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明查暗访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明查暗访

当时我就想,刘彦要倒霉了,果不其然,晚上宋大哥来找我,让明天跟他去东关县暗访,我心里咯噔一下,东关县令正是刘彦。

去山下当县令属于外放,是个肥差,一般人没这好福气,一般捞到这差事的要么是晁天王的亲戚,要么是宋大哥的老乡,谁也没想到刘彦能去,他自己都很意外。

大家都猜测他给晁天王和宋大哥送礼了,其实完全没有那么回事,他要有那脑子,也不至于混得如此之惨。

他去的原因是,太他妈烦人了,天天晚上跑人家里,给人掰扯大道理,晁天王烦得不行,宋大哥也烦得不行,更重要的是,两位头领夫人,更是烦得不行,大半夜的,人正打算说个悄悄话,他跑去唠叨个没完没了,两位夫人强烈要求丈夫将他调走,这不正好找个机会让他滚蛋,也好清静。

宋大哥对付不听话的头领两手准备,左手“明查”,右手“暗访”,你若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不听招呼,一条道走到黑,左手一巴掌就把你全家拍得稀巴烂,你若是不上道,但还算识相,属于可挽救的那类,举起右手吓唬吓唬你,保准服服帖帖。

明查,就是摆明要办你,现在的头领,只要查,没有查不出问题的。以前都是雷横操持,他在郓城当过都头,对文案税收、钱粮厘金门清,不过这厮办案太慢,又是谈话,又是查账,又是翻大宋律,还经常为适用哪条法例头疼半天,等弄完,个把月过去了,黄花菜都凉了,忒磨叽!遇到个狡猾的,定个攻守同盟,再在账簿上做做手脚,白忙活一场。宋大哥不甚满意,后来换我去,我就直接多了,先杀再定罪,提着板斧,走到县衙前,连审都不用审,当头一斧头剁了,然后再张罗罪名:贪污受贿、徇私枉法、以权谋私、欺男霸女……反正罪名是现成的,一罗一大串,官嘛,谁当都是那些鸟事,办过这么多案子,还从没冤枉一个。

暗访,就是抓你的小辫子,敲打敲打你,警告你认清形势,该支持谁,反对谁,心里要有个数,别站错了队,到时候悔之无及。我每次去暗访,连查都不查,吃饱、喝足、玩爽快,喊地方干部埋单,然后弄本空账簿,夹胳膊底下,深夜造访,上来先唬住他,把账簿往桌子上一摔,痛心疾首地说,兄弟啊,你这几年办了不少烂事啊……贪这么多,可是要杀头的啊,等他吓得浑身筛糠,三佛出窍,再话锋一转,宋大哥还是很赏识你的,特别关照过,能放一马放一马……聪明人自然明白怎么做。

做下属的一定要认清形势,若是明查,那你上司算是活到头了,赶紧落井下石,专搬大石头砸,照脑袋砸,往死里砸,砸得越狠自己越安全,说不定还能升一级。

若是暗访,一定得注意喽,千万别开口,打死别开口,不然搬石头砸自己脚,等你上司从井里爬出来,你会死得很惨,来找你谈话时,装装逼,演演戏,最好再整两滴眼泪,什么肉麻说什么:上司对我有知遇之恩,犹如再生父母,宁死不敢背叛……

回头等着升官吧!

这几年办了不少大案,兄弟们送我一外号,催命阎罗,外派的地方官,见我不打招呼找上门去,保准吓得尿裤子。

上次,我好久没见张顺兄弟了,甚是想念,偷跑下山去看他,他官服上打了几层补丁,正在吹牛逼:做官讲究清廉如水、公正廉明……

龚旺、丁得孙等几人蹲在下面,梗着头,一脸恭敬,拿着个小本子不停划拉。曹正通过林冲的关系,寻了个官差,跳出了屠宰场,倒也混得如鱼得水,毕竟杀猪跟当官有共同之处,讲究看准、手黑、心狠。

我想给张顺个惊喜,悄悄地走过去,猛地抱住他,没想到,这厮脸色立马大变,扑通一下跪下,哭着说,兄弟啊,我坦白,我交代,我贪污白银一千两,黄金五百斤,纵容子弟违法十六起。我对不起梁山,对不起宋大哥的栽培,从江州一名鱼贩子成长为梁山的厅级干部,自甘堕落,没经得住诱惑,罪该万死,希望兄弟放我一条生路……

这时,曹正一溜烟爬起来,把本子猛一仍,蹿上前去,“啪啪”给了张顺两巴掌,大义凛然地骂道,你这个贪官,我早就看你不顺眼,一直想揭发你,未得其便,现在好了,李钦差来了。

我愣了半晌说,俺是来找张顺叙旧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