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二憨的烦恼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二憨的烦恼

今天邪了门了,跟鲁智深玩骰子,本想赢两个钱开开荤,打打牙祭,结果连输十八盘,压箱底的钱都输进去了。

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没钱吃饭,只好拎着斧头四处吃霸王餐。

吃饭不给钱的事,兄弟们经常干:王矮虎这厮,总爱找点借口,菜太咸啦,酒太淡啦,汤里有虫子啦……不给钱不说,还骂人一顿;吴用这鸟人,每次吃完饭都故作姿态地摸一遍口袋,接着一拍大腿,说忘带了,还假惺惺地问人要不要记账上?人要不乐意,他就摆出一副特真诚的鸟脸,说我叫公孙胜,也是梁山上有头有脸的人,不会赖你这俩小钱,你要信不过就跟我上梁山拿;时迁这厮,吃饱喝足,趁人不注意拔脚就溜,顺手拎走人两只下蛋母鸡。

我跟这帮鸟人不一样,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光明正大,吃完把斧头往桌上一拍,小二,黑爷叫李逵,今天不付你钱,你想报官爷候着,你想单挑爷陪着,要多实在就多实在。

结果,没吃几天,方圆五十里的酒店纷纷关门歇业。

活人不能让尿憋死,没辙,只好拉下脸皮东家蹭一顿,西家蹭一顿,看人眉眼高低。

今天去张青家,还没进门,孙二娘急匆匆迎出来,一边抹嘴一边说,黑哥啊,你又来了,真不凑巧,我们刚吃完饭,你要是早来两步,还能凑合。

又去孙新家,刚进院子,顾大嫂拎着锅出来,说黑哥啊,真不巧,我们刚刷完锅。

转悠到王矮虎家,这厮以前欠我不少赌债,蹭顿饭吃总不会有意见吧!

王家二小子正抱着馒头蹲门口啃,不知是不是王矮虎作孽太多受了现世报,这小子打小就憨,天天斜着眼睛流口水,让他干啥就干啥,管谁都叫爹,没少挨揍,越揍越傻,我们经常逗他玩。

我说二憨啊,你咋不屋里吃哩?

二憨斜着眼睛说,俺娘让俺站这里看门,说要是你来了,就说你来晚了,俺们已经吃过饭了。

我一听,心头无明业火噌噌直冒,直想冲进去讨以前的赌债,转念一想,又泄气了,得,人穷气短,马瘦毛长,去别地吃吧!

刚走不远,二憨又追上来,可怜兮兮地说:黑叔,你能不能帮我个忙?

我说你说吧,你黑叔讲义气,能帮上肯定帮。

二憨说,你见到宋叔时跟他说一下,俺妈说了,俺爸今晚在家,让他别来了,外面忒冷,俺想进屋吃。

“……”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