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刘彦之死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刘彦之死

刘彦被罢了官,家里以前半夜都门庭若市,现在突然冷清下来,连个鬼影都没有。

刘彦在屋里闷了三天,白天拿着本《易经》,反复地看,兄弟们没人去搭理他,他也不与众人来往,半夜就跑山顶上,蹲那里看月亮,偶尔发出两声长啸,犹如狼嚎,凄厉,令人胆寒。

有人说他疯了,有人说他得了癔症,有人说他被大罗神仙附了身。

三天后的傍晚,在半山腰碰到他,头发杂乱,胡子拉碴,但精神很好,拉着我的手,两眼放光,说黑哥,我终于找到了,找到了国泰民安的法宝。

我怕被人看到传宋大哥耳中不好,想快点走,他拉着我手不放,絮絮叨叨说了很多,说看了几天的《易经》,终于悟出阴阳相克的真谛,天地万物只有互相制约才是王道,还说什么朝廷是阳,老百姓是阴,只有开民智,让老百姓参与朝政,与朝廷互相制约,社稷才可以永存,百姓才可以安居。这厮说完,兴冲冲地溜下山。

刘彦下山后四处云游讲学,这厮口才出众,再加自掏腰包管饭,一时从者如云,学徒众多,老幼妇孺均称他为大师,顶礼膜拜,更有甚者,专门给他造庙塑像,说他是紫微星下凡,我隐约觉得不妥,这厮好像要大弄。

果不其然,一天早上,刘彦领着数万老百姓冲破上三关,拥到聚义厅门口,群情激奋,大声高呼,吆喝着要成立啥布衣院,由老百姓充任,梁山的大小事务都要由布衣院说了算。

聚义厅召集紧急会议,晁天王一看黑压压的人群,立马怂了,要与刘彦妥协。宋大哥坚持绝不妥协,晁天王说几万号人哪,闹将起来一人一口唾沫就把聚义厅给淹喽,宋大哥冷笑一声说,我朝老百姓是啥玩意你还不知道?给点阳光就灿烂,给两分颜色就敢开染坊,你要是给把刀子,立马趴地上装孙子。

宋大哥吩咐我即刻把刘彦抓起来,押到西山砍头,同时传他将令:首犯必处,胁从不问!

我领着五百铁甲军冲入人群,拥到台前,把刘彦一把揪下来,捆起来,宣布死罪,同时宣布宋大哥将令。

刚刚还人声鼎沸的人群,立马鸦雀无声,那一刻,我站在台上,看着四处密密麻麻的人群,心里怦怦乱跳,手心全是汗,握斧头的手都有些发抖。

若是有一人站出来振臂高呼一声“跟他们拼了”,估计我们这五百人立马成为肉酱,我当时心里很矛盾,万一发生了,是跪地求饶好?还是梗着头皮充好汉被人打死?

正在紧张思考时,刘彦的头号信徒周通从人群中冲出来,我当时紧张到极点,心想为这事丢了命不值当,正打算求饶,膝盖都弯了,没想到,周通没冲向我,而是冲向了刘彦,“啪啪”给了他两巴掌,指着鼻子大骂:你这个骗子,把大伙都给骗了……

众人立马反应过来,拥上来对刘彦拳打脚踢,这帮人下手太狠,专往下三路招呼,刘彦被打得没了人形。

我押着刘彦去了后山,刘彦请求给他个全尸,我答应了。

时值深秋,万叶落尽,一片肃杀,光秃秃的树枝在山风中来回摇晃,呜呜地响,几片树叶挂在树梢,孤零零的,不停地抖。

三尺白练挂树上,刘彦扭头盯着西边的落霞,泪如雨下,整个山头罩在落霞的绯红中,刘彦身形痩削,山风掠过,须发凌乱。

刘彦哽咽着说,我自幼读书,致力科举,年轻时高中金榜,入仕后一心为民,无积一分家私,无循一次私情,坦坦荡荡,堂堂正正,最终也为民而死,仰无愧于天,俯无愧于地,却落得如此下场,不知道我是不是错了。

刘彦说到这里,长叹一声,身体腾空。

刘彦没错,他的道理也没错,他错在没有认清我朝百姓的真相,我朝百姓,愚昧、贪婪、自私,是用血都唤不醒的。

我转身离去,半山腰时,天已半黑,忍不住回头,山上寒雾淡淡,树影憧憧,一个白色模糊的身影,吊在树上,在风中不停来回晃动。

那个身影,曾埋头苦读十二载,立志忠心报国!

那个身影,曾经恪尽职守,发誓一生为民!

那个身影,再回头,已朦胧!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