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阮老爹过生日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阮老爹过生日

今天开会,宋大哥瞪着眼睛,拍着桌子,警告大家不许借过生日吃喝送礼,为此还处分了几个头领:戴宗,过生日公款吃喝,被降了一级;阮家兄弟,借老爹过生日大肆收礼,罚了一月俸禄。

我乐呵了好长时间!活该!

戴宗这王八蛋,一肚子小九九,谁也占不了他丁点便宜,比如去酒店,上来一盘螃蟹,他非得一条腿一条腿地数,少一条都不行,弄得人酒店天天干仗,大厨骂小二偷吃,小二骂大厨打偏手;让仆人去买猪肉,买回来后非得自己拿秤称一下,弄得仆人总回去跟卖肉的吵一架。

我从不去在意这鸡毛蒜皮的小事,没意思!这厮天天骂我笨,其实我觉得他也聪明不了哪去,我亲眼看到大厨往他菜里吐唾沫,小二给他送鱼汤时往碗里拧鼻涕,还有,他仆人每次去赶大集,总吼一嗓子:哪家有病猪肉,不是病死的不要,得了瘟疫的最好!满大集的全嚷嚷:我有、我有、我有……东家也吆喝:买我的吧,绝对病死的,死前都吐白沫了……西家也吆喝:我家也是病死的,死前都吐血了……

他过生日,在宋氏酒楼请客,你吃完一划拉走人就行了,反正公款报销,这厮多喝了两斤猫尿,老毛病犯了,非得一道菜一道菜地对,一下子对出二百两银子的空缺,宋青当时脸就黑了。

这厮还没完没了,到处得瑟,摸了老虎屁股赶紧溜得了,还非得去问问老虎啥感觉,你这不没事找抽吗?结果被降了一级!活该!

阮家三兄弟最逗,老爹平常推来推去,谁也不愿管,一吵架全山的兄弟都去劝,说是劝,其实就是去看笑话,别人兄弟吵架,都关门家里吵,生怕别人知道,这哥仨,专在大马路上吵,生怕人不知道。

吵架时还专揭家丑,陈芝麻烂谷子的事都掰扯出来,阮小二一脸不平,说他小时候没读过私塾,花老爹的银子最少,养老费应少出;阮小五满肚子怨气,说兄弟三人当初盖房子就他自己掏的钱;阮小七更逗,说他可能不是亲生的,还专门跑石偈村找来当年的老邻居做证,某年某月某日下大雨,老爹不在家……

唉!见过千方百计证明自己是亲生的,变着法证明自己不是亲生的还他妈头一遭见!!!

上次吴用给说和,一家一个月,有次初一早上,冷风刺骨,大雨哗哗的,阮二嫂饭都没让老人吃一口,冒雨送到阮小五家,老人身子骨弱,折腾病了,花了不少银子,阮五嫂找阮二嫂要,阮二嫂不给,说在谁家算谁的,两人撕巴到一块了,手上功夫真不是吹的,上下一通挠,衣服都扯烂了,看热闹的可看着景了,白花花的。阮五嫂不但破了财,还破了相,以后往阮小二家送时,专挑大雨天,推着老人围着梁山转两遭再送。

后来哥仨看宋老爹过生日收了不少贺礼,也动了心思,每到生日就争得打破头,上次过生日,门口摆三张桌子,贺礼分开收,你说给哪个不给哪个?把兄弟们气得呀,张顺哥俩逢人就骂三个王八蛋,也是,他爹死时阮家三兄弟贺礼凑了一份,这一下还了三份,赔大发了!娘的,我才赔大发了哪,我爹早死了!

宴会上也很搞,这边兄弟们不停地恭维哥仨是远近少有的大孝子,那边阮老爹一个劲地骂三个白眼狼。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