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新传·神武纪2·西游错

风云新传·神武纪2·西游错
经典模式 护眼模式 女性模式 日间模式 夜间模式
第二章 逆轮回
快捷键
  • 全屏阅读f11
  • 前后翻页向前向后
  • 上下滚屏向下向上
  • 返回目录enter
我知道了

第二章 逆轮回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却不知道我爱你,而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知道彼此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是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放在心里。

世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明明无法抵挡这股思念,却还得故意装作丝毫没有把你放在心里,而是用自己冷漠的心,对爱你的人,

掘了一条无法跨越的沟渠……

——印度大文豪泰戈尔

他的心,一直像一个痴心的废墟。

但今日,废墟已然不再。

全因为,他已下了那个决定!

烈阳高照,已是早上十一时许,快近中午,就连昨日的积雪,也渐消融。

而悟空心中的冰雪,亦已完全消融!

此刻的他,走在一条闹市中的繁忙街道之上,纵然周遭人群熙来攘往,络绎不绝,甚至不少与其擦身而过的途人,仍对他的古怪外貌投以歧视目光,悟空亦不再在乎。

只因从今以后,他在乎的,只有雪柔!

是的!自从昨夜他开始有那堕楼身亡的幻觉开始,他已逐渐明白,在与雪柔一起数年的短短岁月中,她温婉的笑容,她楚楚可怜的脸,她的委屈,她的哀伤,她的盼望,已完全占据了他的心坎,他已绝不能失去她!

还有她费尽心力,即使如何困倦仍坚持每天为他准备的食物,他今天也终于尝清楚了,尽管他仍是没有味觉,他还是一口气干掉放在冰箱内的红豆沙汤!

缘于从今以后,他已绝不会让雪柔的任何心血白费!

从今日开始,他要让她得到她一直期盼已久的幸福!

正因这个缘故,向来只会在夜间活动干活,极少在日间出外让人看见他那张怪脸的悟空,如今才会毫不在乎途人的厌恶眼神,走在这条繁嚣的购物大道上。

因为他今日下了一个他认为是自己毕生最正确的决定!

他决定向雪柔求婚!

所以在离开家门那刻开始,他已先到银行提光自己的所有存款!那笔存款,本是他在这数年参与地下格斗拳赛赚回来的,本来是给雪柔作为脑部手术之用,但如今悟空终于彻底明白……

他一直以为他这样做是为了她好,但其实对她更不好。

雪柔需要的,并非寻回脑海中的过去。

她需要的,只是在风雨满途之时,他仍会矢志不渝地紧握着她手的手!

她需要的,只是一个绝不会离她而去的他!

而如今在他手里,已握着一个心形的小盒子,内里载着的,正是他刚刚豁尽所有存款,在这条购物大道买下的一枚结婚钻戒,虽然并非是什么上等货色,那些镶在白金指环内的碎钻也小得可怜,但那已是他倾尽一切所能买的了。

他要在今日回家之时,给她一个毕生最大的惊喜,他要向她求婚!

尤其是昨夜,当他知道雪柔为了减轻他的负担,这年半以来不顾自己,不眠不休地瞒着他彻夜兼职,干尽现代人不愿干的扫街铲雪粗活,他已决定,绝不能让她再这样卑微委屈地活下去,他要她尝到她一直希冀已久的人间温暖!

不错!在他昨夜所遇疑幻疑真的幻象中,那个自称是什么“如来”的声音,便曾数度忠告他,雪柔绝不值得他的爱,但悟空如今只会付之一笑,嘿!管他!

管他是什么如来佛祖!管他是什么天命安排!

他与雪柔的情,已是……

情如铁证,

人神难阻,

天地难敌!

即使雪柔可能真的会如他过去数年一直出现的恶梦一般,死在他的怀里,但至少,他也要在她死前,给她一尝她梦寐以久的幸福!

早知难以永久,不若珍惜片时……

即使如来要阻,即使全世界不看好,即使前路是绝路穷途,他也再不愿任何险阻,让他和她正正式式,轰轰烈烈地爱一次吧!

悟空这样想着想着,心中一丝甜甜的感觉油然而生,咀角也不期然泛起一丝甜蜜笑意,可是这丝甜蜜笑意出现在他脸上,却和他那张向来桀傲不驯的怪脸完全格格不入,立时唬得走在他前头横过马路的一个三岁男童“哇哇”的哭了起来,一直牵着其手的男童母亲立时回头瞪了悟空一眼,破口骂道:“怪物!这样一副怪相,怎么不躲在家中而要出来献丑?快滚回你的狗窝去吧!”

若是换了平时,悟空定必横眉回这蛮不讲理的妇人一眼,但今日他的心情好,也不与她计较了,他只是硬生生挤出一丝他平时甚少展露的歉意微笑,可是他愈微笑,样子就愈怪,愈不像平素的悟空,益发怪异难看,那个男童更是被吓得呱呱大哭起来!

男童的母亲更气了,差点便要出手打他,大吵大闹道:“怪物!这样一副怪相,怎么不躲在家中而要出来献丑?快滚回你的狗窝去吧!”

若是换了平时,悟空定必横眉回这蛮不讲理的妇人一眼,但今日他的心情好,也不与她计较了,他只是硬生生挤出一丝他平时甚少展露的歉意微笑,可是他愈微笑,样子就愈怪,愈不像平素的悟空,益发怪异难看,那个男童更是被吓得呱呱大哭起来!

男童的母亲更气了,差点便要出手打他,大吵大闹道:“你这怪物,怎么还不给我消失呀?这里是给人行的购物区,是你这种禽兽般样貌的怪物配来的吗?你快给我滚开呀……”

那男童母亲实在太专心吵闹了,其实,他和悟空,本应该专心先横过马路的。

因为就在她缠着悟空同时,霍地,一团巨大的黑影已向他们疾冲过来!

瞧真一点,这团巨大黑影……

更赫然是一辆载满重货的巨型货柜车!

变生肘腋!正在横过马路的所有途人,皆没料到在这闹市之中,会有一辆巨型货柜车突然失控,横冲直撞,立时纷纷争相走避,如鸟兽散!

然而,悟空和那男童及其母亲正站在路的中央,亦是如今货柜车直撞的方向,三人要走避,恐怕亦已来不及……

不!其实以悟空向来的身手,要避过这致命一撞,应该还是有足够时间,唯那对母子便绝不可能了!

尤其是那女的必须拖着那男童一起闪避,根本便不可能!

眼看自己本来可以走脱,但这对母子却要惨变轮下亡魂,眼见那三岁男童还天真烂漫的脸,悟空的心,忽地一动!

就在此刻,他突然下了另一个决定!

一个他相信雪柔在同一情况,也会下的决定!

他猝地用尽自己的蛮力,发了狂般将那对母子一推,立时将二人推到十数尺外,唯这样一来,他自己已无法避过那货柜车的直撞了!

赫听“隆”的一声巨响,那货柜车已将悟空重重撞倒,更即时将他卷入轮下,他甚至可以听见自己脑袋被货柜车巨轮辗为肉酱的恐怖声音,接着,他的意识开始迷糊……

雪柔……,对不起了……

我虽然想在今日向你求婚,想从今开始,与你相依一生,可惜……

我已经永不能将手中的指环亲手给你了……

但我知道,我死后你虽会极为哀伤,只是今日若换了是你在这个情况,我深信……

你也会像我这样做!

永别了……

我……的……最……爱……

悟空的意识终于完全归于死寂!

周遭登时响起了无数惊呼狂叫,为一个舍身救人的男人,最后被辗至脑浆途地而惊呼!

甚至那个本来在痛骂悟空的男童之母,此刻也像完全失控般抱着儿子,跌跪在悟空浴血之位,一面频呼对不起,一面失声痛哭!

而那闯了祸的货柜车司机亦已下车,慌慌张张的报警求助,纵然如今悟空已完全返魂乏术!

想不到结果竟然是这样的!

竟然会是这样的!

但,结果……

原来并不是这样的!

就在众人震惊莫名之间,所有人的耳朵,忽尔听见一阵“轧轧”之声,而声音的出处,赫然是传自如今已被辗压在巨轮下的悟空!

接着,整辆货柜车突然倾侧,倾侧的原因,原来是被重压在车轮下的悟空……

竟然苦苦撑着身躯起来!

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悟空早被辗为肉酱的脑袋,竟在不断延生一些血肉,就像在重新生长另一个脑袋!

而悟空脑门重生的时间,也仅需短短3秒,就在他的脑袋脸门,变回未撞车前的原状刹那,他全身上下,猝地暴绽一道夺目豪光,接着……

本已完全失去意识的他,一双眼睛霍地一睁,竟又再绽放一道令人眩目的金光,金光之强,就如同孙悟空的金睛火眼,令场中所有途人也无法直视,纷纷掩目!

而在这道金睛火眼的金光过后,悟空的瞳孔,就像忽然有回了意识和灵魂,他看着周遭途人,还有那双母子目瞪口呆的脸,愣愣问:“你们,在呆看什么?”

“我适才好像被货柜车的巨轮辗过,我不是死了的吗?”

那对母子已看得全身发抖,那男童母亲颤声答:

“不……错。正如……你自己所说,你……本应是死了的,但……你为何又会活过来的?你……你是……人吗?”

看着众人的恐惧表情,悟空的疑惑愈深,唯就在此时,他突然发现一件更奇的事!

他环顾周遭,只见所有途人的身躯,都在散发着不同的光,有些光是蓝色的,有些光是白色的,有些光灰黯,有些光明亮,这些光,到底是些什么?

而当中某些途人在移动时,他更可以看见他们身上的光,尽集中在脚步,他终于逐渐明白,他看到的光,其实是众人体内不同的能量,所以才会有人的光较强,有人较弱……

悟空万料不到,自己的眼睛竟可突然透视众人体内的能量强弱和分布,那岂非和传说中的孙悟空一样,可以一双金睛火眼,看尽妖物真身?

他为何蓦然会拥有这股透视能力?

而今次他在众目睽睽下被那巨型货柜车辗毙,竟可再活过来,已绝对并非幻觉,因为所有途人皆可作证!

而既然他今次之死是真的,那末,昨夜他从百层高楼堕楼身亡,亦极可能曾经真的发生!

他为何可以死了又死,活了又活?

难道,他真的是那个如来口中所说,将会与那个阿铁和聂风,一起回到唐朝西游的孙悟空?

悟空的手心在冒着冷汗,因为他忽然记起,如来曾说雪柔绝不值得他的爱,更预言在不久以后,他和她可能永远无法再见……

不!他绝不能和雪柔分开!无论如何,他亦要与她永在一起!

即使死,他已决与她死在一起!

然而,这恐怕是悟空的一厢情愿,因为二人可哀的命运,终于正式展开……

就在这一刻正式展开!

戛地,就在悟空思忖之间,顶上突传来一阵熟悉的笑声!

那是一阵邪绝人寰的邪笑 !

悟空抬首一望,只见在这条购物大道其中一块大型电子广告板上,正呈现着一条人影,这条人影,赫然正是昨夜引悟空堕楼的那个神·秘·男·人!

他原来真的并非悟空的一时幻觉,他是真正存在着的!

但见那神秘男人一阵邪笑过后,终于朗声道:

“孙悟空,我知道你如今身在哪里,更知道你能看见我们,我今次不惜将我们的真身,在所有电子广告板中呈示,便是要告诉你一件事……”

“你毕生的至爱雪柔,如今正身陷险境!”

“时间只有两分钟,你快来救她吧!”

“你快来救救你最爱的人啊!”

“哈哈哈哈……”

邪笑声中,那神秘男人的影像猝地在电子广告板上消失,接着,广告板上又再闪现另一幕骇人影像!

只见雪柔正被铁链锁在一列子弹式地铁的车头之中,正在不断以超逾三百公里的高速前冲,车内更载满正慌惶惊叫的乘客,显见列车司机早已被干掉,列车已完全失控!

而更恐怖的还是,镜头一转,另一辆子弹式地铁列车,不知为何,竟亦同时失控,正以同样高速撞向雪柔身系的列车。

这一变当真非同小可!悟空造梦也没想过,本来在家中的雪柔,竟会被那神秘男人锁在列车车头,而且镜头所见,两辆列车即将相撞的地点,将在距悟空如今所在的购物大道数十条街外的架空路轨之上!

天!即使以现今世上最快的超级跑车,也绝不可能在两分钟内赶到数十条街外的架空路轨,更何况悟空如今处身的购物大道,已因刚才一场货柜车意外而交通瘫痪,任何车辆寸步难移,即使是最快的超级跑车亦爱莫能助!

难道,雪柔就这样便要死了?

不不不!

悟空在心中狂叫厉叫!他绝不能让雪柔就这样被两车撞为肉酱!他还未有将耗尽自己这数年积蓄的结婚指环给她,他还未有机会向她求婚,他还未有时间给她梦寐以求的卑微幸福,她绝不能就这样的死!

他一定要救回她,一定要将自己对她的真心实意,毫无保留地告诉她!

想到这里,悟空忽地全身绷紧!

只因无论他能否赶及救回雪柔,他也要尽自己最后一分力赶!

他霍地豁尽自己的全身力量,发足向数十条街外的架空路轨狂奔!

“雪————柔!”

“我现在便来救你!”

“你一定要等我!”

“你——一——定——要——等——我!”

狂呼声中,悟空的身形已冲前,一双腿也使劲前蹬!

一直呆然旁观的路人见他突然像狂性大发般向前直冲,也都纷纷闪过两旁,让出一条路给他前进!

讵料,众人根本不须为悟空让路!

因为就在悟空双腿使劲前蹬之际,突听“蓬”的一道破风之声,他的脚下竟突然生出一阵云雾,人已斜飞跃上百尺之高,登时跨越所有人和车,而他这一蹬的力道,更令他在飞跃之时如一枚以超高速御风行云的人形炮弹,直撞向千尺之外一幢快要清拆的廿层高旧楼!

这个突变,非但再教所有途人瞠目结舌,甚至悟空自己亦觉愕然,他完全没有想过自己的腿力突然变得如斯惊人,竟能将他弹上百尺之高,千尺之遥,这是人该拥有的弹跳力吗?

抑或他脚下突然骤生的云雾,正是传说中孙悟空的筋斗云?

然而,这一蹬的弹跳力,虽已教悟空自己暗暗吃惊,接下来发生的事,更是匪夷所思!

赫听“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俨如旱天一道惊雷,又如大地震怒,悟空的人在毫无心理准备可一蹬千尺之下,终于无法及时制住自己撞向那幢旧楼之势,满以为他自身必会撞个非死即伤,谁知……

他自身赫然丝毫无损,但整幢廿层高的旧楼,竟在他一撞之下,当场……

整·楼·崩·塌!

非但如此,整幢旧楼崩塌所生的强大反震力,更将附近数座大楼的玻璃幕墙震个粉碎,如雨飞洒而下,街上的途人尽皆争相走避,乱作一团,俨如世界末日!

天……!这就是悟空潜藏的力量了?

这,就是那群神秘的黑衣男人,要进一步逼发悟空的潜力?

但究其实,这一撞便将廿层高楼彻底粉碎的力量,可能只是一个开始……

一个序幕!

真正的绝世猴王,所潜藏的力量绝非这个低层次境界如斯简单!

而悟空,虽也为自己在今日死了又活后的惊人突变,与及自己适才一蹬一撞的威力感到无限震惊,但雪柔正命悬毫发,眼前形势更是十万火急,他也无暇细想,复再双腿一蹬,整个人又已像适才一样,一跃慢千尺以外,几个起落,已然在围观众人眼前彻底消失!

而所有途人在悟空身影消失后,仍在疑幻疑 ,不知道自己刚才看见的那个怪相少年,竟能死而复生,竟能一跃便是千尺之外,竟能随意一撞便能毁灭一幢建筑,究竟是否真的存在?

抑或只是大家一场集体幻觉?

唯是,刚才因失控横架马路中央的那辆巨型货柜车,与及那幢被撞塌楼宇的颓垣败瓦,却像一个铁一般的证据,在告诉大家一个不容否认的事实传说中的孙悟空,可能并非杜撰,而是真正存在!

而这头敢于为了坚守自己心中对错而对抗强权,逆乱天地,翻转七海的绝世猴王,他的惊世,他的力量,他的无敌,已经随着他每一次的死亡……

逐·渐·重·生!

漫天飞扬的砂石中,此刻又似隐约传来了一声叹息……

那是一声寻常人无法听见,只有像悟空那样的人才会听见的叹息……

如来的叹息!

“悟空啊悟空……”

“经过今日第二次的死亡和重生,你真正的潜藏力量,终于已逐步被逼发了,你,将会变得愈来愈强,甚至将会是地球最强……”

“但你可知道,阿铁亦已快将逆转轮回,你和他及聂风西游上路的时候快将来临?你根本便不应浪费时间再救雪柔……”

“从一开始,她便已不配得到你的爱,她根本不配得到任何人的情,不配活在这个世上,纵然她的身世,比你的身世更值得同情,但……”

“她只会误了你,也会误尽全世界!”

“悟空啊悟空……”

“别要任性,别要逆天而行……”

“好好的为世人回到一九三七年取回定海神针,踏上西游的征途吧!”

“唉……”

就在悟空正十万火急赶往营救雪柔之际,此刻被锁在列车头高速前进着的雪柔,也是心焦如焚!

她并非在为自己心焦如梦,而是为了悟空!

只因眼前绝对是一个极度凶险的陷阱,她不想悟空为她犯险,她只想他平平安安!

而就在雪柔心焦如焚间,距列车数十条街外,戛地传来了一声“隆”然巨响,就如同一个沉睡已久的魔神,已经彻底回归,向这不平世间轰出了他复活后的第一击!

而这一声隆然巨响,非但令雪柔心头一阵忐忑,甚至也引起了如今站在车头顶上那名神秘男人的注意,这名神秘男人,更是那个曾诱悟空堕楼的神秘男人!

但听神秘男人邪笑着对锁在他脚下的雪柔道:

“呵呵……,听见了吧?”

“看来,为了救你,他终于也逐步激发了自己的潜藏力量,你和他,真是一个异常动人的爱情故事啊!”

“可惜,动人的爱情故事,往往都是悲剧收场,否则便不再动人了,而他最大的悲剧……”

“便是将要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下!”

什么?这个神秘男人究竟在说什么?他竟说悟空会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下?那岂非是说,他,将会死在雪柔手下?

难道,这便是如来千叮万嘱悟空,雪柔绝对不值得他去爱的原因?

而神秘男人这句话,亦令雪柔暗暗一惊,她颤声道:“你……为何要说悟空会死在他最爱的人手下?难道你们自己也没把握杀他?那你们又为何要千方百计,引悟空前来救我?”

神秘男人又邪邪一笑道:

“嘿嘿,我何时说过,我们的力量足可以干掉他了?”

“事实上,我们的力量虽然强,但要杀他,我们还没有资格!”

“而真正有能力可以彻底干掉他、毁灭他的,世上只有一人,这个人便是……”

“你!”

“只因为,你——雪柔,才是他这个‘无敌十号’天生最致命的——”

“克!”

“星!”

隆!

实在难以置信!

雪柔万料不到,神秘男人竟会说悟空是什么无敌十号,而她更是他天生的克星?

他分明在胡说!也许,他只是想在故弄玄虚,打击她和悟空之间的感情!她无法置信地摇头道:“不……可能!你说的……绝不可能是真的!我若是悟空的克星,三年前在滩头遇难之时,又为何会紧紧执着他的手?宁死也不愿与他分开?我根本绝对不会害他,又怎会是他的克星?你……在说谎,你一定……是在说谎呀!”

雪柔虽在极力否认,然而,神秘男人的目光,似在告诉她,他所说的话绝对是个铁一般的事实!他突然俯身一指抵着雪柔的前额,饶有深意的道:“三年了……,雪柔,你忘记自己是谁,已经整整三年了……”

“三年的平凡生涯,已经完全淹没了你过去的可怕……”

“今日,就在孙悟空未赶到之前,让我来助你回复记忆,让你好好重温,在三年之前,你和‘无敌十号’悟空之间,究竟曾发生什么你绝不想起起的事实,还有你真正的身份……”

“到·底·是·谁·吧?”

神秘男人说着,一直抵着雪柔前额的指头,遽地蓝光一闪,雪柔整个人登时如遭雷殛,似是异常痛苦!

而就在她痛苦挣扎同时,她的前额,更冉冉呈现一些条纹……

瞧真一点,这些条纹,竟是一个货品条码!

一个似曾相识的货品条码

hi-0000-10!

不……!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

雪柔的额上,竟会和那些神秘男人的手背一样,浮现一个和悟空一模一样的货品条码?

到底这个货品条码代表什么?为何悟空、雪柔与及那些神秘男人,尽皆身负这个神秘条码?

然而更骇人的是,并非对悟空情深一片的雪柔,此刻也能在额上浮现这个条码,而是雪柔此刻的表情!

只因在那神秘男人的蓝光刺激下,她的表情,就像已能逐渐记起过去曾发生的事一样,她美丽的眸子,更猝地闪过一丝恐惧,为真正的自己的可能而恐惧,她的口里,更喃喃吐出一些令人莫名其妙的话,但听她似是无限绝望地低呼道:“十……一……号?原来……,我是可以和……无敌十号……匹敌的……十一号?”

“天……!悟空你……千万不要来!你千万……不要……来救我……”

“我俩是……永远……不能在一起的!我亦……绝对不配……和你一起!这是我们……早已注定的……可悲命运……”

“悟……空!你……不要来,你绝不要来啊……”

无限绝望痛苦的嚎叫,可见雪柔的灵魂是如何矛盾痛苦!

究竟,她在自己的过去中看见了什么?为何会如斯绝望?为何又会像如来一样,说她自己不配和悟空一起?在三年之前,她和悟空之间,到底曾发生什么惊人的事?

可惜的是,无论雪柔如何不想悟空前来,如今的悟空,却 以他愈来愈强的力量,以十万火急之势赶来救她!

只因他深信,他和她之间,只要情如铁证,便……

人神难阻!

天·地 ·难·敌!

只是,也许悟空造梦也没想过,当他追上锁着雪柔的列车时,他最大最危险的敌人将并非天与地。

而是一个他毕生最爱的人!

十号和十一号,早已注定是天生宿敌!

而悟空,亦早已注定和阿铁、聂风,踏上超越时空的西游征途!

而西游,亦绝对不能一错再错!

这已是悟空和这个将要面临绝世天劫的世界……

最·后·一·个·机·会!

用户还喜欢