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刘彦喝醉了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刘彦喝醉了

梁山召集众头领开会。

雷横大腹便便,跷着二郎腿,唾沫横飞,他和晁天王是老乡,曾救过宋大哥,是两位头领眼前的红人,谋了个登云县县令的肥差,混得有模有样,靠在椅子上大骂世风日下。他讲了一件事,他们县一老头,平常慈眉善目,诵经拜佛,虔诚得很,是方圆几十里有名的大善人,前几天竟把亲生女儿煮了吃了。这厮一边拍桌子一边叹息:亲生女儿啊,活生生的人啊……唉!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这个老畜生!

吃人这事,兄弟们也常干,但吃自己的亲人,估计没人能下得去嘴。我也纳闷,世道怎至于如此?

郑天寿,在奉化县当督头,也讲了个稀罕事,他们县有几个大庄,村民们得了怪病,不老老实实在家吃饭,跑外面吃野菜树皮,官路两边全给啃得光溜溜的,树叶一片不留,他家那梧桐树,一觉醒来只剩白杆了,他派官吏打死几个,还是禁不住。这厮瞪着茫然的大眼睛问:树皮真有那么好吃吗?

朱富很在行地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贱民们喜欢吃就让他们吃去呗,李云给出主意,说跟贱民们不能讲道理,得往死里治,给打上农药药死几个就没人敢吃了。

会上各头领作工作汇报,内容大同小异,头领是英明无比的,下属是忠诚能干的,百姓是十分满意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错误是丁点没有的。

只有刘彦这厮不懂眉眼高低,沉着脸说什么灾情严重,许多地方百姓无以为食,以树皮菜叶充饥,严重的地方竟然发生人吃人的惨剧。

不过没人信他的话,都骂他危言耸听。

晚上聚会,众兄弟你来我往,互相吹捧,其乐融融。

刘彦自己坐那里,没人搭理他,他也不搭理别人,一碗一碗地喝,很快就喝高了,两眼通红,拉着我的手直磨叽:黑哥,我他娘的后悔了。你知道当初我为啥扔掉乌纱帽上梁山吗?因为我看不惯朝廷黑暗,不想跟贪官污吏同流合污,不想看着黎民百姓继续受苦。

这厮说到动情处,拿手往外一指说,我是冲着“替天行道”的大旗而来,是想建立个清平社会,老百姓可以安居乐业的社会……

这厮端起眼前的酒一饮而尽,用袖子抹抹嘴,打个酒嗝,接着说,我只是个书生,不喜欢钩心斗角,也不喜欢尔虞我诈,只想踏踏实实地为老百姓做点事情。可上山后却发现,梁山比朝廷更黑,朝廷杀个人还给定定罪,还他娘的来个三堂会审,做做样子,你们哪,拿人命当儿戏,说杀就杀,说剐就剐,连样子都懒得做。

别人喝醉了,吹牛逼时喜欢拿指头敲桌子,不过都是拿食指和中指叠在一起敲,他倒好,食指蜷起来,只拿中指敲。

敲完桌子,拿指头指着我说,上山前我很敬仰你们,以为你们是真正的英雄,现在发现,英雄?……狗屁!你们他妈的就是一群强盗!

最后这句话声音很大,满屋人都听到了,鸦雀无声,宋大哥脸色铁青,他对“强盗”二字很反感,谁说他是强盗他跟谁急,我倒不生气,比他大度多了,本来就是嘛!

气氛有些尴尬,孙二娘忙过来打圆场,刘头领喝多了,说些醉话。刘彦这厮不识好歹,冲着孙二娘开骂,孙二娘,你他娘的简直就是阎王爷,你说说,你在孟州坡总共杀了多少人?还拿人肉做包子,人家客商风里来雨里去,赚点辛苦钱,容易吗?一家老小倚门悬望,就等着那点银子开锅下饭,你凭啥抢人银子还把人给剁了?

孙二娘笑容僵在脸上,愣在原地。

这时王矮虎起来打哈哈,刘头领喝醉了,我扶你回去吧。

刘彦一把推开王矮虎的手,骂道,把你脏手拿开,王矮虎,你他娘的就是个人渣,人家闺女好不容易长大,没等过门就被你玷污了,以后怎么嫁人?三四十的妇女你都不放过,你让人以后怎么活?

大家都看出来了,这厮是疯了,逮谁骂谁,没人再去劝,这厮举着中指,对着在座的兄弟,点一个骂一句“强盗”,最后指着宋大哥,骂了句“强盗头子”,说完踉跄地走了。

我瞟了宋大哥一眼,吓我一跳,杀气!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