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刘彦的投名状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刘彦的投名状

这个社会,干啥都得讲关系,做官如此,做强盗亦是如此。

你若想当官,就得有个好爹,如蔡九,这厮笨得出奇,他老爹为他请遍天下名师,都没撬开他那榆木疙瘩,众老师对他的评价跟智真长老对鲁智深的评价出奇的一致:灵光一犀,价值千金。意思是,一旦开窍,光芒如一千斤金子发出的光芒一样,但我认为,这句话还有另外一层意思,那就是,拿一千斤金子砸死他,都砸不出个屁来。这厮一本三字经,学了两年都没学全,平常吃喝嫖赌,十足的二世祖,但人生得好,照样知府当着、小酒喝着、小妾养着。

若没个好爹,有个好哥也可,像高廉,这厮琴棋书画不会,升堂断案嫌累,原本就是一街头跳大神的,专职糊弄妖魔鬼怪,后来他哥当上了太尉,他摇身一变,八卦衣一脱,官袍一套,转身糊弄百姓。升堂就那一招,一拍惊堂木,大喝一声“大刑伺候”,招了的,画押打死,没招的,打死后画押,破案率百分之百。道君皇帝甚是欣慰,大笔一挥,赠匾一枚:国之栋梁!

你若生得不好,既没摊上个好爹,又没个有本事的好哥,那别灰心,还是有机会的,打听打听哪府小姐还未出嫁,花几两银子雇几个流氓,趁她外出时半路打劫,千钧一发时,你再从天而降,英雄救美,说不定人家小姐对你一见倾心,你再趁机生米煮成熟饭,也就攀上个好岳丈,前途自然无量。

啥?以上都没有?那你他妈的还想当官?你丫脑袋秀逗了吧?

做强盗也得讲关系,刘唐是晁天王的关系,我是宋大哥的关系,杨雄是戴宗的关系,有了关系,自然高看一眼,诸事好办。

若没关系也想当强盗,也可,不过得纳投名状,砍人头表忠心!

刘彦跟宋大哥不是老乡,跟吴军师也不是同窗,跟山上的兄弟八竿子划拉不着,再说历史上有些问题,不清不楚,属于限制使用那类人,必须得纳投名状。

纳就纳吧,砍个人头还不是手到擒来的功劳,当强盗的,杀个把人那还不跟喝凉水似的。

万万没想到,这厮在山下吹了三天西北风,头发都吹成鸟窝了,竟然一个人头都没砍到,倒不是武艺不济,而是这厮缺心眼,都不稀的说他,瞧瞧他办的那些鸟事。

第一天,运气不错,碰到个过路的老头,要我说,甭废话,咔嚓一刀,割下头来交差,一了百了。这厮倒好,搀着老头送出二十多里地,直送到济州府门口才罢休。

第二天,碰到个去东京看病的瘸子,这厮又没下手,不但没下手,还生怕人跑得不快,把马送给人家,另外还倒贴了十多两银子。

第三天,碰到个青年,刚要下手,经人一番哭诉,那套说辞都老掉牙了,什么上有八十老母下有三岁幼子,这厮心一软,又给放了,他娘的,就不会动动脑子,那青年顶多二十来岁,她妈六十岁生的他啊?

当强盗当到他这个份,拔根鸟毛吊死算了。

你说他,他还来劲,说什么只杀贪官不杀良民,不能滥杀无辜之类的鸟话!

第三天傍晚,这厮两手空空回到山上,宋大哥拉着他的手说,刘县令啊,感谢你弃明投暗,投奔梁山,但我觉得,你不大适合当强盗,你还是回头做你的县令吧。

没想到这厮自甘堕落,当强盗的决心很大,当天夜里,一个人跑寿张县把县令给剁了,这才勉强入伙。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