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那狗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那狗

傍晚时分,闲着无聊,四处溜达,碰到乐和站在半山腰,盯着远处看。

我一时好奇,凑过去问他看啥,这厮指了指远处金沙滩方向,我打眼望去,绿油油一大片水草,足足有小腿深,一只狗蹲在草丛中,风一吹,若隐若现。

这时,夕阳从两山之间的缝隙照过去,水草上一溜金黄,狗静静地蹲在余晖里,朝向西方,一动不动,像是在思考,偶尔皱下眉头,神情庄严肃穆。

众兄弟都被吸引来,人越聚越多。

萧让说这是千年难遇的美景,支起画架作画一幅,取名“一只孤独的狗”,画得是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尤其是狗的眼神,沧桑,孤寂,令人拍案叫绝。

乐和被狗打动,灵感突来,做诗一首,《那年,那天,那狗》,内容也很有诗意:

那年,我上了梁山

那天,夕阳淡淡

那狗,蹲在余晖里,泪水涟涟

狗啊,你是否在叩问苍天

为何这世间

有这么多的坎坷磨难

喧嚣尘世,你是否还在期盼?

茫茫狗海,你愿与谁破镜重圆

你是否用那一刻的等待

凝住永远不变的容颜

你是想在画板上展览千年

还是在母狗怀里,痛哭一晚?

过了一会儿,狗起身自顾自离去,兄弟们都很纳闷,它蹲那里到底干啥?

我,鲁智深,武松,王矮虎一干人决定去弄个究竟。

到了狗刚才蹲的地方,众人仰着头朝西方看,除了黑魆魆的山头啥也没有,王矮虎说要理解狗的痛苦,就得摆到狗的高度,于是众人蹲草丛中看,也没看到啥特别的。

众人议论纷纷,我猜测,是不是它老娘埋在这里,它过来祭奠一下?武松猜测,是不是它曾在这里大展狗威打败过狮子,今天特地来缅怀一下?王矮虎猜测,是不是它曾跟母狗在这里私定终身,特地来怀旧一下?

这时,鲁智深说道,都他妈别猜了,我想明白了。

众人大骂,你那榆木脑袋笨得跟猪似的,能想明白啥?

鲁智深说,我想明白不是因为我聪明,是因为,我他妈踩狗屎了!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