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新传·神武纪2·西游错

风云新传·神武纪2·西游错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超时空序章一 惊神变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超时空序章一 惊神变

日月晨辰,转数有期。

无限时空,井然有序。

这个世界由一开始,便似有一只无形之手定下了一切秩序,在时间历史的洪流上,一切曾出现的人,所有曾发生的事,尽皆有既定秩序。

而应应时间发生的先后,每一时每一刻每一分每一秒的时空,皆像一条铁链,每一环皆节节紧扣,绝对不容半分差错。

然而。这个世界的所有既定秩序,似乎即将面临重大改变。缘于在一个异常久远的朝代,一个早已过去了的时空——明朝,终于出现了一个不应出现于那个时代的人……

阿铁!

如果这个世上,有一种文字能足以形容阿铁此刻心中的震惊,那这种文字,恐怕已是世上最完美的文字。

只因如今阿铁的震惊,根本难以笔墨形容!

阿铁造梦也没想过,半边神的惊世神兵“神武”竟真的能劈破时空,将任何人送到任何时间,更万料不到,本来活在2587年的自己,会意外地被神武送到千多年前的中国武林,亦即风云曾经存在的明朝武林,更在一个漆黑的洞内,遇上了另一个自己,另一个比他更像自己的自己!

如今在其眼前的,正是真真正正、如假包换的不哭死神“步惊云”!

而此际的步惊云,非但满头银发(商注:死神此际已银发?丹青笔误也),更是全身赤裸,双目紧闭,浑身上下亦在弥漫着一股浓稠黑气,快似要功成出关。

不错!阿铁从《天邪战鉴》中早已得知,目下的步惊云,正处于他一生中最紧张的关口;他,显然正处于融合龙元的最后阶段,故亦完全不知道阿铁的存在!

看着这个真正的自己,阿铁心中震异之余,亦不由泛起一丝如见亲人的奇怪感觉。

他虽非直接以步惊云的血复制而成的复制人,而仅是以步惊云的基因,结合半边神研制的变形基因而成的合成生命,唯其体内仍有着步惊云的基因,仍遗传着步惊云的惊世冰冷和无敌,毕竟血浓于水,他与步惊云之间,依然存在着一丝异常微妙的关连。

而更教阿铁暗暗纳罕的是,半边神的神武只是信手挥出,将他送进时间漩涡,但何以千不送万不送,居然将他送到千多年前的风云江湖,甚至送进当年正历龙元之变的步惊云跟前?这真的只是一场意外?

抑或在冥冥之中,早已有一些超出了半边神意料、超出了一切秩序的巧妙安排?

阿铁不用再想,因为就在这个时候,答案已自行出现!

赫听“哗啦”一声,眼前正紧闭双目、似毫无意识的步惊云霍地两眼一翻,赫然吐出大蓬黑血,浑身更在急剧颤抖,情况看来极度不妙!

“是……走火入魔?”

剧变陡生!阿铁脑海中飞快闪过这个念头,人亦同时身随念动,噗的一声,已一手紧搭步惊云的肩膊,体内更即时在探索步惊云的内息。

“哦?他内息正在急剧转弱,脉搏亦慢得近乎停顿,看来真的已走火入魔,怎会如此?”

“对了!吸纳龙元,是一个极度凶险艰巨的过程,必须在毫无滋扰的情况下才能大功告成,但我穿越时空突然出现在他跟前,尽管他正处于无意识的闭目状态,唯其遍体的内气,仍能感到我全身的能量。是我的能量催使他的内气分心防御,再被龙元伺机反噬,是我的出现误了他!”

不错!阿铁的忖测绝对正确!只见如今的步惊云,不独脉搏近乎停顿,就连体温亦骤然转冷,冷得就像玄冰,脸上更弥一片死气!

“不好!再这样下去,他势必被龙元完全反噬,无法熬过龙元一关!若步惊云真的因我的出现而走火入魔,无法融合龙元,甚至丧命,那以后整个风云江湖的历史便会彻底改写,甚至本来活在未来的我,亦会因步惊云这一变而未必会再诞生……”

然而,即使阿铁极可能会因步惊云这一变而不再诞生,但半边神的存在却未必受这一变的影响,换言之,若今次历史一旦因而改变,阿铁极可能已没机会再阻止半边神那妄想回到创世纪的时代,重新再造完美人类的神级野心!

想到这里,阿铁忽地催动全身,嚎的一声,便往已被龙元反噬得气若游丝的步惊云体内贯去!

“好!这一切既然因我而起,亦该由我来收拾这个残局!”

“步惊云!我体内的龙元力量本来便是源出于你,就看看我这股与你同出一辙的能量,能否将你从龙元的反噬中救活过来吧!”

思忖之中,阿铁贯进步惊云体内的能量更快更刀,说也奇怪,也许因同根而生,同气相连,没过多久,大概十分钟后,步惊云已渐见起色。

“很好。他内息已逐步回复,体温亦渐趋正常,脸上死气也在消散,看来我体内的龙元之气,对他融会龙元这一关极有帮助!”

想不到,阿铁这股来自步惊云基因的龙元力量,最后竟会反过来助步惊云避过龙元反噬之劫,了不知因因果果,谁是因?谁才是果?

眼看本已濒危的步惊云渐入佳境,阿铁一直绷紧的心头方才一宽。

然而,阿铁满以为已大功告成,未免高兴得太早了。

就在他刚欲将自己紧抵步惊云肩膊的手抽回之际,他赫然发觉抽手不得!

他整个人,竟似已和步惊云的真身融为一体,两者的掌肩之间像被一股异常力量黏连,一时间无法分开!

更令阿铁无限震惊的是,尽管他仍感到步惊云内息非常稳定,但他自己的内气,却突然变得激荡不息,全身上下的细胞,更像在发生一阵空前剧烈的震荡!

那种震荡之强,俨如能将人的灵魂震出体外,俨如能将人的全身细胞撕裂,俨如能将一切人神彻底毁灭!

阿铁心中一惊:

“啊?怎会这样的?步惊云体内已完全无恙,为何我体内却发生这样难耐的震荡?到底是什么令我变成如何?”

是什么?阿铁很快已发现是什么令他如此!他蓦然感到自己遍体细胞剧震,全因为两股比绝世更绝世的力量!

两·柄·绝·世·好·剑!

不错!如今在这个昏黯山洞内,非但有两个几乎一模一样的绝世强者——步惊云和阿铁,更有两柄亦几乎一模一样绝世的剑——绝世好剑!

却原来,阿铁早前在追击半边神之时,一直紧执那柄剑柄嵌有先进接收器的绝世好剑,故那柄绝世好剑,亦随着阿铁被神武送到这个时空,更一直插在洞内暗角,只是阿铁醒过来后,被眼前的步惊云所震慑,一直未有察觉而已。

同样的,真正的步惊云,与他的绝世好剑亦从来不离不弃,故即使如今他正处于融合龙元的最后关头,他的绝世好剑,仍插在洞内另一暗角。

尽管阿铁的那柄绝世好剑嵌有接收器,但这两柄剑其实是同一柄剑,一柄属于明朝时空,一柄属于2587年,相距了十多年世纪,此刻却各自插于洞内两个暗角遥遥相对,冥冥之中的安排,实在异常吊诡离奇。

最离奇的是,这两柄绝世好剑本来一直在洞内平静对峙,相安无事,唯当阿铁催动龙元力量以助步惊云抗衡龙元反噬时,他的能量一动,两柄剑潜藏的惊世锋寒亦随之而动,两剑的森寒竟化为两股无形之气,以在核心的阿铁身体作为战场,互相比拼,互相角逐,似在一较高下!

而两剑的斗争更愈来愈是激烈,处于核心的阿铁实是苦不堪言,任其身负的龙元力量盖世无敌,但如今在与步惊云无法分开下,浑身能量只能在体内运转奔驰,却无法用之于外,当然亦无法遏止两剑互拼!

更可怕的是,在两剑绝世锋寒的催逼下,他的细胞震荡已渐近疯狂,如今的他,只能竭尽体内能量与两剑抗衡!

“啊……,想不到两柄绝世好剑碰头……竟会互拼,它们为何会如此?”

“若我再这样夹在其中,相信不用数分钟,在细胞震荡达至我所能忍受的极限时,我全身将会化为乌有,但……为何步惊云与我同处核心,却能置身事外,安然无恙?只有我一个饱受煎熬?这到底是什么回事?”

阿铁心中的问题,原预期没有回答,谁知不知如休,竟有人能听见他心中的疑问,更不知从何处突然传来一个无限平和的声音,答道:“两柄绝世好剑互拼,全因空间定律。”

“而步惊云能安然无恙,你在两剑间却饱受苦头,全因为……”

“你,是触犯了空间定律的祸首!”

声音似实还虚,似远犹近,阿铁很快发现,这个声音原来并非来自周遭,更非来自四面八方,而来自他的脑海心内,有人以心灵与他通话。

这一变当真非同小可,阿铁不虞在这个偌大的洞内,竟然还有其他人,在暗暗察视着自己的一举一动,不由震异问:“谁?是谁以心灵感应和我说话?”

那个声音徐徐答:

“阿铁,你又何苦要知道我是谁?我,可能是任何人,但又可能什么都不是。”

“不过,如果一个具体的名号能让你安心,我就告诉你一个我曾经拥有的名号。”

“我叫……”

“如来。”

什么?如来?佛教中的“大日如来”?

阿铁纵然已被细胞震荡折磨得死去活来,此际还是不禁吃了一惊,他愣愣问:“你是……如来?这世上真的有如来?”

那个自称为“如来”的声音答:

“俗世凡心,只见自我,无视界外,遑论如来。”

“如同一水之鱼,只见碧海,却未识水上有天,天外又有天,原亦难怪。”

“世人看不见的,未必表示从不存在,我如来从无有而来,亦会直至无有。”

“正因我由始至念早已存在,故在你和聂风未诞生前,我已在看着半边神的一切计划和异动,我非但看着你的诞生,你的长大,你的增强,更看着你穿越空间,来到这个不属于你的时代,干了一件你本来绝不该干的事。”

“你是说,我绝不该以自己的龙元力量助步惊云脱困?”

如来道:

“因因果果,果果因因,本应先因后果,却终究因你出现而反变为先果后因;你若不来,步惊云便不会走火入魔,你亦不会逾越人类本份,罔顾以一己之力扭转他被龙元反噬的命运,而亦因为你在这个不属于你的明朝时空,催动了还未是时候在这个时空出现的龙元力量,继而牵动了两柄绝世好剑互拼,空间定律,已经完全因此被打破了!”

阿铁道:

“空间定律?”

“嗯,万物有序,在某一特定的时空之中,每一个人,每一件东西皆有其独特性,绝对不容有二!”

“你虽是以步惊云的基因演化而成的合成生命,与他几近一模一样,但你毕竟并非真正的步惊云,故你突然在这个时空出现,尽管已逾越人类本份,还未算破坏了空间定律。”

“然而,如今在这个洞内的两柄绝世好剑,却本来是同一柄的绝世好剑,按照空间定律,这个时空之中,只能存在着原先那柄伴随步惊云的绝世好剑,绝对不应再出现另一柄一模一样的绝世好剑!”

阿铁的掌心已在冒汗,问:

“但,若真的同时出现了两柄绝世好剑又如何?”

如来答:

“那末,两剑只会互斗至余下属于这个时空的那一柄,而原本不属于这个时空的那柄绝世好剑,便会连同带它穿越时空的祸首——亦即是你,一同……”

“化·为·乌·有!”

人剑化为乌有?如来此话一出,属于阿铁的那柄绝世好剑,登时波的一声暴绽一道冰冷白光,直轰阿铁,阿铁本一直在竭力压制自己的细胞震荡,但被这道白光一轰,全身能量当场大乱,再也无法压制细胞剧震,遍体细胞似即将被震个分解欲裂!

唯在全身未分解之前,阿铁仍鼓尽最后一口余力,对自己脑内心中的如来吐出最后一个疑问:“我……不……明……白!为何……我会在追击半边神之间……被引到这里?”

如来叹息:

“因为一切已有定数。”

“就连你逾越本份也有定数。是这世界的定数,引你前来这里化为乌有。而今次定数,对这个世界而言却是好的改变。”

“你和你带来的绝世好剑,将会在人剑化为乌有后,进入逆轮回,转化为另一种能量,另一种个体存在下去,当一切事情结束之后,你才会变回阿铁,变回那个拥有外冷内热心肠的阿铁!”

如来的叹息已逐渐变得飘渺低沉:

“孩子,纵然你和聂风只是半边神所造、并非出于自然生态的合成生命,但你俩为这世界努力制止半边神的阴谋,你们对全人类的救助之心,我全都晓得。”

“但你已不用再操心,这世界能否有救,能否扭转2047年那场流星雨带来的绝世天劫,便要看另一个‘他’的造化了……”

“那个将会与你同样惊世无敌、不畏天怒神怨的他,那个将比你更痛苦、绝不能因‘西游’而一错再错的他,他,将会纠正一切末世错误!”

2047年那场地球人类几近绝种的天劫,原来可以扭转?更将会被一个“他”而扭转、纠正?而这个“他”,更将会拥有与阿铁同样的力量?

这个“他”究竟是何方神圣?他,又为何与什么“西游”有关?

阿铁本想再追问下去,唯刚欲张口,他全身的细胞震荡已至巅峰,已达至他抗衡下的极限,赫听“蓬”的一声爆响,阿铁与他带来的绝世好剑,倏地双双崭现无数裂痕,这些如蛛网的裂痕,更在暴放强光!

接着又是波的一声,阿铁和他的绝世好剑,已完全像被强光分解似的,迸爆为一团能量,再破开虚空中的空间,如一道惊雷般电闪而去,转瞬已不知又转到哪个时空!

想不到,以阿铁的龙元能量,始终仍不敌“空间定律”,最后与他的绝世好剑,被完全分解为另一股能量,再度流失于时间漩涡之中!

只不知,他和绝世好剑合而为一的这股,又将会流转到何朝何代?何时何方?

会否,是一个他绝对意想不到的年代?一个另一个“他”的时代?

谁知道!只知道,阿铁在全身细胞分解之前,仍可清楚听见如来在他心中脑海所说的最后一番话……

“阿铁,距离明朝的七百多年后,当地球星空闪过一颗不知名的流星之时,将有一个可怜的‘人造灵魂’,向这流星许下一个卑微的心愿,而彼时彼刻,正是已全身分解的你,再度重生世上之时!”

“只因为,你,将要与这个可怜的人造灵魂,亦即那另一个‘他’,一起努力去纠正2047年的灭世天劫!而纠正这场天劫的方法只有一个……”

“便是一场不可一错再错的西游!”

“孩子,你要好好的记着了,阿弥陀佛……”

想不到,世上竟真的有如来,为世人安排一切。

如来如来,如从无有而来……

何必觅如来?

西游,又是否指中国那个脍炙人口的古老传说——西游?

用户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