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李逵日记之聚义厅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莫名其妙的事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莫名其妙的事

天黑了,无风无月,星星挂在天上,一闪一闪,远处的大山,站在那里,黑黢黢的。

我抱着斧头坐门前,宋大哥在屋里,花荣也在,王矮虎也在,还有几个江州来的老兄弟也在,没点灯,几人围在一起,低声地嘀咕,不知在说啥。

半夜,几人散去,宋大哥去了花荣那里,王矮虎晕了头,去了后山,他家在前山,我本想提醒他一下,不过一转念,忍住没说,这厮最近很得瑟,跑点冤枉路更好,最好走错路掉下悬崖摔死这王八蛋!

我回屋躺下,睡得迷迷糊糊,隐约听到后山传来鬼叫声,若有若无,我一个激灵爬起来,拎起板斧,我虽然胆大,不怕死,但挺怕鬼,这是当年被罗真人吓得留下了病根。

起风了,外面飘着小雨,冷风夹杂着雨点扑进来,一身鸡皮疙瘩,我支起耳朵,又有声音传来,断断续续,忽有忽无,似狼嚎,又似婴儿啼哭,声音挺有规律,貌似是“晁盖当死,宋江当王”。

我捺着性子听了一会儿,声音从山后的小树林传来,我从小没见过鬼,很是好奇,一时忍不住,大着胆子起床,打开门溜出去,捡了块石头,猛力扔过去,我练弓箭练出了准头,扔得又狠又准,只听一声“哎呀”,又一声“我靠!”,接下来便没了声音。

我乐呵呵地回去躺下,继续睡我的觉,心想,原来鬼也会骂人。

第二天,去宋大哥那里,王矮虎也在,头上捂着白手帕,脸也肿了,很是滑稽,几人嘀嘀咕咕。

宋大哥阴沉着脸说,看来晁大愣早有防备,我们也得准备!从今天开始,晚上不许脱衣服,兵器放手边,随时准备火并。

又到一晚,几人聚一起嘀咕,我站在门外放哨,嘀咕完,各自散去,王矮虎溜到聚义厅,鬼鬼祟祟,看看四处无人,从胸口掏出一张纸,贴在聚义厅门口,一溜烟跑了,我偷偷跟在他后面,扯下纸,也看不懂,正好内急,就当了手纸。

第二天,几人又聚一起,神色冷峻,王矮虎搓着手说,形势危急,刚贴的布告天还没亮就被撕了,看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那边的掌握之中。宋大哥密令花荣引三百壮士埋伏在一关外,随时接受调遣。

又一晚,几人又凑一起嘀咕,我向来不喜欢动脑筋,主要是我脑壳太笨,我坐门口望风,王矮虎浑身湿漉漉的,提了条金色大鲤鱼来,足足有五斤重,这么大的鲤鱼还是头一遭见,馋得我口水直流,笑嘻嘻地迎上去说,来就来嘛,带啥礼物。

这厮斜了我一眼,骂了声“棒槌”,进屋了,他妈的,保准是送给宋大哥的。

几人忙活了半天,不知干啥,良久,宋大哥叫我进去,让我把鱼送给宋青,我拎着鱼,一边走,一边看,越看越馋。

最后心一横,反正都一个鱼样,宋青这憨货也不知道到底多重,打个拐,跑阮小二那里,讨了尾小的,转手送给宋青,大鲤鱼我偷偷拎回去,自己做了鱼汤,味道好极了,不过奇怪的是,鱼肚子竟然有张布条,上面还写着字,可惜我吃得太快,只剩下一个“王”,这字我认识。

第二天,宋大哥宴请梁山大小头领,宴席很丰盛,最后一道菜是红烧大鲤鱼,宋大哥似乎很喜欢这菜,翻来覆去挑了几十筷,肚子都给掏空了,骨头也挑了一遍,才恋恋不舍地罢休。

花荣也奇了怪了,散席后找到宋大哥说,肯定被人动了手脚,看来必须得用雷霆手段了,宋大哥点了点头。

晚上,花荣领一人来,此人身形魁梧,一身黑衣,帽檐压得很低,但我还是认出来了,这厮叫史文恭,在山下赌场上打过几回交道,上次输了,欠我几十两银子没还。

我站起来,想打个招呼,顺便提醒一下还钱的事,但这厮似乎不认识我,瞟了我一眼就进屋了,嘀咕了一炷香时间,花荣又领着他走了。

不还就不还,装啥不认识啊!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