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刘彦罢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刘彦罢官

刘彦是块硬骨头,没啥缺点,不嫖不赌,不贪不送,抓他把柄还真不大容易,宋大哥估计我搞不定,跟我一起来,在大街上逛游了三天,所到皆是称赞声,爱民如子啦,清正廉明啦,还给取了个外号,叫啥“刘青天”。

查了半个月,一无所获,这厮账目弄得门清,一厘钱的屁事都登记在册,宋大哥翻得两眼发花,头都大了,也没找到一丁点破绽。

晚上,通判李应给接风洗尘,吃饱喝足,我抱着板斧坐门外,两人关起门来谈条件,李应最近有些得瑟,仗着是地头蛇,不大听使唤,跟刘彦关系不错,要办刘彦,得从他入手。

两人声音很低,听不清楚,不过也能猜个大概,无非先威逼,后利诱,讨价还价,谈得拢,义结金兰,拜把子当兄弟,升官发财,大家都高兴,谈不拢,连他一起办喽!

我觉得,宋大哥这点做得比晁天王高明多了,宋大哥先谈条件,再拜把子,有啥话敞开了说,事成后,位子怎么排,银子怎么分,女人怎么上,都摆到明处,道义算个屁,谁也别装逼,大家提着脑袋出来混,不就是为了那点破事吗!

晁天王恰恰相反,先拜把子,再谈条件,这事整得,刚刚牛逼吹得劲足,话也放出去了,肝胆相照啦,义薄云天啦,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啦,转脸再跟亲兄弟讨价还价,谁也拉不下脸皮,心里别扭。开始厘不清,最后保准崩,往往从兄弟直接变仇人了。

谈得应该很成功,宋大哥很得意。

第二天,一群妇女拥进县衙,衣衫褴褛,罗衫半解,一把鼻涕一把泪,痛骂刘彦王八蛋,横行乡里,无恶不作,经常拿言语调戏她们,其中有个六十岁的老太太,花白头发一大把,满脸皱纹,说什么刘彦三十年前强暴过她,我虽然不识数,但也知道三十年前刘彦还在他爹裤裆里哪。

妇女们刚哭闹完,一群乡绅拥进来,义愤填膺,唾沫横飞,大骂刘彦不恤民情,横征暴敛,经常借旱涝灾害强迫他们开仓赈灾,王员外最逗,跟大风中的树似的,半弯着腰,双手握着宋大哥的手,不停地抖,一边抖一边痛陈往事,说这次洪涝灾害,刘县令强迫他家捐了十万石粮食,说他都揭不开锅了,家里有十八房姨太太要养活,几十个孩子要吃饭,数百口仆人丫鬟要发工钱……说到动情处,声泪俱下,左手握着宋大哥的手,腾出右手擦鼻涕,擦完鼻涕又握住宋大哥的手。

乡绅们刚走,师爷、账房、衙役们拥进来了,大骂刘县令没良心,把人当畜生看,自从他当了县令,逢年过节的份例钱没了,冬天的炭敬、夏天的冰敬也没了,经常加班,也不给加班费,遇到刮风下雨,还要跟他屁股后面四处装逼流泪,淋病了还不算工伤,得自己掏腰包。师爷一脸可怜,仰着头可怜巴巴地看着宋大哥,拍着大腿说,我们容易吗,朝廷那点俸禄,都不够塞牙缝的,刚包了房姨太太,又在老家置办了几十亩地,借的高利贷,咋还哪?我们给梁山做事容易吗?

宋大哥不停摇头,拿拳头擂着桌子,痛心疾首地叹息,说什么刘彦是他当初相中的人才,没想到竟是如此不堪,民意难违啊,借机罢了刘彦的官。

皆大欢喜,乡绅们摆一桌王八宴,感谢宋大哥为民除害,还送了一块鎏金大匾,上书四个大字:“公正廉明”。

席间你来我往,其乐融融,只有个小插曲,那个白天哭得最惨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跑进来大骂李应不讲信用,说好哭得像,给二十两银子,结果只给了十两,没说两句就被衙役乱棒打出。

李应说那是个疯婆子,当年被刘彦强暴后就疯疯癫癫,胡言乱语,众人一边痛骂刘彦,一边称赞宋大哥,晚宴圆满结束。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