们渴不渴,喝不喝水?二文钱一碗!

宋大哥大手一挥,推出去咔嚓一刀砍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