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屁大的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屁大的事

无论啥天气,都有人很忙,花前月下,年轻人忙着谈情说爱,月黑风高,强盗们忙着杀人放火,旱涝灾害,官老爷们忙着到处流泪装逼。

今天,太阳挺好,不毒不辣,暖洋洋的,正是吹牛逼的大好时机。吹牛逼总得选个地,这也有讲究,最好是人多、风小、太阳高照,一般都在聚义厅,开会时里面吹,没事时搬凳子门外吹。

我赶到时,门口已围了一圈兄弟,武松坐门左侧的石狮子上,左腿蜷起踩狮子头上,右腿耷拉着,拿戒刀专心地刮指甲,风一吹,头发飞扬,相当拉风,他现在话越来越少,以前喝醉后还吹一下空手打虎的事,现在基本不提,总坐一边,冷着脸,听别人吹,偶尔哼哼笑两声。

鲁智深坐门右侧地上,四平八躺,背靠石狮子,别人说啥他都哈哈大笑,这厮脑袋缺根筋,自打上梁山,压根没见他哭过,傻乐和。

刘唐坐椅子上,跷着二郎腿,阮小七反趴在椅背上,王矮虎盘膝坐地上,他腿短,从不把腿伸出来,郁保四太高,蹲着坐着都不舒服,干脆双手揣兜,靠在“替天行道”的大旗杆上,时迁最逗,坐椅背上,两脚腾空,稳稳的。

我在人群中找个地坐下,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吹得热火朝天。

正吹到兴头上,宋大哥来了,众人忙站起来,欢迎领导来吹,时迁跳下椅子,吹了吹上面的灰,拿袖子来回抹了几遍,把椅子摆正,恭敬地把宋大哥让到椅子上。

众人闭口不言,等宋大哥吹,宋大哥来回吹的就那几件事,无非杀过人、坐过牢、打过仗,众兄弟照例满口奉承话:大哥英勇无敌、智勇双全,我等远远不及。

拍马屁也是门高深的学问,不但要把领导拍得高兴,还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莫把别人手给拍伤了,上次,刘唐刚说不及宋大哥的万分之一,王矮虎就接茬,说不及宋大哥的千分之一,把刘唐拍恼了,你这不是摆明比我强十倍?

其实宋大哥吹的那几件事,我都知根知底,他的确杀过人,杀过两个,一个是在床上,跟一个十八岁的小娘们厮杀上百回合,脸都被抓破十来道,最后用刀才解决;另外一个,叫刘高,被人绑柱子上,他去捅了八九刀才捅死,气得人刘高大叫,各位大爷,杀我没意见,换个靠谱的人行不!

坐牢的事就别提了,一说就来气,要不是我提着脑袋救了他,他早就见了阎王,现在每提起这茬,我都得装孙子,说什么多谢当初大哥提携。

上战场的事,也没啥稀罕,来回就那几仗,打个小小祝家庄,还得用啥里应外合的计策。

当然这些只能心里讲讲,我也摆出感兴趣的样子。

宋大哥正吹得热火朝天,不知谁放了一个屁,奇臭无比,众兄弟被熏得晕头转向,但都绷着脸,没人皱眉头,更没人敢捂鼻子,谁也吃不准是谁放的,万一宋大哥放的,你再嫌弃,岂不是闻不了兜着走?

场面一时僵住了,众人板着脸,呆坐着,连咳嗽的都没有,宋大哥也闭嘴不言,虽然这不算啥,屁大点事,但得看放谁身上,放领导身上,屁大的事也是大事,领导放的屁跟说的话一样,一砸一个坑,一开口一个钉,绝不能等闲视之,若是放老百姓身上,无所谓,天大的事也是屁事……

这时,时迁跳出来说,各位哥哥,不好意思,刚刚是小弟放的,熏到大家了。

众兄弟立马放松下来,捂鼻大骂,刘唐扒下鞋来扔过去,郁保四赶着时迁滚,说别熏着宋大哥,宋大哥摇摇头,笑笑,起身走了。

等宋大哥走远,时迁又跳椅子上,得意洋洋,脸笑得跟花似的,说其实刚刚不是他放的,他不过是替人背黑锅而已,众兄弟恍然大悟,个个一脸羡慕,替领导背黑锅的机会可是难得一遇的,众人纷纷恭维他反应敏捷,升官发财指日可待。

白胜可怜巴巴地说,时大哥,你升官了可别忘了提携兄弟我啊!一边说一边谄笑,那表情,忒恶心,要是有尾巴再摇两下,那效果,绝了!

时迁更加得瑟。

我一个劲后悔,当时我怎么就没跳出来哪!

回去路上,王矮虎一直在后面偷笑,我问他笑啥,这厮看前后无人,凑我耳边说,其实那屁,是我放的。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