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没耐性的强盗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没耐性的强盗

我这模样,省了不少麻烦,至少不用自我介绍,老远一看,就知道是我,吃完饭,嘴一抹,大摇大摆地走了,都不用付账。宋大哥官职虽然比我高,名气比我大,但也没我这待遇,他见了谁都得双手作揖,自报家门,还经常被人当做冒牌货轰出去。

这不,路过独龙岗,我有些内急,跑小树林里嘘嘘,他自己在小路上溜达,“噌”的一下,树后跳出一彪形大汉,脸蒙黑布,手持三尺两棱尖刀,这强盗是个二把刀,没经验,跳出时没注意脚下,被藤条一绊,摔了个嘴啃泥,爬起来时,额头跌破了,脸上黑布蹭掉了,下巴也磕歪了,一手捂脸,一手拿刀乍呼:呔,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大水冲了龙王庙,强盗遇到土匪了,每当此时,宋大哥总要提自己名头,只要是吃打劫这口饭的,没有不认识他的。

我蹲在树林里早瞅见了,不过没当回事,这场面老掉牙了,每次都有惊无险,等宋大哥报上名头,对方立马就会推金山倒玉柱,磕头跪拜,眼泪汪汪地说:我日思夜想要投奔哥哥,天可怜见,竟在这里相见,真是苍天有眼啊,望哥哥不弃,收兄弟当个帐前小卒,牵马执蹬,无有不从……宋大哥也没当回事,外甥还能把舅舅打了?小喽啰还能凶过土匪头子?

宋大哥信心满满,拱手作揖,笑吟吟地说:小可乃山东郓城人氏、人送外号呼保义、又称孝义黑三郎、别号及时雨宋公……

“明”字尚未出口,只听一声怒骂“去你妈的”,接着“啪”的一声脆响,我忙抬头一看,宋大哥头破血流,摔倒在地。

唉!今天这强盗耐性忒不好。

强盗举着朴刀照宋大哥砍去,宋大哥愣在地上,也忘了躲,眼看命丧于此,说时迟,那时快,我屁股也没擦,提着裤子从树林里跳出来,一手提着裤腰带,一手挥着板斧交战。

我平常练的是双板斧,这时一手提裤子,一手舞板斧,武艺打了折扣,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眼看就把自己给交代了,人在危急中脑袋总转得要快一些,开口大喊,这是黑宋江……

强盗一听宋大哥名头,停下手,瞅着宋大哥问,果真是宋大哥?

宋大哥爬起来,戴上帽子,拍拍衣服上的灰,擦擦嘴角的血,点点头说,小可正是宋江……

强盗立马匍匐在地:小弟有眼不识泰山,请宋大哥赎罪则个……

宋大哥东拉西扯,说些客套话:不知者不罪,不打不相识嘛!

我趁机提上裤子系好裤腰带,提起双板斧。

宋大哥看我准备好了,笑脸立马板起来,大喊一声,铁牛,给老子剁了他!

这厮正感动得眼泪哗哗的,没等反应过来,就被我砍成两截,宋大哥还不解气,上去又踹了两脚。

打那后,宋大哥再不敢絮叨,说话很简单,见谁都四个字:“我是宋江!”

后来又听吴军师劝告,把话倒过来说:“宋江,是我!”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