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出来混的哲学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出来混的哲学

出来混,最重要的是选个好领导,你工作再努力,都不如跟领导对脾气!

武松的部下,绝大部分是光棍,个个仿佛跟女人天生有仇,张口臭婊子,闭口骚婆娘,从不进妓院,见了母猪都绕着走。他部下分清级别很容易,看到漂亮女人,目不斜视的,是小兵,上前指着鼻子大骂骚货的,是地级干部,当头一刀剁了的,是堂级干部。

鲁智深的部下,个个都是海量,喝酒跟喝凉水似的,千杯不醉,别人用碗喝,他们举坛灌。酒场上喝多了,拍着桌子大喊再来两碗的,八成不是他部下,那些拍着桌子大喊再来两瓮的,一问一个准。

王矮虎的部下,清一色流氓,方圆近百里的孩子,估计有一半都管他部下叫爹,平常没事就泡在翠红楼,你去楼底下大喊一声“州府查夜”,翻窗跳下来的,一大半都是他部下,以前大家还经常去吼一嗓子乐和,自从上次宋大哥摔折腿后,再没人敢去开这种玩笑。

我最近忙着学射箭,白天练眼力,头发吊蚊子,挂五十步外,瞪大眼睛辨公母;晚上练定力,让鲍旭拿根狼牙棒在我脑袋周围乱舞,我定力不错,站那里纹丝不动,不过这王八蛋没准头,经常砸得我头破血流。

忒折磨人,不学不行,我领导花荣,一不喜欢喝酒,二不喜欢赌博,三不喜欢逛妓院,没事时就蹲靶场射箭,我们当部下的想拉近一下感情,都得背着弓箭去靶场找他。

这厮还说什么箭品如人品,射中了兴高采烈的,不能重用,射不中垂头丧气的,也不能重用,喜怒不形于色的,才堪大任,弄得我天天板着脸,最近连怎么笑都忘了,不过兄弟们都说我深沉了。

鲁智深,江湖人称花和尚,其实他还有另外一个外号,半仙。

他这人很有意思,不敬佛祖不敬神,又蠢又笨,天生一副憨样,不过身上总发生稀罕事。

打死郑屠那次,忒巧了,郑屠在关西无恶不作,仇人甚多,被黑了无数次,光他那脑袋,被铁棍砸过,被石板拍过,被朴刀砍过,都没大碍,洗干净,缝两针,洒包香灰就好了,简直就是铜头铁面,结果这厮赤手空拳来了三下,稀里糊涂把人给打死了。

攻打清风县那次,宋大哥下令,活捉张县令者,赏银五百,城破后,张县令在前头没命地跑,众兄弟在后面没命地追,你争我赶,一个比一个带劲,眼看就要追上,这时,张县令一个跟头,栽树坑里去了,众人大喜,正待下手,到树坑前一看,傻眼了,张县令躺在那里,五花大绑,鲁智深蹲在一边,醉眼蒙眬。这厮出征前喝醉了,半路找个树坑躺着睡大觉,一没上阵,二没攻城,最后捡了个大便宜,立了头功,你说气人不气人。

今天,我们在靶场射箭,这厮从旁边经过,一时技痒,嚷嚷着要露两手,兄弟们都知道他邪乎,纷纷靠后站,王矮虎最逗,他本来站靶子旁边报靶,看到鲁智深弯弓,死活不干,一溜烟跑回来,非得站鲁智深后面才放心,而且还得是正后面。鲁智深膂力不凡,挑张最大的弓,两臂用力一张,弓满如月,稳稳的,这张弓很少有人能拉开,我勉强才能拉开一半,众人齐声喝彩,鲁智深更得意,猛一加力,箭未出鞘,只听“咔嚓”一声,弓断了,鲁智深两臂放空,把持不住,往后抡去,王矮虎刚刚听到喝彩,不知是咋回事,从侧面探出头来看,结果还弄明白怎么回事,只觉得眼前一黑,扑身便倒,被鲁智深一肘子打晕了。

这厮不死心,换张弓,弯弓搭箭,像模像样瞄半天,弦响箭飞,只见那箭直直朝天上飞去,在空中划了道美丽的弧线,越过小树林,越过山头,最后掉到金沙滩边的芦苇丛中。众人哄堂大笑,这厮也不好意思,摸着头一个劲地憨笑,转眼,大家笑不出来了,吴军师提着裤子从芦苇丛里钻出来,屁股上插着一支箭,鲜血淋漓,跳脚大骂:操你大爷,哪个王八蛋阴我……

众人默然,良久,齐声叹曰:牛逼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